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石沉溪洞(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8本章字数:13214字

    二脚靠近了豚族栖息地,无声无息。

    豚族中最优秀的执勤员哨子还是在关键时刻显示出了他的无可替代的作用,他在二脚蹑手蹑脚的摇橹声中惊醒,警觉的睁开眼,望见漆黑的夜色下,有一只装填了利刃的射枪闪出诡异的幽芒。他几乎是用一种本能发现了已逼近身前的危险,仰起头来发出一声尖厉的长啸。

    警报在一瞬间惊醒了所有睡梦中的豚,他们睁开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二脚捕鱼船。

    哨子的警告暴露了他的方位,二脚的猎手朝着他发声的方位射出了利刃枪。

    哨子已经注意到了猎手的动作,在利刃划空而来的时候,他一个摇身,堪堪躲过。

    这时豚族都明白了迫临的危险,他们辨别方向,准备迅速撤离。

    只有哨子明白,再快的游泳健将游不过再差的捕鱼船。他向其他豚发出了暗号:由他引开追击,其他豚往上游撤离。

    阿昕很快否定了他的方案,理由是,再次上溯的过程将漫长而同样艰险,豚族不可以没有哨子和十方的带领。所以,阿昕自告奋勇担当引开二脚的重任。

    城子说:“我陪你一起去。”

    阿昕说:“没必要多一个豚送死。”

    城子说:“有必要。二脚有备而来今日凶多吉少,你一个豚引开他们,万一半途就发生意外呢?他们还是可以迅速掉转船头追击我们剩下的同胞。”

    城子说的情况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城子坚定地说:“我和你一起引开敌人。万一一个豚牺牲了,还有另一个,可以把他们尽可能引得远远的,确保其他兄弟姐妹的安全撤离。”

    阿昕苦笑道:“也只好这样了,能够掩护同胞们安全撤离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功。”

    阿昕握紧城子的鳍,两豚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冉香怀抱着喜乐,看着这诀别的一幕,二脚们像无数的鬼影越来越近,她知道今日豚族难逃一劫,危机来得如此突然,眼看着心上人就此诀别,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阿昕临走之际回望他的冉香,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爱和依恋,充满了柔情。

    冉香泪水涟涟地望着心上人,她看到他的眼中是慷慨赴死的豪迈与悲壮。

    “在二脚当道的路上,悲伤就像大江的波浪,永远没有止歇,永远没有尽头。如果不能堪破生死离别,迟早有一天,你会变成疯子。”她想起十方说过的这句话。

    “没事的,冉香,我和城子引开他们,你带着喜乐跟哨子他们赶紧撤离,撤得越远越好,我们会回来跟你们会合的。”

    “不,”冉香摇头,“不是说好了要在一起的么?”

    阿昕答应道:“会在一起的,照顾好喜乐,等着我们。”

    十方靠上来悄声说:“突围成功的话,三天后我们在丰都会合;如果三天之内赶不过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会继续上溯到沱江口等你们两天;如果到时还是摆脱不了二脚,我们会继续上溯,到翠屏山下岷江口碰面。”他朝阿昕和城子点点头说,“我们会在那里一直等着你们凯旋,保重。”

    来不及多说道别的话语,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冉香从来没有想过突然有一天阿昕有可能比她更早地面对生死的考验,这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望着心上人转身消失在黑暗中,她哭得浑身像筛子般颤抖。她拼命摇头,睁大眼睛望着爱人消失的方向,嘴里一个劲地喃喃道,

    “不是说好了要在一起的么……”

    阿昕和城子跳跃式前进。这种前进方式很快吸引了二脚的目光。此时哨子带领其他豚潜伏水底,不声不响。二脚刻意隐蔽行踪,尚未打开抓捕船的马达。在哨子的一声尖啸之后四周很快又恢复了寂静。阿昕和城子青灰色的身影从水面腾跃天空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弧线。由于天色黑暗,二脚打开大功率手电,照到了二人腾跃出水面那漆黑的背影。他们并不知道豚族已经在短时间内作出了丢卒保车的决定,他们集中全部力量,向阿昕和城子的方向追来。

    阿昕和城子并肩前行。当看到二脚掉头向他们追来时,他们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们来了。”城子说。

    “我们俩这回恐怕得死了。”阿昕说。

    城子说:“东方二脚历史上的伟二脚有言,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们的死是重于泰山之死。”

    阿昕说:“死后别人怎么评价我是无所谓的,我只是觉得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就这样死好不甘心。”

    城子说:“我知道,你和冉香还没有完婚。”

    阿昕笑笑,问:“城子,说说你的心愿吧,万一你要牺牲了,我看能不能替你完成遗愿。”

    城子摇摇头说:“我没什么心愿,又没姑娘又没亲人,不像你这么麻烦。”

    他说:“我只希望,在我死后,你们能够在我的墓碑上写上这么几个字:豚族最后的诗人城子之墓。”

    阿昕问:“墓碑上要刻上你的诗作吗?”

    “不用,我的诗歌迟早会流传下去,只要豚族还活着。”城子想了想,补充道,刻上这么一句吧:“风含翠筱,雨裛红蕖。”

    城子眼中的坚定与决绝,与长征之后几乎快要疯掉的他判若两豚。他知道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那个时候别人以为他疯了的时候,是她用无可替代的温柔拯救了他。他不愿在阿昕面前说起他的暗恋和对她的爱慕,他只能把这份爱藏在心底,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回所爱之人的平安,他无怨无悔。

    当年,他和阿昕都毫无办法地爱上了她,爱得彻骨彻底无怨无悔。他们让她自己作出选择,选择他还是他。结果是,她选择了阿昕。

    尽管万分遗憾,但他还是真挚地祝福他们,只要是她自己的决定,无论怎样的选择他都愿意接受,只因为,他爱她。

    其实,他最大的愿望并不是什么诗人之墓,而是希望在他死后,每年的清明她能够到他的坟前看他一眼。他所求不多,只要她每年看他一眼,也让他能够看她一眼,这就足够了。他相信她那美丽如水的目光一定能穿透阴阳两界,从阳间投射到冥界,他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感受到她目光的温暖。

    只是,城子不无伤感地想,我死了,她还会记得我吗?

    有一天,当我死了

    想到你会流泪

    我已如此幸福

    真想告诉你

    你是我一生中的一件最美好的事

    当你死了,当你回到落叶化成的泥土

    我将认出你,我的心将挨着你

    不声不响,你知道是我,我知道是你

    他看了看阿昕,对阿昕无比羡慕。不禁发出“哎”地一声轻叹。

    阿昕并非不知道城子的心事,他对城子说:“要是我死了,拜托你一件事,替我照顾好冉香和喜乐。”看城子没反应,阿昕侧过头来看他,滑行中的城子思潮起伏,阿昕这句话让他似乎触及到了极致的幸福,又像是一个不敢承认的梦境。他知道,他这辈子是无缘这样的幸福了。他对阿昕说:“你不能死,有那么多人等着你,”他坚定地说,“你的命,不止是你一个人的。”说完加速前冲。

    阿昕只能跟着加速,因为他听到后面捕鱼船已经发动了马达。“突突突”的马达在静夜中听来好像魔鬼张开的利爪。阿昕和城子开始全速前进,再没有过多的交流,他们心照不宣地朝着一个目的地进发,那个地方就是三门海。那儿迷宫般的三个溶洞和不知深浅的石沉溪洞是拖住二脚最好的地方。

    东篱茅舍外,秀才伫立湖边,沉默在黝黑的夜色中。湖面不知如何而来的反光,映出秀才一个纤弱忧伤的影子。

    他主持的豚人联盟彻底瓦解了,他想不到乡主只用了300元就瓦解了这个联盟,轻易地仿佛弹开一粒微尘。村民们在几百元钱面前的表现让秀才心灰意冷。

    那一天,他在日记里写道:二脚文明发展的终极是什么?为什么二脚的唯二脚自私性和唯金钱崇拜性已经严重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只需要钱和二脚,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肆意践踏的草泥。当我们的精神堕落到地狱的时候,我们却在自我吹嘘着所谓划时代的天堂般的文明。当我们把良心都出卖给了魔鬼之后我们居然感觉不到一丝丝悲哀。二脚族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道义和羞耻,丧失了作为一个文明存在最起码的精神支撑力量。信义?这是一个无信无义的时代;情义?这是一个无情无耻的年代;美好?这是一个美好的价值观集体死亡的年代。我们把花钱叫做做慈善,我们把出得起大钱的人叫慈善家,就是说他们是二脚中最慈悲最善良的一类,尽管他们每天晚宴上的菜肴需要付出一头鲨鱼、两窝燕子、一只棕熊、一只穿山甲、一条鲟鱼、一头野猪、一条大鲵和二十只山雀的代价。

    绣口一张,野生动物急剧消亡。他不会去在意野生动物们苦苦哀求的目光。因为,他总是被亲切地称为大慈善家。

    在东方二脚国,什么动物种群越是稀少就越是要吃什么,慈善家们把这个叫做面子。能够把一个野生物种吃到灭族就是他们天大的面子。

    伟大的东方二脚国,我深情望着你的目光,满是悲伤。

    从此,再也不会对二脚族失望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绝望。

    就在秀才临湖浩叹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两只急速奔来的长江豚,在他们身后,是开足马力的追捕渔船的马达声。

    阿昕和城子很快越过秀才,直奔向第三道门,一头扎进了第三门的黑暗之中。第三门内是比外面的黑夜来得更黑的黑夜,捕鱼船开着强灯跟了进去。阿昕二豚看二脚追上来,凭着记忆,向五百罗汉图游去,他们敏锐的声纳很快探到了石沉溪洞的位置。

    二脚的渔船跟上来了。他们看到两只豚先后钻进了溶洞,洞口狭小渔船进不去。二脚猎手身着水靠,手持鱼叉,跳下船跟着游进了洞。水靠上有厚大的脚蹼,让二脚游起来速度飞快。阿昕他们没想到二脚居然跟踪追进了溶洞,他们只好往洞的深处游去,很快到了曾经探过一次路的三岔水道口。

    左路是刚刚探过走不通的。他们稍稍犹豫了下,径直向中间那条水道游去。追踪的二脚紧跟在后,随着他们追进了中间的水道。水道越游越窄,只容一豚,两豚只能一前一后在这纯粹的黑的世界前行。前方的路途是危是险是绝路还是生路他们已经无暇去思考了。二脚持着挂有强光手电的射枪身着水靠追上来,步步紧逼。手中的射枪前的钢叉在手电光下发出刺眼的白光,像鲨鱼锋利的牙齿。他们此时只能往前游去,听随命运对他们的安排。如果前面还是像左边那样深入水底的话,他们就只能闷死在水中。他们宁可闷死,绝不做二脚的俘虏。

    豚不怕黑暗,他们有精确的声纳导航,在漆黑的环境中可以游得跟白天一样快。通过声纳的接收,他们发现这是一条独立的狭窄水道,四周没有岔路,只能一条道走到头。这让他们在洞中摆脱二脚的计划落空。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心想,多缠住二脚一刻,就是为上溯的同伴们多争取到了一份希望。想到这里,他们愿意这条水中甬道无限地延长下去,直到把二脚拖垮为止。在水中,他们有把握拖垮失去渔船依靠的二脚。

    游着游着渐渐将二脚甩出了一段距离。这时候游在前面的阿昕停了下来。城子说,“停下来等等他们,别让他们跟丢了。”阿昕说,“不是,我们有麻烦了。”城子问,“什么?”

    阿昕说,“前面是绝路。“

    “啊,绝路?——这么快。”

    阿昕说,“对,前面没有路了,路到头了。”

    城子靠上前来,往前方发出探测声纳,声纳的回响准确地告诉他,前方是一个坡地,从水中升出来的一面坡地,在甬道中拦起了一道闸,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完了。早知道选右边那条水道了。”

    “不,二脚动作太快了,只要他们晚一天动手,我们就可以把这个洞探明了,不会像今天这样走入绝境。”

    “实在想不到二脚说翻脸就翻脸,这么绝情。”

    手电的亮光打过来,后面紧追的二脚跟上来了。钢叉磕碰到甬道的岩壁上发出沉闷的回响,一下下敲打在他们的神经上。两豚回头望着追来的二脚,二脚近了,近了,近得已经可以数清钢叉上利刃有几根,利刃上的闪闪寒光让阿昕在那一瞬间想起了血森林,想起了身上被戳了一百零六个洞的二叔。难道就这样死了吗?二脚钢叉的寒光让他眼花,他恍惚看见了母亲,母亲的声音温暖而慈祥:孩子,好好活下去!母亲边上站着冉香和小玉,她们俩关切的目光让他打了个激灵。

    “城子,我们绝对不能就这样认输,跟我来。”阿昕拉起城子,回转身,向二脚那闪着寒光的钢叉冲了过去。

    豚的身影和渔船的马达声进了第三门,又很快消失在三门洞中。秀才握紧拳头,望着三门洞,他的目光像是暗夜点燃的火炬。他下定了决心,跑到花荫深处,从里面拖出一条独木小船来,跳上船,奋力向三门洞中划去。他不能见死不救,因为哨子说过,只有他才是豚族唯一的朋友。他决不能让朋友失望。是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要救他们,乡主,基地主,他们手下的一群打手,他统统不去管了,他坚定地将小船划进三门洞,为了这刚结交不久的特殊的朋友,他愿意付出一切。他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感到自豪。当他划进三门洞看到远处罗汉图边亮着灯光的捕鱼船时,竟有了一种慷慨赴死的豪情与悲壮。这一刻,他莫明其妙想到了李白的那首《将进酒》: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秀才发出爽朗的大笑,笑声在黑咕隆咚的洞中回荡,把渔船上的二脚吓得半死。他们把目光从石沉溪洞洞口收回,将强烈的手电打向笑声传来的方向,他们看到那个平常很少与生二脚见面的寡言的秀才脸上带着一脸的笑意,笑得他们莫明其妙,那山洞中回荡的笑声让他们头皮发麻。那一刻,他们忽然感到了恐惧。照理这个一向文弱的秀才不应该让他们感到恐惧,但他们也不知道恐惧什么,他们只是感到这个洞中的某处仿佛潜藏着某个巨型的怪物,在伺机窥探着他们,打算一口将他们吞下去。而秀才的笑声似乎有意把怪物惊动了,他们甚至闻到了怪物张开大口吐出的腥味。他们一伸手,摸到额头尽是冷汗。不知是谁忽然熄灭了电筒,四周倏地沉入一片漆黑。熄了灯等于闭上了眼睛。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下,阒然无息,秀才的笑声已倏然停止。他们在这绝对的黑暗中平复着心情,然后听到胆战心惊的“滴答”声,是崖上龙涎泉的泉水滴到湖水里。他们却想到了怪物口中滴下的涎液。他们体会到了刽子手所必须面对的心底深处的恐惧。

    在恐惧中,他们像是等待审判一样,全都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哨子带队已经迅速撤出了三门海的水域范围。

    冉香拒绝再走了,“我要在这里等着他们回来。”

    哨子阻拦道:“如果你非要留在这里等,那他们所作的一切将毫无意义。”

    冉香把目光射向哨子。

    哨子说:“当二脚的马达开启,从出发地到这里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我们根本还在他们屠刀的刀锋上,此时停下就好比把脖子凑到他们的铡刀上。”

    冉香说:“我们要是再走远了,他们回来就找不到我们了。”

    哨子说:“情况紧急,所以十方和他们约好了从这里往上游去三处不同的会合地点,等他们避开了敌二脚,顺着主江一直走,总归能与我们碰上的。”

    冉香说:“要不你们走吧,我留下来等。”

    哨子坚决地否定了,说“阿昕把你交给我,我就要负责你的安全到底,直到把你完好地交给他为止。”

    冉香摇摇头,说:“我不行了哨子,你知道我的病,我没有体力再进行一次长征了,与其倒在前方未知的路途上,不如就死在这里,好歹这里还能望见三门海高耸的山崖,我就在这里为山崖下的英雄们祈祷吧。”

    哨子顺着冉香的目光望去,三门海那如一头巨鲸般的山崖耸立于水面,江面上雾霭蒸腾,冷峻的山崖在柔和的雾霭中被托起,像是雷神遗落人间的巨锤。天色亮起来了,江面上一片寂静,看不到生、看不到死,时光在这个早晨停滞,凝固成一枚无声的琥珀。

    山崖上有巨藤垂落,展现出生命的顽强与不朽。而在巨藤缠绕的巨石山崖的崖底溶洞,此刻正在上演着生命的豪赌。

    二脚眼看着前头的路被堵死,二豚踌躇不前,不由大喜,举起钢叉,恶狠狠地迎了上去。不料二豚居然反身扑了过来,二脚一惊忙横过钢叉格挡,身子不由往后退了几步,谁知二豚并非意欲扑来,而是往这边冲出一个助跑距离,而后突然再次转身,向着前面的那个斜坡冲去,借助冲力,豚在坡前一个漂亮的飞跃高高跃起,跃过那道斜坡,跌落到斜坡的另一侧。

    二脚看傻了。

    阿昕和城子拼死一搏,用尽全身力气跃过这道阻挡他们的坡地,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坡的另一侧是水道,必须是水道!当他们高高跃起,从空中往下发出探测声纳的时候,他们失望了,底下不是水道而是地面。

    他们从空中重重地跃下来,发出“啪啪”地响声。响声在甬道中往复回响。阿昕和城子忍痛艰难地向前挪动,他们发现这一面的地面依然是道斜坡,只不过这道斜坡更长,他们顺着斜坡往下滚,咕隆隆地滚动,头昏脑胀之际,“啪”地一下跌落到了水中。

    “成功了!”这边的斜坡下依然是水道,他们兴奋地欢呼起来。天不绝豚,他们不知道二脚有没有从后面跟过来,这道斜坡要翻回去是不可能的了,但对二脚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们本来就是陆生动物。

    二豚继续前行,出了甬道,依然是纯粹的黑暗,黑的就像是到了世界的尽头。但是他们优秀的声纳系统告诉他们这里是一片开阔的洞中大厅,厅中是一大片成圆形的水面,水面在四周冲刷出多条支洞,他们沿着圆形水面用声纳探了一圈,除了刚才进来的甬道,这个大厅至少还连接着八条水道。哪条是生,哪条是死,没有谁知道。

    城子遗憾道:“要是百川在就好了,他可以通过水流预言生死,整个豚族只有他们师徒能做到,可惜他们不在,我们只能看运气了。”

    阿昕问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长征吗?”

    城子说:“鬼谷子不走,是不想继续给豚族带来悲伤。但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在等待他的妻子阿奴。”

    阿昕数道:“七年,他等她已经等了七年,等的眼睛都瞎了还在等?”

    城子苦笑道:“我知道这很悲哀,但我相信,真正的爱情一定能够支撑得起七年或者更为漫长的等待。”

    阿昕摇摇头道:“明知道没有结果还在等,到底是她在惩罚他还是他自己在惩罚自己?”

    城子长叹一声,道:“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无所谓奖励还是惩罚,就像你思念一个人,你说你到底是觉得甜蜜多一点,还是痛苦多一点?”

    阿昕笑道:“你说的是相思,这东西当然是甜蜜多过痛苦了。”

    城子不置可否道:“那是因为你能够跟你心爱的人在一起,不用忍受相思之苦。”

    “那你呢?”阿昕本来想问他,“是谁在让你忍受这分不清甜蜜还是痛苦的相思?”可他当然知道他心爱的人是谁,他能怎么办呢?他们唯一的办法是让她自己选择,结果她选择了他,他固然为自己感到幸运,却同时也为城子感到深深的难过,他知道,城子对她的爱一点都不比自己逊色,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世上只有一个冉香。

    城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你爱上了一个姑娘,不可救药的爱上她,爱上她的一切,你希望她天天开心,希望她健康快乐,希望她每一天都过的比自己好,但你只能是在心里默默希望着,默默为她祝福,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听她说话,唱歌,吹笛的声音,只能远远地看着,看她开心的游动,看她仰头迎接每一天初升的朝阳,看她不顺心时蹙起的眉头,看她生病时不停的咳嗽,你疯狂的爱着她,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但你没有这样的机会——”

    城子摇摇头:“不是所有的相爱都会有完美的结果,何况这只是相思,只是单爱,连相爱都谈不上。”

    阿昕道:“也许她也是爱着你的,只是,她一颗心没办法掰成两瓣。”

    城子沉默良久道:“不用掰开来。我只是远远的看着,就已经十分美好。阿昕你说的对,相思当然是幸福多过痛苦的,更何况,——我现在有了能够为她付出的机会,有了用行动证明爱的机会,你说,我是不是该知足了啊?”

    不待阿昕回答,他自己肯定道:“是该知足了,我现在很知足,因为我终于可以为她做点什么了。拥有为爱付出一切的机会,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唯一不幸的是,阿昕,我们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们经历过人生中两千三百个夜晚,当夜晚的天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时候他们觉得大江一定已经黑的像乌龟的背壳了。现在处在这个洞穴深处的大厅里,他们才知道真正的黑暗是怎么回事,相比之下,无星无月的大江的夜晚就像死去的珍珠贝壳内壁的太阳反光一样光亮。

    日渐浑浊的长江水让豚族的视觉在进化的过程中不断退化,相反他们的声纳探测侦听能力不断加强,完全能够支持他们闭着眼睛进行准确的捕猎。

    不过完全置身于这种纯黑暗的世界毕竟还是不一样,他们需要完全依靠声纳来探测身边的每一寸地方,而偏偏在这种完全封闭的石头洞穴内,声纳的反射信息极其灵敏,通过四壁的多次反射需要他们仔细辨别,他们必须集中超常的注意力来分辨声纳探测过程中遇见的一切东西,寻找黑暗世界中那象征着一丝光明的出口。

    沿着洞穴大厅的四周探了一圈探出八条水道让他们耗费了太多的力气,两人回到洞厅中央,躺在水面上休息。

    城子说:“我们在这个洞里会不会被活活饿死?”

    阿昕问他:“你是不是已经饿了?”

    城子说:“还好,不过总归会饿的,这洞穴里面到哪儿找吃的去?”

    想到这个最现实的问题,两豚沉默下来。

    周围有八条水道,谁也不知道哪条通向外面,谁也不知道这漆黑的洞穴中的地下河道是什么样的水文情况。他们只能一条一条去探,拿生命做赌注去探洞穴河,前提是,得先管饱肚子。

    他们在洞厅里睡了一会,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一些细微的声响。

    “二脚追上来了!”城子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

    阿昕跟着他起身,竖起耳朵听了半响,溶洞内一片寂静。

    “你又做梦了吧,城子?”

    “是做梦吗?”城子四处看了看,没看到有任何光亮,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们都知道,离开了光亮,二脚是没法做任何事情的。

    难道真是做梦么?城子对自己的听觉半信半疑,刚才明明听到有声音的。

    他不敢入睡,躺在水面上支起耳朵守候着。

    水面下有水流划动的声响。

    没错,没有做梦,有情况!

    他拍醒了阿昕,阿昕听了下,确实有声音。

    洞内一定还有别的动物。

    他们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听到水中的声音逐渐靠近,越来越清晰可闻。当声音靠近之后他们悬着的心终于又放了下来,他们已经可以判断出发出这个声音的并不是二脚,而是鱼类。

    这钙化严重的终年见不到一丝光线的溶洞内居然还有鱼!这实在出乎两人的预料。

    正愁着饥饿的时候居然有鱼送到嘴边来,简直是意外的惊喜了。

    “我想起来了,”阿昕说,“三叔跟我讲过先祖遗书的事情,在那本书里,他们记载过溶洞盲鱼。”

    “盲鱼?”

    “对,长期生活在黑暗的洞穴里,没有眼睛的鱼。”

    “遗书中提到,有盲竹处必有盲鱼。”

    “秀才的草屋后面就有一片盲竹,只是当时我没想起来这件事。现在你说洞穴中有鱼让我想起来了,一定就是盲鱼。只有盲鱼才能适应这种黑暗的环境,适应洞内极少的浮游生物饵料,适应钙化严重的地下河水质。”

    城子遗憾道:“洞里的浮游生物那么少,那他们一定长得很瘦。”

    阿昕说:“没错,遗书里记载的几种盲鱼都是体型很小的鱼的洞穴变种,大鱼是无法生存的。”

    说话之间城子已经捕获了那条发出声响的鱼,果然只有半鳍长。

    城子问他:“这是什么鱼?”

    阿昕试探了会,道,“嗯,可能是小眼岭鳅。”

    “对了,洞里还会有什么鱼?”

    阿昕说:“遗书里提到,在有的水洞内,岭鳅一般稍微常见些,还有高原鳅和隐鳅,而盲鲈和金线飞比较稀少,偶尔也能见到。”

    城子感叹道:“在先祖那个时代就比较稀少,那现在说不定都已经灭绝了,抓到了也不忍心吃啊。”

    阿昕道:“这倒是,所有种类的盲鱼由于生活环境的贫瘠,种群数量都非常稀少,环境的一次突然改变就能让它们遭受毁灭性打击。我听说过一种叫做‘鸭嘴金线飞’的盲鱼,它们那个世代居住的洞穴因为二脚修建杀脚飞车专用高速死亡道而被毁灭了。”

    城子说:“你这么一说,叫我怎么下口啊?”

    阿昕笑笑说:“在温饱不能解决的前提下,为了生存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再说了,你再捕捉几条试试,你有那么好的运气么?”

    城子被说中痛处了,莘莘道:“运气么,——我一向都比较差的。不过说真的,那些盲鱼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多么不容易啊,真不忍心吃掉它们。”

    阿昕反问道:“你有其他办法吗?在这个洞里面,盲鱼将是我们唯一的食物。”

    “来吧,看我们谁的收获多。”

    在这个宽敞得很是空旷的洞厅里,他们开始为接下来未卜的前途准备食物。

    捕猎。盲捕。

    洞厅里的盲鱼并不多,费了很大的功夫他们才在岩石下的角落捕到3条体型稍大的小眼岭鳅,阿昕还意外收获了一对沼虾,至于盲鲈和金线飞,根本连影子都没有。

    “可惜啊。”阿昕叹道。

    “没事,接着再找。”城子安慰他。

    “不是可惜鱼少,我是可惜你看不到金线飞的样子,不然的话,你一定可以为它赋诗三首!”

    “为什么?”城子有点莫名其妙。

    “因为它的样子比大江大河里所有的鱼类都要漂亮。在遗书的记载里,金线飞通体粉白透明,像飘舞的雪花;腮部殷红,宛若面颊上的胭脂,又似落在白雪上的梅花;它们的鳍也是透明的,比普通鱼的鳍要宽大,在黑暗的洞穴里滑翔着宽大透明的鳍,就像是生长了翅膀在天空中飞翔……”

    城子疑惑道:“你以前见过?”

    阿昕摇摇头:“听三叔说,在遗书里对他有详细的记载。——所以,我也觉得遗憾啊,这么漂亮的鱼难得近距离接触到,却连它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要吞到肚子里去。”

    “真俗!”城子说。

    “对,真俗!”

    “算了,就这样,不吃了。”城子说,“我现在开始想象它们的样子了。金线飞,那该是多么漂亮的动物啊?”

    阿昕问道:“城子,你是不是对美丽的感受总是会比别人更敏感啊?”

    城子点点头:“是的吧。记得小时候,我的最后一位亲人,就是我的母亲就要离我而去的时候,她看我伤心的活不下去的样子就安慰我说,城子啊,你别哭,离别不过是让我们对对方的爱更加深刻罢了。怀着这份深刻的爱看世界,你会爱上世界的美丽。我说,我不要爱上世界,妈妈,我只要爱你。母亲说,傻孩子,虽然这是个丑与恶横行的时代,但我们不能放弃希望,不能无视掉世界的美好。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只有爱上了世界的美丽,你的生命才有意义。你要学会用眼睛看,看蓝莹莹的天空在湖心投下宝石般的影子,看漫天红霞从大江的尽头一路燃烧到你的面前;用耳朵听,听风过柳林树叶的合唱,听夜半江水拍打洞穴的节奏;用心灵去感受,感受第一场春风由南而北吹过大江的温柔,感受江畔草叶滴下的露水的清澈,感受艳阳赤壁的雄奇,感受细雨采石的迷离,感受天地间一切美好的诗意!”

    “我牢牢记住了母亲的话,因为这是她跟我说的最后的话:”

    我的心爱着世界,爱着,在一个冬天的夜晚,轻轻吻她,像一片纯净的野火,吻着全部草地,草地是温暖的,在尽头,有一片冰湖,湖底睡着鲈鱼。

    我的心爱着世界,她溶化了,像一朵霜花,溶进了我的血液,她亲切地流着,从海洋流向高山,流着,使眼睛变得蔚蓝,使早晨变得红润。

    我的心爱着世界,我爱着,用我的血液为她画像,可爱的侧面像,明谣果和群星的珠串不再闪耀,有些疲倦了,转过头去,转过头去,

    去偷偷地,独自悲凉。

    阿昕拍手道:“这首诗是你教阿夕的罢,他最喜欢你的诗了。”

    城子微笑道:“是啊,阿夕这个孩子,一见面我就和他特别投缘,他一直喜欢听我给他念诗,就像喜欢缠着十方听他讲金沙江外的大雪山一样。”

    “其实我也喜欢听十方讲他旅行的故事,我向往着那高耸入云的大雪山,叹为观止的金沙江虎跳峡,一定是无以伦比的壮美吧!”

    城子向往道:“云梦泽已经消失了,远在金沙江的大雪山是整个长江水系最后的诗境。

    那里远离二脚远离无泪水,那里山高水急,生命高贵而神圣。去吧,沿着长江一路西行,一直游到远在西天的金沙江,穿过大雪山夹峙的峡谷,看夕阳的光芒从一线的天空洒进峡谷,好像是西天尽头金色的天堂。”

    城子说:“看一眼西天的金色的大雪山,那是我最大的梦想。”

    真的是这样吗?他又没来由想起她来,哪一个才是他最大的梦想?他心里自然是有答案的,毫不犹豫的答案。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能叫梦想吗?

    “母亲临别的话是让我爱上诗歌的原因,也是我始终爱着这个残破不堪的世界的原因,”城子在心里说,“更是我爱上她的原因。”是的,用耳朵听,用眼睛看,用心灵去感受,对她的爱于是一层深过一层,一层深过一层,深入骨血,深入内心,深入灵魂,足以让他疯狂的深深的爱!

    城子如释重负喃喃道:“自从认识你,让我永远牵心挂肚肠。现在好了,就让我永远待在这个洞穴里吧,以后就不用再牵挂了。”

    他感觉到了阿昕的惊讶,说:“我开玩笑的,让我们继续新的探险吧!”

    二人各选一个洞口进入,开始他们寻找洞穴出口的探险。

    阿昕选的洞口进入甬道之后不久又有了岔道,依然按照探路的规矩从左侧开始探起。左侧的甬道进入后,一直向前深入,不久再次出现了岔路,这次是个三岔口。选择最左边的甬道前进没几步路,左边的洞壁再次出现两股暗流,出现了两条支路。这两条支路是较小的地下泉眼涌出通道,阿昕也就没有去管它们,径直朝前游去。游出去数百米,几股水流交汇形成了一处深潭,潭水冰凉彻骨。阿昕绕着潭水边走,在这小小的水潭周围他居然又数出了多达七条通道。究竟有没有通往洞外的水道?如果有的话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阿昕定了定神,咬牙选择其中一条探了进去。这条水道较为宽阔,河床也较深,他能感觉到深水带来的巨大上浮力。往前走不多远,水底下落差开始加大,河水越来越深,水流的推动力越来越大,再往前行,阿昕逐渐感到身不由己随着水流在上下起伏。他赶紧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开始回头重新找另外的出口。因为在这漆黑的陌生的溶洞中,一旦要把前进的方向押注在水流的赌注上那一定是凶多吉少的了。

    费了很大的力气回身后撤,阿昕突然发现他拿不准哪条是回头的原路了。

    这条河宽度较大,从一侧要游一会才能到另一侧,而水底河床的深浅也极不一致,高低起伏巨大,深的地方豚族声纳都能被吸收掉,而浅的地方可以感觉到坚硬的岩石在肚皮下面贴身而过。在这种复杂的地形条件下,声纳的回音变得极为不规则,他很难清晰地判断出哪个声纳波段与刚才进来时接收到的相同,再加上洞穴环境的特殊性,声纳的波段从四周反射回来,形成密集的信息源,一时之间很难适应这杂乱的反射波段,方向感开始混乱起来。阿昕这才明白不同宽窄的地下河在黑暗环境下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开始有些发慌了。在这漆黑的世界里,一旦不能够保持镇定,那危险便会立刻像洞中的黑暗一样无限巨大地弥漫开来。

    阿昕凭着感觉回到其中一个洞中,他没有把握确定这个是不是刚才进入过的洞口,他必须尝试。声纳反射极为不稳定,这种情况在豚族来说是很少见的。

    阿昕心里面越来越紧张,如果停下来,他将失去清醒的判断。

    洞口进去不远他就发现这不是来时的路,迅速原路返回。

    回到洞口,凝神静气地回忆,一次次地声纳探测,他失望地发现,来时的声纳信号再也探测不到了。地下河河水的水位在不断升高,不长的时间里已经淹没了来时的数处通道,这应该是无法接收到相同声纳的主要原因。

    阿昕被困在了地下迷宫,更可怕的是,河水还在不停地上涨。

    他不敢乱走,一旦走叉可能会被上涨的河水淹死。守在宽阔的地下河旁的洞口,面对这不知深浅的大河和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的洞口,阿昕无计可施。

    地下河的河水从四处灌涌进来,洞中的水位在不断上升,由于洞口所在甬道比洞穴大厅要低矮的多,水位上涨离通道顶上的崖壁越来越近,留给阿昕的空间越来越小。

    对于阿昕来说,要想独自找到出路已经成为不可能,现在唯一的希望只剩下城子。

    阿昕发出尖锐的呼哨,声音在洞穴内回响,久久不散。

    很快他听到了清晰的回应,城子听到了他的呼救,并正朝他的方向赶来!

    阿昕惊喜地向回应的方位扑过去。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有一个清晰的声音指引无异于沐浴着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

    循声而去的水道并不顺畅,所谓慌不择路,但两人的声音彼此呼应着,一步步靠近着。

    在迷宫里经历了多次的近在耳边无法相会之后,阿昕终于在一条弧形的甬道中与城子会合了。

    “你要是还没有回来,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重新躺在出发前宽敞的洞穴大厅里,阿昕犹有后怕。

    “里面遇到什么情况了?”

    “涨水了。”阿昕说,“涨了有一豚立起来深,有几个洞口被封住了,进去时的路判断不出来,你要是不在的话,我肯定给淹死了。”

    “你的运气可真不好,偏偏选了个迷宫,”城子说,“我这边的探路就很顺利,探完刚回到洞厅就听到了你的声音。”

    阿昕说,“这不正说明我运气好,命不该绝。”

    “可你选择的那个洞口实在很糟糕。从这儿到你刚才的位置并不是很远,只是你那个方向过来洞口实在太密集了,你让神仙来也别想分的清楚。”

    阿昕问道:“你那边探到什么情况,这么顺利?”

    城子卖着关子说:“我那边一条岔道都没有,一条道走破天。”

    阿昕惊讶道:“你走通了?”

    城子说:“也算是走通了,——不过是通向另一条死路。”

    这条甬道一直通向一处溶斗,像三门海一样的水天坑。只不过,规模很小,就巴掌那么大一块,就像是这条地下河为了透气故意打开的一口天窗,站在坑底的水潭抬头仰望,就见蓝天好像一轮圆月,那便是二脚说的“坐井观天”吧。

    “那口天窗四周没有出口?”

    “我绕了两圈没有发现出口,有可能出口在水潭底下,我们进不去。”

    阿昕有点灰心道:“这么说,我们还是得在这个洞厅里面来寻找答案了。”

    城子忽然问道:“那口天窗的景致不错,你要不要去看看?”

    阿昕说:“不用了,还是省点体力吧。再说了,好不容易适应了黑暗环境,我可不想忽然看到太阳。”

    二人在洞厅里继续休息,边思考着出路。由于这个洞厅非常宽敞,所以洞穴内部支路水系上的涨水在这个厅里感觉得并不是很明显。

    城子忽然开口道:“阿昕,你有没有想过先祖遗书可能就在这个洞穴里面?”

    阿昕点头道:“当然想过,那时候还在扬子江,听说到先祖遗书的故事,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石沉溪洞来看看,想不到现在居然被困在这念念不忘的石沉溪洞中,”阿昕苦笑道,“真像是做梦一样。”

    城子说:“我也一直想到这个洞里来看看,即便是现在我也满心希望能有奇迹发生,能让我回到先祖们生活过的那个传说时代,哪怕就一天的体验,死也心甘。”

    阿昕说:“如果石沉溪洞真的藏有先祖遗书的话,我看这里是最有可能的藏书之处,这个洞厅宽敞通透,如果是我的话也会选在这个洞厅的,只是这黑得连自己的嘴巴都看不见的地方到哪里去找遗书呢?”

    城子说:“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首诗:洞前流水渺漫漫,洞里桃花渐渐残。曼倩不来渔夫去,道人闲倚石栏杆。”

    “这是先祖描写藏书洞的诗歌?”

    城子点点头道:“据说这首诗是先祖遗书的开篇,一千多年前,有位叫陶潜的二脚听闻了这首诗,专程划了小舟到处寻找先祖描绘的这个藏书洞。这位二脚最终也没能找到这个洞,遗憾之下他写了一篇文章记录下他对藏书洞的想象和悠然神往之情。在这篇文章中,他把这个藏书洞命名为桃花源。”

    “——只是,他把桃花源想象的太美好了,完全不知道洞中的险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