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人间自有真情在星星之火可燎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5本章字数:2649字

    开学没几天,出版社汇来十万册《青春集》的稿费,四万九千元,以及书法作品集稿费两万三千元,合计七万两千元。刘云天的财富已经超过四十万元。对此,刘云天一概交给左梅守着,从不过问。

    不到一个月,李松云、赵小薇、徐晓霞三人送来自己写的黄土高原之行见闻及感受,刘云天整理后,自己也写了四五千字,另外附上左梅拍的大量照片,一起寄往省报编辑部。寄出后的第五天,一篇题为《黄土高原之见闻》,副标题《帮帮黄土地上的孩子们》,长达一万五千余字的报告文学,在省报副版专栏刊登了出来。

    文章署名为刘云天、李松云、赵小薇、徐晓霞、左梅。

    文章见报的当天,就有不少电话打到学校,找刘云天几人询问具体情况,以及如果想出钱资助那些孩子,该找谁等等。刘云天几人都没有移动电话,只是刘云天在图书馆的办公室里有一部分机,外线需要通过总机转,才能打到那里。于是找刘云天五人的电话,纷纷打到校办公室,蔡主任被接二连三的电话弄的没办法,请示蔡文琳后,专门给刘云天办公室安装了一部外线电话。刘云天也不能总是守在电话旁,于是让李松云三人轮流值守,只是谁都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咨询者关于资助资金该交给谁的问题。

    周末,省报也来人了,是林副主编。也是因为文章见报后,被无数咨询电话闹得不好回答,来找刘云天商量此事。并告诉刘云天,已经有不少人把钱汇到了省报编辑部。对此刘云天等人也是毫无准备。好在校长蔡文琳出了注意,才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蔡文琳的建议是,以刘云天为主,省报协助,成立一个专门帮扶贫困学生的基金,至于基金的后期管理,等看看具体能筹集到多少钱时,再做打算。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林副主编回到编辑部,马上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刊登出一个基金账户,收款人为刘云天。同时声明,省报会定期刊登基金数目,以及用途,以便于各界人士监督。

    这事只把刘云天愁的摇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处理,总不能让各界筹集来的辅助贫困学生的资金,一直躺在自己的账户上。左梅劝刘云天说:

    “现在发愁也没有用,等等看,或者把基金转给学校,或者转给有关部门,我们几人谁都不可能把精力都放在这上面。”

    过了半个月,野猫沟的孙村长来到学校。把听到消息的刘云天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两人见面后,孙村长一把拉住刘云天的手激动地说:

    “刘教授,我代表我们全村的男女老少转成来感谢你。”

    “孙村长这是何必呢?校舍都修好了吗?”

    “当来,当来。原来的两口窑洞都已经修好了,由于你们帮忙宣传,我们村去了很多参观的人,临走时留下不少钱,现在村里正准备用砖瓦重建新的教室,以后刘教授再去的时候,学生们就不在窑洞读书了。都是托你们的福,所以全村老少一直派我来感谢你们。”

    孙村长此次来学校,的确带来不少东西,都是当地的土特产,装了满满一蛇皮袋子。刘云天再三推让无效后,只得收下。

    “那几个女学生都好了吧?”

    “都好了,都没耽误开学。”

    “上次的钱以外,我们还另外凑集了四千元作为奖学金,这次孙村长一起带回去吧,我们已经拟好章程,村里只要按照章程办就行。剩余的钱,积攒下来,等以后再说。”

    孙村长千恩万谢地收下了。住了一天,第二天临走时,一再邀请刘云天等人寒假时务必到村子里住两天,同时也好监督他们发放助学金和奖学金的情况。刘云天答应到时尽量去。

    不到两个月,左梅告诉刘云天,社会各界汇来的款项已经达到十万元。刘云天苦于没有时间四处选择扶助对象,于是找蔡文琳校长商议。蔡文琳对刘云天说:

    “先在省报刊登一下资金情况,同时声明目前还没有寻找到扶助对象,请各界人士暂停汇款。这批资金你可以委托给贫困地区的教育部门,请他们帮助筛选需要资助的贫困学生,或者学校,寒假期间抽出时间,去实地考察一番,如果与事实相符,不就好办了吗?”

    刘云天一时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得按照蔡文琳的注意去办。

    由于左梅的研究生学业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春节后开学不久就要写毕业论文,也没有精力来做其他事情。两人商量后,决定春节过后,挤出时间去一次,尽快选择好扶助对象,免得让各界人士的爱心,一直躺在刘云天的存折上。

    再就是,一旦左梅研究生毕业,两人还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是左梅的工作安排,两人的意思一致,都希望左梅可以留校工作。为此刘云天已经和校长沟通过,校长也赞同左梅留校,只是需要上级主管部门同意,还要和左梅原来的单位沟通协调,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好的。

    其次是两人的婚事。到明年刘云天二十八周岁,左梅也二十七岁了。不仅两人渴望早点结婚,就是双方的家人也一直盼望着。

    转眼寒假到了。腊月二十学校放假,刘云天和左梅商量着,该如何过好两人结婚前的最后一个春节。

    “云天哥,这是我做闺女的最后一个春节,也是陪父母过最后一个春节。结婚后,小梅只能去云天哥家过春节了。哥哥能不能陪我爸妈过一个春节呢?”

    面对左梅的要求,刘云天心里略有些犹豫。从小到大,春节时从来没有和父母分开过。不过,左梅说的也有道理。对于左梅来说最后一次陪爸妈过节,刘云天也十分理解。想了想后,对左梅说:

    “好吧,小梅。今年春节去年家过。不过,现在先到我家去,等二十六七我们再走,也好给爹娘一个交代。”

    “当然要爹娘答应才行。另外,我也想去看看小然和小毅了。从他们的来信中,虽然知道两人表现不错,毕竟有半年没见面了。”

    腊月二十一,刘云天和左梅租车回到山村。见到半年没见的小然和小毅,两人变化都挺大。白了,也胖了点。似乎还长高了。小然和小毅,见到二人也格外亲切,乖巧地叫着“大哥,大姐”。

    家具厂依然繁忙,只能放三天假,三十、初一、初二。玉英和刘云天商量说:

    “云天哥,我们合计了一下,想开春后到县城看看,如果有合适的地方,就搬过去。在村子里虽然也不错,毕竟比较偏远,不利于厂子的长期发展。”

    “好啊。这方面你们三个商量就好,没必要通知我。如果资金方面有困难可以找我。”

    “今年的产值达到了三百万,利润有八十多万。鉴于明年有厂子搬迁的打算,所以我们三人商量着,今年的分红就少分点。先拿出二十万来分红,云天哥觉得怎么样?”

    “我没意见,只要你们觉得行就成。”

    这样左梅和刘云天又分到了五万元红利。左梅直接拿出一万来,交给娘,很坚决地说:

    “娘可不许再给小梅压岁钱了,这些年小梅还没有孝敬过爹娘呢。”

    娘见左梅说的恳切,也就笑呵呵接了过去。对两人说:

    “好吧,我就收下了。刚好用来开春后给你们装修新房用。”

    腊月二十五,刘云天提出来要去左梅家过春节,爹娘也明白其中的原因,都很痛快地答应了。反而担心两人心里过意不去,说道:

    “今年有小然和小毅在,不差云天一个人。既然定了,你们就早点走,明天一早就走吧。去多陪亲家几天。”

    两人是腊月二十六启程回左梅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