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草根励志的教科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16字

    “我当然会介意了,不介意的话,你会得意的。”蓝妺假装生气,不过她装得实在不像,声音之中没有一丝不满,反倒有几分撒娇的味道,“你得告诉我,是不是孔祥云牵线搭桥,让你和李颜红又对话了?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方远,你和李颜红不是一路人,你们不会合作成功。”

    “何以见得?”何方远倒是一愣,怎么连蓝妺也认为他和李颜红不会合作成功,难道说,蓝妺和孔祥云英雄所见略同了?这么说,他这一次急匆匆赶来北京,会是一次无疾而终的会谈了?

    不管了,在没有和李颜红面谈之前,一切的推测都是臆想,作为半个完美主义者,在事业上他一直孜孜以求追求完美,在没有见到最终结果之前,他不会放弃努力。

    “李颜红做事情,太追求完美了,你也一样。两个完美主义者谈判,注定会是一次无比艰难的谈判。”蓝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仰面朝天,由于从小受到良好家教的缘故,她即使躺在床上,也不是四仰八叉,而是双腿并直,十分优雅的姿态。

    如果此时何方远站在蓝妺面前,说不定会被蓝妺的优雅吸引。男人都欣赏美的事物,尤其欣赏有涵养有内涵的美女。

    “你真的这么想?”何方远一愣,什么时候蓝妺也变得这么眼光犀利了,以前没听蓝妺说起过她对三巨头有多了解,又一想,他又笑了,“还是蓝伯伯告诉你的?”

    “讨厌。”蓝妺被何方远说破,不甘地嗔怪说道,“你就不能不说破,让我自我陶醉一下下?真无趣。好吧,就是爸爸对我说的,他还说,让我小心你,别一不小心,你不但和别人合作了事业,还和别人合作了爱情,我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蓝伯伯怎么说?”何方远对蓝妺话里话外的暗示,假装没有听到,主要也是现在不是讨论爱情的时机,他很想知道蓝成器现在对他是什么态度。局势一变再变,相信蓝成器也渐渐失去了耐心。

    “爸爸说,你可能不会和他合作了,他感到很遗憾。”蓝妺的声音由刚才的兴奋变成了几分落寞,“是不是真的,何方远?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和爸爸合作了?还有,如果你真的不和爸爸合作了,你和我怎么办?”

    这一次何方远听了出来,蓝妺的声音之中,缺少了底气,他就知道,她心慌了。

    “现在到底是继续管理者收购,还是自主创业,都还不好说,你先不要胡思乱想。再说,不管最后是哪一种结果,蓝伯伯都可以以投资的方式和我合作。”何方远尽管知道蓝妺还是担心他会从她身边飞走,不过他还是不想解释太多,“等我回头再打给你,马上到地方了,要有事情忙了。”

    “好吧。”蓝妺听话地挂断了电话。

    “蓝妹妹是不是紧张了?”孔祥云嘻嘻一笑,“不错嘛,她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恭喜你何方远,你从一个北方的小县城出来,再到下江的大公司工作,再到现在成功逆袭了白富美,你的人生就是一部草根励志的教科书。”

    “闭嘴。”何方远没好气地瞪了孔祥云一眼,抬头一看,见汽车已经行驶到了北三环,不由问道,“这是要去哪里?”

    见何方远冲她凶,孔祥云不但不生气,反而喜笑颜开:“先去我家。我想了想,你住酒店也不方便,还不如住家里,既安全又卫生,而且还省钱。”

    刚和蓝妺通了电话,放下电话就住到了孔祥云家中,是不是太不仁义了?何方远不免犹豫,孔祥云看出了他的顾虑,就笑:“你想哪里去了,虽然以前我是大胆了一些,还主动让你看我换衣服,但现在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男人都一个德性,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不知道珍惜,所以,除非你和我结婚,否则,你别想再……”

    何方远才长出了一口气,嘿嘿一笑:“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生米做成熟饭,要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孔祥云白了何方远一眼:“一个大男人,一点儿出息也没有。不过我问你,如果我真要……那么做,你会怎么样?”

    “我誓死反抗!”何方远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不可丢。”

    “去!”孔祥云对何方远故作清高嗤之以鼻,“别在我面前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得很,当时你看我换衣服时,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何方远一头大汗,连忙摆手:“停,打住。好汉不提当年勇,来,先住下,后吃饭,然后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

    孔祥云所住的小区叫荣璟台,是一处高端住宅小区,由三栋小高层和两栋商住楼组成,小区虽然不大,但胜在幽静,而且位置非常好。最主要的是,在寸土寸金的地方,还能有低于30多层的小高层,十分难得。

    现在城市中心都盖起了30多层的高层,是为了多容纳住户,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高楼越高,人越多,人口密度越大,城市中心就越拥挤。而且许多城市也出台了相关政策,不允许城市主城区再盖多层住宅,就越来越导致城市的拥堵。

    没想到,孔祥云不但在北京买了房,还在三环之内,而且还是小高层,说明孔祥云不但有实力,而且有眼光,何方远由衷赞叹:“不错,车如其人,房子也如其人,祥云,你让我刮目相看呀。”

    “哼,你现在才知道我的眼光?当年看上你,就证明我比别人眼光长远。”孔祥云熟练地开进了小区,将车停在了地下车库,又带何方远坐上了电梯,按下了7楼的按键,“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荣璟台吗?一是名字起得好,二是位置好,三是小高层,不拥挤,住户少,不用长时间等电梯。还有一点,荣璟台整体色调是香槟金色,是你最喜欢的颜色。”

    最后一句话,让何方远沉默了,没想到分开这么多年,孔祥云依然记得他最爱的颜色是香槟金色,一个人的爱可以坚持多久?一个人的喜欢可以持续多少年?他回答不了自己,孔祥云却用生命演绎了真爱的含义。

    孔祥云住在701房间,三室两厅两卫,房间是淡绿色的田园风光色调,也是何方远喜欢的装修风格。何方远暗暗叹息,在孔祥云身上,他处处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和孔祥云在一起越久,以前的感觉就越强烈,难道说,他一直犹豫不定的爱情,就要有了最终的选择了?

    刚这么一想,孔祥云的手机突然响起。一见来电,孔祥云向何方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边打开窗户,一边接听了电话:“你好,我是孔祥云。”

    几分钟后,孔祥云收起电话,一脸淡淡笑意来到何方远面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方远,据可靠渠道传来的内幕,小马哥正在通过中间人和乔国界谈判,有意再次收购立化中文网。”

    不是吧?小马哥真的出手了?何方远大吃一惊,小马哥好马再吃回头草也就算了,上次收购没有谈成,他摆了乔国界一道,让立化的市值大跌,现在再次对立化提出收购意向,也符合小马哥摇摆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的矛盾性格,问题是,乔国界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难道真能拉下脸面再和小马哥谈判?

    作为兴众唯一的帝王,一向深居简出的乔国界习惯了高高在上和说一不二,早在2010年时,他就曾败在小马哥手中,将网游第一的宝座拱手让于企鹅,此事,一直让乔国界耿耿于怀。谁能想到,事隔三年之后,小马哥再次悍然出手,和上次正面过招不同的是,他背后出手,直接抄了乔国界的后路,全盘搬走了立化的原班人马!

    如果细数从企鹅成立到今天,15年间被其抄死的公司,完全就是一部江湖血泪史。但别人的血泪再多,也比不上乔国界的血泪多,别人顶多被小马哥抄死一次,他倒好,两次都被小马哥抄底了,他对小马哥的痛恨,用咬牙切齿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

    尽管说来,商人经商求的是财,不是气,气再大,在利益面前,也会消气了。但不管怎么说,人要脸树要皮,何况乔国界为人固执,他真的可以拉下脸面和小马哥面对面谈判?

    再者说了,小马哥已经斥巨资创办了开天中文网,现在再收购立化中文网,不是多此一举了?还有一个问题是,不是说乔国界要打包出售整个兴众,他怎么会一变再变,又要单独拆分出售立化中文网呢?

    从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考虑,拆分出售不符合乔国界追求最大利润的出发点。

    “消息属实?”尽管何方远知道孔祥云的消息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但他还是不敢相信,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问问海山不就知道了?”孔祥云一边说话,一边手脚麻利地脱下了外套,换上了拖鞋,“不出去吃饭了,我去做饭,你先忙你的事情。”

    好吧,何方远现在也无心出去吃饭了,主要也是孔祥云家中温馨的氛围,让他有了一种安心的安逸感,他忽然觉得,是该有一个家了。

    此时何方远的心思正沉浸在各方消息的真假之上,并没有深思不知不觉中,他越来越深陷在了孔祥云的温柔之中不能自拔了,有一首歌的名字是《跟往事干杯》,现在的他,却是在和往事碰杯。

    见孔祥云从房间中出来后,换了一身居家服,系了围裙的身材,更显腰身细而臀部圆润,他忽然想起以前有一次孔祥云去家里玩,等她走后,妈妈对他说,祥云这姑娘不错,腰细屁股圆,好生养,而且肯定生儿子。

    爸爸说,祥云眼大嘴大,鼻梁高耳朵厚,里里外外一把手,不但贤惠,而且持家,长大后,肯定是个好媳妇。

    怎么想起了这些?何方远摇头笑了,忙拿起电话,拨通了海山的手机。

    “海老大,我是方远,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真假?”何方远半是征询半是试探。

    “你是说小马哥有意收购立化的消息吧?”海山是聪明人,一下就听出了何方远的言外之意,呵呵一笑,“不瞒你说,方远,小马哥是不是有意收购立化,我无可奉告。”

    “……”海山是什么意思,难道提防他了?何方远一时惊讶,海山一向有一说一,为人爽快,怎么突然对他有所隐瞒了。而且小马哥有意收购立化,也不算什么重大的商业秘密。

    正当何方远疑惑不定时,海山爽朗的声音再次响起:“哈哈,方远,是不是认为我是故意不告诉你?实话告诉你,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也不知道。我也听到了有这个说法,但现在开天中文网隶属于企鹅文学,几个月后,竞业禁止条件到期,企鹅文学正式成立时,江武会担任企鹅文学的CEO。我目前接触到的是层次,就是企鹅文学的层次。再往上的动向,就不清楚了。”

    小马哥果然是小马哥,有魄力,有胆识,居然让江武担任企鹅文学的CEO,相当于以前马大勉在兴众文学的地位。等于是说,三剑客从兴众文学跳出之后,不但成为小马哥的爱将,还在企鹅大本营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了企鹅文学的掌舵者,不错,非常不错。

    由此也说明,小马哥对互联版权产业的重视程度,更说明,小马哥有志于将互联网版权产业推向新高。如果从企鹅长远的布局考虑,企鹅文学的成立,会是企鹅大文化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预示着企鹅以后会逐步向视频、影视方面注入更多的资金并且倾注更大的精力。

    海山的言外之意何方远也听明白了,海山明确地告诉他,也许小马哥确实还对立化中文网感兴趣,但这件事情不由企鹅文学经手,也许是由小马哥直接负责,所以,他并不知道内情。

    不由企鹅文学经手,由小马哥直接负责,也符合小马哥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并重的矛盾性格,企鹅内部有许多并行的竞争部门,两个部门同时开展相同的业务,然后让两个部门内部竞争,最后优秀者胜出,失败者淘汰,是小马哥一贯的做法。所以,小马哥直接和乔国界谈判收购立化中文网事宜,如果收购成功,让立化和开天平行竞争,也不是不可能,而是大有可能。

    “谢谢海老大了。”何方远想通了其中的环节,哈哈一笑,“我就提前祝贺海老大荣升企鹅文学的副总裁了。”

    三剑客的为首者江武成为企鹅文学的CEO,那么毫无疑问,高路和海山,肯定都会是总裁或是副总裁的位置。

    “哈哈,方远,企鹅文学的大门,随时对你敞开。当然,你志向更远大,不愿意屈就也可以理解。不过我有一句话,说了,你别生气。”

    “海老大尽管说,我是那么容易就生气的人吗?”何方远笑了。

    “之前我还支持你对立化管理者收购,但现在我改变态度了,我希望你跳出立化,自主创业。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到底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海山倒也干脆,话一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不给何方远问个清楚的机会。

    何方远愣了一会儿,手握着电话,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上一步。海山态度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背后肯定大有玄机,难道说,海山是在提醒他,小马哥想要收购立化的传闻,不但属实,而且有可能真的成功?

    如果小马哥横插一手要收购立化的话,不但李丛林、梅长河和顾南等人对兴众文学的管理收购计划会落空,就连李颜红想全盘接手兴众文学的大计,也会受到影响。小马哥不是一般人,以他的影响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地动山摇。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越来越有趣了。这么一想,何方远才明白海山为什么让他跳出立化自主创业,在三巨头的争夺战,他一个小人物,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何况除了李颜红和小马哥之外,还有一个李丛林。

    如果说来北京之前,何方远感觉前路一片光明,仿佛一切困难即将迎刃而解,胜利就在前方向他招手,那么在来到北京之后,他蓦然发现,举目四望,乌云密布,希望就如躲在云层背后的阳光,若有若无。

    孔祥云以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作为开篇对他的暗示,其实是想告诉他,虽然李颜红想全盘接手兴众文学,需要一个中间人的角色,虽然他各方面条件很符合李颜红的要求,但由于性格原因,他和李颜红很有可能话不投机。

    以及刚刚听到小马哥真的有意再次重提对立化的收购消息,无一不让何方远深深地意识到,商场之上的战场,真是瞬息万变,在各方力量展示雄厚的资本力量,以财大气粗的气势炫耀肌肉时,他是那么的弱小和无助,只能在各方力量的夹缝之中,努力争取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