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树欲静时风不止流言四起心坦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457字

    这次刘云天出门的日子有点长。四月二十五号离开,现在已经过完五一假期。每天早晨,左梅都习惯数一数日子,刘云天已经离开十天,按最初说的时间,还要五天才能回来。

    五一假期后第一天下午,左梅陪着小保姆孔琳琳去市场买了点菜,回到学校老远就看到教学楼下围了不少人,左梅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不过想回家必定要经过教学楼下。等走近了看,人群中间竟然是王伟和李松云在争执什么。听到王伟大声地说:

    “李松云,谁不知道你暗恋着刘云天,一个想做小三的贱货,也在我面前假装正经。”

    “王伟,你不要血口喷人。刘教授是我恩师,是我一直敬仰的人。”

    “狗屁刘教授,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们是一路货色。”

    左梅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分开人群来到李松云身边,拉着她的手,对王伟说了句:

    “王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你一贯的做派。松云妹妹不要和这种人计较,跟我回家。”

    拉着李松云从人群缝隙中走了出来,不再理会身后叫嚣的王伟。回到客厅后,李松云依然气愤的胸口起伏,左梅的脸色也不好看。怎么也想不到,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王伟,竟然能当众说出这样的话。问了一下李松云事情的经过,才知道被李松云连续拒绝后,王伟这次直接堵在教学楼门前,非要请李松云去吃饭,李松云自然不会答应,恼羞成怒的王伟,竟然闹了这样一出。当天,担心回去受到王伟报复,左梅留李松云在家里过夜。

    不几天,校园里就疯传着李松云暗恋刘云天,而刘云天金屋藏娇,是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道德败坏的伪君子等等流言蜚语。渐渐传到左梅和李松云耳中。两人也无可奈何,只能以“身正不怕影儿斜”自我安慰。

    刘云天回来后,见李松云住在家里,从两人嘴里知道了事情经过后,无奈一笑:

    “这个王伟,越来越像个不务正业的混混了。”

    李松云说要回宿舍住时,左梅劝道:

    “松云妹妹不要怕,就住这里,让他们说去。不然还真当我们怕了似的。”

    刘云天也说:

    “没事,就先住下吧。这个王伟敢如此放肆,说不准会不会有别的坏心思,先看看再说。”

    隔天,刘云天被蔡文琳叫到办公室。笑眯眯地说:

    “云天啊,李松云可是我们学校现在的第一美人。你把她也圈在家里,知道会惹来多少非议吗?”

    “校长不管管那个王伟,反而有心情调侃我。”

    “呵呵,放心吧,我们都知道你和左梅的为人。我已经汇报给上级主管部门,请他们查一下这个王伟入学的手续,怎么会保送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这不是明摆着来败坏学校风气吗,实在过分。”

    “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这个王伟的父亲是他们省财政厅的副厅长,可是位实权派人物。”

    “实权派就了不起?这里是学校,不是他的财政厅。何况不是一个省的,还能管到我们学校来不成?”

    “校长找我来不是为这件事吧?”

    “当然不是。书协已经多次想要调你到那里工作,我是想听听云天的个人意见。”

    “我的意见很简单,不去。”

    “为什么?”

    “去了之后,必然是忙于会议啊,活动啊等等工作,我可不想参与具体的事物中从而分心,以至于影响我的创作。季老也不赞成我过去。”

    “有你这句话,学校就放心了。你只管专心于你的创作,别的事情不用操心。王伟的事情我听说很久了,学校会出面处理好。李松云那里你让左梅多安慰一下,漂亮女孩子总是难免被各种人骚扰的。”

    晚上三人饭后闲聊,刘云天对李松云说:

    “松云想不想组建一个文学社,或者叫文学沙龙也行。”

    左梅插口说:

    “就叫文学沙龙吧,这个叫法时下很时髦。”

    “好啊,我们系里和我一样喜欢文学创作的人可不少,都是私下里相互交流,如果组建一个可以提供交流的平台,必定有不少人参与。”

    “那好,明天以你们的名义起草一份章程,交给赵主任,就说是我的意思。抽空我也和蔡校长说说,看能不能腾出一个房间来。”

    文学沙龙的事情很顺利就批下来了。最近几年,在刘云天的带动下,中文系出了不少喜欢创作的好苗子,一股好学之风也在学校悄悄刮起,学校自然都看在眼里,对于刘云天和李松云的建议,自然无有不可。地址就在校图书馆三楼,把原来的阅览室一分为二,文学沙龙正式成立。不过名字在蔡文琳的建议下,改为“青春社”,有取自刘云天《青春集》的意思。刘云天亲自书写了三个大字,制作成匾额,挂在门楣上,还兴犹未尽地写了副对联。

    聚青春学子

    写盖世文章

    消息一经传出,就有不少人报名。原来只打算了十五个人的名额,不想三天不到,报名人数就超过了三十。刘云天和李松云商量一下,决定初定的人数不变,举办一次征文大赛,根据比赛成绩择优选择入社者。

    最终被吸收进来的十五人,有十三人来自中文系,十三人中有八人来自李松云那一届。除四位男生外,有十一位女生。学校十大校花占了六席。这下,那些校花的追求者疯狂了,再无心八卦刘云天和李松云的风流韵事,反而处处讨好刘云天和李松云。特别是李松云,因为自青春社开办以来,社员除了正常上课外,几乎都泡在里面。那些想见一见梦中情人的男生,如果没有李松云的同意,连青春社的门口都进不去。

    刘云天只是挂了个名,具体的工作都交给李松云去办。只是每逢周五下午,刘云天回去讲一下写作心得,顺便也指点一下社员平时的习作。

    一天左梅和刘云天饭后去西山公园遛弯,左梅煞有介事地问刘云天:

    “云天现在可是众美环绕,可有什么感受?”

    “感受还是很多的。”

    刘云天也装作认真的样子回答。左梅忍着笑,继续问;

    “都有什么感受,何不说来也让小梅感受一下?”

    “以前读《红楼梦》,觉得宝玉时常挂在嘴上的一句‘女人是水做的’,十分不解,现在明白了。”

    “哦?”

    左梅的嘴角已经翘起老高了,刘云天忍不住先笑道:

    “哈哈,改天小梅看看她们的习作就知道了。一个个锦心绣口,写出来的文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左梅再也忍不住笑意,轻笑一会后,问:

    “云天这是褒还是贬呢?”

    “小梅说呢?现在的女孩子生活的过于顺心了些,缺少必要的生活历练,完全不懂人情世故,一个个都生活在自己编织的童话里。”

    “云天心里的小梅是不是也这样?”

    “当然不是,小梅自来练达,又不失纯真。自得到小梅的爱,云天时时生活在甜蜜中。”

    “又油嘴滑舌了,不过小梅喜欢。”

    左梅的声音越来越轻柔,连同处子的幽香,在夏初的风里,恍如远处传来动人的琴声,直从耳鼻钻进心里,让刘云天陶醉不已,同时又觉心痒难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