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献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8本章字数:15127字

    在哨子他们开始长征的时候,小布留了下来,他不能走,因为他要留下来照顾拉雅。

    烟雨滩灭门惨案之后,拉雅在那血腥的场景刺激下,彻底疯掉了。她已经不认识任何一只豚。她丧失了起码的捕食能力和判断方向的能力,遗忘了声纳的功能,她整日畏缩在离豚院,抱紧自己的身子喃喃自语:

    “二脚来啦!快跑啊!”

    有时候,当有夺命螺旋或鬼音在附近响起,她会立马神经高度紧绷立起身子发出急促地尖叫。“轰——轰——轰,死啦,死啦!”她拉住每一条豚念叨着,“轰——死啦!”

    小布在边上看着她,一阵一阵的心酸。

    拉雅曾经是整条扬子江最美丽的姑娘。她与荆江的阿奴姑娘并称双姝,是豚族的两朵奇葩,各擅胜场。“荆阿奴,扬拉雅”两大美豚是所有的年轻男豚们的梦中情人。

    像阿奴一样,拉雅的眼光很高,一般的豚她根本不屑一顾。不知道拒绝了多少年轻豚的追求。

    拉雅说:“我的心上人是个大英雄,有一天他会身穿金色盔甲,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为我戴上金色的月环。”

    ——那一天,月蚀,月环食。拉雅望着天上的金色的月环说:“我要是有一串这么美丽的金色项圈该多好。”

    她的这个愿望一时间传遍了年轻豚之间。

    小布说,我可以为你做到一切。但是当拉雅说想要一个月环编缀的金色项圈,他傻眼了。没有豚能够把金色的月亮摘下来。拉雅看着小布无奈的表情,满脸胜利者的得意的微笑。

    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啊,除非——

    “除非你能替我摘下金色的月亮。”

    拉雅向往大英雄。小布也梦想着成为大英雄。但是英雄的称号是属于父亲愬的。随着白鲟族被击败,豚族在走向和平的同时也告别了英雄的时代。他只能在柳树下重温兵书,在朝霞中演示武艺,久而久之,人们称他为“柳下布”。

    拉雅向往金色的月环。“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可小布同样无法献给他月亮。所以,“春丛认取双栖蝶”一直只是他美好的愿望。直到拉雅出事,依然只是停留在愿望的阶段。拉雅并没有确切地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但是小布一直没有减少追求的热情。因为打心底里他相信自己会成为大英雄。并且,最关键的问题是,拉雅没有拒绝他的邀约。

    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在拉雅还没有来得及答应他的求婚时,就已经变成了疯子。这个扬子江最美的姑娘一夜之间变成了疯姑娘,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不能认路不能捕食不认识豚不认识家的疯子。在别人纷纷惋惜不已的时候,小布毅然走近她的身边义无反顾承担起照顾她的重任,在心底里小布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妻子,在她精神失常之后,他正式对外宣称:“她,是我的新娘子!”

    他们留在了扬子江。同时留下来的还有小玉,有鬼谷子,有百川。当长征的队伍走远,扬子江变得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寥,江水都停息了潮起潮落,用默默的思念怀念着曾经在她怀抱中成长的,那些远去的精灵们。

    起卧行止,相形相伴。

    在小布不遗余力地全身心呵护下,拉雅的情况逐渐有所好转,她叫嚷着“二脚来啦”的次数逐渐减少,甚至于,她终于会朝着小布发出呵呵的笑声了。这让小布开心的无以复加,他逢豚便说:“拉雅认识我了,拉雅认识我了,拉雅终于认出我来了——”说着说着他自己便难过起来,他知道,要让拉雅彻底恢复基本无望,她受的刺激太大了。不过,她朝他的微笑让他体会到了付出的价值,他为她做的一切并没有白废,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像是栎果,苦中带甜。

    只是,当听到鬼音传来的时候,拉雅还是异乎寻常的惊恐,任凭你怎样都无法让她平复。

    小布把拉雅看在离豚院中,还好离豚院离长江主航道隔着一段水域,只有那些偏离航道的航船会带来让豚恐惧的鬼音。

    在照顾拉雅的日子里,小布在晚上拉雅入睡之后总会一个人浮上江面,看江岸上二脚城市的灯火。他终于能和心爱之豚长相厮守了,但是心中的那个梦想,怕是再也实现不了了。他眼中又看到父亲愬横刀立马,冲锋陷阵指挥若定的情形,耳边又听到了金戈铁马之声,这才是属于他的世界,这是属于他的战场。只有在黑夜中,全身心沉浸在沙场之上,小布那早熟的绷紧的脸上才能浮现一丝欢心的笑容。

    只有那里才是他的世界,才是他心向往之的圣地。长征本是展现领导力组织力展现兵法的绝佳时机,征途中势必要不断与二脚周旋,潜伏、摆脱、突围,势必要不断依靠群体猎食,迂回、围堵、突击,一路之上尽是兵法,可惜他没有机会去展示了,他留下来,陪她的恋人,准备着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走向苍老。

    那些胸怀的抱负,那些毕生的理想,让它随风而去吧!罢了——在夜风中,小布长吐一口气,胸中的抱负像烈火般灼热,他真的能放的下吗?这就是为什么他每个夜晚都要浮出江面的原因,就让我在意念中追求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吧,从此以后,理想变成了想象。

    生命中总有许多的无奈和悲伤,小布拿开导拉雅的话来开导自己,他做好了在扬子江陪着拉雅和小玉平静地生活一辈子的准备,当然,二脚让他们的日子注定不会那么平静。

    在某一天,拉雅不见了。

    小布平时都是尽可能地守在拉雅身边不走远,这一次,因为食物的紧张,他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捕猎,在他回来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拉雅不见了。

    他希望她只是跑到哪里玩去了,他要赶紧把她找回来,他知道她丝毫不具备照顾自己的能力,一旦进入大江,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暴露在巨大的危险之中。

    他祈祷上苍千万不要让拉雅落到二脚手中。

    “我再也不捕食了,我为什么要跑那么远?”他责问自己,“就算天天饿着肚子我也不应该离开她那么久去什么见鬼的捕食,我保证以后饿死也不跑那么远了,只愿上天能将拉雅还给我。”

    他终究没有找到拉雅。

    所有的线索指向,拉雅被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工作船抓走了,豚们都认识那艘船,船头那面蓝色的旗帜和船舷那个红色的油漆标志是那么醒目。他们捕捉的方式与一般捕鱼船不一样,不是装着利刃头的枪击,而是网捕,他们捕捉的目的是关在池子里作研究,而不是取食。

    “拉雅被他们捉去作研究了,”百川说,“我亲眼看见了那艘水上工作船。”

    “我一定要救她。”小布说。

    “你疯了?”

    小布很快就能醒悟到这是不可能的,作为水中之王的豚怎么可能到二脚主宰的陆地上去救豚,根本就是不可思议。

    想到营救的不可能,小布瘫坐在了水上。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缓缓游到大江深处,莽莽大江,只剩下他,瘫在荒郊野地里,拉雅不知到哪里去了。他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他的孤凄。

    入夜,他空白的脑子开始清醒,脑海里开始浮现拉雅的一幅幅景象:他们在南津关的幽会,拉雅的聪敏过人,对他的百般捉弄;二人中秋夜赏月联句,一起观天门月蚀;二人顶着大风在烟雨滩冲浪,一起比试着冲击飞翔的高度。他想到拉雅一家人的惨亡,想到她的孤苦无依,她的惊恐、她的悲痛、她承受的打击;想到她从此神情恍惚地生活。她曾经是一个多么活泼开朗阳光明快的姑娘,她满心期待让他带她去看隆中的繁花似锦,去看赤壁的烽火崖墙,去看孤山的婆娑春柳,去看富春的十里桃花,去看洪湖的十里莲塘,去看洞庭的百里草荡。她是如此热爱这个世界,她为这个世界的美丽所感动着,时时刻刻赞叹着生命的美好;她是如此热爱生命,为划过天空的孤雁而神伤,为柳枝头的一对黄鹂祝福,为猎食鱼类而不忍,大部分时候都只吃岸边的寻梨草。可是现在,她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繁花似锦,看不到染柳烟浓,她的世界被汪洋般的鲜血通红地包裹着,像莲叶包裹着莲蕊。他一直用不懈的努力试图让她这朵莲花重新绽放,让花瓣重新舒展,让莲蕊重新沐浴温暖的阳光。那一天,当她对他终于发出善意的微笑的时候,他一度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天意弄人,这个希望是那样短暂,拉雅这位饱受苦难折磨的姑娘在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时候又不得不面对二脚的牢狱之灾,好好的姑娘,为什么要经受如此多的苦难,小布想着想着,不由悲从中来,他为拉雅伤心,他为她从此失去自由伤心,他为他不能救她而伤心,他为她从此再也不可能康复而伤心。他大声哭泣着,压抑已久的情感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刹不住了,他哭得稀里哗啦,泪水像一条小溪汇入了长江。长这么大这是他第二次哭,还是为了拉雅。以前小玉爱哭,他总是呵斥她,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可以靠行动来解决,哭是懦弱的表现。在妹妹面前,他从来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坚毅的形象,这就是他记忆中父亲愬的形象。

    他没想到,他真的没想到,因为拉雅,他又流泪了。

    在他放开声来大声痛哭之后,心中的抑郁得到了暂时的舒解,他体会到了哭泣的效果。

    他想到小玉经常哭鼻子的模样,忽然感到一阵温馨。她经常哭,经常把心中的不快发泄掉,这样子她的心中应该只剩下阳光和快乐了吧,多哭哭也好,他想,他以后再也不会拦着妹妹不让哭了。

    但是一旦他停下了哭泣,还是信奉只有行动才能解决问题,他不能放弃拉雅,绝对不能,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和指望,一旦离开他,她甚至将无法活下去。

    他凝神思索着,明亮的月光在他身前的江面铺开一条金灿灿的大道,激发着他的勇气,抬头望去,今天的月轮刚好满月,他忽然响起她给他出的难题,她要他为她准备一个月环的项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拉雅,我可以把金色的玉环摘下来给你,你等着我。”

    小布下定了决心,然而在这里,他还有放不下的小玉。小玉睡了,安静的像一朵凝露的芙蕖。

    他不忍喊醒她,她要是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一定会拦着他不让他走,他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的亲哥哥。

    他俯下身,亲吻着小玉熟睡中的脸,她的脸在梦中现出一朵青涩的微笑。

    小玉,你长大了,从此要一个豚面对生活了,哥不能再照顾你了,他在她耳畔轻轻地说,“去川江找你的阿昕哥哥吧。”

    小布毅然转身离去,他直接找到了百川,他告诉百川,他要去找拉雅。

    “请你转告小玉,我爱她,但我不能再照顾她了,请她原谅我。”

    百川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并没有阻拦,而是说:“救是不可能的,陪倒是有希望,你要是想好了就去吧,”百川仰头望天道,“上天会保佑你平安的。”

    小布拥抱了百川说:“谢谢。”

    天亮时分,小布来到了拉雅被捕的江面,他浮出水面,让江中往来的二脚都能够发现他。

    果然没过多久,有一膄船朝他开过来,他仔细看去,看到了船上“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标识,他怅然一笑,迎着船头游了过去。他被捕了。

    拉雅被捕之后给关在一间水池子里,池子上遮了一个破旧的顶棚。

    拉雅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她在池中拼命的挣扎,激烈的反抗,待看清池边站着一群二脚,她更是感到了巨大的恐慌。她左突右窜,试图寻找能够躲避的地方,奈何这个水泥的池子一目了然,无处不在二脚的注视之下。

    拉雅发出惊恐的叫声,一边叫着一边用身体疯狂地撞击池壁,一下又一下,每一次都被坚硬的石壁反弹回来,爬起身又冲了过去,棚子里发出“啪”地撞上石壁的巨大的响声。没多一会,拉雅的身上已是满身淤青,有的地方已是鲜血淋漓,但她好像完全不知道伤痛,在她心里,对二脚的恐惧大过了一切,她一次又一次徒劳地撞击着池壁,每一次都像是撞在池边立着的二脚的心坎上,甚至有二脚不忍地建议是不是要把她放掉。但是这个建议显然是不可能被采纳的,因为现在长江中的豚太少了,他们出巡了多少次才好不容易逮到这一只,怎么可能轻易放掉。

    拉雅终于没力气了。她歇在池子中间,静静地停在池底下一动不动,鲜血从她身上的多处伤口溢出,从她所在的池底中央涌出来,像涌动的一只只桃花水母。

    似乎意识到了池壁的牢不可破,终于停下来,安静地等死。

    二脚不得不动作了,因为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真的死去,她一直停在池底不浮上来,这是在自绝呼吸。

    二脚用网兜把她从池底捞上来,让她重新进入到氧气的世界,然后给她受伤的身体涂抹红花油和消炎药。

    拉雅自知已无可幸免,便一动不动任凭二脚摆布。

    二脚喂鱼给她吃,她不张口。她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拒绝接受二脚的恩惠。

    这才是被捕之后的第二天,拉雅绝食了。

    小布被捕之后也是被关在一个水泥池子里。

    他在池中并没有去撞池壁,而是很快地观察和熟悉着周边的情况,当他看清了这个所处之池,顿觉脑子“嗡”地一声响。

    ——池子里只有他一个豚!

    他的努力,他的计划全部落空了,他不但没有见到拉雅还平白陪上了自己,巨大的失败感像池壁一样包围着他。

    怎么可能?明明百川亲眼看到她消失在水生生物研究所的船开过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在这里?

    他恨不得问这些二脚,把他的拉雅关到哪里去了,可惜他不是哨子,无法与二脚交流。

    会不会在别的池子里?

    想到此节,他精神一振,开始发出豚族特有的联络信号,半响,没有回音,继续,他相信拉雅如果在附近一定能听到的。

    但现实让他失望了。

    一直没有回音。

    他蓄力高高跃出水面,在空中察看四周,这一次,他绝望了,“啪”地一声跌落水中,同时跌落的还有他的信心和期望。他看的很清楚,这间棚子里只有一个水池。

    拉雅根本就不在这里。

    池边二脚走来走去,围观他。

    他们听不懂他绝望的悲鸣。

    ——拉雅,你在哪里!?

    拉雅的绝食已经持续了三天。

    三天来,水生所的研究员一直不敢把她放回池中,怕她自尽。他们把她晾在池边的一块毯子上,不停地给她身上浇水,由于不吃东西,拉雅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全身开始浮肿,身上的伤口也一直没有愈合,有的伤口甚至开始化脓,每天都有脓汁混着血液流出来,流到她身底的毯子上,把那块毯子染成了腻腻的红色。

    拉雅的目光一片迷蒙,像阴霾的天空,没有一丝的生气,自从被二脚捕捉以后,她再也不会间歇发作“二脚来了”的尖叫了,她只是从容安静地躺在毯子上,唯求速死。

    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可曾闪过小布的面容?她不知道,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心爱着她的豚愿意用生命作代价来陪她。

    她要是知道有豚如此在意她,会为这多日的不吃不喝自暴自弃而感到后悔吗?

    在她那失去了生气的眼中,许多的二脚在那里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只是这些,都与她没有关系了。

    在哨子他们开始长征的时候,小布留了下来,他不能走,因为他要留下来照顾拉雅。

    烟雨滩灭门惨案之后,拉雅在那血腥的场景刺激下,彻底疯掉了。她已经不认识任何一只豚。她丧失了起码的捕食能力和判断方向的能力,遗忘了声纳的功能,她整日畏缩在离豚院,抱紧自己的身子喃喃自语:

    “二脚来啦!快跑啊!”

    有时候,当有夺命螺旋或鬼音在附近响起,她会立马神经高度紧绷立起身子发出急促地尖叫。“轰——轰——轰,死啦,死啦!”她拉住每一条豚念叨着,“轰——死啦!”

    小布在边上看着她,一阵一阵的心酸。

    拉雅曾经是整条扬子江最美丽的姑娘。她与荆江的阿奴姑娘并称双姝,是豚族的两朵奇葩,各擅胜场。“荆阿奴,扬拉雅”两大美豚是所有的年轻男豚们的梦中情人。

    像阿奴一样,拉雅的眼光很高,一般的豚她根本不屑一顾。不知道拒绝了多少年轻豚的追求。

    拉雅说:“我的心上人是个大英雄,有一天他会身穿金色盔甲,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为我戴上金色的月环。”

    ——那一天,月蚀,月环食。拉雅望着天上的金色的月环说:“我要是有一串这么美丽的金色项圈该多好。”

    她的这个愿望一时间传遍了年轻豚之间。

    小布说,我可以为你做到一切。但是当拉雅说想要一个月环编缀的金色项圈,他傻眼了。没有豚能够把金色的月亮摘下来。拉雅看着小布无奈的表情,满脸胜利者的得意的微笑。

    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啊,除非——

    “除非你能替我摘下金色的月亮。”

    拉雅向往大英雄。小布也梦想着成为大英雄。但是英雄的称号是属于父亲愬的。随着白鲟族被击败,豚族在走向和平的同时也告别了英雄的时代。他只能在柳树下重温兵书,在朝霞中演示武艺,久而久之,人们称他为“柳下布”。

    拉雅向往金色的月环。“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可小布同样无法献给他月亮。所以,“春丛认取双栖蝶”一直只是他美好的愿望。直到拉雅出事,依然只是停留在愿望的阶段。拉雅并没有确切地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但是小布一直没有减少追求的热情。因为打心底里他相信自己会成为大英雄。并且,最关键的问题是,拉雅没有拒绝他的邀约。

    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在拉雅还没有来得及答应他的求婚时,就已经变成了疯子。这个扬子江最美的姑娘一夜之间变成了疯姑娘,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不能认路不能捕食不认识豚不认识家的疯子。在别人纷纷惋惜不已的时候,小布毅然走近她的身边义无反顾承担起照顾她的重任,在心底里小布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妻子,在她精神失常之后,他正式对外宣称:“她,是我的新娘子!”

    他们留在了扬子江。同时留下来的还有小玉,有鬼谷子,有百川。当长征的队伍走远,扬子江变得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寥,江水都停息了潮起潮落,用默默的思念怀念着曾经在她怀抱中成长的,那些远去的精灵们。

    起卧行止,相形相伴。

    在小布不遗余力地全身心呵护下,拉雅的情况逐渐有所好转,她叫嚷着“二脚来啦”的次数逐渐减少,甚至于,她终于会朝着小布发出呵呵的笑声了。这让小布开心的无以复加,他逢豚便说:“拉雅认识我了,拉雅认识我了,拉雅终于认出我来了——”说着说着他自己便难过起来,他知道,要让拉雅彻底恢复基本无望,她受的刺激太大了。不过,她朝他的微笑让他体会到了付出的价值,他为她做的一切并没有白废,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像是栎果,苦中带甜。

    只是,当听到鬼音传来的时候,拉雅还是异乎寻常的惊恐,任凭你怎样都无法让她平复。

    小布把拉雅看在离豚院中,还好离豚院离长江主航道隔着一段水域,只有那些偏离航道的航船会带来让豚恐惧的鬼音。

    在照顾拉雅的日子里,小布在晚上拉雅入睡之后总会一个人浮上江面,看江岸上二脚城市的灯火。他终于能和心爱之豚长相厮守了,但是心中的那个梦想,怕是再也实现不了了。他眼中又看到父亲愬横刀立马,冲锋陷阵指挥若定的情形,耳边又听到了金戈铁马之声,这才是属于他的世界,这是属于他的战场。只有在黑夜中,全身心沉浸在沙场之上,小布那早熟的绷紧的脸上才能浮现一丝欢心的笑容。

    只有那里才是他的世界,才是他心向往之的圣地。长征本是展现领导力组织力展现兵法的绝佳时机,征途中势必要不断与二脚周旋,潜伏、摆脱、突围,势必要不断依靠群体猎食,迂回、围堵、突击,一路之上尽是兵法,可惜他没有机会去展示了,他留下来,陪她的恋人,准备着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走向苍老。

    那些胸怀的抱负,那些毕生的理想,让它随风而去吧!罢了——在夜风中,小布长吐一口气,胸中的抱负像烈火般灼热,他真的能放的下吗?这就是为什么他每个夜晚都要浮出江面的原因,就让我在意念中追求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吧,从此以后,理想变成了想象。

    生命中总有许多的无奈和悲伤,小布拿开导拉雅的话来开导自己,他做好了在扬子江陪着拉雅和小玉平静地生活一辈子的准备,当然,二脚让他们的日子注定不会那么平静。

    在某一天,拉雅不见了。

    小布平时都是尽可能地守在拉雅身边不走远,这一次,因为食物的紧张,他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捕猎,在他回来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拉雅不见了。

    他希望她只是跑到哪里玩去了,他要赶紧把她找回来,他知道她丝毫不具备照顾自己的能力,一旦进入大江,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暴露在巨大的危险之中。

    他祈祷上苍千万不要让拉雅落到二脚手中。

    “我再也不捕食了,我为什么要跑那么远?”他责问自己,“就算天天饿着肚子我也不应该离开她那么久去什么见鬼的捕食,我保证以后饿死也不跑那么远了,只愿上天能将拉雅还给我。”

    他终究没有找到拉雅。

    所有的线索指向,拉雅被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工作船抓走了,豚们都认识那艘船,船头那面蓝色的旗帜和船舷那个红色的油漆标志是那么醒目。他们捕捉的方式与一般捕鱼船不一样,不是装着利刃头的枪击,而是网捕,他们捕捉的目的是关在池子里作研究,而不是取食。

    “拉雅被他们捉去作研究了,”百川说,“我亲眼看见了那艘水上工作船。”

    “我一定要救她。”小布说。

    “你疯了?”

    小布很快就能醒悟到这是不可能的,作为水中之王的豚怎么可能到二脚主宰的陆地上去救豚,根本就是不可思议。

    想到营救的不可能,小布瘫坐在了水上。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缓缓游到大江深处,莽莽大江,只剩下他,瘫在荒郊野地里,拉雅不知到哪里去了。他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他的孤凄。

    入夜,他空白的脑子开始清醒,脑海里开始浮现拉雅的一幅幅景象:他们在南津关的幽会,拉雅的聪敏过人,对他的百般捉弄;二人中秋夜赏月联句,一起观天门月蚀;二人顶着大风在烟雨滩冲浪,一起比试着冲击飞翔的高度。他想到拉雅一家人的惨亡,想到她的孤苦无依,她的惊恐、她的悲痛、她承受的打击;想到她从此神情恍惚地生活。她曾经是一个多么活泼开朗阳光明快的姑娘,她满心期待让他带她去看隆中的繁花似锦,去看赤壁的烽火崖墙,去看孤山的婆娑春柳,去看富春的十里桃花,去看洪湖的十里莲塘,去看洞庭的百里草荡。她是如此热爱这个世界,她为这个世界的美丽所感动着,时时刻刻赞叹着生命的美好;她是如此热爱生命,为划过天空的孤雁而神伤,为柳枝头的一对黄鹂祝福,为猎食鱼类而不忍,大部分时候都只吃岸边的寻梨草。可是现在,她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繁花似锦,看不到染柳烟浓,她的世界被汪洋般的鲜血通红地包裹着,像莲叶包裹着莲蕊。他一直用不懈的努力试图让她这朵莲花重新绽放,让花瓣重新舒展,让莲蕊重新沐浴温暖的阳光。那一天,当她对他终于发出善意的微笑的时候,他一度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天意弄人,这个希望是那样短暂,拉雅这位饱受苦难折磨的姑娘在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时候又不得不面对二脚的牢狱之灾,好好的姑娘,为什么要经受如此多的苦难,小布想着想着,不由悲从中来,他为拉雅伤心,他为她从此失去自由伤心,他为他不能救她而伤心,他为她从此再也不可能康复而伤心。他大声哭泣着,压抑已久的情感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刹不住了,他哭得稀里哗啦,泪水像一条小溪汇入了长江。长这么大这是他第二次哭,还是为了拉雅。以前小玉爱哭,他总是呵斥她,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可以靠行动来解决,哭是懦弱的表现。在妹妹面前,他从来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坚毅的形象,这就是他记忆中父亲愬的形象。

    他没想到,他真的没想到,因为拉雅,他又流泪了。

    在他放开声来大声痛哭之后,心中的抑郁得到了暂时的舒解,他体会到了哭泣的效果。

    他想到小玉经常哭鼻子的模样,忽然感到一阵温馨。她经常哭,经常把心中的不快发泄掉,这样子她的心中应该只剩下阳光和快乐了吧,多哭哭也好,他想,他以后再也不会拦着妹妹不让哭了。

    但是一旦他停下了哭泣,还是信奉只有行动才能解决问题,他不能放弃拉雅,绝对不能,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和指望,一旦离开他,她甚至将无法活下去。

    他凝神思索着,明亮的月光在他身前的江面铺开一条金灿灿的大道,激发着他的勇气,抬头望去,今天的月轮刚好满月,他忽然响起她给他出的难题,她要他为她准备一个月环的项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拉雅,我可以把金色的玉环摘下来给你,你等着我。”

    小布下定了决心,然而在这里,他还有放不下的小玉。小玉睡了,安静的像一朵凝露的芙蕖。

    他不忍喊醒她,她要是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一定会拦着他不让他走,他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的亲哥哥。

    他俯下身,亲吻着小玉熟睡中的脸,她的脸在梦中现出一朵青涩的微笑。

    小玉,你长大了,从此要一个豚面对生活了,哥不能再照顾你了,他在她耳畔轻轻地说,“去川江找你的阿昕哥哥吧。”

    小布毅然转身离去,他直接找到了百川,他告诉百川,他要去找拉雅。

    “请你转告小玉,我爱她,但我不能再照顾她了,请她原谅我。”

    百川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并没有阻拦,而是说:“救是不可能的,陪倒是有希望,你要是想好了就去吧,”百川仰头望天道,“上天会保佑你平安的。”

    小布拥抱了百川说:“谢谢。”

    天亮时分,小布来到了拉雅被捕的江面,他浮出水面,让江中往来的二脚都能够发现他。

    果然没过多久,有一膄船朝他开过来,他仔细看去,看到了船上“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标识,他怅然一笑,迎着船头游了过去。他被捕了。

    拉雅被捕之后给关在一间水池子里,池子上遮了一个破旧的顶棚。

    拉雅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她在池中拼命的挣扎,激烈的反抗,待看清池边站着一群二脚,她更是感到了巨大的恐慌。她左突右窜,试图寻找能够躲避的地方,奈何这个水泥的池子一目了然,无处不在二脚的注视之下。

    拉雅发出惊恐的叫声,一边叫着一边用身体疯狂地撞击池壁,一下又一下,每一次都被坚硬的石壁反弹回来,爬起身又冲了过去,棚子里发出“啪”地撞上石壁的巨大的响声。没多一会,拉雅的身上已是满身淤青,有的地方已是鲜血淋漓,但她好像完全不知道伤痛,在她心里,对二脚的恐惧大过了一切,她一次又一次徒劳地撞击着池壁,每一次都像是撞在池边立着的二脚的心坎上,甚至有二脚不忍地建议是不是要把她放掉。但是这个建议显然是不可能被采纳的,因为现在长江中的豚太少了,他们出巡了多少次才好不容易逮到这一只,怎么可能轻易放掉。

    拉雅终于没力气了。她歇在池子中间,静静地停在池底下一动不动,鲜血从她身上的多处伤口溢出,从她所在的池底中央涌出来,像涌动的一只只桃花水母。

    似乎意识到了池壁的牢不可破,终于停下来,安静地等死。

    二脚不得不动作了,因为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真的死去,她一直停在池底不浮上来,这是在自绝呼吸。

    二脚用网兜把她从池底捞上来,让她重新进入到氧气的世界,然后给她受伤的身体涂抹红花油和消炎药。

    拉雅自知已无可幸免,便一动不动任凭二脚摆布。

    二脚喂鱼给她吃,她不张口。她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拒绝接受二脚的恩惠。

    这才是被捕之后的第二天,拉雅绝食了。

    小布被捕之后也是被关在一个水泥池子里。

    他在池中并没有去撞池壁,而是很快地观察和熟悉着周边的情况,当他看清了这个所处之池,顿觉脑子“嗡”地一声响。

    ——池子里只有他一个豚!

    他的努力,他的计划全部落空了,他不但没有见到拉雅还平白陪上了自己,巨大的失败感像池壁一样包围着他。

    怎么可能?明明百川亲眼看到她消失在水生生物研究所的船开过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在这里?

    他恨不得问这些二脚,把他的拉雅关到哪里去了,可惜他不是哨子,无法与二脚交流。

    会不会在别的池子里?

    想到此节,他精神一振,开始发出豚族特有的联络信号,半响,没有回音,继续,他相信拉雅如果在附近一定能听到的。

    但现实让他失望了。

    一直没有回音。

    他蓄力高高跃出水面,在空中察看四周,这一次,他绝望了,“啪”地一声跌落水中,同时跌落的还有他的信心和期望。他看的很清楚,这间棚子里只有一个水池。

    拉雅根本就不在这里。

    池边二脚走来走去,围观他。

    他们听不懂他绝望的悲鸣。

    ——拉雅,你在哪里!?

    拉雅的绝食已经持续了三天。

    三天来,水生所的研究员一直不敢把她放回池中,怕她自尽。他们把她晾在池边的一块毯子上,不停地给她身上浇水,由于不吃东西,拉雅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全身开始浮肿,身上的伤口也一直没有愈合,有的伤口甚至开始化脓,每天都有脓汁混着血液流出来,流到她身底的毯子上,把那块毯子染成了腻腻的红色。

    拉雅的目光一片迷蒙,像阴霾的天空,没有一丝的生气,自从被二脚捕捉以后,她再也不会间歇发作“二脚来了”的尖叫了,她只是从容安静地躺在毯子上,唯求速死。

    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可曾闪过小布的面容?她不知道,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心爱着她的豚愿意用生命作代价来陪她。

    她要是知道有豚如此在意她,会为这多日的不吃不喝自暴自弃而感到后悔吗?

    在她那失去了生气的眼中,许多的二脚在那里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只是这些,都与她没有关系了。

    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任何拉雅的消息,甚至这些天,来池边围观的研究员也少了。在这个简易的棚子里,只有他在冷冷清清的水池里游来游去,一刻不停。

    他想见拉雅想的心焦,可是她到底在哪里?

    他后悔不该这么轻易就主动被二脚捉来,现在想来,他的举动多么冒失,多么草率,多么冲动。要是父亲在,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斥责他这愚蠢荒唐的行为。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的,只要肯去想,可是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知道自己忘了最关键的一条:这个地方一旦来了,就别想出去了。

    这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他就可以再见拉雅,和心上人一起,一起活着,一起死去。

    赌输了,他就得一个人,在这个巴掌大的水池里,孤独地死去。

    他输了。

    尽管没想过要活着回去,但他还是没有做好输的准备。

    他想到了失去自由,但前提是和拉雅在一起。

    现实是,他确实失去了自由,却只能舔舐着一个人的孤独。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所有的英雄的梦想在那一刻都变成了狗屎。“就凭我还想着当英雄,真是可笑。”

    他对着水波映在池壁的影子,指着鼻子骂道:“你就是个白痴!”

    焦躁的情绪使他全身上火,嘴角起泡,牙龈发炎。可是这些跟见不到拉雅的焦虑比起来,实在是无足轻重的了。

    许多天过去了。

    研究员对拉雅进行了流质食物强行灌喂,用皮管塞到她的嘴里,塞进她的喉咙,直接灌入食道。

    拉雅一个劲地难过,直想呕吐。但是管子塞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只有胃里泛出的苦水倒灌出来,从她的嘴角往外滴淌,食物里混合了消炎药,让她的伤口炎症得到暂时的控制。

    他们强行让她活了下来。

    她疲倦地睁开眼,那些忙忙碌碌的二脚都走开了。

    她听到了水池注水的声音。

    小布不记得被关在这里有多久了,透过棚子,不时吹来一阵一阵的秋风。时而有深红的树叶随风在池子上飘来飘去,像心爱的拉雅寄来的信笺。

    在池子里漫长的日子,小布回忆与拉雅的一段段场景。他记得当初她的孤傲,冷艳如同枝头的腊梅。直到一天晚霞满天,残阳如血,小布心驰物外,讲起那场血战,讲到那金戈铁马荡气回肠的英勇事迹,拉雅终于为之心折。

    他记得她终于投向他的倾慕崇拜的眼神,让他激动地只想连蹦带跳。在青灰色暴风雨来临前,他鼓起勇气扑向迎面而来的巨浪,唯有如此才能发泄掉他内心无边的喜悦。

    他那御浪自如的轻灵身姿让她再也合不拢张开的嘴巴。

    万千往事就像刚刚熄灭的炉灰,拨一拨还有几丝炭火,还没来得及暖一暖身便匆匆寂灭了,如小孩子闭上了眼睛。

    天气渐渐凉了,只有那种种甜美的往事可以稍稍温暖自己。

    记不清多少天过去了。

    小布由刚进来时的急切到焦虑到绝望到如今的无神。

    他就像刚进水池的拉雅一样,在绝望中渐渐对生命失去了信心,他也已开始不吃不喝,只想让自己就这样死去。

    他自己的决策失败了,这就是失败的代价。

    只是他忍不住会想起拉雅,会惦记起小玉。我的亲人,你们还好吗?

    他不在乎生死了,只是他知道,真的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可是就算不死也同样没有机会,在这个水池里赖活着,不如死来得尊严。

    但是他的想法很快就被证明是错的。

    事实告诉他,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

    在小布几乎已经对生命,对再见拉雅不抱有希望的时候,二脚给他带来了希望。

    在他停留池中的第十四天,二脚给他搬家了。

    他的新家依然是一只圆形水池,不过显然这个水池是新砌的,干净透亮,他本能中燃起的一丝死灰复燃的希望再次熄灭了,这个同样一眼望到底的池子里依然只有他一只豚。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给他搬家?

    小布提起精神在池中游弋着,仔细观察着新环境,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军事化习惯,在他不抱希望的情况下,崭新的环境又让他拨出了一点点希望的火花。

    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当拥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也就同步感到了饥饿,小布忍着饥饿仔细地察看着池壁,终于发现了一处不一样的地方,在池壁的一角有一条狭长的甬道,进入甬道,前面是一块铁皮封锁的门。小布在铁皮门边徘徊良久,因为在这里,他隐约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豚族特有的味道。

    小布“嗖”地豚立窜起,他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

    在离开长江十四天之后,他第一次闻到了熟悉的同类的味道,他用尽全力发出一声尖啸。

    然后是铁皮门后漫长的等待。

    在等得他快失去耐心的时候,门后传来一声同样的回应。

    他等这声回应等了整整十四天,他等这声回应等得差点陪上了性命,他等这声回应等得一夜苍老。

    如今,他终于等到了。

    ——这是拉雅的叫声!

    隔着一扇薄薄的铁皮门,小布和拉雅终于互相感知到了对方,小布不能确定拉雅有没有认出他来,但她一定知道在她身边的是她的同类。

    从这一天起,研究员发现,两只豚都开始主动进食了,并且从这天起,他们都走出了沉默,开始频繁地叫唤,研究员用录音设备将这些叫声全都录了下来。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两只濒临绝望的豚眼中又开始回复了生命的光芒。

    可惜他们听不懂豚族的语言,以致这支豚族的历史无法避免地走向了悲剧,他们错过了唯一弥补的机会。

    两豚之间的铁皮门一直没有被打开,研究员不知道这两只豚背后的故事,更不知道他俩不仅认识还是爱人。他们听着两豚接近之后的尖啸声,以为是一只对另一只侵入其领地范围的排斥和恐吓,随着两豚的叫声越来越频繁,他们越来越不敢将这道薄薄的铁门打开,他们怕一只豚会将另一只豚的生活扰乱,他们决定让两豚还是待在各自的水池里,先熟悉一段时间再说。

    他们不知道他俩根本不需要熟悉,他们需要的是在一起。

    遗憾的是,当研究员们醒悟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两豚隔着铁皮门耳鬓厮磨,他们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只能思念对方的容颜,只能想象着在一起的温存。

    当听到爱人的声音近犹在耳,小布一直不自觉地抬起双鳍似乎想要透过铁门抚摸她的脸庞,但他很快又放下了。可是当她的声音传来,又忍不住伸出鳍去,触鳍是铁皮的冰冷。

    近在咫尺,远若天涯。

    你能想见,你能听见,却无法看见,无法碰见。

    他们隔着门流下了相思的泪水。

    这道铁门是如此让豚感到绝望,却又是如此充满了希望,他们在两侧想象过一千次门被打开的场景,想象了一万次两豚相见的情形,他们等待着那一天,他们开始积极地面对生活,吃饭,呼吸,他们坚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他们一定会见面。

    隔门而居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对小布来说,这一个月一定比一辈子都漫长,他的新池子有一角还没有被棚子覆盖,他每天都是看着阳光从那里钻进来的照射角度捱过的:当第一缕阳光投射进他的水池,他会在投影点作下标志,然后紧张地看着阳光从那个标志点开始偏移,他总是觉得移的好慢,于是闭上眼睛数数,数数又忍不住睁开眼来,看看阳光动了没有,随即又后悔睁眼,因为数了半天阳光一点动静都没有,前面都白数了。于是再闭上眼从头开始数,他觉得都已经数到无穷大了,阳光才勉强偏移了池壁一块瓷砖的距离。他清楚地知道,从日出到日落,太阳将在池中移动总共一百二十一块瓷砖的距离。

    从来没有觉得日子过得如此之慢。

    值得庆幸的是在经历了这一场变故后,当拉雅发觉了小布的存在,她的精神状态也不一样了,在小布隔着铁门的无微不至的唠叨下,拉雅的病情开始好转,她已经能听懂小布话的意思,甚至已经可以跟小布进行正常的简单的交流了,唯一没有恢复的是她对小布的记忆。在她的交流中,小布发现她已经不记得曾经那个男友的存在,当他说他是小布的时候,她只是跟着念叨“小布”这个名字,似曾熟悉,又如此陌生,小布相信只要能够见面,她一定会记起他来,她的病情一定会好的更快。

    但天不遂豚愿。

    一天晚上,下起了暴雨,伴随着暴雨的,是阵阵的滚雷。当一声滚雷“轰”地在拉雅的头顶炸响,她那血腥的记忆被炸醒了,她开始浑身发抖,来来回回找地方躲藏。

    当雷声再度响起,拉雅发出了尖厉的恐怖的尖叫。

    小布在门后叫道:“拉雅,别怕,有我呢,我在这里,拉雅不怕。”拉雅听不进小布的声音,她只听见恐怖的“轰”的声音,一声一声,像是一柄重锤敲击她的头颅,她发出绝望的歇斯底里的尖叫。

    小布拼命撞着铁门,近乎哀求地大喊,“拉雅别怕,小布在这里,小布就在这里,拉雅别怕!拉雅不怕!到小布这里来。”

    拉雅在水池里上窜下跳,像失魂一样到处乱窜,在坚硬的池壁上不断地碰撞。

    那尖锐的恐惧到极点的叫声混合着她身体撞击池壁的声响,透过铁皮门传到小布的耳朵,小布的心都碎了。

    暴雨持续了一夜,雷声响了一夜。

    天亮的时候雨停雷歇,铁门隔壁再也没有一点点声息。

    小布怕极了,他拼命撞击着铁门大喊:“拉雅——拉雅,你没事吧?”

    对面没有任何的声响。

    拉雅出事了。

    小布急疯了。

    就在这一天,研究员终于打开了隔在两个水池之间的那道铁皮门,在开门的瞬间,小布疯了似地窜到了门对面的水池中,在分别了近两个月后,在这个水泥砌成的水池中,两豚重逢了。

    拉雅在发着高烧,极度的恐惧、疲惫,撕裂的伤口和虚弱的身体让她烧得连张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布不顾一切的搂着她,泪水像断了线一样滴在她的脸上,流得她满脸都是。

    他抱着她,抱着她浮肿的几乎认不出来的身体,哽咽地呼唤着:“拉雅——我是小布啊……拉雅……拉雅,——我是小布啊,你不要丢下我拉雅,我们终于见面了,再也不分开了,……拉雅,你醒醒啊,我们在一起了,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拉雅,我们好不容易才到一起的,你不能死啊,你一定要活下来——拉雅,拉雅——拉——雅”

    在他一声声悲怆的呼唤中,拉雅睁开了眼睛,她目光像无法聚焦似的望着小布,像望着一个从来不认识的陌生豚。

    “拉雅你醒了!”小布擦了擦眼泪,从尾鳍上取下一样东西来,递到拉雅面前说:“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拉雅的目光飘过那样东西,然后终于开始聚焦,慢慢地看清楚了,她张开嘴,挣扎着想说话。

    小布替她说了:“这是送给你的,金色的月亮。”

    拉雅笑了,她的目光变得渐渐明澈起来,望着这条花环,嘴里喃喃重复道:“——金色的月亮。”

    她的记忆之门被重新打开了,透过这个月亮她似乎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她想起了她的家乡,想起了南津关的高山,想起了月色下的大江,想起了跟她约会的小布。

    她想起她对她的小布说,“我要那金色的月亮作的花环。”是的,她考验他说,“想让我作你的女朋友——除非你能摘下天上的月亮!”她侧过头来,发现她的小布此刻就在她的身边,搂抱着她。

    她看清楚了他带给她的月亮,是由她最爱的金黄的迎春花编织的,只是,经过那么多的磨难,这本该是满缀枝头的迎春,如今只剩下一片凋残,早已变成一弯伤萋萋的残月了。

    她终于打开了一朵微笑,在他的怀中轻声地喊道:“……小布……”

    这一声轻轻的呼喊仿佛催泪弹般让小布激动得刹那间满脸泪水,他拼命地点着头,激动得语无伦次地说:

    “你终于认出我来了,拉雅,你这次真的认出我来了,我是你的小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