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爱的无穷力量 (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1本章字数:1840字

    任何痛苦的年代,唯独真爱将一定摧垮战争的残酷堡垒,发疯的战争罪人也终将被人类之爱的汪洋吞没!

    历史的车轮,总在两道车辙里(战争与和平)前进或后退。而劳苦大众,无论何时都背负着一个时代的沉重负担,在空隙里痛并快乐的活着。

    活着,活着,活着......!

    石头做了一个梦,说话利索并苍劲有力,与美丽善良的妻子乌伦珠日格骑着骏马驰骋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高呼:“活着,活着,活着......”

    自从有了乌伦珠日格,石头变了。爱的确实现了它的神奇:让一个放牧的二愣傻小子变得思想起来了,他不再只为放牧——吃肉——睡觉——放牧活着了,他回归到了此时千千万万普通大众中来,誓死以一切手段捍卫他生命中本来有的安乐!

    石头在一个伟大女性的呵护下,顺利完成了一个真正男人的蜕变!

    ......

    “伟大的女性”这是逐渐活跃在20世纪历史河流中一个响当当的词组,经历几千年的风沙沉埋,终于在地壳的缝隙中站了出来。人类的意识不单单只关注在男性身上了,似乎那些“低微”女性也平等走在餐桌上共谈国事、家事。而这一切的变化,实际上与人们所标榜的“文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历史是个轮子,也是一组数据,轮到了,就神秘地出现了,那润物细无声不会惊动任何人。

    当然,社会人的躯体不是仅会靠吃饭的空容器,相反,它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最神秘,最科学,最宗教的复杂体。如果有一天,人类彻底搞清了自己,那么宇宙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因此,只要社会存在,人类,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只是穿着不同衣服,以一个相对差异的思维进行的“掠夺者”、“拓荒者”、“享受者”、“毁灭者”。过去,这个世界沉浸在男人的舞台里,如今,人类的另一重大角色——女人受现实趋势,也浮现在社会的水面了。

    以后的社会,终将开始围绕男人与女人的话题开展一切关系。

    ......

    所以,一个无可厚非的事实:阿木尔也好,石头也好,随着吴丽俊,乌伦珠日格的出现,命运开向了顺应时代的列车。

    乌伦珠日格支持丈夫去投靠阿木尔,对于石头和乌伦珠日格而言,阿木尔才是达到彼岸的大船(正确的方向)。乌伦珠日格听过关于阿木尔的故事,一个女人天性的直觉,明白阿木尔不是等闲之辈,虽然抗击日本鬼子是所有中国人的大事,但地方武装游击队的力量还是十分薄弱。在1939年以前几年,这个国家的大众还是慢性子,一般老百姓还是保持着“莫谈国事”的心态,骨子里纯碎没有什么民族危机感之类的,直到炮弹轰碎了他们的屋顶,才提起裤裆觉醒过来。

    因此乌伦珠日格觉得阿木尔是草原的一只雄鹰,她为石头结识这样的安达而无比骄傲,她自己和石头一样一字不识,但在国家,以及草原的命运面前,一个女孩子同样想为国家和草原出把力。

    女人们多么希望自己的男人是英雄啊!乌伦珠日格也不例外,她也希望石头能帮助阿木尔打日本鬼子。虽石头右腿残废了,但就凭着一把放牧的好本领,也不愁为阿木尔他们提供足够的马匹和羊肉。

    一字不识的乌伦珠日格,她并不发觉,自己已经间接性地证明了“伟大女性”不是局限于那些所谓美丽的旗袍形象,“伟大”更适用于这个民族所有善良、温柔,敢担当的普通以及下层女性。

    也许石头一生就是奔波的命,又要出发了。然这次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妻子乌伦珠日格和一群羊羔(十几只)。

    其实,老苏哈放牧地离阿木尔的游击队营地距离不是很远,就隔着一片荒漠。阿木尔的队伍一般都从西南绕过去,直到中部,正好错开了老苏哈扎包地。这片沙漠并不是漫无边际的绝望之海,恰在风静天晴的时候,从东头能隐隐约约望见西头那边的绿洲,大概路程有一百多里地,若在草原里走5天的行程,在沙漠里需要10天或者更多。

    石头顾虑到妻子和那群羊羔,决定不直接穿越沙漠。那样太危险了,毕竟十几天的跋涉,最后选择沿着东头绕行过去,但又不知像北还是向南。乌伦珠日格由于小时候经常跟着阿爸放牧,比较熟悉这一带的气候和地形,最后决定从西方经由贺兰山地带过去,进入阿拉善草原。这样下来,可能要一个月的时间,或许更多时间。

    人的意志力是足以能够克服自然的阻力。而至于其他阻力,比如遭遇土匪之类,就只能靠长生天的保佑了。因为贺兰山自古誉称“朔方之保障,沙漠之咽喉”,此处兵家重镇,更是土匪以及各方“妖魔鬼怪”时常出没的地方。

    两口子赶着十几只咩咩的羊羔子,像只队伍浩浩荡荡向西走去。

    乌伦珠日格为了消磨时间,还跳起翩翩的蒙古舞。她毕竟没有长途跋涉过,真是不知者不畏,而石头一想起过去那段“大逃亡”中的遭遇,不免打了几个冷战。而他最担心的就是乌伦珠日格,只能祈祷长生天保佑乌伦珠日格。乌伦珠日格听阿爸多次讲述过关于贺兰山的故事,阿爸说古代草原战神——成吉思汗,就是在贺兰山下去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