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降生新生命(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2本章字数:2109字

    孩子8月出生,正生到好时候,日本鬼子投降滚出去了,天下恢复了安稳,路上的驼队明显又多了起来,石头积攒的羊皮和羊毛,都由关内过来的八路军商队驮去,顺便带走上好的马驹子和一些山羊。石头不识字,只要对方出示的凭证,老汉们一看知道是阿木尔那边的人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暗号。当然,石头也到处打听阿木尔的消息。

    还是马如从关内送来信息,告知石头和乌伦珠日格,阿木尔已经回陕西,不必为其当心,该很快要回趟阿拉善。嫂子吴丽俊得知乌伦珠日格生了一个男娃,托马如捎来为孩子亲身做的小棉袄,还有一件精美的银项圈和一对小银手镯,这本来是吴父留给嫂子以后给她孩子戴的,可抗日战争使得阿木尔和嫂子离多聚少,况且阿木尔对石头的感情没得说,所以知书达理的吴丽俊自然就拿出来给石头的孩子了。

    石头和乌伦珠日格得知大哥安全回到西安和嫂子团聚十分高兴,营地的老少们也感觉阿木尔不久会回来,那位整日倒腾”巫术”的老人感觉似乎更强烈,似乎都测出阿木尔哪一天归来!

    阿木尔回到陕西直奔妻子那里,两个人在高粱地这头和那头,飞奔似的将几年的相思一扫而光,相拥而抱。吴丽俊看着眼前的丈夫,唰唰的落下泪来,头埋在阿木尔怀里不停地抽泣。是啊,夫妻好几年没有见一面,书信都快写了好几箱,也由于战争原因丢了好几箱,有的寄出去收不到,有的收到没法回信。吴丽俊每天晚上睡觉前要默念丈夫的三声名字,“阿木尔,阿木尔,阿木尔”,目的只愿丈夫平安!

    吴丽俊告诉阿木尔石头有儿子!那晚,阿木尔高兴的都喝醉了,醉梦中,阿木尔一再说:“傻小子可以啊,有儿子了!哥高兴,高兴啊!日本人滚出去了,石头得子了,双喜啊!”可见,兄弟情浓到何种程度啊,石头无时无刻不想念阿木尔,阿木尔何尝不是啊!第二天一爬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妻子吴丽俊,“石头的儿子起名字没?”,连说带笑,“要是咱将来生了女儿,石头的儿子要趣咱女儿啊;要是咱生的是儿子,那就是兄弟了,哈哈!”

    吴丽俊在一旁,说:“看把你美得,弟妹乌伦珠日格托马如捎话来,你猜咋的?”

    ——“咋的?”阿木尔有些急不可耐!

    “乌伦珠日格就是这个意思,嘿嘿,都还想到一起去了,孩子们大了,由孩子们吧!何况咱的还......”,吴丽俊有些羡慕弟妹。

    阿木尔看出妻子心思来了,他自己何尝不是啊,一下把妻子搂在怀里,说:“现在抗日胜利了,咱会有自己孩子的,这几年实在难为你了!”胳膊搂得紧紧的,头埋在妻子头发里。

    吴丽俊转过身,两只手叉在丈夫的脖子上,脉脉地看着丈夫,说:“你要抽时间回回阿拉善看看石头和乌伦珠日格,要不,可能.....”

    “可能什么?你说的是国民党,对不?”阿木耳说,

    “嗯!昨天听首长们说,国民党除了疯占日占领区,还秘密调动军队,向八路军开始合围。”吴丽俊这时候不像位妻子,倒像为高级指战员。

    阿木尔贴着妻子的脸,说:“嗯,从前线回来的时候已经觉察到了!俺过几天就向上级请示,看能否回趟阿拉善地区,最好把他俩给接过来吧,可石头那性子,草原是他的命根子!”

    首长给阿木尔三天的假让好好陪陪妻子,当然首长也给了吴丽俊三天的假。不过,首长给假的目的都很明确,让年轻人好好补补儿女情事!是啊,每一位革命人都有革命浪漫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

    三天的假,阿木尔把家务事都揽了过来,洗衣服、挑水、切菜做饭,吴丽俊是把丈夫从前线带回来的衣物和行李补了个遍。两个人在屋子里不知有多少话要说,总唠不完,把几年没说的话,述的情都统统拿了出来,一会儿家事,一会儿国事,话茬总断不了,一直到深夜才渐渐停歇下来。

    黄土地的秋天洋溢着一片谷子、高粱、玉米的香气,千沟万壑使出来的梯田层层叠嶂,仿如父亲和母亲坐在地埂上劳困时,厚实唠嗑的印象。白杨树的叶子开始渐渐随风飘落,撒满了整个黄土坡,古老的母亲河犹如披上了一件金黄的绸缎,自天上来不知何方去!土窑洞外的场子上传来簸箕甩谷物呱哒声,还有呱唧的谈笑声,整个山沟都不自觉回响。

    看啊,陕北人能下地起,不论男女,头上都要扎块白头巾,样子像兔子的两耳朵,裹在头顶,在前面打个活结。这里人长的像极了这里的山,猫儿草似的两道眉锁在天门两侧,黑枣那么多大两只眼珠缀在脸颊的上面,憨实的像骡子的眸子。鼻子似硕大的核桃,鼓圆却长满小孔。嘴巴就像那远望去的沟壑上的梯田,长长的一绺绺,一口被烟叶子熏黑了的粗牙挡在风门,一见到陌生人就害羞的不知放在哪里好。

    忙的时候很难瞅出与别地方人不同的特征来,不忙时,标志就是一个姿势——圪蹴着,两只手互缩进衣袖里,聊圪蹴着,吃也圪蹴着,圪蹴是陕北人代表性肢体动作,这使得时刻不离开大地的地气,老老实实面朝黄土,背靠天,十年九旱也从来不埋怨。就这样,孕育了黄土地人民坚毅和忍辱的性子。遥远的过去,大汉和大唐盛世在这里扎根开花,如今共产党在这里担起救人民于水生火热之中的使命,抗日战争在这里势如破竹,日本法西斯终于葬身在伟大中国人民的滔滔黄河之水中。

    阿木尔和妻子吴丽俊相拥远望着那历史的承载者——黄土地,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顿间涌进血液里,渐渐沸腾起来,妻子吴丽俊突然感慨说:“活在这样的战火纷飞时代里,站在这样伟大的土地上,注定要承受生命的一次次严峻的考验,才有资格成为炎黄子孙!”

    丈夫斜过头来给了五妹一个肯定的眼神,夫妻俩静静感受着难得的秋高气爽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