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情真尤盼长厮守寂寥无奈小别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308字

    自从刘云天被书协聘为理事后,书协一直有请刘云天到书协工作的意思。只是刘云天考虑到学校方面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关照,都果断拒绝了。本心讲,刘云天也不愿意过多的参与到一些具体的事物中,还是喜欢专心于学问。季老也给刘云天建议,要他轻易不可以涉足具体事物,以免分心。

    由于刘云天在文学方面的成就,三月份的时候,也被国家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虽然,不论作协还是书协,刘云天都不参与具体事物,不过两个协会时常举行一些活动和会议,还是让刘云天非常繁忙。学校看到这种情况,在和机械系赵主任商量后,刘云天卸去了机械系材料力学的代课工作,只保留教授中文系古代汉语。

    在刘云天的指导下,李松云的写作水平有了长足进步。也被省作家协会吸收为正式会员。李松云感激刘云天的引领,自然和刘云天、左梅二人走的比较近,渐渐与左梅关系变得十分融洽,俨然亲姐妹一般。左梅知道李松云对刘云天别有情愫,一次刘云天进京参加书协举办的活动,李松云来到刘云天和左梅的住处,左梅陪着她在客厅喝茶闲聊,话题不知不觉间转移到刘云天身上时,左梅问道:

    “松云妹妹近来可是很有长进,云天时常夸赞你的文章写的越来越好了。”

    “师母又取笑松云,就我那点水平,哪值得刘教授夸奖。”

    “都说过你多次了,就是不改,以后不许再叫师母,我们姐妹相称就好。”

    “好吧,多谢师母抬爱,松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松云妹妹觉得云天这个人怎么样?”

    李松云觉得左梅话中有试探之意,就实话实说道:

    “说实话,要不是知道刘教授已经订婚,而且姐姐又是如此优秀,也许松云会主动追求的。现在吗,刘教授在松云心里如同恩师,崇拜之情多于男女之情了。”

    “其实,如云天这样满身书生气的男子,成为女孩子的心中偶像也不奇怪。当初我也是被他吸引,才主动表明心意的。”

    “姐姐不担心刘教授被人抢走吗?”

    “爱情如果是可以抢的话,我宁愿不要。”

    左梅微笑着回答。语气中的自信和决绝让李松云心中砰然,知道两人间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爱情。如此自信的爱情,又怎么可能被人抢走呢?

    “跟妹妹说这些,并没有别的意思,是想告诉妹妹,如果松云哪天碰到好男子,切莫犹豫,一定要放下矜持,主动一点,幸福的机会往往只是一瞬间,一旦错过就永远失去了。姐姐一直很庆幸当初的果断。”

    听左梅这样一说,李松云才知道刚才左梅问刘云天怎么样的话,并没有试探自己的意思,是自己误会了。

    “松云可没有姐姐这么好运气。姐姐那个老乡,叫王伟吧。前天还约我去看电影呢。”

    “哦?你去了吗?”

    “没有,关于你们间发生的事情,松云也约略听说过一些,怎么可能和那样一个人来往?”

    “王伟和我是一所高中毕业,比我高一级。我有一个叫徐丽的同学,和王伟是发小。对于王伟此人,我不好做评价。不过,从发生在我这里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来,王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如果妹妹不想和他交往,一定要明白无误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嗯,我会记住姐姐的话。”

    两人又随便聊了些别的话题,直到九点多,李松云才告辞离去。

    刘云天不在的日子,左梅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个人呆在书房,时常盯着对面空空的位子发呆。脑海里不由自主会回忆起两人同桌近四年里的点点滴滴。

    刘云天除了冬天,都是穿那身工作服。夏天的时候,左梅时常会看到,刘云天穿着晚上洗过没有完全干透的衣服上课。冬天的时候,上身是娘做的青布棉袄,下身还是那件洗的早就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工作服裤子。有时候左梅就想,刘云天是怎么换洗衣服的呢?特别是冬天,难不成两三个月都不换一下。想到有几次趁刘云天不注意,为了验证心中怀疑,自己故意偷闻刘云天身上有没有怪味的举动,左梅的脸颊就有点发烫,嘴角同时顽皮的上翘。

    似乎没有闻到过什么怪味,左梅现在已经记的不是十分清楚。只是,左梅从来没有问过刘云天此事,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问里衣这样的话题,左梅还是难以启齿。给刘云天洗内衣是一回事,拿到嘴上说,总觉的不妥当。左梅也担心那会不会是刘云天心内的伤痛,不好贸然碰触。

    这样发呆时,时间过得飞快,往往一抬眼就已经是十点多。左梅对自己越来越小女儿态的表现,很是莞尔。总是自我打趣: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刘云天出门的日子,有一个习惯,如果晚上没事,总会在十点前给左梅打个电话。要是过了十点没有接到电话,左梅知道刘云天必定是有什么应酬。因为不了解刘云天在外的具体情况,怕打扰到他,左梅从来不主动去电话。

    有一次,两人为要不要买手机商量过。不论是左梅家,还是刘云天家都安装了固定电话,玉英还配置了手机,联系都很方便。两人又时常在一起,刘云天偶尔出门,最长也不过十几天。倒是担心刘云天有了手机,必然会有不少电话,从而打扰正常的工作学习。最终结果是暂时不买。左梅不像普通女孩子般有很强的虚荣心,对于追赶时髦的事情,总是兴趣缺缺。

    刘云天有一回就左梅这种淡泊的个性打趣她。

    “小梅这种淡泊很像薛宝钗呢。”

    “云天不喜欢薛宝钗吗?那是喜欢林妹妹了?”

    “两人各有千秋。不过林妹妹的小性子真的会把男人逼疯的。”

    “其实黛玉也是出于无奈。无依无凭的,又身体羸弱,换谁都会想紧抓住眼前的依靠。”

    “是啊,那样的境况下,别说是个弱女子,就是男人恐怕也要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听刘云天的语气满是伤感,左梅不知道是刚才的话,引起了付云天对六百多年前往事的回忆,说道:

    “小梅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云天多愁善感的一面呢。”

    “其实,我骨子里是个比较伤感的人。”

    “一个人的个性和成长环境有关。云天会伤感也是能够理解的。”

    左梅只知道刘云天家境贫寒,却不知道付云天尤甚。

    离开书房,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左梅,往往也很难从两人交往的回忆中立刻走出来。甚至是梦里,左梅也常常会梦到一些过往的片段。早晨醒来时,脑子里还是关于两人过往的梦境,左梅总是无奈地摇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依恋刘云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