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正量之源(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2本章字数:2094字

    乌伦珠日格提起一块骨头给了石头,“赶紧吃点吧,都好多天没一顿饱饭了!”石头搓了搓了手接过来,大口地吃了起来!

    “慢点儿,别噎住了,——给,喝点奶!”乌伦珠日格就是这么的无微不至。

    吃完饭正好夕阳西沉之时,夫妻两走出毡包,倦意随着肚皮大饱已经恢复了。

    晚秋的草原像母亲的双手一样慈爱,从远处的古老胡杨林慢慢伸过来,顺着肩膀一直暖和到心里——这片草原草很茂,有的地方几米高,普通的马匹几乎要堙没在里面,好像躲藏着在捉迷藏;一些美丽的昆虫嗡嗡地在草丛中飞来飞去,在夕阳的映衬下,宛如一群天界的小精灵;骆驼在胡杨林下休憩着,时不时伸长脖子扑哧着反刍,长脖子长着一绺绺灰毛,像套了一圈山羊毛,颈部挂着一颗铃铛,只要扬起脖子来,就能听到叮当叮当的声音,硕大驼峰是两座宝库,一起一伏显得格外撩人,后盘骨很大,吊耷着很小的尾巴,像一把扇子,大的屁股与小的尾巴还是出乎的谐调,在风沙巨大的时候,就自然要成为人的避风港。数不过来的骆驼俯卧在胡杨下,就如一座座风沙过后遗留的沙丘,在夕阳和胡杨的陪衬下,十分庄严和美丽。

    石头和妻子慢慢走向金黄色的草原,两个人嘴里都叼着支猫儿草摇来摇去,十分悠哉,乌伦珠日格悄悄拿着长长的猫儿草挠石头的耳朵窝,石头还以为是苟延残喘的秋蚊子,随即就往自己耳朵拍去,不但扑个空,还把耳朵扇的通红,石头喃喃说,“原,原来——是,是你,你,你这,母——蚊——子啊”,乌伦珠日格笑得蹲在草丛里,按住肚皮,半天直不了腰。两个人在黄草丛里,也完全是两只恩爱的公羊和母羊,一只调皮,便全家乐翻天。两口子只眯着眼睛露出头,由夕阳的红霞撒满脸颊,由秋风从发间拂过,由长草摩挲着裤腿,由只只白兔腿缝间窜过,......

    石头赶来的羊群正在向新环境,新朋友,新家庭介绍自己呢,互相嗅嗅屁股,闻闻嘴巴,羊之间友谊的建立就在一瞬间,刚看还似乎显得生疏,再看就分不清你家我家了。没有哪个人可以懂得它们的语言,只是相处久了,便能感觉得到它们简单方式交流的情波,以此猜想它们之间,以及它们和人类之间的种种关系。石头了解它们,已经快打了二十年的交道,有时他主宰着羊群,有时羊群主宰着他的命运,因此,在石头心里,他视羊群为可以相濡以沫的朋友,他需要靠它们生存,它们的生存也要受他的保障。不仅羊群如此,马群,牛群等等都如此。

    夫妻俩来到了马群里,大约有十几匹,各色颜色都有,有棕色的、纯白的、有黑红的、有褐色的,还有杂色的——有身子一色,马蹄子又一色,有鬃毛一色,马尾一色等等,根本不可能把每一匹的颜色把握清,石头有一招独门绝活,就是一眼能分出公母来,这倒不只是马,羊和牛都可以。他掰开牛羊马的嘴,通过牙齿就可以断定它们的年龄,例如:刚出生的小马驹上颌中央会长出乳门牙来;两到四岁时,基本上永久门齿会顶落乳中齿,由于必须进食,可以看出马的中齿冠磨损较为明显,而且咀嚼面也变的光滑;五岁左右换牙就基本到此为止,算齐口了,而牙齿也被坚硬的牙釉质包围;十来岁是牙口最好的时期,更是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不过,马的颌部及牙齿会逐渐变斜,且上颌隅齿的表面出现褐色或黑色的小犁沟,这是进食留下的磨痕;在十五岁左右,颌上切齿的咀嚼面磨成了三角状,切齿的中央齿星更为明显;到了二十几岁,牙齿间隙逐渐拉大,黑斑聚集在齿面,下颌齿磨损的程度厉害,几乎快接近牙床,就基本到了吃软草的地步了。石头通过马齿采撷食物而受到磨损的程度,渐渐摸索到一种不是秘密的规律,发现牙齿的磨损是逐年变化的,如果马到了二十来岁还有一口好牙口,足说明不是一匹劣马。当然,石头通过看马齿也能区别公母,比如一般公马犬齿大而发达,母马犬齿不发达,仅从齿龈黏膜部露出一点点,通常认为母马没有犬齿。

    而且石头还是驯马高手,这点很早以前在给主人放马的时候就练就了。不过主人去了以后,由于年景不好,而马需草料大,就渐渐都死去了。

    最后的一匹马,还是眼睁睁看着被狼咬死的!石头此时站在阿拉善草原的马群中,颇有些伤感,他的命运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些多情的动物,老狼救了他,马也间接救了他,如果没有那匹马,那晚,他是注定要被狼群给吃掉的。可那匹狼,那匹马,现在都化为草原的一点点泥肥了,而他自己还幸运的活着。不止如此,还取了善良可爱的乌伦珠日格为妻,他自己没有理由不信,他的命都是别的生命以死的代价赋予的!

    和妻子站在马群里手护在眼眉间,在晕红的天际,金黄透红的草原,隐隐似乎也看见了那匹陪伴他走过多少日日夜夜的马,没有痛苦的马嘶声,没有血腥拼死的挣扎,只以它的方式悠闲的甩摆着棕色的马尾,在吃草,在吃草,在......吃草!

    这群马,注定要成为驱逐日本鬼子的战神,它们就是为洗刷草原的耻辱而降生的。一匹匹头大额宽,身躯粗壮,骨廓深长;四肢肌肉发达,且铿锵有力,尤其是马后蹄。马腿很长,驰骋如飞;肉骨紧合,几乎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毛皮油光,背毛浓密,毛色杂染,十分柔顺。典型的草原马,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大自然的灵气,虽体形不是特别威猛,但耐恶劣环境的考验,生命力极强,超出人的想象,战场上勇猛无比,如天神战将下凡,杀敌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自古是不败的战神。

    石头将要给这群马加以简单的驯服,使成为一匹匹“战神”,踏碎日本鬼子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