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七月流火三秦地黄土高原五人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623字

    马上就是暑假,刘云天参加了放假前青春社举办的最后一次交流会。会上,刘云天肯定了几个月来,青春社各位社员在写作方面的进步,同时也指出他们作品中,缺乏必要生活历练的不足。希望他们在接下来的暑假期间,努力接触社会现实,增加各自的生活阅历。不要在以后的习作中,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童话世界中。

    当即有一位叫赵小薇的女生倡议道:

    “我也发现了自己严重缺乏生活阅历,以至于写出的东西,总感觉空洞乏味。不如我们趁暑假组织一次集体旅游,也不能说是旅游,就是要深入到生活深处,体验那些我们不曾接触过的最普通的人的生活。”

    赵小薇的倡议得到了七八位青春社社员的赞同,只是接下来商量具体时间和游历地点时,意见却无法统一。最后,只有赵小薇、李松云、徐晓霞三位女生达成一致,七月二十号在西京集合,相约一起去黄土高原一行。

    刘云天见只有三位女孩子,担心她们一路上的安全,就询问李松云有没有想法。李松云看着刘云天说:

    “刘教授,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和我们一起去,还有师母,要是你们能陪我们一起去,就再好不过了。”

    领两位女生也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刘云天。

    “这事我要问过左梅才能答复你们。”

    回到家里的刘云天,把青春社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左梅,问道:

    “小梅想不想也去黄土高原一游啊?”

    “我还真的没去过,要是云天想去,小梅自当奉陪。”

    隔天晚上,李松云前来拜访二人,婉转地邀请左梅二人和她们一起去黄土高原。左梅说:

    “好吧,我也想去。要是我和云天回家后,两边都没有什么事情就一起去。到时候提前通知你们,也在西京集合好了。”

    得到准确答复的李松云兴冲冲回到宿舍,通知了赵小薇和徐晓霞二人。

    假期里,刘云天没什么事情,除了八月底作协有个活动要参加,其中的一个多月,都可以自由安排。两人先到刘云天家里看了看,爹娘都很好,家具厂在玉英的操持下,也是如火如荼。住了五天,就启程去左梅家。

    到家的当天晚上,左继文告诉两人,省委建的家属楼开始办理房产证了。让他们等几天,房产证一下来就办理过户手续。刘云天马上接口说:

    “爸,妈,这处房产直接过户到小梅名下吧。本来学校那处我也想办在小梅名下,只是小梅嫌麻烦,就算了。”

    左继文和李秀自然不会反对。左梅说:

    “云天,是你出的钱,还是过户到你的名下好。”

    见刘云天直接拒绝后,左梅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要是一直等办理手续,怕是要耽误了和李松云三人的汇合。左梅对左继文两人说:

    “爸,妈,我们二十号要赶到西京,然后汇合那里的三个学生,到黄土高原去体验生活,过户的事情还是等回来再办吧。”

    两天后,二人来到西京,在火车站汇合李松云三人,直接乘坐长途汽车本岐山而去。当天晚上五人就住在岐山。岐山是周王朝的发祥地,历史文化底蕴浓厚。虽略显荒凉,不过民风淳朴,刘云天很是喜欢这里。特别是当地的各种面食小吃,让五人流连忘返。左梅每次吃,都会边吸气,边说:

    “真好吃,越吃越辣,越吃越想吃。”

    见左梅如同回归自然的鸟儿,变得活泼可爱起来,刘云天心里也十分高兴。虽然自己家里也是大自然怀中的一处山村,不过左梅到那里毕竟有点拘谨,不像在这陌生的地方,更容易放得开。

    五人在岐山逗留三日后,继续西进,渐渐来到黄土高原深处。

    虽是剩下季节,却到处是裸露的黄土地,少见绿色植被。风一吹,便是漫天的黄土。地上建筑越来越稀少,如果远远看到几颗杨树,下面必定有当地人的窑洞。窑洞十分分散,稀稀落落的,要是没有窑洞前的几颗树木作为标记,外人很难发现。

    中午时,在路过的一处有三四十口窑洞的村子里,唯一的代销点买了点面包、瓶装水,以及方便面充饥后,略作休息,有继续西行。因为五人没有代步工具,随着深入,黄土地上的道路也变得越来越窄,徒步行走对于刘云天还好,左梅也能勉强跟得上,李松云三位女生就不成了。到日头已经落地远处的地平线时,五人再也没有发现住人的窑洞,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差不多天已经黑了,才远远看到三四颗大树黝黑的影子,以及树下隐隐约约的灯光。大喜过望的五人,加紧步伐,来到窑洞跟前发现,有两口窑洞,只有一口窑洞内点着一盏豆粒般的油灯,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

    刘云天以外,包括左梅在内,四位女生长这么大,除了在电视电影中见过油灯,这是第一次看见生活中的油灯。都十分稀奇地盯着看。刘云天上前对中年夫妻打招呼到:

    “大哥、大嫂,我们是城里来的,不想错过了宿头,不知能否在你们这里借宿一宿?”

    那对中年夫妻听了刘云天的话,又看看四位年轻美貌的女孩子,似有难言之隐,犹豫一会,男人才结结巴巴地用浓重的当地口音说:

    “我们是闲着一口窑洞,只是比较脏,怕你们受不了。”

    “没事,我们也不是来享福的,只要有住的地方就行。”

    却是赵小薇抢在刘云天前面说道。

    男人给从窑洞的一个角落里,又拿出一盏一样的油灯,就着炕头上的油灯点着后,递女人。女人接过男人手中的油灯,顺手拾起地上的一把笤帚,招呼左梅几人向旁边没亮点的窑洞走去。刘云天本想跟着一起过去打扫一下,不想被男人拦住下了。

    “兄弟坐下来等吧,让女人去干。”

    刘云天歉意地看了左梅一眼,左梅送来一记没事的眼神,跟着女人去打扫窑洞了。刘云天坐下后,男人拿起一只黑色的大瓷碗,倒了一晚开水,放在刘云天面前的桌子上。

    “一看兄弟就是有文化的人。不知到我们这穷地方做啥来了?”

    “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只是来看看。怎么没见大哥的孩子呢?”

    “娃子去城里打工了,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人影。”

    “孩子多大,就外出打工?”

    刘云天觉得男人也不过就三十大几,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孩子顶多也就十六七岁。所以有点吃惊地问道。

    “十四岁了,出去打工两年了。”

    “那么小就要去打工?”

    “我们这里穷,读不起书,孩子十几岁就要出门讨生活。”

    刘云天听了心里不禁酸酸的。仿佛想起了六百多年前的自己。虽然没有外出给人家当学徒,勉强算是读书,最终却是让年轻的父母劳累致死。

    “云天过来看看。”

    听到门外左梅的叫声,刘云天站起来,来到打扫过的窑洞中。到处是烟熏的痕迹,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黄土的颜色。只有一盘炕,光秃秃地铺着一张破烂的苇席。见李松云三人站在那里只皱眉头,刘云天说:

    “不错,有个地方就好。总比露宿荒野强。你们四人睡在炕上,我守在门口。”

    按中年夫妻的意思是,刘云天和男人睡这边,女人陪左梅四人挤在刚才亮灯的窑洞内,被刘云天和左梅坚决拒绝了。并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主要是不想过于打扰人家。女人很不好意思地抱出一床崭新的棉被,不顾左梅等人的劝让,铺在破烂的苇席上面。

    晚饭是借主人家的热水,冲泡的方便面。不过,又累又饿的五人,吃的还是蛮香甜。赵小薇只嚷:

    “没想到方便面竟然这么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