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生命中邂逅美丽彩云 (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1本章字数:1817字

    老苏哈给石头简单地做了包扎,碰了一下乌伦珠日格,带着疲惫的语气说道:“去端羊奶来,顺便找个叶扇子之类的来。”

    乌伦珠日格刚睁开,又马上用手捂上了,连声,“嗯,嗯,嗯!”便跑出去了。

    之后的7、8天,乌伦珠日格的任务就是照看石头——喂奶,清洗,敷草药,驱蚊蝇。一个花季的好女初次懵懂地意识到她心坎里多了一个男人,她爱上了这个到目前只跟她说过两句话的石头。她救了石头,更为石头的遭遇而整日难过,她知道石头说话结巴,她却觉得那是他最朴实又动人的心声。

    乌伦珠日格不分白天黑夜,细心的守在石头身边,把所有能省下来的食物喂给了石头,并每天黎明时默默为石头祈祷长生天。

    皇天不负有心人(老苏哈和乌伦珠日格)的照顾,石头的右小腿勉强保住了,老苏哈用树枝给弄了根拐杖,由乌伦珠日格搀扶着,慢慢练习起走路来。

    一家人增添了石头,虽日子过得苦不堪言,但谈笑的乐翻了天,石头也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和健谈过,即便和阿木尔之间也是很少有话语。但在这里,他被乌伦珠日格逗得总咯咯大笑,乌伦珠日格也确实如一朵美丽的彩云给石头带来无限光明。石头语言表达十分困难,一句话总拆成好几段,可在这里,谁都不嫌弃他,反而老苏哈一家如亲人一样对待他。

    慢慢的,石头也把老苏哈和乌伦珠日格看成自己的亲人了!

    石头的腿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基本好利索,不过不能跟过去相论了,右腿残疾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有时候,捣蛋的乌伦珠日格偷偷溜在石头后面模仿他走路的样子,石头也发觉到了,但不愿揭穿她。在他心里这是一个幸福的享受,如果他能带给乌伦珠日格快乐,他愿意做任何事。乌伦珠日格还模仿石头说话结巴的样子,搞得大家捧腹大笑。

    石头是一个从不懂得休息的人,虽走路不十分方便了,但一天到晚在草地上忙个不停。给母羊接生,羊羔打水以及挤奶等等活儿,他统统揽了过来,还帮助老苏哈修草包、挖羊圈。他心里不舍得让乌伦珠日格在太阳底下做活儿,让她在屋头缝补衣鞋好了。歇下来的时候,也会和老苏哈聊聊最近几年的光景以及有关乌伦珠日格的事,当然,石头一般都是认真的倾听,而很少发表看法。

    有一天,老苏哈避开女儿乌伦珠日格,让石头放下手中的活儿,想与石头好好聊聊:

    “——孩子!不要累死累活的就知道干活,我们这种穷苦人一辈子不歇脚也是黄沙裹着见阎王。”“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年纪也不小了,没想过成个家嘛?”

    石头咧开嘴,嘿嘿笑着说:“唉,大——大叔!”“成...成,成家——不,不,不敢——想!”——“大,大叔,俺,俺,俺是要——去,去,去西面,投——奔,奔兄,兄弟!”

    老苏哈疑问道:“孩子,你有兄弟?”

    ——“不,不,不是,是安达!”

    老苏哈接着问,“那他们也是放牧的,还咋的?有地址不?要有就好了!”

    “以——前,在中,中部,俺,俺,俺结,结识的!打,打——打鬼,打鬼子的。地——址,地址——没,没,没有!”石头手里揉捏着一把细土。

    老苏哈拍了拍石头的肩膀,好像饶有心事的说:“孩子,大叔老的不行了,可乌伦珠日格以后就......,她是大叔捡来——可怜的娃啊!”

    “孩子,你现在基本好了,没大碍了,若叔把乌伦珠日格交给你,叔安心啊!而且那孩子,俺瞅也是很和你捏合的。”

    石头的木讷头脑在这件事情上却变的尤为聪明,一听便明白了老苏哈叔的意思。

    他从未敢想过一个卑贱的放牧人可以拥有自己的女人。但若照顾叔和乌伦珠日格,他甘做救命恩人的牛马。

    于是,石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大叔,您老放心,再苦也一定会照顾好您和乌伦珠日格!”

    而老苏哈在没有说这些之前就已料定石头一定会答应,他深知这么一个敦厚老实,勤快的小子是长生天赐予乌伦珠日格的贵人,乌伦珠日格救了他,他就会用男人的行动报答乌伦珠日格一生一世。

    过了不久,老苏哈就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了石头!

    穷人结婚不会不可能比往日增添任何新什物,一切依旧破破烂烂,唯一不同的是,一家人沉浸在了苦日子中的乐日子里。这里地广人稀,靠近荒漠,除苏哈一家外,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结婚当日设了祭坛,供了一盘羊肉,然后由老苏哈主持,石头叼起一小块,在长生天以及老苏哈见证下,深情脉脉送到乌伦珠日格嘴里。这样,世界最简单的结婚仪式就以一对新人最真挚的爱而神圣宣言了。

    从此,石头不在孤单了,他成为了美丽善良的乌伦珠日格的丈夫。

    乌伦珠日格和石头有着十分相似的命运,都从来不曾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也总能得到长生天的护佑——乌伦珠日格遇到了老苏哈;石头遇到了他的主人和老狼,阿木尔,还有老苏哈一家;大自然都赐予了两个人得天独厚的草原的广阔胸襟和善良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