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曙光 (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1本章字数:2235字

    吴可谓老来得子啊,高兴地一把把阿木尔举了起来,不停转圈圈,并大声向他的下人喊道:“俺有儿子了,俺有儿子了,俺有......儿子了,哈哈!”众人们涌过来,连连回应:“恭喜老爷,恭喜少爷!”

    阿木尔的命运自从遇到吴川平,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转变——从一个社会最底层的脏孩子摇身变成了富商的少爷,这是所有穷苦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却是几乎不可能发生事情,除非来一次彻底的大革命。然而,懵懂的阿木尔邂逅了命运的垂爱。而更幸运的是,吴川平不是一个看钱如命的商人,对于他而言,维持日子的财钱足足够用了,虽一介商人,但浑身充满了进步思想。他是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考取过清末的举人,他毕生提倡“若要兴邦必兴国民教育”,他的五个女儿都读了书,甚至下人们以及他们的子女们,吴筹办私塾,全部让其读书识字。

    在那个年代的商人还都披着厚厚的封建思想的精神外衣,吴也不例外。不过已算是十分的进步人士了,他忧国忧民,年轻时曾资助南方国民革命军,甚至一度成了军阀和洋人刺杀的对象。他对待身边的下人也特别尊重,没有所谓什么老爷架子,人们都愿意给他效力,几乎没有人被辞退过,有的伙计跟随他都快三十多年了。

    渐渐的,阿木尔受了父亲(吴平川)的熏陶,还经常遇见一些秘密地下人士到家中做客,谈论天下大事或是在什么事情上希望得到父亲的资助,父亲也总在能力所及内倾囊相助。这部分人当中,有几位就是后来中共西北的党代表。

    阿木尔的私塾老师是吴川平的好友,也是位十分了得的进步人士,叫龚海子,约有40来岁,曾留洋过日本。先生在日本期间,由于不满日本对中国人的歧视而气愤回国,待国命如己命,希望中国年轻人能够堪当国家复兴的重任,对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深恶痛绝,在他早年,还参加过刺杀军阀头子的组织。

    龚海子一生未婚,他经常语长心重地告诫学生:“国将不国,吾何脸面谈婚嫁!”可却十分喜欢孩子,但吴平川第一次领阿木尔到他家时,就喜欢上了阿木尔,并毛遂自荐要求教授阿木尔文化。吴平川本就有这个意思,只怕给人家增添麻烦,便一直没有开口请求,这回一听龚兄主动自愿,心里十分高兴。

    转眼间,阿木尔长大了,父亲(吴平川)和老师龚海子都老了,上面三个姐姐终究没有回国,而且四姐也随她们去了,由于国内的时局越来越槽糕,父亲不愿让她们回来。五妹吴丽俊,父亲原本也是要让其随四姐出国的,但由于五妹告诉了父亲她和哥哥阿木尔之间爱恋关系,并再三拒绝出国,且态度十分强硬,以及阿木尔也多次恳求父亲。

    五妹与父亲有过一番谈话后,才使得父亲最终答应她留下来,并且答应了她和阿木尔的婚事。

    “父亲,龚先生说过,‘国运不堪,真是需要年轻人为国分忧之际,若学生兴趣在于自然科学,便要趁早出国,学习他国先进科技,学成回国报效祖国;若学生立志于革命救中国,那就马上不顾一切投身这救国的洪流中,甚至愿为此抛头颅洒热血!’”五妹十分认真的面对着严肃的父亲。

    父亲听了后,嚼着烟袋一语不发,陷入沉思!

    五妹接着说道:“爹娘都老了,需要人照顾,假如俺也走了,丢下哥哥。可哥哥毕竟是个男人,男人志在四方,怎能顾及呢?” “而且您老也已经知道女儿和哥哥的情事,俺们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不可能拆开来的,何况您知道哥哥的为人,若我出国了,他怎办呢?”

    吴在八仙桌角磕了磕烟嘴,又抽了几口,哎,......哎!连叹了几声,便低沉地说道:“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儿女留在身边啊!”“你大姐、二姐、三姐在外也不容易啊,哪里都不如自家的狗窝好啊!然而,出去一为了让你们长见识,二为了图嫁个好人家!”

    吴不等五妹,接着说:“如今爹爹老了,生意也没法做了,北线根本不敢走了,土匪兵痞子忒多了”“想把家里一切事情交给你哥哥,可你哥哥受龚先生影响太深,他多次已表明了主意,说要参军,不知你知道否?”

    五妹仔细的听着父亲的每一句话,泪情不自禁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觉得父亲为儿女总有操不完的心,心里特别难受。

    ——“爹,您老太辛苦了!”五妹扑通跪在父亲身边,吴一把将五妹搂在怀里,顿时老泪众横啊!

    “爹,俺听您的,可俺还是想留在您身边,留在阿木尔身边”,五妹抽噎着!

    ——“俊儿啊!爹爹没有拆散鸳鸯之意,你和木儿的事情,爹爹早知道了,龚先生告诉俺了,俺也早默许了。木儿人不错,头脑机灵,又轻快,你俩又是一锅里吃饭长大的,你跟他终不会受委屈!”

    “俊儿,木儿他要当兵,当兵是命拴在裤腰带上的活儿,假如有那么一天,你咋办啊,他的性子,谁的话听啊?”

    ——“爹爹,您放心,只要您同意俺留下来,俺会有法子让阿木尔留在您身边!”“俺俩办了婚事,想必阿木尔的想法会转一转。”

    父亲微微点了头!

    五妹更意识到父亲老了,发丝如白雪,额头的皱纹如深沟,两只手上满黑斑且凹凸不平,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能再让父亲过于操心了!

    这次谈话,与其说是五妹执拗,倒不如说是吴出于爱,成全了五妹和阿木尔。天下的父母从来就执拗不过儿女,往往出于亲爱,他们总在儿女面前不经意间忘却了自己,他们总想为儿女铺好一切的路!

    阿木尔和五妹完婚了,这一对鸳鸯,真是老天特别的眷顾!简简单单办了几桌地方特有的酒席,没有八抬大轿,就阿木尔的几个好友,抬着两顶花轿,花轿伴着锣鼓喜气洋洋地把五妹从龚先生家迎娶回了吴家。拜天地前,(父亲)吴平川和龚先生都讲了话,尤其龚先生的话无论在哪里都散发着一股读书人的气息——“在这国难当头,阿木尔与吴丽俊大喜,希望国家早日也大喜起来。也希望阿木尔和吴丽俊这对鸳鸯青年用国家的大爱理解个人的小爱!”虽很多人并没听懂全部的意思,但大概明白龚先生所讲之理!吴第一个鼓掌,随后一片接着一片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