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石沉溪洞(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8本章字数:9952字

    二脚似乎并没有追过来。但他们还是得寻找出路,光靠几条塞牙缝都不够的盲鱼和稀薄的空气,他们无法生存下去。

    两人只好继续奔跑,要躲过二脚就必须寻找到另外一条出洞的路径,除了刚才探过的两个洞口,现在他们面前还有六种选择。

    每一条水道后面都有可能是一个机会,通向外面阳光明媚的大江;也有可能是一处绝境,通向深不见底的地下深潭或者直接是条走不通的死胡同。

    尽管豚的声纳完美无缺,此刻他们还是希望能有一丝光透进来,让他们仔细看清楚这处大厅的秘密。

    没有光线,绝对的黑暗,刚才过来的甬道那头也没有声息,不知道二脚是不敢继续跟踪还是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一时间,万籁俱寂,好像这个大厅游离在了时间和空间之外,四周唯有虚无,没有一丝丝光亮的纯粹的虚无。在这超越了时空的地方,他们还是感觉到了一样东西的存在,那就是他们身边的水。

    他们所在的洞厅固然很宽敞,但依然可以感觉到水流在不停往上涨。

    水是流动的。

    有流动就有出口,顺着水流游走也许是找到出口的唯一办法。但这个办法此刻似乎并不管用,因为在八条水道口每一条都能感觉到水的流动,方向都是往外。

    阿昕分析道:“事实上不可能每条水道都能走通,有的水是深入地下,最后渗入岩层成为真正的地下水,有的水道可能在某一处相连通,又或者在某一处岔开来,两根变一根,一根变两根,繁复芜杂,形成一道错综复杂的迷宫般的地下水道网络。”

    他们想起了头顶上的那三个湖泊,三道洞门,这是个水流侵蚀极其活跃的地方,他们能在地面上冲开那么大的三个洞和三个湖,在这地面下谁又知道不会有另外的三个地下洞地下湖呢,没准还要更复杂。

    在后退之路已经被堵死的情况下,他们只有冒险一试。

    城子提议说:“还是这样,我们分头寻找出口,一人试一条道,如果走不通,往前一里后返回大厅会合,通告各自水道情况。如果走得通就各自走下去,分开突围。”

    阿昕说:“要是二脚占领了大厅怎么办?”

    城子说:“我看他们暂时不敢进来,就算进来了,这个洞厅这么大,他们在明我们在暗他们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我们。”

    城子这话一说,阿昕顿时起了一身冷汗。他环顾四周,心想着这鬼魅的黑暗中是不是早已有二脚窥探在旁,伺机而动?

    他不敢再发出太响的声音来。

    刚才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分开探路的合理性,再说无论环境还是形势都不会给他们留下太多探路时间,就像城子说的,如果再不决断很可能路没探完窒息而死。

    能够节约时间的唯一办法就是再次各自探路。二人都知道刚才的险中求生更多的是一种运气,这种情况很难再有第二次了。

    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希望能在再次的分开探路之后成功地与对方会合。

    漆黑的洞厅里,二人摸索到一起拥抱告别。

    阿昕说:“无论前面有多大的困难,一定要冲出去,我们在外面的阳光下会面。”

    城子说:“不见不散。”

    临走时,阿昕忽然道:“城子,要是我出不去了,你别忘了我的嘱托。”

    城子道:“不会的,你的运气一定比我好。”

    阿昕没有再说什么。互道珍重之后,

    二人各自选择一条水道探路前进。

    阿昕进入的这条甬道前方再次出现了一堵石壁,不同的是这道石壁笔直地立在前面,既没有斜坡上达洞顶,也没有可以跃过的地方,然而,阿昕分明感觉了水流在此处并没有停歇,像是无视这块石壁的存在一样继续往前流去。奇怪了,他一遍遍地反复声纳探测,准确无误地告诉他前面结结实实地一道石壁堵住路,可是水流为什么没有被切断反而越流越急。阿昕尝试着触碰石壁,壁面冰冷而坚硬,结结实实封堵在水道中。他沿着石壁巡查了一遍,没有任何一个哪怕针眼大的缺口。石壁堵路水都在继续往前流?难道是我头晕了,他沿着石壁仔仔细细又巡走了一番,游到中间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处暗涌。在他身底下湍急的水流形成了一个下旋的漩涡。

    阿昕拍手叫了起来,有了。出口一定在这石壁下面。阿昕大口呼吸了几下,然后憋住气顺着石壁潜了下去。他没想到此处水道如此之深。随着那个暗涌,阿昕很顺利地把握着下潜的方位,但是越潜越深面前依然是那堵大石壁,冰冷坚硬没有一个缺口的大石壁。阿昕继续下潜,漩涡的吸力越来越强,他开始感觉到胸口的压迫,继续往下,他不敢相信这道石壁前有这样深的一处深潭。他已经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下潜深度已经快要接近于极限了。关键是此处正好处于漩涡的中心,强烈的向心力四面八方挤压着他让他头晕脑胀。阿昕想,最多再往下潜一个身位,否则就再也别想浮起来了。

    他的运气不错,就在一个身位之下,地下河滚滚地流过,在这最深处,岩壁终于留出了一个出口,像是形成的天然闸门。阿昕迅速通过闸门,然后上浮。当他终于浮上水面,不由得长吁一口气。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晕过去,在这黑如噩梦的洞里,要是真晕过去,就再也别指望能醒过来了。

    在潜过石壁之后,阿昕发现身处在另外一个洞厅之内。这个洞厅的地势要比之前那个高出很多,通过刚才石壁的阻隔,这边的水位也要比之前的高出很多。洞厅不像前面那个那么高的穹顶,但是依然有着很大的面积,四周水道众多地下暗河纵横交错形成密集地下水道网。阿昕贴着石壁从左边开始搜索,现在只剩他一个豚,他必须一道门一道门去尝试。在那无尽的黑暗的尽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有何意外。他进入了左边第一条水道。这条水道平缓曲折,几乎是一直在绕弯。阿昕沿着水道绕得七荤八素,在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以后终于进入了一个开敞的洞厅。他仔细听着四周的情况,声纳在各个方向上作出探测。这个洞厅与刚刚的那个十分相似。贴近崖壁仔细探测,不是相似,是完全一样。他发现又回到了刚才的大厅中!

    也就是说,这是一条环形水道。

    刚才白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白白浪费了许多体力。他贴着洞壁休息一会儿,静静的水洞中只听见自己的喘息声,一下一下,像蝙蝠拍打着翅膀。

    待冷静下来之后,他觉得刚才绕了一圈也不能算是白绕的,至少探出两个水道口是死路,排除了两个错误,这就是收获。阿昕坚信一定能找到正确的出路。他回到刚才出发的地方继续贴着左边开始搜索,没多远前面又出现了一个洞口。入洞前进,这条水道比刚才的那条水流要急,能感觉到流水像掠过小船一样掠过身体两侧。又走了没多远,他忽然停了下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条水道的水流是迎着他流过来的,他一直在逆流前进。他又静下来感觉了一会儿,没错,是逆流,这就是说这条水道不是出口而是地下进口。一般来说水流的进口溯源上去,要么就是一股泉眼,要么就是崖缝里的渗水,要么就是地下水透过石灰岩缝隙的渗入,在大多数情况下,在这种地下暗河中,往水流入口的方向走多半都是死路。

    阿昕抽了一口凉气,庆幸及时发现了这一点。要是走到头再发现走不通到时在这密密麻麻的水道能不能转回来就是个大问题。阿昕回到洞厅,仔细平复心绪,消除黑暗带来的焦虑和紧张。他想起了鬼谷子先生,那个能通过水流预知未来的不可思议的先生。先生说过,“天下万物至柔莫过于水,而万物莫能与之争。”水的流向永远是由上而下由高而低符合天地间最基本的规律。想到这里阿昕又像看见黑暗中的烛火一般有了信心。先生说,“只要你善于观察,从舒缓的水流或浩瀚的星海中,你能发现一切你想知道的奥秘。”他游回到洞厅中央,浮在水面上,屏心静气,用身体去感触浑身沐浴的地下水流。先生还说,“闭上你的眼睛,那你就会看到更多。”他惊讶的发现,本来注意不到的水流居然都有着他特定的流向。他不断地调整所处的位置,努力处到各条水道水流交汇的中心点上。这时候,各股水流的不同力量全部交织到他身上,他就像一只梭子,穿引起理不清的水流丝线。这些水流汇到一起形成厅中的这面块状水面。在这片水面水流并不激烈,如果不注意的话,会觉得就是个水平如镜的池塘。然而当他静下心来,当他想到先生说的那些话,调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去触碰,去感受,去接触,他越来越发现这平静的水底下其实有着无数的暗涌。他知道右手三点钟方向的水道仍然是一处入水口,水量小,但流速快。他感到左手十点和七点钟方向的水道流速几乎完全一致。他判断十二点正前方的水道是一处死道,水流在这个方向上几乎毫无反应。然后只剩下正前方偏右一点钟方向的那条水道,水流大量外流,流速快流量大,毫无疑问这个水道里面存在一条大型的地下河。走出岩洞的希望就交给一点钟方向了。

    阿昕在把四周的水流重新感受了一遍之后,确认了自己的判断,然后毫不犹豫向着一点钟方向的水道游了过去。

    这条水道越走越宽,越走水流量越多,开始印证阿昕的判断。他依然小心翼翼地靠近洞壁前行,这样便于在宽阔的黑暗黑道中把握方向。

    前行一段后,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在这几乎脱离出时空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的史前溶洞的中心区域,他居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他立即停住脚步,竖起了耳朵。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再次隐隐约约传来,在耳膜中飘忽一遍之后消失了。

    声音很细微,阿昕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声音。他继续一动不动,很快又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声响。他迅速判断着声音的类别和方位。

    当这细微的几乎难以察觉的声音第四次传来的时候,他确定,是从石洞壁的另一面发出的。就是他一直贴近的洞壁,声音在洞壁的另一侧透过石壁传了过来。要不是阿昕刚好贴着这边的石壁游走根本不可能听见。

    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他有把握这次捕捉到声音的详细信息。然而过了一会儿,没有声响了。他的耳朵守着石壁,守了许久,却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出现。好像是幻觉一样,那个声音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

    他决定,主动去寻找。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声音意味着什么,他尚不能确定,但他觉得,至少那声音代表着一丝生机。在无声的黑暗中,忽然出现的声音就像阳光般诱人,诱使阿昕毫不犹豫地向它靠近,而在心里面他又在回避另一个想法——那是城子的声音。

    在靠近的过程中,阿昕进入了一片水中石林。

    阿昕进入的这条水道越游越宽,由甬道渐渐变成了地下河,河中布满了石柱石笋和各种礁石,越来越多。这儿在很久之前一定是片美丽的石笋林,不知什么时候地下河水涌灌进来淹没了这片石笋林,让它们变成了密密麻麻一片大面积的水中石林。在密集的石林中前进,阿昕面临着很大的麻烦,因为声纳的探测干扰太大了,散射严重,回收声波开始失真。尤其是到后来,这些石林简直变成了密密的篱笆,将水道堵塞得密不透风。阿昕不得不在石篱笆编成的牢笼中搜索着可能的突破口。声纳的回声干扰越来越严重,阿昕只能用最原始的触碰去感知前路,在无边的黑暗中不断地碰壁不断地调整方向,再碰壁,再摸索,再碰壁,再往边上挪。他陷入了水中石林的迷宫之中。

    四周已被石林布满,阿昕深陷水中石林,现在就是想找到原路返回也是不可能的了。他靠着一块石头歇了下来,下意识地四周看了看,除了一片漆黑仍然什么也看不见。这里一定离出口还远着呢,在黑暗中适应了那么长时间,这时候只要有一丝丝光线透进来他都一定能感觉到的。但是现在,他伸出胸鳍,仔细地看了看,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不知道城子那边怎么样,阿昕想,希望他的运气比我好。他发出英雄末路的叹息,说,“城子啊城子,我死定了,现在就看你的了。”他想知道城子现在怎么样了,可是他还能看得到吗?“城子,一路顺水!”阿昕闭上眼睛,感到了生命的无助和绝望。然后,他就想到了冉香,在他几乎已经放弃了努力的情况下,当冉香的形象忽然浮现出来,还是把他激动地浑身打了个噤颤。他看到冉香在金沙江的雪峰之下美若桃花,喃喃低语,“阿昕,我等你。”

    “冉香,”阿昕呼喊着心上人的名字,他的眼眶湿润了。“冉香,我一定要见你,你等着我,我不会死的!”,在漆黑的地下河,阿昕发出绝望的哀号。他听着自己的号声在洞壁四处回荡,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除了这回声他似乎还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水声。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没错,是水声。

    地下河在附近一定有一处跌水,不然不会有这种滚滚的水声,阿昕瞬间从绝望中清醒过来,跟着水声走,一定有救,阿昕想起他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天不绝豚。他平息了消极的心理,让心情回复下来,这时候跌水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他支起了耳朵,向水声的方向摸索过去,没多远,河道中的水流开始提起了流速,阿昕在水中能感到一股股的河水从身边流走的感觉。他便放松身体,让自己漂浮在水流上,让水流带着自己走,水势越来越湍急,水声越来越激越,水流将阿昕的身体越带越快,渐渐的开始控制不住了。水势迅猛起来以至于他已经无法收势停下,只能闭上眼睛听凭流水的处置。

    前面应该是一处空旷的洞厅,因为阿昕听到水声在这里有着不绝于耳的轰鸣,像滚雷一般震得耳朵嗡嗡直响。他猛然惊觉过来,看样子前面不是跌水那么简单,一定是道大瀑布,如此剧烈的声响意味着极大的落差。

    阿昕想努力稳住身子以免待会被冲到石柱上撞个粉碎。但是已经无力回天了,水流像被千军万马牵引着往前狂奔,他的身体好比水面的一片落叶,根本不可能挡住巨大的冲击力。雷鸣般的水声附在耳朵边上响起,水流的牵引力强到了极致,阿昕感觉到自己被水流冲得抛向了空中,然后就像这道看不见的大瀑布的水帘一样往下跌落。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石沉溪洞中,在那迷宫一般的看不到尽头的曲折水道里,阿昕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却没有能够找到希望中的出口。汹涌的地下河水流像钟锤一样撞击过来,他的身体像一片树叶被巨大的水流抛向空中,昏沉沉的窒息感让他放弃了最后的生的努力,合上眼睛,纯粹的黑暗世界里,他看见了他的父亲。

    那是他父亲生命中最后的半个时辰,他看见父亲像羊羔走进狼群一样走进了血森林,在父亲的背后,是一具苍白的尸体,像掉落水面的月牙……

    不,他在空中大喊起来“我一定要活着!”

    阿昕从地下河的瀑布顶顺着水流跌落下来,在空中被水流冲得七滚八歪,他觉得这道瀑布落差大的吓人,身体的跌落整整持续了半辈子,他觉得自己跌入了一个无底洞,从地球的这边跌落,从地球的另一边冒出来,这个跌落的过程太漫长,漫长的以致于他可以想到很多事情。他于是在冉香之外还想了一会儿小玉,想了一会儿小布,想了一会儿阿夕,想了一会儿阿璃。跌落还在继续,他忽然体验到了魂飞天外的快感,他觉得自己一定已经死了,现在在想事情的一定是自己的魂魄,不然不会这么轻,轻得像片云朵飘了起来。

    身体已经完全没有重量了,那种下坠的感觉也好像消失了,他现在像是悬停在瀑布中间,像块生根的顽石不厌其烦地听着轰鸣的水声。

    他不禁问自己,我是死了,还是活着?

    终于,他跌落了深潭,他感到脑海中“嗡”地一声闷响,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阿昕躺在温暖的阳光下,作了一个美丽的梦。

    他梦到小玉了。他梦到小玉伏在自己身上哭。小玉的容颜风尘而憔悴。

    “小玉,是你吗?”

    小玉停止了哭泣点着头说,“嗯,是我,阿昕哥哥。”

    阿昕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玉说:“我一路上来找你,不停地游,不停地游,游了好多好多天,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谢天谢地,真的能在这里遇到你!”

    阿昕问:“这里是哪里?”

    小玉说:“三门海呀。”

    阿昕问:“怎么是在三门海?我们是在三门海?我是在做梦吗?”

    小玉眼泪又流下来了:“阿昕哥哥,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这里一动不动,我都以为……以为你死了。”

    “阿昕哥哥,我找你找了那么久,还没见上一面你就死了,我好难过。我忍不住想哭,哭着哭着你竟然醒了。阿昕哥哥,真想不到你还能醒过来,我真的好高兴!”

    小玉泪眼未干的脸上绽放着直叫人怜惜的笑,像夏日清晨带露的荷花。

    阿昕木然半响,说:“小玉,这是在梦里么?我一定是在做梦罢。”

    小玉摇着头说:“不是做梦,你真的醒来了,我好高兴,阿昕哥哥,你咬咬自己的胸鳍看,要是做梦就不会感觉到疼的。”

    阿昕依言咬了咬胸鳍,他感觉到了真实的疼痛。这不是梦!他瞪大眼睛看着小玉,难以置信。

    他咬的时候,小玉攥紧胸鳍很是紧张。待阿昕皱眉露出疼痛的表情她方才嘘了一口气,破涕为笑道:“刚才看你醒来我都不敢相信,生怕是在做梦。——可是,可是我又不敢咬自己的胸鳍,我怕咬了不疼,我怕我真的是在做梦。阿昕哥哥,我一直不敢试。”

    小玉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嘘了口气道:“阿昕哥哥,你刚才试了,是疼的吧,那就不是做梦,是真的,你真的醒来了。我们真的又见面了。感谢老天爷,这不是在做梦!”

    阿昕恍然道:“这是真的,小玉,真的是你?我真的还活着?”

    小玉一个劲点头:“嗯,真的,阿昕哥哥,我是小玉啊!”

    阿昕感激道:“小玉,又是你救了我。”

    小玉摇头道:“我找到这里时你已经躺在崖壁下面了,我哪里有本事救你啊。”

    阿昕回想道:“我好像是因为梦到你才醒过来的。”

    小玉不信道:“骗人,你都晕过去了哪里还能梦到我呀。”

    阿昕说:“我没有骗你,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看到的你,反正我发现小玉就在我面前,我想仔细看看小玉妹妹,于是就醒过来了。”

    小玉心想,你要是梦见了谁也多半是冉香姐姐吧,就像那次在洪荒泽一样。

    阿昕问她:“你不是应该远在两千里外的扬子江么,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

    “我留在那里,留在哥哥身边,却没有哪一天不惦记着你们,没有哪一天不想着追上来与你们相会,” 小玉望着他说,“阿昕哥哥,我不想离开你那么遥远,一刻也不想,我只想能够待在你身边,每天能够看你一眼,我就知足了。”

    小玉低头道:“所以忍了那么久,我还是决定来找你。”

    阿昕望着小玉脸挂泪水如梨花带雨的容颜,疼惜地问:

    “小玉,这漫长的路途,你一路还顺利罢!”

    小玉低头不语,再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水。

    她扑到阿昕的怀中,大声地哭起来。

    阿昕搂着小玉,闻到了幽幽处子豚香。别离后的重逢的幸福就像是突然被一道闪电击中,浑身颤抖不停。

    阿昕用尽力气紧紧搂着小玉,紧紧搂着,像溺水之人紧紧搂着一块木板,像藤蔓紧紧搂着树干,像鹰爪紧紧搂着树枝,像荷花紧紧搂着莲蓬,阿昕紧紧搂着小玉,直到小玉依偎在怀中轻声说,“阿昕哥哥,我的骨头都快给你捏断了。”

    阿昕才歉然一笑,稍稍轻柔了些,他低头望着怀中柔弱得像柳枝般的小玉,轻抚着她布满风尘的脸,想到她不远千里的只身寻访,不由感动得流下泪来。

    “小玉,你一个人从扬子江赶来,路上吃了不少苦吧。”

    小玉海棠般的俏脸带起骄傲的微笑,说:“就是路程远了些,游了好多天好多天,肚子有点饿,苦倒是也没有太苦。”

    阿昕听她虽说得轻描淡写,但见她脸上颇有风霜之色,已不像当日在徽江嬉戏时那么全然无忧无虑,心想她小小年纪为了寻找自己,孤身辗转江湖,涉险于千里长江水道,这些日子来自必吃了不少苦头,遇到了不少危险,对自己的情意实在是远比自己想的要深。忍不住再次用力紧紧抱住她,低声道:“好妹子,总算天可怜见,叫我又见到了你!”

    小玉脸上一红,心中却大有甜意,这旅途上的多少艰险和辛酸便在这一刻瞬间消失了,只剩下春日阳光般的温暖,让她开心得想流泪。

    两豚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一刻,一路上的艰辛全都不重要了,只剩下重逢的喜悦,胜过了一切。

    在他们身后,三门海底下暗河的水流汩汩地从一处水下暗洞流出来,在他们身边布满一片水气泡,像是为他们幸福绽放开的朵朵礼花。

    天黑了,阿昕举目四望,黑夜是从很远处的山崖后拔起来的,一轮明月点燃着从树丛后跃升起来,明月银灿灿的越来越高,把整个水面都映亮了,使整个江面变得像一块大银盘白花花一片。

    两只豚终于都听到对方肚子里咕咕的叫声了,像忽然蹦出的青蛙,把他们吓了一跳。两豚相视而笑。在相逢的喜悦过后,他们终于感到了饥饿。无论是小玉还是阿昕,都已经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当饥饿的感觉传递过来,立马像雪崩一样狂暴猛烈,又像山洪一般汹涌澎湃,饥饿感就像圆月一样迅速升起来。

    二豚配合捕到了一些鲂鱼和胭脂鱼,顿时狼吞虎咽饱餐一顿。用完食物,二人在月色下歇息,聊着别来情由。

    阿昕问:“小玉,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小玉说:“今天一早。”

    阿昕问:“你见到了城子没有?”

    小玉摇摇头:“城子也在洞里面吗?”

    阿昕说:“我们分开探路,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出口。”

    小玉问:“你们是从哪里进去的?”

    阿昕向四周看了看,视线被山崖阻挡,他说:“从山崖的那一边吧。我在里面待了多久?”他记得是深夜进洞的,早晨小玉发现他被暗流冲了出来,可是这中间到底经过了一天两天还是更长的时间,阿昕实在说不上来。在那个纯黑色的世界里,他感觉不到时间,他感觉在里面游过了无法忍受的漫长的路程,又觉的不过是屏住几口气的功夫。但是从刚才自己吃东西的胃口来看,一定饿了不止一天了。“洞里的盲鱼,”阿昕说,“小的就像是,就像是——喏,看不见的空气中的尘埃。”

    城子究竟有没有出来?这个疑问没有豚能够回答。

    这山崖之下地下水网极为发达,有无数的入口,一定也不止一处出口。想到洞中迷宫般的地下水网,阿昕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小玉建议说:“要不等天亮了我们沿着山崖找找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

    阿昕说:“不要等天亮,现在就找。”他看了看身后隐蔽在水底的一处暗河出口,从水面上看,根本看不出底下有洞口,只有站在水流中才能感到来自崖壁底下的强大的水流冲力。要不是小玉说在这里遇到了昏迷的自己,又怎么会想到会被水流冲到这儿。这个洞返回去就必须面对那道地下大瀑布。那是一条死路。他们只有另外寻找出口。

    两豚沿着山崖缓慢搜索,阿昕不断提醒小玉贴崖前行,防止被二脚发现。

    小玉回想道:“我从扬子江一路赶来,有时候二脚的捕鱼船明明发现了我却并没有来追捕我。”

    阿昕说:“并不是所有二脚捕鱼船都对豚感兴趣。但是这个地方不一样,这里的乡主为了建无泪水基地,一直想着把附近的豚赶尽杀绝。”

    小玉说:“我们又阻止不了基地。”

    阿昕说:“我们的存在会让二脚中某些开明二脚和绿色环保组织找到理由建自然保护区。一旦建立起保护区,无泪水基地就建不了了。”

    “所以他们就要让这个区域不存在豚,那样也就没有建保护区的充分理由了。”

    小玉问:“这就是冉香他们再次上溯的原因?”

    阿昕点点头。

    小玉没说话,她心里在想,幸亏你没有上溯,不然我怎么能找到你。她想,要是到这里还是找不到他,她恐怕再也没有力气找下去了,因为她的体能已经用到了极限。

    阿昕没有注意小玉的心思,他仔细搜索着山崖,不时感受崖边水流的变化。他不断问自己,城子到底还在不在里面?抑或早已经安全出来撤离上游了?

    绕过一处崖角,他们来到了一个三面环崖的水湾。

    两侧的山崖呈斜坡状,虽然已进入冬天,坡地上还是草木茂盛,野花烂漫,正面的崖壁上有几个悬泉飞泻坑底,形成数道美丽的瀑布。站在水湾的入口往里看,正面那道一削千丈的绝壁直冲云霄,高不可测,令人目眩。崖底下边有明显的地下河出口,这处水湾无疑是三门海地下河水系的又一个“天窗”。

    三门海这一带地下水系盘根错节,交织成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网状水系,比蛛网还要复杂和无规律,随处可见的落水洞和地下河入口出口,构制着一副庞大的地下水迷宫。

    想要找一个豚谈何容易。

    在这种情况下,小玉居然把我找到了,真是一个奇迹啊!阿昕感叹道。

    月亮从山崖后面落下山去,水湾呈现了短暂的黑暗,随后,黎明的曙光从月亮落下的反方向升起,光明将再一次来到这里。

    阿昕遗憾道,可惜洞里面一点点光亮也没有,哪怕借一点点光,也不会探路探得这么狼狈。

    小玉依偎着阿昕问:“那我们怎么办,这儿的洞口那么多,我们从该哪里找起?”

    阿昕摇摇头:“想从这蛛网一样的地下河道中找到一个正确的出口来,太不容易了。”

    小玉看阿昕的脸色凝重,也跟着担心道:“城子会不会,会不会出不来了?”

    阿昕难过道:“我也不知道,等等看吧。他救了我的命,我却没有办法帮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阿昕忽然想起在水中石林里听到崖壁后面发出的声音,那会不会是城子发出的联络信号?或者是他遇到了危险在求救?他努力细想着,可是当时他听到的声音实在太微弱,微弱的他几乎以为是幻觉,根本没有办法分辨那是什么声音,他到现在都不敢确定那个声音是否真的出现过。

    他和小玉继续沿着山崖搜索。山崖连绵无尽,他们走了大半天,始终没有什么大的发现。再往前,二脚的船只开始频繁出现。他们只好回头。

    并且,无论阿昕还是小玉,两只豚都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了。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透支着体力,已经是极限之外的极限了。

    两豚又回到了先前见面的那处暗河出口,决定在此处等待。

    阿昕说:“我们在这里等他三天。”

    小玉问:“要是三天还等不到他呢?”

    阿昕说:“那只好走。这里太危险,为了建无泪水基地,每一个二脚都想杀死我们。”

    小玉说:“刚才听你说起的豚与二脚联盟呢?”

    阿昕笑笑说:“二脚被基地收买了。联盟也就不复存在了。”

    小玉问:“什么叫收买?”

    阿昕说:“收买就是为了一点点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

    这个回答,小玉不懂。但她没有再问。无论如何,接下来的三天她会和他在一起。只要和他在一起,无论等多少天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在乎。

    于是,等待的三天时间里,阿昕跟她说起了他们的长征,说起了阿璃和千山的牺牲,说到了阿夕的被捕,说到了喜乐的诞生,说到冲出叹息墙的兴奋和初遇三门海时涌出的定居下来的愿望。

    当说到叹息墙的时候,阿昕疑惑道:“我们通过的时候已经合拢了,你是怎么过来的?”小玉微笑着说:“嘻嘻,这是秘密,等我想好了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

    “那你的哥哥嫂嫂呢?”

    小玉埋下头去,低声说:“都被二脚抓去了。”她看了看阿昕,委屈道,“所以我只好来找你,除了你,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