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正量之源 (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2本章字数:2032字

    驯服其实说到底,就是培养不同种类(人与马)之间的情感。马的性子和人类的性子一样:有的温顺一些,有的矫情一些,有的顽劣一些,有的悍烈的不得了,有的勤快,有的懒散不合群,有的狡猾聪明,有的愚笨朽钝,等等。石头首先要做的是让这群马接受石头,彼此间建立一种忠诚信赖的纯友谊;其次就让马群渐渐认可一些声音或动作性的指令,培养其组织性。这两件事不是一蹴而就,恰是需要相当长时间的磨合厮守以及训练。

    不觉间,石头和乌伦珠日格穿过了一大片茂草,来到了在远处可以望见的胡杨林中,这里已经看不见羞红了的残阳,它已经遛了下去,只余晖犹在,从地平线掩埋过来,撒在这边的每个角落。这种季节和时刻,即使在焦作的战争,也要放下屠刀,以最深的良心一睹自然的和睦之态,虽然又进黄昏。那些远处看上去如沙丘的驼群,走进了才发觉好似一位位深邃的老人,仿佛深知自然和人类的一切秘密。号称“骆驼之乡”的阿拉善大抵也是“思想之乡”了吧!这群骆驼对石头和乌伦珠日格的远道而来,并没有泛起一丝的陌生和惊讶,大概都在它们的预料之中了。一头头俯卧着,它的嘴巴贴着另一头它的屁股,它的屁股又挡着另一匹它的头,在古老沧桑的胡杨树下,化成一位位修行的长老,至于修什么行,也只有自然和它们自己知道。一颗颗黑枣那么大的眼睛,安然的等着黄昏,也盯着又一个远处的足迹,骆驼的睫毛很长,随时可以把眼睛盖起来,和它们的胡须一样,是黄沙的颜色。笨拙粗大的身躯下的四肢令人匪夷所思,它们是靠什么成为沙漠之舟呢!——脚趾很大很厚,像是长满的老茧,成三角锥形,两前蹼分开,后蹼垫在锥心,走在黄沙上正好不至于下沉。骆驼耳朵很小,像一对狗耳朵,不过毛茸茸的,却远比狗厉害,能听辨出很远风沙袭来的方向。鼻子就更神奇了,能嗅出空气和沙表层的水汽,而甄别水源地带。这么高大粗壮的动物,却又极其的善良温和,也如马如牛一样给人类无私效劳着,最为闻名是在驮着张骞开辟丝绸之路的功勋,那要远远超过一个时代的君王。

    石头以前不曾见过胡杨,他呆过的中部草原,除草皮外,就剩细碎卵石了,树木很少,上了年岁的树木就更少了,加之几年旱灾,能活下来的真算“猫儿命”了。这里却不同,总受到贺兰山的眷顾,不仅如此,阿拉善草原还流淌着几条母亲河,滋养着这片地方的一切生灵,加之草原的生灵几乎都具有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因此在这片土地上,百年,甚至千年存活的胡杨并不是什么奇迹。

    胡杨浑身上下布满皱纹,有的地方凸裂,有的地方凹陷,若手顺着往下摸,会有扎手的强烈感觉。走进它们,谁都无法掩饰所见所触的那种生命之力的苍劲而深邃,好像只身穿越到了上古世纪,霞霾的天空,空旷的眼界,绵伏的黄沙,浪动的金穗,......原始的跟出生时一模一样,胡杨站在那个时代里——显然是位部落的首领;而那“穿越”的一对恩爱的夫妻呢?似乎刚刚邂逅便长相厮守了。

    胡杨姿态万千,往往不能形容像什么或不像什么,却总在无意间千般的传神——俯首沉思的国王,横刀立马的大将军,相夫教子的贤惠娇妻,相依相偎的耄耋老人,仰天长啸的头狼,相互追逐的野狗,俯卧沉睡的肥牛,低头啃草的山羊,......只要靠想象勾画的人间景致,都能在瞬间显现出来。深秋的黄昏又给披上了一件件浅红的长袍,渲染着不远处的黄沙和树下的骆驼,真是天上人间一色啊!人在期间游荡,脸颊子都涂抹了浓装,一切烦恼尽除,犹如吃了香香的辣椒似的。

    时间把沉长的历史连成一根短线,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走进去扎在绿洲中,像喝着一杯长生天赐予的马酒,醉迷间与胡杨林会意神谈,令今人无限感慨。

    夫妻俩度过了一个祥和安然的下午,由那草原与大漠无限的夕阳美景伴着,没有杀戮,没有仇恨,也没有贫穷,一切如牛羊马吃草的节奏而进行,难道这不是人类一直追求的幸福人生吗?

    是的,石头和乌伦珠日格希望永远沉浸在这般生活中去,可他们又十分明白,必须将日本鬼子驱逐出家园才能得以实现。

    (人类为什么发明了屠杀同类的机器,总在文明的外衣下深藏着一个可怕的答案——“贪婪”,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由是,每个时代的劳苦大众自然很难幸免战争的摧残。在普通人心里,不管是蛮古,还是今天,“一个祥和安然的下午”是一切生活最精简的程式。可人类有着不知足的本性,刚刚愈合了旧伤疤,就会立马结出新伤,战争的话题才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呢,任何时代都是因为深恶痛绝它而向往和平,一旦和平降临,必然又为战争准备燃料。

    就如那贪婪的日本人,贪婪到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人类的一员,它想拥有“一个祥和安然的下午”,就绝对不允许别人有,甚至连别人做个那样的梦都要遭受它的残杀。多数日本人应该是向往和平的,不过是最后无奈之“向往”了,一个畸形的小岛抚育了一群总极端于战争的民族,不管过去,还是将来,谁和这样如豺狼般的民族的为邻,必谨慎提防为上。它们视“战争”为生存之本,偷窃不得别人之物,别就明目张胆伸开双爪掠夺。

    人类自有建设者,必有破坏者!历史总以各种形式告诫人类,日本人对人类的进步只有破坏,哪怕它们发明了去见上帝的舟艇。因此,必然有那么一天,它们会在自己的小岛上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