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正量之源(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1本章字数:2094字

    兄弟间的真挚情谊好像灵魂通体一样,身在异处,也几乎能相连相通。石头一直感觉到阿木尔的营地就在阿拉善草原某处,阿木尔右眼皮一连好几天突突地跳个不停,他给妻子吴丽俊写信说:......近日右眼不歇,一直跳,我想是咱们的兄弟石头要来了,一个实在的再不能实在的人了!也不知道他境况如何,......

    石头从老苏哈家赶出来的十几只羊羔子,如今已经当了羊爹或羊娘了,羊群也壮大到三十来只,和妻子一边放牧,一边在草原腹地打听阿木尔的下落。阿木尔的大名在阿拉善草原无人不晓,这里也是草原第一块被彻底解放的地方,王公们早几年就被推翻了,牧民们的儿子们基本都参加了抗日游击队,还有的直接送到延安参加了八路军。牛羊马以及驼队,基本是老弱病残在放牧。

    遇见牧民一打听便就知道了阿木尔在何处,石头和妻子高兴的直奔去了!

    此时阿木尔并不在阿拉善草原,所有的游击队员都倾巢而出,奔赴呼伦贝尔同日军周旋。在冷兵器时代,作战都是残忍无情的,何况现实是一个坦克大显威风的时代,草原地形有利于日军机械化作战,真是肆无忌惮,如果打地豪战,就算正规军也必然成为它们的活靶子,加之游击队员作战经验不足,在前期往往伤亡甚重。

    渐渐的,挨打了,变聪明了,就得采取防不慎防的突袭,一小块一小块吃掉日军,狼狈的屎壳郎日军惊恐万分,还以为是八路军的正规军杀过来了呢!

    战争岁月把阿木尔磨练成一名优秀的指战员,他把一切心思都放在组织交给的任务上,阿木尔一次次从挫败中成长起来,加之有文化,头脑机智,做事踏实,赢得党组织对他的信任。

    阿木尔自组织派遣去往阿拉善开展地下工作至今,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和妻子见面了,平时只能靠书信往来,亲人之间可谓报喜不报忧,阿木尔屡次身负重伤都瞒着妻子,脊椎里还遗留下一块弹片,且右手无名指被子弹打穿。妻子吴丽俊也是党的地下工作者,女革命者的誓言:“国家一日不解放,绝不论个人得失”。她理解和体谅丈夫,丈夫除了想念妻子外,只能互信报平安,但是革命者的乐观主义精神让他们坚信一定在胜利那一日重逢!

    石头到了阿木尔的营地,仅看到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石头前去报了姓名,有几位老人的耳朵不好使没有听见,一位穿着半肩的蒙古传统粗衣的白胡子老人,还稍微耳朵不聋,听了石头一说,吃惊的半天都缓不过神来,气吁吁说:“什么?——叫什么?”石头赶紧凑近老人耳朵边,提高嗓音,大声喊道:“石——石,石头”,乌伦珠日格害怕老人还没有听清,又凑近说了一遍石头的名字。

    老人好像并不在意石头叫什么,而是谨慎地询问道,“你找什么人啊,这里就俺这几个不中用的”。

    石头开始有些忑忑不安,怕找错了地儿,赶紧给老人鞠个躬,紧张地说:“大,大叔,俺,俺——找,找安——达——阿,阿,阿木——尔,旁边——这,这,这是,是俺——妻,妻子,乌—伦—珠—日—格”。

    老人这下听明白了,态度马上由谨慎的试探变成了沸水般的热情,“你就是石头,你确实是阿木尔那个忠实可靠的安达石头啊!哎呀呀,怎个盼啊,阿木尔无时无刻不盼你啊!”——“刚才是有意的,怕有人假扮。阿拉善地区谁都晓得阿木尔结交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放牧小子——石头,所以......”,老人似乎有些羞愧,不停的解释!

    石头和妻子乌伦珠日格再次深深给老人鞠一躬,乌伦珠日格手自然地挽住老人的胳膊,贴着他一脸的白胡子,好似老人的孙女一般,“没事,您老是对的!”

    随后老人领着两人直接向阿木尔的毡包走去,并遗憾的说道:“阿木尔不在,带着人手去打鬼子了,有半年多了,也是该回来了,愿长生天保佑他们!”

    话音未落,三个人已进了毡包里!

    阿木尔的毡包和蒙古所有贫苦牧民的毡包一样,包布缝了又缝,补了又补,中央留着一大口洞,为了使空气流通;靠北的一角堆放着一副羊皮合缝的被子,堆在一块可以睡人的木板上,这是为防潮的,人睡在上面不至于得风湿病;屋子中央有个用泥砌的土炉,长方体的,下面张开一张大嘴,上面露出可以放上水桶那么大的圆口,盖着一块像护甲的铜皮,架着一根通向顶棚的烟囱,是铁皮包打的,若冬天,取暖就靠这大土炉了,主烧牛马粪,辅添些木头;门口处有个小木凳,上面放着几只铺满尘沙的器碗,一旁挂着一只黑乎乎的打奶的木桶,长长细细的,一根棒槌斜着插在里面,还耷拉着一个木盖子;风袋里塞着几副套马绳,猛一看,还以为几条沙漠里冬眠的土灰蛇。而这些就是阿木尔全部的家当了。

    不一会儿,一位弯腰蹒跚的老阿婆端着一盘羊骨头进来,十分热情,手在嘴边比划着,意思是让石头夫妇二人赶紧充饥一下,石头看出了老阿婆不但耳聋,而且还口哑。老人几根长长的银白粗鞭子垂在瘦弱的两肩,披着的一件粗套衣拖沓在地上,走起路发出哧哧的声响,腰盘系着一条她母亲留下的挂带,两边各拴着一条马穗儿。老阿婆慢慢走了出去,又一位老阿婆进来,端着两碗奶,放在了土炉上,慢悠悠,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尊贵的客人,长途跋涉,赶紧吃点东西,压压肚子吧!”脸上皱纹纵横交深,笑起来纠在一起,洋溢出一份慈祥的神情,身子比刚出去的那位老阿婆要粗些,不过个子比较矮,而头发和衣服几乎一模一样,由于年迈体弱,耳朵已经失聪,乌伦珠日格连忙答谢,老阿婆却听不见,机灵的乌伦珠日格赶忙搀着老人让坐在羊被子上,不过,老阿婆笑着摇摇头,拽拉着裤裙,摇摇晃晃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