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漫长等待中幸福活着(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2本章字数:1807字

    乌伦珠日格自己一再重复“阿妈”这意义非凡的字眼,她明白阿妈的担子多么重啊!她和石头从来都不知道自个的身世,阿爸也没有见过自己的阿妈,而自己马上就要做阿妈,她发誓绝不抛弃孩子,即使为了生存去乞讨。至从早上老阿妈肯定说怀了孕,她甚至感觉到,自个的心态瞬间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一切想法都是围绕石头在转,如今,她要和石头一起围绕孩子转了。

    一个穷苦放牧人家庭里的女人怀了孩子,按照穷苦的规则,只会在贫穷上又垒上一层苦难,石头和乌伦珠日格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对于他们的亲身父母一定是苦日子熬不下去了,或者为了新生命而牺牲了老生命。在战乱岁月中穷苦人添了子嗣,就现实而言,多数是累赘。

    奇怪的是,越是困难,越是生育的高峰,穷苦人看透了自己的命运,不管能不能养活孩子,都要把一切指望放在将来的子女身上。他们除了人,什么都拿不出来,他们对历史和社会的贡献也只有生孩子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谁也不可否认,诸多过去或未来伟大的人物诞生在穷苦的人家里,穷苦似乎成了培养英雄的口粮,而且这样的几率很大,远远高出物质丰盈的家庭。又恰恰在于这个社会百分之九十基本都是穷苦人,不管是长江或黄河的,不管是黄土或黑土地里的,不管是种地或放牧的,劳苦大众始终艰难地推动着历史的车轮。

    尤其是一个受尽屈辱,正在奋力抗争的国家,他的每一个国民生育的一部分目的,都是为了洗刷耻辱,建设家园。虽然当事人并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也不必有,但历史的双眼已经开始选拔谁将要堪当大任了。

    终归人就是希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家庭的希望,也是苦难人的希望!

    是希望,那就是喜悦多于担忧。而乌伦珠日格的性子本就是开心果落地出芽的,她美妙的一分一秒地幻想着,娃儿一定要长着自己大大圆圆的眼睛,还有自己乐天的性格,一定要有石头那般与人与物都极其善良的心灵,最后继承了两个人最大的优点,不过将来长大最好有他叔伯阿木尔那般的本事更好。

    随着幻想路线的深入,乌伦珠日格一会儿忙着起名字,一会儿又扯上了她的嫂子吴丽俊,如果自己的是小子,嫂子的是女儿,那就一定要定了娃娃亲,会使亲上加亲,调过来,自己是女儿,嫂子的是小子,也行,总之娃娃亲是一定了。想到这里,乐的她几乎手舞足蹈起来,一个人躺在烧暖的毡包里咯咯发笑。

    石头这一天虽在营地里,但由于腿不利落,干起活来就慢腾腾的,需由着他习惯了的性子来,也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总之天黑之前是顾不得回家。黄昏时,还要去草原把牲畜们吆喝回来,仔细的把圈里的事打理好了,才能把脚伸进家去。还好,乌伦珠日格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不过,今天她还是好几次盼他早点回来,好把一个天大的喜事告诉石头。

    冬天黑的特别快,刚才太阳还在对面的胡杨处,眨眼间草原就黑得只能看见动物们的影子了。羊马们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天一黑就知道该回圈的时候了,还等不到石头来吆喝,马群领着羊群浩浩荡荡往回走。况且,石头自从来了阿拉善草原,还没有遇见狼呢,老人们也说这边的草原比较太平。因此,石头也不着急,远远看见马群,一个口哨就召唤回来了,但今天没有去河流带让羊马饮水,天色已晚,就只好将就回来了。

    马群和羊群给吆喝进了圈里,石头跟外面溜达的老人们打了招呼,径直朝自个的毡包走去。到了门口,他听见包里面断断续续传来一阵阵乌伦珠日格的笑声,还有说话声,不过始终是乌伦珠日格的声音。石头呆站在门口愈发好奇,心里在嘀咕,她在和谁聊侃啊?那应该不止一个人的声音啊,可...!她总有什么事瞒着。

    于是,石头从今早上起来开始寻找蛛丝马迹,她今天确实有些反常,还没有起来就闹反胃,还让我叫那给人经常接生的老阿妈,尤其老阿妈对我那个藏掖什么的笑。想到这里,石头确信乌伦珠日格瞒说了,“这个永远淘气的人啊!”不知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他迫不及待掀起了粗布门帘,走了进去!

    石头进来了,乌伦珠日格吃了一惊,顺手将笑滋滋的脸捂住,有些害羞,嘴伸的长长的,朝着石头嘟囔说,“也不打个招呼,怪吓人的,连脚步声都没有,你捏着脚跟进来的啊!”

    ——“俺在——外面,外面听,听见——你,你,你笑声,一,一个人——嘀,嘀咕什,什,什么啊?”石头一头雾水瞅着妻子那副不好意思的窘态。

    “快过来,过来,坐过来,俺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她的手伸过去拽住石头。

    石头边坐边说:“难,难,难道是——阿,阿,阿木尔——回,回来了?”

    “没有,不过比这更喜人”,乌伦珠日格说着把嘴蹭到石头耳朵根子下,两只手放在他的肩上,像是怕别人听见似的,慢悠悠的说:“俺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