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高原虽平无出路恻隐油然出真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4本章字数:2488字

    早晨醒来,刘云天揉揉坐了一夜发酸的双腿,沿着窑洞前的小路跑了几公里。左梅因为一夜没有睡好,等刘云天回来时,才刚刚醒来。李松云等人也已经起身。女人为五人做了一大锅面片,是腊肉和土豆丁的浇头。给每个人都盛了满满一大碗。

    四个女孩子看着眼前的大腕面片只发愁。左梅对女人说:

    “大嫂,我们吃不了这么多,还是先少盛点,吃完再添吧。”

    “妹子吃吧,吃不了就剩碗里。”

    四个女孩子,最终还是把碗里的面片倒回去一大半。刘云天对这里的面食还是很喜欢,腊肉做的浇头也不错。吃完饭,五人打听了一下西去最近的集镇有多远。男人说:

    “往西南四十里地是五井镇,是周围最大的镇子。前面的大路一直走就是。”

    稍作休息,五个人留下五百元钱,就要上路。只是中年夫妻说什么也不要,一番谦让后,勉强留下左梅拿出来的两百元。来到男人说的大路,也不过是只有三米宽的一条黄土路。走到快晌午的时候,才截住一两拉粮食去镇上的牛车。由于坐不下五人,刘云天跟着赶车的小伙子在前面牵着牛步行。

    四十里地对当地人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刘云天以外的左梅四人来说,简直可以用遥远来形容了。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一个村子,自然也买不到食物充饥。徐晓霞自我埋怨着:

    “早知道,早晨就多吃点面片了。”

    “谁说不说呢,我这肚子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赵小薇接过话头说道。

    左梅从包里取出一包巧克力,分给众人,包括赶车的小伙子。直到太阳快落山时,一行人才来到五井镇。

    五井镇只有一条东西向的街道,长不过百米,街道两边有一些平房,有卖百货的,有饭店,也有旅店。早已饿的不行的几人,谢过赶车的小伙子后,直接走进一家饭店。

    饭店很小,只有一间铺面。有好菜,主食依然是当地特有的面食。这个时候,五人已经顾不得嫌好道歹,要了四个菜,一人一碗油泼面,都吃的十分香甜。饭后,一起来到镇子上唯一的一家旅店,名字很古朴,叫什么“悦来旅店”。开了两个房间,每人十五元,左梅四个女孩子一间,刘云天一间。

    房间内充斥着汗酸味和脚臭味。床上的铺盖,脏兮兮的,看的左梅几人直皱眉头。虽然不能洗澡,总算有水,几个人用毛巾简单擦洗了一下身体。时间还早,就一起到街上溜达了一个来回。回到登记处,和老板娘,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闲聊。无意中,老板娘说道:

    “看看你们城里人多好。昨天镇子下面的野猫沟,七位在县城读书的女娃子同时发了癔症,被送救护车送了回来。”

    “什么是癔症?”

    赵小薇问道。

    “我也说不好,听说是因为营养不良,以及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正上课的几人,上吐下泻,送到医院后,才知道是癔症。”

    “现在不是暑假吗,怎么还上学?”

    徐晓霞在旁边疑惑地问道。

    “暑假后要生毕业班了,所以学校没有放这班同学的假。”

    “野猫沟离镇子远吗,怎么走?”

    左梅问道。

    “不远,出镇子向西,再向南,走十五里地就到了。”

    回到房间后,五人一致决定,第二天去野猫沟看看七位得病的女学生。

    野猫沟有七八十户人家,过半数住在窑洞里。中午前,五人来到的时候,刚好碰到县中学前来看望七位女生的学校领导,由村长陪同着。刘云天见状,走到村长面前,说:

    “我们是来此旅游的,听说了七位女生的事情,也想一起去看看,不知是否可以?”

    村长自然不会反对。相互介绍后,对于五位来自大学的年轻人,不论是村长还是县中学的领导,都十分尊重他们。连续访问了七位生病女生的家,五人心里十分沉重。特别是左梅四人,再也想不到还有如此贫困的家庭。四人真正见识了什么是家徒四壁。本来这里的人大都重男轻女,女孩子能够读书已经相当不易。所以说,他们走访的几家人家,相对来说,在村子里还算是比较富裕的。

    左梅悄悄问刘云天:

    “云天,我实在想象不出,再穷还能穷成什么样子?”

    “记得我前天夜里讲的故事吗?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日子,是小梅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的。”

    本就心中酸楚的左梅,听刘云天又提起那个故事,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李松云三人也都是眼圈发红。一起来到村办公室,也是一口窑洞。里面只有一张破烂的桌子,和一张木头连椅。桌子上放着一把挂满黑泥的白色茶壶,和五个茶盅。村长很是局促地搓着手,说道:

    “各位领导来了,我们连杯水都招待不起,实在是汗颜呐。”

    众人也没有喝水的心思。从村长嘴里知道,野猫沟总共七十六户人家,五百多口人。每家都是五六个孩子。能吃饱饭的就算是富裕户。大部分人家都无力供孩子读书,村里的孩子到十三四岁,就会到外面打工赚钱。生病的几个女娃子,在家里都是最小的孩子,因为有上面的哥哥姐姐在外面打工,才勉强供她们去县城读书。村里有一个小学,只有两位本村的初中毕业生在教。上面也曾派过老师,只是都呆不了几天就走了。

    刘云天问县城中学带队的一位石姓的副校长:

    “石校长,县城中学的学生都是类似的情况吗?”

    “也不全是,主要是农村上来读书的学生家里比较困难,县城,以及周边村镇的学生家庭还是可以的。”

    眼见已经是午饭时间,村长邀请众人到他家里吃饭。县城中学的石校长一行人坚决拒绝后,直接返回学校。刘云天五人留了下来。让左梅四人先跟村长回家,刘云天去代销点买了些点心,还有几瓶白酒,回到村长家里,见桌子上已经摆上四个菜,女人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还在厨房忙活着。

    村长姓孙,今年四十八岁,有六个女儿,一个最小的是儿子,也在县城读书。前面的五个女儿都已经出嫁,只剩下在厨房帮忙的小女儿翠莲,也已于年初订了亲。

    在村长家吃过午饭,女人泡了壶茶水,让翠莲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刘云天对孙村长说:

    “孙村长,我们想出资把村里的学校重建一下,另外也想拿出一部分钱资助一下村子里比较贫困的学生,回头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这是五人走访了七位贫困学生家庭后,刘云天和左梅私下商量好的。以他们俩现在的情况,拿出十万八万的问题不大。

    听到这个消息的村长,立马来了精神。对刘云天等人更是千恩万谢。领着五人来到村里的小学。是两口相连的窑洞。由于是暑假,并没有学生,老师也不在。

    村长打发人把老师喊来,道明刘云天几人的来意,打开窑洞,请五人进去坐。同时又和两位老师拟定了贫困学生的名单,刘云天见有十三家。就告诉村长说:

    “麻烦两位老师领我们去学生家里走走,可以吗?”

    “应该的,应该的。”

    孙村长忙不迭地答道。和两位老师一起带着五人去十三位贫困生家里走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