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春节反做异乡客顾念佳人思亲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5本章字数:2390字

    左梅和刘云天一起回来,还是左继文和李秀夫妇有点惊讶。左梅离开学校到刘云天家前,曾经给家里打过电话,只是说晚几天回来,并没有说做什么,也没有说会带刘云天来家过年。虽然乡下人对于未结婚就上门过年的准儿媳或者准女婿有些忌讳,不过左继文夫妻并不在意,反而对刘云天的到来非常高兴。以往都是三口人,今年的春节由于刘云天的加入,显得热闹了很多。

    “爸,妈。”

    刘云天始终对左继文和李秀恭恭敬敬。

    “云天能来过春节,我和你爸都没想到。小梅也不提前告诉一声,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妈,云天又不是外人,还要特意准备什么?爸爸说是不是?”

    “嗯,小梅的话在理。”

    刘云天带来了不少老家的土特产,装满了一个不小的旅行包,里面就有左继文夫妻比较喜欢的松蘑。见刘云天领着包去了储藏室,李秀问左梅:

    “小梅,云天家人对你们的婚事有何安排没有?”

    “云天老家也盖了三间新房,娘说开春就装修。学校的房子早已经装修好,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再说,离毕业还有半年呢。只是娘也让我们问问爸妈有没有什么打算。”

    “有没有说婚礼在哪里举办吗?”

    “还没有提呢,爸妈觉得在哪里合适?”

    见刘云天回到客厅,母女结束了话题。用过午饭,一家四口一起出门,想再置办点年货。刘云天在路上的时候,就对左梅说过,第一次上门过年,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不如到家时,给左继文夫妇买几件衣服,左梅答应了。四人出门直奔商场而去。

    四人一直逛到天将黑时,才提着大包小包回来。左梅出钱,为四人都买了几身新衣服。特别是为爸妈买的,都是高档货色。李秀一直乐呵呵的。

    接下来的腊月二十七、八、九三天,左梅家里就没断过人。特别是傍晚时分,左继文的下属,已经地方上前来送节礼的人,一拨一拨的,可谓络绎不绝。刘云天终于明白,为什么左梅家那么大的储物室总会摆满琳琅满目的物品。

    左梅早习以为常,见刘云天略有惊异的眼神,左梅低声解释道:

    “这都是普遍现象。爸妈还不能不收,如果不收,他们会觉得是不是那里得罪了爸爸,就会想方设法托人找关系,送更重的礼物。”

    刘云天对左梅的话,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送礼的无奈,收礼的也有无奈。真是个怪圈。

    都以为三十这天家里不会再有人来,为了整治一桌丰盛的除夕宴,四个人都纷纷忙活起来。左继文破天荒地也到厨房帮忙。不仅刘云天没有见过,左梅的印象中,爸爸下厨的日子也几乎没有。左梅开玩笑地问:

    “妈,你说今晚会不会出月亮呢?”

    “小梅都是研究生了,怎么越来越糊涂起来?”

    李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到时左继文听出了左梅的意思,呵呵一笑说:

    “小梅没见外面阴天吗,就是出月亮,也看不到。”

    李秀见父女俩脸色怪异,刘云天则是一副憋着笑的样子。李秀才反应过来两人对话的意思。满脸幸福地说道:

    “你爸下厨还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呢,我怀小梅的时候,都是你爸亲自下厨做饭做菜。直到小梅三四岁后,家里请来许阿姨。”

    正在四个人说说笑笑忙活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再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当左梅打开房门时,门外站了六个人。有李彦家三口,有王伟,另外的一对中年夫妻,左梅并不认识。左继文显然认识来人。

    “王厅长来了,快请。”

    李秀也连忙招呼李彦父母。

    六个人进到客厅,李彦和王伟把手里提着的几只袋子,放在了门厅。左梅这才知道,自己不认识的两人竟然是王伟的父母。刘云天只认识李彦和王伟。左梅拉着刘云天上前给两对夫妇见礼。四人也笑呵呵地夸赞了刘云天几句。

    大人们纷纷落座后,左梅忙着泡茶。刘云天被李彦和王伟拉到一边,分别为过去的一些事情向刘云天道歉。刘云天一直微笑着,回答二人说自己早已忘记,都是小事,过去就过去了,不用专门道歉。不过,两人道歉的话,听在刘云天耳中,并没有感觉到半点诚意。

    泡好茶水的左梅,也请李彦和王伟坐下。刘云天挨着左梅,在左继文下手坐了。由于想不到今天会有人来,房间温度又高,左梅的穿着既单薄又随意。在冬天人人都是一身厚衣服的情况下,更显出左梅身材的凹凸有致。

    几个年轻人都在静静地听父母们的对话。开始只不过是说些工作家庭上的琐事,十几分钟后,李彦的父母先是对左继文夫妻二人说道:

    “左大哥,李嫂子,前一阶段李彦这孩子不懂事,做了些对不住左梅和云天的事情,我们今天特意道歉来着。”

    王伟父母也接着说:

    “老左,李大姐,我们也是来道歉的。王伟这孩子被我们从小娇惯坏了,看在他们都还年轻,请两位,还有左梅和云天,就不要计较了吧。”

    两家人说到这个份上,左继文和李秀就是再有气,也不好怎么样了。也就顺着话题说道:

    “都是小孩子,打打闹闹还不是正常的事情。各位也太见外了,过去就过去了,谁都不要再提。”

    刘云天和左梅心里却不是这样想。刘云天没有从李彦和王伟的道歉里听到丝毫诚意不说,就是现在,从李彦和王伟不断在左梅身上游移的目光,也看不出两人会洗心改面的意思。左梅显然也察觉到李彦二人不断扫视自己胸脯的眼光,忍着心中怒意,站起身来回到房间加了一件外套。出来时,六人已经站起来要告辞离开。

    四人把他们送到门外,李彦和王伟父母很客气地邀请左梅和刘云天:

    “放假了,你们年轻人也没什么事情,小梅和云天常到家坐坐,你们年轻人该多交流才好。”

    李彦的母亲接口道:

    “特别是小梅和小彦,自小一起长大,可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生分了。”

    左梅和刘云天一直十分礼貌地回应着。

    送走两家人,四人重新回到客厅,也不忙着整治年货了。左梅率先说道:

    “现在才想起来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

    “王副厅长的日子不好过。自从王伟被学校劝退,上面一直在查王伟被保送读研的事情。查来查去,恐怕查出的不会只有这一件事情。”

    听左继文的语气比较郑重,左梅和刘云天都没有查话。李秀顿了顿说道:

    “纵容儿子纠缠小梅,就利用职权送去读研。这样的人,早晚会出事。”

    左继文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换了话题对左梅和刘云天叮嘱道:

    “看王伟今天的样子,没有丝毫诚意,你们俩还是要提防着点,别再让他有机可乘。”

    左梅和刘云天听左继文如此叮嘱,相互对视一眼,慎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