• 第三十四章休说钱财身外物见者无不喜开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429字

    早晨八点多,刘云天陪着左梅到医院打针,李秀留在家里准备午饭,左继文出门拜客。

    两人来到医院时,急诊室已经满员。左梅输好液,刘云天扶着来到走廊的凳子上坐下,靠在自己肩膀上。嗅着左梅衣领处传来衣内处子的馨香,悄悄对着左梅耳朵说:

    “小梅身上真香。”

    “你呀,这里可是医院,你现在也是名人,别让有心人看到,再给你发篇文章。”

    左梅的语气永远是那么轻柔,刘云天非常喜欢听左梅说话。翘了翘嘴角,刘云天为逗左梅开心,自我调侃地说:

    “我算什么名人啊,就是一个小小的教授,碰巧会写几篇文章的小小教授。”

    “呵呵,还是个会写几个毛笔字的小小教授。”

    左梅学着刘云天的语气,接过来说。

    “对。不过的确有一点别人比不了的地方。”

    “什么?”

    “娶了一个仙子般优雅端庄的妻子。谁比得了?”

    “呵呵呵。”

    左梅被逗的轻声笑起来。

    “还不是你妻子呢?”

    “早晚的事情,到嘴的肉还能飞了?”

    “偏不让你吃。”

    刘云天听见左梅撒娇般的语气,心跳一下加速,低头咬了一口左梅的耳朵。毫无防备的左梅差点轻呼出声。

    “云天别,小梅脸都红了。”

    左梅显然不习惯大庭广众下过于亲密的举动,语气不免带着一丝软语相求的味道。刘云天心里软软的,微微用力倾斜了一下肩膀,让左梅靠得更舒服些。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压住心中的躁动。左梅感觉到刘云天在做深呼吸,用只能两人听清的声音说:

    “晚上再让云天好好亲小梅,好吗?”

    输完液回到家里,吃过午饭,左梅小睡一会,起来洗个澡,感觉很清爽,量量体温,已是完全恢复过来。左继文中午没有回来吃饭,四点刚过就回来了。见左梅神清气爽的样子,问道:

    “好了吗,小梅?”

    “已经全好了,爸爸。”

    晚饭桌上,李秀旧话重提。

    “云天啊,毕业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吧?攒多少钱了?”

    刘云天显然没想到李秀会问这个问题,看了眼左梅,才答道:

    “伯母,我也没算过,应该有十几万了吧。”

    见妈妈吃惊的眼神,左梅很是随意地问:

    “是不是家具厂的提成都给你了?”

    “没有,我一分都没拿过。”

    李秀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忙问道:

    “哪来这么多钱?”

    “哦,工资之外不是有稿费吗。这两年稿费涨了不少,差不多是前两年的两倍了。原来在省报专栏每月两篇文章,八九千字也就是七百多稿费,现在都到一千六七了,加上工资,每个月固定有两千多。还有在其他杂志报刊发表的文章,一年下来也有一两万。另外就是书法。书法的稿费不必文章少,有时候参加书法大赛,奖杯之外,奖金也很丰厚。每次的获奖作品,也都能卖个好价钱。”

    晚上,两人躲进左梅房间,温柔的左梅用行动兑现了在医院说过的话,任刘云天恣意亲吻。直到两人快要不能自已时,才不得不分开。躺在床上,半天左梅才平静下砰砰跳动的心。回味着被刘云天亲吻的感觉,甜蜜地睡去。

    初六,左继文和李秀都上了班,两人初七早晨才起身回刘云天的家。依然是下午一点到的。家具厂也是初六开业,两人吃过午饭,就到村口的家具厂转了一圈。要走时,玉英告诉刘云天:

    “云天哥,按你的建议,我们商量了一下家具厂的股份问题,草拟出一个章程,就等你回来过目,晚上在家里一起商量吧。”

    玉英这三年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担当起家具款式的设计,经过锻炼,逐渐学会了和客户打交道。因为姐夫和小弟都是只知道干活的老实人,所以家具厂的生意往来,也一起交给玉英来管理。刘云天一家人对玉英的表现越来越满意。

    晚上吃过晚饭,姐夫也留下来,一家人商量家具厂股份的事情。按照玉英的建议,发起人是刘云天,最初的投资人也是刘云天,所以股份应该刘云天占大头。三人商量的结果是:三人每人百分之二十,刘云天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给彩云。

    “这样不行。要不这样吧,玉英和姐夫每人三十,小弟二十,小妹和爹娘各百分之十。我就不要了。”

    “云天哥,给我二十都觉得多,三十是万万不可的。我本来只要十的,姐夫和小弟不让。”

    见几个人意见一时难以统一,爹插口说:

    “都不是外人,也别挣来挣去的。玉英三人还是各占二十,云天也二十,剩下二十,小梅和彩云一人占十。”

    左梅马上接口说:

    “爹,这可不行,我什么都没做,说什么也不能要。”

    小妹也说:

    “嫂子不要,我也不能要。”

    娘听了半天,弄明白后,果断地说:

    “别挣了,我说了算,玉英三人各二十,云天二十,剩下二十,我、你们爹、小梅、彩云每人五。就这样了。我也尝尝分钱的滋味,六十多了,还没拿过工资呢。”

    众人都被娘最后的话说笑了。最终也就按娘的方案定下来。接着玉英拿出这几年的账本,请刘云天过目。刘云天接过来,翻到最后,看见净利润竟然有五十七万八千四百五十七元八角(578457.80元),不禁吓了一跳。

    “玉英,怎么有这么多钱?”

    “这是除去建厂房的费用,以及工资等所有开销剩下,三年来的纯利。我们三人的意思是,留下二十二万和零头,拿出二十五万来分红。云天哥的意思呢?”

    “其实多分点也行,应该用不了那么多流动资金吧?平时有欠款的吗?”

    “没有,我们都是要求客户付定金的,提货时付全款,从不赊欠。”

    “那就好,分三十万吧,其余留下做流动资金。”

    大家一致同意后,开始分钱。玉英早就准备了三十五万现金,放在西间的保险柜内。玉英三人和刘云天每人分到六万,左梅和彩云,爹娘四人每人分到一万五。娘拿着一万五数了又数,最后把爹的一万五,彩云的一万五都收过来,呵呵笑着说:

    “都是我的。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多钱呢。”

    左梅也拿起自己的一万五递过去说:

    “这个是小梅孝敬爹娘的钱。”

    娘接到手里,又从手里的四万五中抽出一叠,也没有数,估计五千以上,一起塞到左梅手里。

    “小梅的钱,娘收下了,这是爹娘给小梅的压岁钱。”

    把左梅闹了个大红脸。再也不好意思往娘那里送,只好抬头乞求般望着刘云天,希望能给自己想个办法。刘云天知道左梅真心不想要这些钱,不过娘都说是压岁钱了,自己也没什么办法,示意左梅先收着就是。

    左梅只好站起来,说:

    “谢谢爹、娘。”

    坐下后,却不知道该把钱放在哪里,手里抓着一把钱,红着脸左右为难。刘云天见状,伸手接过来,替她装进口袋里。不想左梅的口袋小,根本放不下两万多元钱,接过撒了一地。把一家人都惹笑了。最后还是小妹接过钱,塞进堂屋桌上左梅带来的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