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漫长等待中幸福活着(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2本章字数:2079字

    他赶紧捅开用羊粪焖住的火炉,添加了几根胡杨木枝,热上了昨夜剩下的水。

    不一会儿包里有了热气,水也重烧开了,石头小心翼翼地倒在一个破了棱的笨瓷碗里,吹了又吹,温度刚刚好时提送到了乌伦珠日格嘴边。

    “喝,喝几口——暖,暖暖——肚子,就,就不了!”,还一边吹着。

    乌伦珠日格凑过来喝了几口,定了定神,说:“从来没有这过般样子啊,头一次。”

    “是不是...?”

    石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一脸不解,说:“是,是,是么啊??”

    乌伦珠日格用食指关节在石头额头上敲了一下,有些胸有成竹地说:“你一个大男人懂什么啊?赶紧放牧去吧,顺便看看老阿妈起身没”,话音刚落,那股反胃劲儿又上来了!

    石头不知所措,赶紧去喊老阿妈,将妻子的刚才的症状说与了老阿妈,老阿妈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贼溜的笑容,弄的石头更糊涂了。随后,老阿妈让石头走,还补充了一句,“赶紧去放牧吧,不要你男人操心”。

    石头去了草场,老阿妈托着臃肿的身子,两手拽拉着粗布裤裙,迭迭的来了,宛如草原上的一只野母鸡,脸上洋溢着一股草原人朴实的热情。

    老阿妈在毡包外就喊了,“听石头说,你有些恶心,咋时候的事呢?该是......”,“看来,那小子有福气啊!”说着,自个咯咯笑了起来。

    乌伦珠日格被老人一说,羞得脸红扑扑的,赶忙说道:“您老就别取笑了!赶紧进来坐坐吧”。

    老阿妈详细地问了一些情况,比如月经次数,等等,还四下瞅了瞅乌伦珠日格的脸色,以一种十拿九稳的语气,高兴的说,“准是怀上了!”

    乌伦珠日格虽已经嫁给石头好多年了,也一直期盼有个孩子,但苦日子太苦了,不敢有。两个人的生计都有问题,就再没有当成个事,这次也该是意外。乌伦珠日格听了老阿妈的话,高兴的合不拢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她心里想到,最近确实不想吃东西了,尤其看到羊肉,不过对酸酸的奶酪子倒吃的多了起来,而且发现最近身子不爱动弹了,该做的活儿都不想拿起手来。

    老阿妈拉着乌伦珠日格的手,一面提乌伦珠日格高兴,一面谈起了自个年轻时当农奴那会儿的事情,说到怀的孩子由于劳作超荷,加之吃不上东西,导致流产,老阿妈深陷的皱巴巴的眼圈湿了,流产了又没什么可吃的东西,只能靠身子挺着,以致于再不能生育了。乌伦珠日格像是再听母亲讲她一生悲惨故事似的,听着,听着,不由得极力想象自个母亲的容貌,可什么都没有想到,哽咽了,泪哗哗地落下来。老阿妈继续倾诉这她不幸的女人一生的日子。再后来,连老伴也不幸病死了,再后来,阿木尔收容了她。

    说着说着,两个女人,一老一少抱在了一起!

    老阿妈说了一顿,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把乌伦珠日格给弄哭了,本来该是高兴呢。聪明、善良的乌伦珠日格一点不介意,反而愿意倾听老阿妈曲折的往事,还一再安慰说,“您把俺和石头,还有阿木尔当成您的孩子就可以了!”——“虽这日子苦些,但咱会挺过去!”。

    老阿妈感动的连声说,“真是好孩子,长生天会保佑你们及肚子里的孩子的!”

    石头一到了羊群中,就把家里的事忘的精光了,他不是不关心妻子乌伦珠日格,而是十分相信她的体格,他也真不会往怀孩子上面去想,虽然也十分喜欢孩子,尤其自从到了阿拉善草原,乌伦珠日格成了一群孩子的孩子王,他更爱孩子了。可是困难的日子,让他打心里不敢要孩子。

    他想到毡包上的雪要清扫下,营地里又没有年轻人,乌伦珠日格又有些不适,牲畜们又比较放心,还不到中午就回来了。

    乌伦珠日格还有些惊讶,因为石头很少会出现这种状况,还以为他知道了一切,高兴的跑回来了,可是从他的脸上又没有看出兴奋啊,还是一副平淡、憨实的表情,便问道,“咋回来了?”

    石头放下马鞭,说:“太,太,太阳——出,出来了,雪,雪化了,湿——毡,毡包,晚上——冷,冷的更,更受不了”,“还,还恶心吗?老,老,老阿妈——来,来过没?”

    “来过了,赶走。哎,你给俺拿些酸酪子来,想吃!”,乌伦珠日格把那高兴劲儿全部压住,暂时还没有想出一个给石头的惊喜的法子来。

    石头给了乌伦珠日格酸酪子,体贴的说道:“这几,几天——就,就好好——歇,歇着吧!”,“俺忙,忙去了,要,要不——雪,雪化了。”

    乌伦珠日格手指勾着奶酪子含在嘴里,深情脉脉看着石头的脊背,说,“嗯!”

    整整一天,她都在想以一个什么样惊喜法子告诉石头。且纵容了自己一天,生了火,躺在羊皮上,想想着,想想那。时间比劳作时过的慢,时不时看门口,石头咋还没有回来呢?乌伦珠日格不想一个人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因为那是和石头两个人共同的结晶。她轻轻拍着自己的肚子,似乎有一草料袋子话想说与肚子里的孩子听,却又欲说无词。一个快要当阿妈的那种兴奋劲儿,能把可以想象的一切可能都从脑海里挤了出来,这是一个女人一生的第二次飞跃,第一次是嫁给一个男人,第二次是为这个男人或为自己生孩子。乌伦珠日格已经开始在想象孩子将来出世的模样了。她在想,要是男娃怎么怎么,女娃又怎么怎么,几乎男孩女孩都喜欢。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即使石头不在身边,她也不寂寞了,有了可以聊天的主子了。不过,乌伦珠日格不会把对丈夫的爱渐渐转移到孩子身上,只会生出两颗同等重要的心来更加爱他们,而且始终都会把一天当中和肚子里的小宝所有的说话,在晚上一一讲给石头听,这将成为夫妻俩幸福的枕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