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公刘庙五人朝圣北豳地水涨泾河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5本章字数:2640字

    在县城逗留三天,刘云天建议去北豳之地看看,那里是周王朝真正的发源地。从县城乘车,只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来到豳城。很小的一座县城,一条东西长的主街。南北狭窄,紧邻泾河。公刘庙在刘家店西庄庙嘴村。

    公刘,后稷曾孙。后稷名弃,尧时农师。至公刘时复其业。庙前碑文所记与《史记》之《周本纪》相仿佛。

    左梅对此几乎一无所知。李松云三位女生,虽然是学中文的,不过,大多数女生对历史都不感兴趣。至于公刘,也仅仅是知道有此人,却不知其祥。刘云天十分虔诚地祭拜了公刘后,给四人大概地讲了一下周朝的起源和一些起关键作用的人物。

    四人如同听故事般,围着不断刘云天问着问那。左梅问道:

    “那怎么又说周朝崛起于岐山之下呢?”

    “公刘第十代孙古公,不愿驱使子民抵抗戎狄,为躲避戎狄骚扰,才迁居岐山之下。古公乃周文王祖父。”

    刘云天见四人听的有兴趣,又简单介绍了文王的大伯太伯和二伯虞仲让位于季历的故事。当刘云天讲到“乃二人亡如蛮荆,文身断发,以让季历。”李松云道:

    “看看古人的高风亮节,再看看秦汉以来的历史,夺嫡之事历朝都有,充满血腥。”

    “岂止秦汉,战国时期还少吗?”

    四人对此很是感慨了一番。

    在公刘庙周遭的村庄转了转,发现这里十分贫穷,和野猫沟不相上下。许是人们受公刘以及其子孙影响,这里的民风很淳朴。此地主要还是靠天吃饭,煤窑虽然不少,大都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如今早已不是农耕时代,单纯指望地里的收成,连解决温饱都是问题。

    五人也找些当地人聊一聊,比如问问家里几口人,每年的收入怎么样等等。从这些人说话的语气中听得出来,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抱怨,一副安于现状的样子。

    每家大都有四五个孩子,计划生育好像和这里无关一样。至于孩子能不能读书,反应也大都一致,按当地人的话说就是“只要会写自己的名字就成”。五人对此虽然痛心,却也无能为力。

    晚上住进豳城里的一家旅店,五人还在为白天在村庄的见闻感叹。李松云说:

    “要不是到这里亲眼看到,这辈子我也不相信还有这样的事情。”

    左梅三人也随声附和。

    “云天,你说回去后把这里的情况写一篇纪实文学,让更多的人了解高原上的贫困,让更多的人关注这里,会不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可以试试,我们都要写,每个人都要写出自己的感受,然后我负责联系报刊发表。”

    晚饭后不久,下午就已经阴沉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随即大雨倾盆而下,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才停下来。从五人入住的旅店窗口,就能看到水势大涨的泾河,黄褐色的河水翻涌着,滚滚而下。

    徐晓霞看着河水,突然问道:

    “泾渭分明中的泾河是不是就是眼前的这条河?”

    刘云天答道:

    “正是此河。”

    “那渭河又在何处?”

    “渭河发源于鸟鼠山,流经岐山之南,秦岭之北。泾河出于六盘山,有两道源头,南源发源于老龙潭,北源发源于大湾镇。泾河于陈家滩入注渭河,两河于潼关汇入黄河。要看泾渭分明的景象,需要到陈家滩。”

    “云天,不如我们去看看泾渭分明到底是个什么景象?”

    “好吧。不过最好等两天,刚下完雨,渭河的水不是最清澈的时候,看起来的效果不是很好。”

    “刘教授,《西游记》里说的泾河龙王,是不是就是这条泾河?”

    赵小薇插口问道。

    “应该是,此处刚好是离开西京西去的必经之地。”

    五个人的一番交谈,李松云三人对于刘云天有问必答,不论是历史还是地里都知之甚详,觉得理所当然。刘云天在她们心目中本就是个才子。只是左梅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自从和刘云天同桌时算起,两人交往已经近十年了。可是,左梅搜遍记忆,都没有关于刘云天读历史学地里的相关印象。心里奇怪,刘云天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些东西呢?

    大雨后的黄土高原,如果没有三两日太阳的暴晒,乡下的土路满是泥泞,是无法落足的。虽然沿着国道走也能见识到一些风景,却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只好在县城里又住了三天,才乘车去陈家滩看泾渭交汇的情景。

    从豳城到陈家滩,有三百多里地,不通车的路段有二十里,五人只能步行过去。

    泾渭分明的景象与黄河入海的景观差不多,只是规模要小得多。左梅随身带有相机,五人都拍了不少照片,特别是赵小薇,尤其喜欢拍照。这里由于地近西京,乡下的生活水平已是大大不同。虽然说不上十分富裕,温饱都没有问题。除了个别上了年纪的老人怀旧依然住在窑洞里,村子里大都是密集的砖瓦房,高大敞亮。

    晚上五人来到西京,在城西住了下来。计算时间,离开野猫沟已经十一天的,距离和孙村长约好的八月十六日去看翻修的校舍,还有七天。于是决定先在西京逛逛,诸如古城墙,大雁塔,碑林都值得一看。

    用两天时间把各处景点都看过后,五人准备启程再回岐山,还是从那里去野猫沟。来到车站准备买票时,远远看到几个衣着破烂的半大孩子正在围殴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小男孩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却一声不吭,紧紧抿着嘴。身边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边哭,边用身体替小男孩遮挡几个半大孩子招呼过来的拳脚。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只是没有一个人上前拉架。

    刘云天见状直接走过去,把小男孩从人圈中拖了出来。小姑娘一直跟在身后哭着。那几个半大孩子,见刘云天把人带走,拿眼睛瞪了一眼,很不甘心地走了。刘云天蹲下身问小男孩道:

    “他们为什么打你?”

    小男孩依然紧抿着嘴不说话。倒是旁边左梅从小姑娘嘴里打听到事情的原委。原来两人是姐弟两,姐姐九岁叫李然,弟弟七岁叫李毅。两人是离华清池四五十里地一个叫犁沟村的人,三年前父母死于一场车祸,村里同族的叔伯都不管姐弟俩,因衣食无着,于年前初春出门流浪。今天弟弟见到一个游客扔了一个烧饼,就抢过去捡了起来,不料被那几个小乞丐看到。非说姐弟俩抢了他们的地头,上来就打,弟弟护姐心切,冲上去和他们厮打,怎奈人小,不仅没有护住姐姐,反而招来一顿暴揍。

    左梅和李松云四人已经听的眼角见泪。见两姐弟衣不蔽体,头发如同毡片,浑身都脏兮兮的。赶忙掏出两百元钱递到姐弟俩手中。刘云天一直没有出声,仔细打量着二人。虽然脸上很脏,不过看眉眼还算周正,也没有常年在外流浪的孩子那种滑头滑脑的气息。于是走上前,弯下腰对着还在抽泣的姐姐,问道:

    “你上过学吗?”

    李然泪眼未干,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刘云天,怯生生地答道:

    “刚上了不到三个月,爹娘就死了。”

    “还想不想上学?”

    “想。”

    “你相信我们吗?”

    李然看了一下刘云天个人,见左梅四人都轻轻对着她点头。犹豫了一会,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你们愿意跟我们走吗?”

    李然再次看着刘云天,许是在考虑什么,良久才转头拿眼睛学问一直紧抿嘴唇的弟弟李毅。见李毅没有出言反对,才对刘云天说:

    “我们愿意。”

    姐弟俩已经在外流浪一年多,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对于眼前刘云天五人,仅凭直觉,感觉不像是坏人,才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