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除夕夜阑飘飞雪钟声敲开新篇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5本章字数:2160字

    午后渐起的鞭炮声,傍晚时分已经越来越稠密。天擦黑时,早晨就一直阴沉的天空,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的,为这个新年增添了不少年味。只是刘云天心里总觉得城里的新年没有山村的更像新年。居住在楼房中的人们,像是关在笼子里,缺了些邻里间的往来,显得冷清了些。

    上午两家人来访的事情,已经被四人抛在脑后,围坐在餐桌旁,吃着丰盛的年夜饭,看着电视里的《春节晚会》,一家人开始守夜。

    期间,刘云天时常走神,脑海里总是想起山村小院里此时是什么情景。不过,并没有让左梅三人发现。

    左继文的酒量很大,刘云天陪着也喝了不少。左梅被刘云天那次酒后出事在心里留下了阴影,除了不断为刘云天的茶杯中添水外,一直观察着刘云天的脸色。见两人都喝差不多了,就把白酒撤掉,换上饮料。

    温馨的氛围直到春节晚会里敲响了新年的钟声,被李秀的一句满是伤感的话破坏了。

    “这是小梅陪爸妈过的最后一个除夕夜了吧?”

    左梅的眼圈瞬间就红了。左继文不免瞪了李秀一眼。刘云天赶忙说道:

    “妈,爸,这不会是我们陪二老过的最后一个春节。我家里人多,爹娘跟前还有小弟,小妹离出嫁也还早着呢。我和小梅结婚后,会经常来陪二老过节的。”

    听了刘云天的话,李秀如同吃了定心丸一样,看着刘云天说:

    “云天啊,这可是你说的,爸妈都听着呢。”

    左梅听妈妈的语气有点强硬,连忙说:

    “妈,云天说的是真的,我们一定会常来陪二老过节的。我们还打算等爸妈退休后,把爸妈接过去一起住呢。”

    “小梅这注意不错,爸爸理退居二线也没几年了。”

    左继文说道。

    “小梅打算留校工作的事情,上班后我找主管部门协调,问题不大。”

    左继文的话无疑让左梅和刘云天总是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见时间不早,四人回房休息。任窗外鞭炮声四起,左梅憧憬着半年后的二人生活,不一会就沉入梦乡。早晨是被刘云天的敲门声唤醒的。

    “小梅还想不想堆雪人?”

    打开房门后,见刘云天已经穿戴整齐,身上还有些雪花。知道刘云天已经锻炼回来。左梅匆匆收拾好,见爸妈还没有起床,到厨房准备好一家人的早餐,就拉着刘云天来到楼下。

    下了一夜的雪,地上的积雪有二三十公分厚,左梅踩在雪地上兴奋不已。因为没有工具,两人用手堆了一个不大的雪人,矮矮胖胖的。也没有眼睛鼻子。左梅看了后,咯咯笑道:

    “云天哥,城里的雪景总没有乡下好。这要是在老家那里,就好玩多了。”

    “是啊,我想今年有了小然和小毅,家里此时一定很热闹。”

    “嗯,老家的年味一定浓得多。”

    “小梅一会要不要出去拜年?”

    “最近两年都没有去,只是在家里打个电话。同学间一般是在初五举行一次聚会。对了,云天哥,好多同学都要见你呢。要不今年的聚会陪小梅一起去吧?”

    左梅的声音柔柔地,虽然刘云天不想见左梅那些对自己来说十分陌生的同学,却不忍拒绝。点头答应道:

    “好吧,我陪小梅一起去。”

    两人又来到家属院外,见马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踏着积雪徒步行走着。看样子都是出门拜年的人。于是回到家中,左继文夫妻也已起床,正等着他们回来用早餐。

    早餐后,家里开始不断有人来拜年。刘云天因为不熟悉,就躲到左继文的书房中,左梅要在客厅帮着父母招待来人,还要抽空给自己的同学朋友打电话拜年。一直到快中午时,来拜年的人渐渐少了。吃过午饭,左继文和李秀一起出门拜客。

    刘云天也不回书房,知道下午还会有人来,就陪着左梅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直到三点以后,见不再有人来拜年,左梅才脱去外衣,换成一身平时在家穿的宽松衣裤。头发随意披在脑后,一脸的慵懒。刘云天知道左梅因为夜里熬夜的缘故,又一直招待来家拜年的人,没有时间补觉,就把歪躺在沙发上的左梅揽到身前,枕着自己的腿,轻声哄着:

    “小梅闭上眼睛睡一会吧,估计不会再有人来了。”

    左梅温顺地躺在刘云天的腿上,侧脸伏在刘云天腹部,一会就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已经睡去。刘云天关掉电视,双手环抱着怀里的左梅,两眼盯着怀中妙曼的身体,脑子里不由想起《子夜歌》里的句子:

    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心里不由充满柔情。

    刘云天揽着怀里的左梅静静坐着,良久,思绪又回到六百多年前。记得小时候,自己也经常在夏日的傍晚,这样躺在母亲的怀抱里。等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睡在炕上,天也变成了早晨。

    每每想起为自己辛劳而死的父母,刘云天总会伤感许久。总觉的作为付云天的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对九泉之下父母的愧疚之心,越来越重。这份愧疚恐怕会陪伴自己一生了,刘云天心中轻轻一叹。

    许久后,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麻木,轻微挪到了一下,不想把左梅闹醒了。左梅坐起身来,柔声问道:

    “是不是小梅把云天哥的腿枕麻了?”

    边问边伸出一双白皙的手,用纤纤十指在刘云天腿上按摩着。看到左梅睡眼惺忪的样子,刘云天已经心动,更何况左梅一双素手在自己腿上带来的酥麻感。再次把左梅拉到怀里,扶着那张怎么看都看不厌的脸,深情地吻上温润的双唇。怀中的左梅也主动回应着。尤其左梅单薄衣衫下丰满的胸脯,在两人紧贴一起的身体间,不断撩拨着刘云天的欲望。当刘云天第一次伸手隔着衣服抚在上面,轻轻揉捏时,左梅鼻息渐重,伸出舌尖肆意在刘云天嘴中纠缠着,任凭刘云天的手在胸前的丰盈上作怪,时不时发出声声嘤咛。

    左继文两人回来时已经快五点,天开始黑了下来。从窗口透出的灯光中,看到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李秀说道:

    “又下雪了,今年的春节格外有年的味道。”

    四人简单地用过晚饭,因为除夕熬夜,刚过八点就都回房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