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阿木尔归来(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3本章字数:1522字

    沿途时常遇到国民党军在频繁调动,目的很明确,就是准备把西北共产党军队包饺子吃。可以感受到,内战的阴霾已经笼罩了整个中国,似乎旧痛还没有愈合,马上就要撕裂出新伤了!

    老百姓厌倦透了战争,但历史就是历史,只有最后的战争才能改变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命运。如果用惨重的代价换取一个国家的独立和富强,那么她养育的“热血之士”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而这最后的战争,历史的天平很明显倾向了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国民党军心里十分清楚,共产党军队已非同往日,早已锤炼成了无坚不摧的钢铁长城。而国军腐败得连骨头都酥了,军心涣散、出师无名、相互制肘、内讧不断,还没有交火就想逃跑了!蒋某人心里最最明白已是回天乏术了,早早摊摆逃生后路了,大飞机和大渡轮押着沉甸甸的黄金偷偷运往台湾。

    阿木尔这次并没走放牧人走的羊道儿,他来阿拉善的目的也不单单为了看望石头和乌伦珠日格,更主要是侦查沿路的敌人(国民党军)部署情况,这个任务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陕北后方的安全。当然,河西走廊这一带,阿木尔耳目众多,有国民党的军人,有商贩,有地痞无赖,有牧民和长工,从这些三教九流人物中便可以摸清敌人多半的部署。阿木尔很清楚“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策略,上级给了他根据情况灵活处理的指示。

    一天夜里,阿木尔只身一人悄悄潜入银川城,会见国共合作时期认识的一个朋友,此人名叫柳青,就职国民党银川警备处,早年毕业西安武学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爱国军人,拼死强烈要求抗日。1936年参加了杨虎城将军扣押蒋介石的执行小组,后受军统迫害入狱,父亲柳公彪是陇西有名的乡绅,变卖家当疏通关系,才保住了独子的小命。柳青释放后闲置在家,但抗日斗志丝毫未减,积极出资组建民团抗日敢死队,1940年的夏天,在一个叫瓦山的小村庄遭遇日军一个中队,战斗极其惨烈,最后弹尽粮绝,全队拼死冲向鬼子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有的牺牲了还死死咬着鬼子的耳朵,有的手指像钢叉一般插进了鬼子的喉咙,有的肠子抛出一大截,有的胳膊折断,有的眼睛直接插上了刀子,...... 真是悲壮、悲壮啊!20多名敢死队几乎全部壮烈殉国,在冲向敌人的柳青左眼被子弹击中,昏死过去。

    后来砍柴的老乡救了柳青,他恳求老乡偷偷埋了那20多位无名英雄,还给垒好的石堆做好了记号,为的是将来有一天祭祀这些英灵。

    柳青从此成了“独眼龙”,由于原长官赴任银川警备司令部参谋,为排除异己,私谋自个势力,希望原部下能效力,更为看上了柳青的勇猛。于是,官官之间嘴皮子一扒拉,柳青不仅没有了罪名,还因抗日有功受了赏。当然,“柳青”这名字太引人耳目,隐姓埋名为“秦川”,就这样,“独眼龙”柳青成了银川警备处的机要科长。

    至于阿木尔是怎么认识柳青的,应该追溯到上一辈,阿木尔的老师龚海子和柳青的父亲柳公彪是好友。柳公彪出生名门世家,早年留学日本,由于根深蒂固的资产阶级思想,加之憎恶蒋介石违背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一怒之下返乡继承祖业,过起了谈商不论政治的生活。龚海子多次对其作工作,他了无兴趣,不过也是一个十足的爱国商人,多次出钱出力打鬼子。柳公彪不知道龚海子是共产党,只知道龚是私塾先生和自己留学时的好友,因此两个人关系甚密。而且他还认识阿木尔的岳父吴川平,常有生意往来。

    小的时候,阿木尔由于帮龚先生送字画给柳公彪,在他家结识了喜武厌文的柳青,柳青比阿木尔整整大一轮回。那时候,柳青已经是西安武学堂的一名学生了,柳青很喜欢阿木尔那股子的草原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更愿意向阿木尔讨教草原人的生活习性,因为在柳青看来,农耕文明不及马背上游牧文明更有血性,农耕社会的人只有国将不国、家不成家时,才会明白只有武力才能赢得尊严。他厌恶那些文绉绉的私塾先生和那些撩情拨爱的文人才子,他坚信只有靠拳头和棍棒才能使邪恶的疯狗日本人滚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