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大音希声天籁寂群星璀璨银河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320字

    匆匆吃过泡面,女人用一个不大的塑料盆端来大半盆,在灯光下略显浑浊的水。刘云天知道,这个地方水比油贵,给左梅递去一个示意的眼神。左梅心有灵犀,伏在李松云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之后左梅示范性地拿出随身带着的手绢,在盆里蘸湿后,轻轻擦拭了一下脸颊,又放回水盆中蘸了一下,交给刘云天。刘云天接过来,擦了一下脸,再递给左梅。

    赵小薇等也不是不机灵的人,见左梅和李松云相继擦了把脸,也有样学样,等四个女孩子都擦完脸。左梅说:

    “这里条件就是这样,如果一定要洗脚,就用盆里的水将就一下吧。”

    赵小薇和徐晓霞相互看了一眼,脱掉鞋子,穿着袜子爬到炕上,和衣而卧。李松云也上来了炕。炕挺不算长,却比较宽。三人头靠墙,脚伸到炕沿处,为左梅也腾出一个地方,这样躺着并不显得十分拥挤。左梅看看刘云天,从双肩包里取出一张蓝格子的床单,递给他,上炕和李松云三人说着闲话。由于一天来的徒步行走,几个人都已经疲累不堪,不一会,李松云三人呼吸沉稳,显然已经进入梦乡。

    刘云天坐在门口,听炕上的几人已是悄无声息,知道都睡熟了。轻轻吹熄坑头的油灯,站起来走到窑洞前的土崖边,席地而坐,仰头看着星光灿烂的夜空。

    一会听到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知道是左梅来了。

    左梅来到刘云天身边,依偎着他,坐了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刘云天伸出一只胳膊,把左梅往身上揽了揽。两人一起看头顶的星空。今天是农历六月二十六,没有月亮。无风无云的夜里,高原的星空格外灿烂。刘云天的思绪再次飞回到六百多年前的明洪武九年。记得那里的夜空也是这样纤尘不染,也是如此的寂静。深邃的夜空里,闪烁着点点的星光,一条银河,横亘其上,引人遐想。

    许久,刘云天感觉到夜露的微凉,不禁紧了紧环绕左梅的手臂。轻声叫道:

    “小梅。”

    “嗯。”

    “冷吗?”

    “还行。”

    刘云天直接手臂用力,把左梅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双臂环绕着,两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左梅立刻感觉到来自刘云天身上的温暖。微微扭动了一下,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闭上眼帘,把头伏进刘云天怀里。嘴里呢喃着说:

    “云天哥哥,给小梅讲故事听吧。”

    一声娇滴滴的哥哥,直叫的刘云天浑身酥软。

    “小梅想听什么故事?”

    “哥哥随意讲,小梅都喜欢听。”

    “好吧。”

    抬头看着夜空中璀璨的银河,刘云天沉思了一会,开始缓缓讲述。

    “六百多年前的明朝洪武年间,在夏县一个偏远的山村里,有一户付姓人家。男人叫付向,女人娘家行李。两人有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付云天。不论是付家还是李家都是人丁单薄。付家到付云天一代,已经是四辈单传,李家也只剩下李氏一人。三口人相依为命。那时的苛捐杂税非常繁重,靠着贫瘠的几亩山地,三口人勉强可以为生。只是,付向两口子却是有主见的,拼命也要供付云天读书,虽然请不起先生,也交不起私塾的束脩,不过靠着付向读过两年私塾的底子,勉强为儿子启蒙。之后,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为儿子买来笔墨书籍。从来不让儿子干一点农活,只是约束他在家苦读,指望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听到这里,怀中的左梅扬起脸,盯着用低沉伤感的语调讲述的刘云天的脸。

    “付向夫妻二人,为了省下钱来给孩子买笔墨和书籍,十几年没有穿过新衣服,没有吃过饱饭。长年累月的食不果腹,再加上繁重的农活,两个只有三十四五岁的人,看上去像是四五十岁的老人。孩子也瘦的皮包骨头。不过,一家人从没有泄气,都在咬牙坚持着。因为心中有一个信念支撑着他们,那就是他们始终相信,孩子一定能通过科举,走上仕途。”

    左梅轻柔地擦去刘云天眼角流下的泪水,自己也已经泪眼模糊。

    “只是天道不公,明洪武几年的冬天。那是个特别寒冷的冬天。立冬当天就下了一场,按老人们的话说是,百年不遇的大雪。呼啸的北风里,付家那多年失修的老屋子,四处萧瑟透风。担心孩子瘦弱的身体抗不住寒冷,爹娘把他们御寒的棉被,盖在了躺在床上瑟缩的孩子身上。结果,二人双双病倒。”

    怀里的左梅此时已经泣不成声。双肩抖动着,嘴里咬着刘云天胸前的衣襟。

    “没钱请医买药,爹娘相继离世。剩下孤苦伶仃的付云天。变卖了家中寥寥无几的口粮,勉强让爹娘入土。”

    到这里,刘云天也因哽咽而无法继续讲下去,任凭泪水滑落脸颊,滴落到怀里左梅的头发上,脸上。许久,才接着讲:

    “爹娘的离世,寒冷和饥饿的难耐,新年来近的凄凉,并没有打垮身体瘦弱,但是性格倔强的付云天。依然坚持着读书,依然期望着要完成爹娘的遗愿,准备来年开春就要下场参加院试。可是,天不遂人愿,……”

    刘云天把头靠在左梅的头上,再也讲不下去了。

    “哥,咱不讲了。都是小梅不好。”

    左梅抽泣着,扬起脸,轻轻蹭着刘云天的脸,两人脸上都满是泪水,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左梅忍住心中的酸涩,温柔地吻着刘云天有点发凉的嘴唇,双手从腋下伸到刘云天身后,紧紧抱住他。

    左梅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刘云天是在讲故事,里面的付云天和刘云天根本就没有关系,为什么听了之后,自己的心会如此痛?感觉,感觉那故事,就好像发生在被自己紧搂的刘云天的身上。

    痛,没来由的心痛,左梅把脸再次深深埋进刘云天怀里,更加猛烈地抽泣起来。

    渐渐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清醒过来的刘云天,轻轻拍着怀里左梅的后背。

    “小梅不哭了,都是我不好,惹小梅伤心了。咱不讲了,一起看星空吧,你看夜晚的夜空格外美丽迷人。”

    刘云天安慰了许久,左梅才停止了抽泣,从刘云天怀里抬起头,叫了声:

    “哥哥。”

    “小梅。”

    本来左梅很想问刘云天,为什么自己听到故事里付云天的经历,会感到如此心痛。犹豫半天,左梅还是忍住了,她实在不想再让刘云天感伤。

    “云天哥,抱小梅回窑洞吧。”

    左梅想尽快把刘云天从故事的伤感中带出来,撒娇道。

    左梅的撒娇,让刘云天不禁莞尔。此次黄土高原之行,虽然才刚刚开始,已经让刘云天见识到左梅身上,以前从未表露出的可爱的一面。使得刘云天对接下来的日子,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