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小人戚戚引风浪君子坦荡斗群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431字

    刘云天和左梅的双宿双飞,自然也被王伟看在眼里,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心里难免不甘心。由于最近公安部门正在打击非法同居,王伟知道两人还没有领结婚证,觉得这是个机会,可以羞辱一下刘云天和左梅,从而讨回上次被辱的公道。于是一天半夜,跑到街上用公用电话报警,说发现非法同居者,同时也报告给了学校的保安处。

    报完警的王伟,直接来到刘云天住处楼下的暗影里,等着看笑话。果然,不到十五分钟,派出所民警和学校保安处的人一起敲响了刘云天三楼的房门。门是睡眼惺忪的孔琳琳开的。

    “你们找谁?这三更半夜的。”

    “我们是派出所和学校保安处的,有人举报,房内有人非法同居。”

    说着,民警在前,保安处的人在后,一起来到房内。此时睡梦中的刘云天和左梅二人,早已被敲门声和说话声惊醒,也已经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来到客厅。见两人从不同房间出来,又认出是大名鼎鼎的刘教授时,民警和保安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其中一位保安上前说道:

    “打扰刘教授和左同学休息了,刚才有人举报说这里有人非法同居,你们也知道,现在正在严打,所以我们不得不来看看。”

    民警也附和着。刘云天明白,必定是有人使坏,和民警保安无关。

    “没事,来看看最好,免得留言四处乱飞。半夜三更的,我也不留各位喝茶了。”

    民警和保安尴尬地走了,刘云天和左梅对视一眼,没说什么,又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保姆孔琳琳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见两位主人各自回房,此时才明白为什么两人一直分居,原来还不是法律上的夫妻。

    第二天,保安处长亲自给刘云天赔礼道歉。刘云天乐呵呵地说,那也是你们的职责不是,有人举报自然要查。保安处长人不错,临走时,对刘云天说:

    “刘教授你们都到了年龄,不如早点把结婚证一领,不就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刘云天何尝不想呢,不是学校有规定,研究生招生时只允许未婚者报名,读研期间更不准结婚吗。晚饭时,刘云天对左梅说起保安处长的建议,左梅笑笑说:

    “谁说不是呢,只是学校这个规定也不错,本来读研就两年,要是再结婚,分散精力,恐怕学不到什么东西。”

    说着说着,两人不由说到夜里打举报电话的人。除了王伟,两人也猜不出还有别人会做这样的事。

    又是周六,晚饭时左梅提起说:

    “今天同学约我看电影,名字是什么岛的沉没,云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我还是去西山公园溜达,等电影散场时,去接小梅。”

    吃完饭,左梅和同学去看电影,刘云天独自来到西山公园。关于看电影,刘云天觉得有点愧对左梅。女孩子都喜欢看电影,偏偏刘云天从来都无法投入到电影的情节中去,总感觉自己是个孤零零的看客,很是别扭。自从发现刘云天这一现象后,左梅再没提过一起看电影的事。偶尔同学邀请,左梅会和同学一起去看,并不强求刘云天。

    刘云天来到西山公园,伸胳膊压腿,然后又联系一会擒拿格斗,只是没有对手,一个人也练不出长进来。就沿着林间小道缓缓散步。估计电影差不多散场了,才向电影院走去。

    到电影院门口,见还没散场,就站在一边等着。十几分钟后电影散场,从拥挤的人群中找到左梅和她的两位同学,四人一起回校。走到半路,被醉醺醺的王伟拦住了,在王伟身后还有四个年龄差不多,看上去也是喝了酒的年轻人。见王伟站都站不稳,刘云天不想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计较,拉着左梅的手,和另外两位女生想要绕过王伟。不想王伟竟然伸手向左梅抓来,其身后四人中一个,趁机推了一下站立不稳的王伟后背,瞬间失去重心的王伟,向左梅怀里倒来。刘云天眼疾手快,拉着左梅向外一旋,就轻巧的避开。由于王伟早已失去重心,一下趴在了地上。身后的四人顿时高呼:

    “打人了,教授打人了。”

    刘云天不理他们,拉着左梅和另外两位女生继续往前走。不想四人呼啦围了上来,倒地的王伟也摇摇晃晃爬起来,嘴里嘟囔着:

    “打了人还想走,教授就可以打人啊?”

    刘云天和左梅对视一眼,觉得几个人都喝醉了,就是理论也理论不清,还不如躲开他们。此时左梅的一位同学气愤地问道:

    “你们哪只眼睛见刘教授打人了?”

    “你个贱货,有你什么事?”

    不想那个在背后推王伟一下的年轻人边骂,边抬手就打了左梅同学一巴掌。刘云天实在看不下去,把左梅几人推开,并嘱咐走远一点。上前抓住打人青年的手腕,往怀里一带,手腕向下用力一折,只听咔嚓一声,那位打人者手腕就脱臼了。顿时抱着脱臼的手腕蹲在地上哀嚎。其他三人见同伴被打,也不管什么教授不教授,纷纷上前对着刘云天拳打脚踢。如果几人没有喝酒,刘云天也许还要费点力气,现在都已经站不稳了,怎么会是刘云天的对手,三两下,三人各自一条胳膊被刘云天搞脱臼了。王伟这次学乖了,只在一边看着,并没有出手。不过刘云天却没想放过他。

    “上次不是告诉你不要再骚扰左梅?”

    “我愿意,管你屁事。”

    刘云天不再理会,上前拿住王伟两只胳膊,双手一用力,两只胳膊同时从肩关节脱臼。其疼痛,也只有王伟知道。看眼泪汪汪,蹲在地上嚎叫的王伟,刘云天对左梅几人说,找个公用电话报警吧。

    此时已经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派出所民警赶来时,看到是上次夜查时碰到的学校教授,刘云天也认出了来人中有那晚查非法同居的一位。左梅和两位女生上前,把经过说了一遍,民警还询问了一番看热闹的人,所说都差不多。本来很多人只看到刘云天把四人搞脱臼,并没有看到开始时的情景。不过,听说几人不仅要调戏左梅,还打了一位女生一巴掌,女生脸色五条指痕清晰可见,自然没有人再愿意替王伟五人说话。

    民警现场对左梅、刘云天和另两位女生做了笔录,带着王伟五人走了。至于是去医院,还是直接回派出所,就不是刘云天操心的事情了。本来刘云天是可以替他们接回脱臼的,不过刘云天现在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对于王伟一而再地骚扰左梅,刘云天真的动了肝火。

    回到家里的书房中,左梅有点愧疚地伏在一脸怒容的刘云天怀里,说道:

    “云天,对不起,都是小梅不好。”

    “怎么能怪小梅呢,只是这个王伟不识进退,让人心烦。”

    “以后尽量躲着点吧,我担心他会不会用些见不得人的方法报复你啊?”

    “怕他不敢,要是那样的话,就可以一劳永逸了。”

    为了让刘云天消气,左梅主动送上火热的双唇,两人温存了好一会,才各自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