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薄惩纨绔显身手玉人月下乘风舞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506字

    农家小院的欢乐越来越多。左梅的到来,不免勾起娘对玉英婚事的担忧。一次次提,玉英还是等等再说一句话。娘让左梅劝玉英,左梅也劝不动。反过来劝娘说:

    “娘,城里的女孩子三十左右找人家的挺多。虽然玉英在乡下,可是玉英现在的条件,不比城里女孩子差。等上一两年家具厂再扩大,估计就要进城发展了,玉英那时候也不过才二十四五,真的不算晚。要真是在农村给玉英将就着找一个,两人也不一定能过到一块去。还有小弟的婚事也别急,也过两年看看再说。”

    左梅的话,被娘听进去了,心里合计一下,觉得的确是这个理,也就不再催促玉英。玉英很感激左梅,下午厂里不忙,早早回家为左梅做了一顿丰盛的庄户饭,聊表心意。

    十六那天,刘云天和左梅一早就返回学校,刘云天要开学,左梅二十报道。研究生班的宿舍,还是在左梅原来宿舍的那座楼上。倒是和李松云在一层,中间仅隔了三个房间。李松云是305,左梅是313。王伟的宿舍在男生宿舍楼。两人同时报道,对于王伟的主动打招呼,左梅也只能淡淡应着。

    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左梅来到刘云天宿舍,两人吃过晚饭,见天气不好,天空飘着细密的雨点,就没有出去。刘云天似乎想起什么来,打开书桌的抽屉,拿出五张存折,递给坐在床边的左梅。左梅接过来,放在床上,拿起一张翻看了一眼,问刘云天:

    “云天,干吗弄这么多存折?”

    “好几家银行托熟人找到我,让我到他们那里存钱,说是有任务。我也不好推脱,就各家都存点。”

    “你真的没有算过总共多少钱?”

    已经翻看完五张存折的左梅看着刘云天问。

    “真的没有,只是觉得应该有十几万了。”

    “你说十几万,那么多出来的归我好了。”

    “都给小梅,以后小梅就是我的财务总长。”

    “呵呵,我刚才算了一下,有二十五万多。”

    “不是吧,有那么多。包里还有分红的六万呢。”

    “嗯,我这里也有娘给的两万多。加起来近三十四万。对了,还有我家里的存折上还有五千多,超过三十四万了。”

    “终于不再受穷了,有钱的日子心里踏实多了。对了,我的工资卡还不在里面呢。”

    “还有啊?”

    “上面应该没多少,也就不到一万的样子。也一起交给小梅好了。”

    “云天,和你商量个事。”

    “说吧。”

    “天气暖和了,把学校分你的房子装修一下吧,那样我们自己做饭吃,也好给你好好保养一下身体。”

    “好,过几天我就联系装修队。小梅负责设计装修方案,我可是什么都不懂。”

    一天,下班后走出图书馆办公室的刘云天,刚来到教学楼后门,就听见左梅的声音,从语气听,显然左梅在发火。刘云天还从来没见过左梅发火。急忙穿过教学楼中心过道,来到教学楼前门。见很多人围在这里,左梅站在中间,正对面前的一位长相帅气,着装时髦的青年,满含怒气地说:

    “王伟我都说过多次,请你不要骚扰我,你怎么可以得寸进尺?”

    刘云天来到左梅身边,拉起左梅的手,关切地问:

    “小梅,他是谁,没怎么着你吧?”

    “他叫王伟,是我们省财政厅副厅长的公子,通过李彦认识我,三番五次骚扰,我多次对他说自己已经订婚,可他依然纠缠。今天非要约我去吃饭,见我不同意,竟然想要动手拉我。”

    “你是王伟?”

    拉着左梅的手,刘云天问对面的王伟道。

    “想必这位就是刘教授了,我是王伟,我追求左梅没错吧?”

    “你说没错就没错?左梅两年前就已经和我订婚,你现在相当于在调戏有夫之妇,你说有错没错。再说,要是左梅愿意也就罢了,既然不愿意,你干嘛还要三番五次骚扰于她?”

    “少在我面前说三道四,只要你们没有结婚,我就有追求的自由。关你什么事?在别人眼里你是才子,是教授,在我王伟眼里,你狗屁不是。”

    不等刘云天接话,左梅大声说道:

    “王伟你太放肆,请注意你的用词,这里不是街上,这里是学校,怎可大放厥词?”

    王伟不理左梅的话,拿眼睛瞪着刘云天。刘云天被王伟惹怒了,上前走了一步,两人身体几乎碰到一起。刘云天本是要激怒王伟,不然自己不好先动手。果然,王伟以为刘云天要动手,于是抢先一拳对着刘云天的胸口打来。

    随着嘭的一声大响,身后的左梅惊呼出口。

    “云天。”

    为了落下一个王伟先动手的口实,刘云天挺起胸膛硬挨了王伟一拳,依然没有动手。见比自己矮一头,身体单薄的刘云天挨了自己一拳后,纹丝未动,王伟不禁恼羞成怒,提起右膝顶向刘云天小腹。刘云天吸气收腹,又受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正当王伟要右脚落地,准备再次挥拳击来时,刘云天伸出左脚勾住王伟重心所在的左脚根,右肩往王伟胸口一靠,一个肩靠就把王伟打出四五步远,直接仰面躺在地上。不等王伟起身,刘云天左脚在前,右脚在身后虚滑,一个滑步来到王伟身边,抬起右脚踩在王伟脸上。用右手指着脸被踩变形的王伟说:

    “这是第一次,如果再犯,自己琢磨吧。”

    此时,闻讯赶来的保安把刘云天拉开,王伟才自己爬起来,低头扑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挤开人群,灰溜溜走了。

    左梅也来到刘云天身前,抚摸着被王伟打中的地方,轻声问:

    “疼吗?”

    “没事,我们回去吧。”

    回到宿舍,左梅才把王伟以前的点滴告诉刘云天。最后说:

    “这个王伟太不像话,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怕你生气。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知进退。”

    又担心刘云天被王伟打伤了,催促刘云天脱下衣服,要检查刘云天的伤势。刘云天笑着说:

    “之所以不还手,不躲避,就是要落下他先动手的口实,不然,我不好出手教训他。”

    “云天,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竟然学会打架了?”

    “就是那次挨打之后,我想来想去,万一哪次和小梅一起碰上歹徒,我挨几下不要紧,要是伤害到小梅,我可受不了。所以开始锻炼身体,还跟姐夫村里退伍的特种兵学习擒拿格斗,现在像王伟那样的,三五个也伤不到我。”

    左梅听后,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主动伸出双手环上刘云天的脖子,吻上让自己痴迷的双唇。良久唇分,左梅说:

    “云天,今天我请你吃饭,要谢谢英雄救美。”

    两人到街上吃过晚饭,见东山上升起一轮明月,不觉动了游兴。携手来到西山公园,沿着林间小道,走到以往两人一起看夕阳的一处平台,左梅脸色微红地对刘云天说:

    “云天,小梅跳舞给你看好吗?”

    “好啊,云天很期待梅花仙子的舞姿。”

    见左梅脱去长及腿弯的杏黄色外衣,上身穿紧身的蓝色毛衣,领口处一条天蓝色纱巾,下身是藏蓝色的薄尼裙,脚下一双棕色低跟半筒皮鞋,黑色连裤袜,于清幽的月光下,缓缓起舞。那随风飘扬的秀发,那灵动的蓝色纱巾,那妙曼的身姿,婉如仙子般,似要乘风飞去。看的刘云天不禁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