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碰壁可以让人清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022字

    “饭好了。”

    正沉思时,孔祥云欢快的声音在耳边,她挽起了头发,双手沾了面粉,一边在围裙上擦了几下,一边将最后一盘菜摆在了餐桌了,然后她冲何方远甜甜一笑:“开饭了,天大地大,吃饭事大,有什么事情,都先放到一边,吃饱了再说。”

    话虽朴实,却很有道理,何方远欣慰地笑了,卸下了心头重担,和孔祥云面对面而坐,开始享用孔祥云的手艺。

    和孔祥云从小一起长大,又同是北方人,口味相同,只不过何方远还从未吃过孔祥云亲自下厨的饭。第一次品尝孔祥云的手艺,他抱定了哪怕很难吃也不会流露出来的想法,要的是给孔祥云鼓励。

    不料一尝之下,顿时让他吃了一惊,孔祥云的厨艺不但精湛,而且味道纯正,既有家乡口味的绵远,又有京味的香酥和鲜美,居然比蓝妺的厨艺更胜一筹,倒让他又惊又喜。

    见何方远惊喜的表情,孔祥云更开心了,她一系列的计策奏效了,从和何方远谈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差距,到一步步让何方远回忆起往事,再到现在让何方远感受到初恋的美好和家的温馨,相信何方远已经陷入了她的温柔陷阱之中,被往事感动被她的贤惠打动。

    孔祥云不仅仅想把何方远从蓝妺身边拉回到她的身边,还想让何方远放弃对立化管理者收购的不切实际的想法,走自主创业道路。诚然,如果对立化管理者收购得以成功,确实可以少走许多弯路,但管理者收购难度太高,耗费精力太大,而且还要周旋在千方和企鹅之间,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成为千方或企鹅的棋子甚至是炮灰,最后说不定会落一个双手空空的下场。

    就算不被千方或企鹅算计,成为炮灰,也很有可能成为李丛林等人的跳板,而且孔祥云也清楚何方远一心要推行管理者收购的背后,是蓝成器的推动。蓝成器将和乔国界谈判的最大难题交与何方远,而他只躲在幕后享受成果,对何方远太不公平。

    谁不知道乔国界为人固执,很难打交道?谁都知道想从乔国界手中分一杯羹,以乔国界只可同患难不可共富贵的性格,想也别想。

    饭后,孔祥云让何方远先休息一会儿,离和李颜红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早,午休一个小时,有助于恢复精力,以充满斗志的姿态和李颜红正面交手。尽管她对何方远这一次和李颜红的对话不抱太大希望,但不让何方远碰壁,何方远总是不肯回头。

    有时碰壁也不全是坏事,碰壁可以让人清醒,可以让人迷途知返。因此,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在明知希望不大的情况下,孔祥云还是第一时间鼓动何方远进京,她想要的是两个结果,一是何方远彻底死了借助李颜红的千方对立化完成管理者收购的心思,二是让何方远淡了对蓝妺的感情,全身心地回到她的身边。

    何方远也不知是真累了,还是想借休息为由好好思索一下下一步,他很听话地睡下了。

    孔祥云为他特意布置的客房,无比温馨并且充满了儿时的味道,躺在干净的被褥之上,鼻中传来的是在下江几乎闻不到的阳光晒过的被子的清香,何方远舒服地翻了一个身,思绪一会儿回到从前,一会儿又落在现在,一会儿又飘向了未来,思绪万千,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方远,醒醒,快醒醒!”

    迷迷糊糊中,何方远被一个声音叫醒了,睁眼一开,吃了一惊,眼前站着的人居然是蓝妺。

    怎么会是蓝妺,他明明睡在孔祥云家中,蓝妺怎么会来北京而且又出现在孔祥云家中?太奇怪了。不过不等何方远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已经被蓝妺从床上拉了起来,

    “快跟我走!”蓝妺一脸迫切,拉着何方远就向外走,“我爸在外面等你,他有重要事情要和你谈。”

    “现在?”何方远迷迷糊糊,蓝成器怎么也来北京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他站了起来,“我刚睡醒,还没有洗脸,你让我清醒一下。”

    “不用了,我爸很急,他等不及了,他说,乔国界和小马哥都谈好价格了,再晚一步的话,立化就被卖掉了。”蓝妺一边说,一边用力拉何方远。

    何方远被蓝妺拉出了房间,来到了楼道中,心想怎么没见孔祥云出来,怎么一转眼全部乱套了,到底怎么个情况?

    随蓝妺下楼,到了楼下,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布满了乌云,毕竟还是冬天,天一阴,就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何方远打了一个冷战,看了蓝妺一眼,心里更奇怪了,天这么冷,蓝妺怎么穿了一身连衣裙,她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小腿,在冷风中显露触目惊心的白。

    蓝妺却不说话,只是用力拉着何方远,快步如飞,也不回头,毅然决然地朝前方飞奔。

    “蓝妺,你先等等,听我说……”何方远总觉得蓝妺哪里不对,好像不认识了一样,他就想停下脚步,和蓝妺说个明白。

    “蓝妺,谁是蓝妺?方远,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是荏苒呀,梅荏苒。”前面的蓝妺站住了脚步,回首一笑,她肤白貌美,个子小巧玲珑,戴一个大框平镜,大大的镜框几乎遮住半个脸庞,可爱得如一只百灵鸟,她用手一推大大的眼镜框,萌得一塌糊涂……

    哪里是蓝妺,分明是梅荏苒!

    何方远惊呆了,梅荏苒不是去了欧洲吗?她怎么会在北京?好吧,就算她回国了,回到了北京而不是回下江,可是她怎么可能知道孔祥云的住处?

    “荏苒,你怎么回来了?”何方远忽然觉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系列的变故了,似乎世界乱套了。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梅荏苒开心地一笑,和何方远初见她时一模一样,人生若只如初见,“你忘了我说过,一年后,等我再重新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梅荏苒。如果到时你还是单身一人,那么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跑掉。现在你还单身,我决定了,我要不顾一切地嫁给你。”

    “一年后?现在已经是一年后了?”何方远的大脑接近短路了,“我记得才过去几天而已。”

    “方远,你在和谁说话,怎么不跟我走了?”正当何方远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时,身后又传来了蓝妺的声音,“你说过要和我在一起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你到底爱谁?”

    回身一看,身后不远处站站一脸幽怨的蓝妺,蓝妺身后,赫然站着一脸怒气的蓝成器。

    “何方远,你不但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也背叛了蓝妺对你的爱情,你背信弃义,你不配成功!”蓝成器对何方远怒目而视。

    “我……”何方远平常能说会道,今天却一下不知该如何解释了,他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梅荏苒,又看了看蓝妺,心思浮沉不定,“我……”

    “你什么你,何方远,你给个准话,你到底爱的是谁?”蓝妺也一改平常的温婉和含蓄,向何方远下了最后通牒,“你到底是跟我走,还是跟梅荏苒走?”

    “他谁也不跟,他跟我走!”蓝妺话一说完,从旁边又闪出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孔祥云,孔祥云施施然来到何方远身边,挽住了何方远的胳膊,盈盈一笑,“从十几年前认识他开始,我就认定,他是我一生的爱人。到今天,十几年过去了,我依然不改初心,依然认为,他,也只有他才是我一生最值得珍爱的人,对不起,你们都晚了一步。”

    话一说完,她一拉何方远的胳膊:“方远,跟我走!”

    “何方远,你敢跟孔祥云走,我恨你一辈子!”何方还没有迈开脚步,梅荏苒就喊了出来,她满含泪水,紧咬嘴唇,流露出坚毅的表情。

    “何方远,你要是跟孔祥云走,我……”蓝妺的泪水也夺眶而出,“我不会恨你一辈子,但我会等你一辈子,等你回心转意的一天。如果你一直不回到我的身边,我会一直等你,直到永远。”

    何方远的脚步沉重如山,再也迈不开一步,梅荏苒和蓝妺,一个横眉冷对,一个温婉如水,都是让他无法割舍的情感,他到底该何去何从?

    如果将梅荏苒比喻成大刀阔斧的大马哥,那么蓝妺就是魅力四射让人爱恨交加的小马哥,而孔祥云则是意志坚定性格固执的李颜红,在三个人之间如何选择,相当于让何方远在三巨头之间做出最终的选择一样,他很难现在就做出最后的决定。

    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形势还不明朗。

    怪事,何方远连连摇头,怎么忽然间将梅荏苒、蓝妺和孔祥云比喻成了三巨头了?不过深入一想,又觉得他的比喻也并非无稽之谈,而是三人和三巨头的性格确实有相似之处,同时,三人和他的复杂关系,也和他目前周旋在三巨头之间的处境,颇为相通。

    “方远,你跟不跟我走?”孔祥云见何方远迈不动脚步,左右为难,她紧咬嘴唇,一脸坚决,“机会,往往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我等了你十几年,找了你四五年,一个女人从懵懂无知到情窦初开再到豆蔻年华都给了你,你如果再负我,你就世界上最无情无义的人。”

    何方远几乎要崩溃了,他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我该怎么办?我该跟谁走?我……”

    “方远,方远,快醒醒!”

    感到了胳膊被人抓住用力摇晃,何方远一个激灵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开,眼前站着一脸关怀的孔祥云。

    孔祥云伸手一摸何方远的额头,怜惜地说道:“又做恶梦了吧?你一做恶梦就全身大汗,快醒醒。”一边说,她一边揪住了何方远的耳朵垂,轻轻揉了几下,“摸摸耳朵垂,不掉魂。”

    原来刚才是一场梦,何方远此时才真正清醒过来,感受到孔祥云轻柔的呵护,被她的小手按摩的耳朵无比舒服,他一瞬间又想起了和孔祥云在一起的悠远岁月,情感的天平再一次向孔祥云倾斜了。毕竟要说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女人,除了妈妈之外,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孔祥云了。

    “到和李颜红约定见面的时间了?”何方远从床上跳了下来,抬手看了看手表,“走,突围第一战,开战!”

    孔祥云会心地笑了:“我就喜欢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退缩的精神。走吧,已经约好了,李颜红在办公室等你。”

    坐上孔祥云的沃尔沃,一路奔驶,不多时就来到了千方北京总部。何方远轻车熟路来到了李颜红的办公室,轻轻敲门,里面就传来了李颜红微带山西口音的普通话。

    “进来。”

    推门进去,方脸、浓眉、大眼的李颜红端坐在办公椅上,正紧锁眉头,一脸深思,他见何方远进来,也不起身,只是微一点头:“何方远,你来晚了一步。”

    “错过了什么?”尽管经过孔祥云对李颜红是完美主义者的形容以及蓝妺也并不看好他和李颜红合作的前景的两重提醒之后,何方远对这一次和李颜红的会面,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却没想到,李颜红连和他深谈都没有,上来第一句话就为会面定下了错失良机的基调,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不是你错过了什么,而是我改变了主意。”李颜红站了起来,脸色依然凝重,“接手整个兴众文学对千方来说,不是最好的选择。”

    昨天孔祥云透露消息说,李颜红有意接手整个兴众文学,正在寻找中间人和乔国界接触,何方远才第一时间跑到了北京,希望可以充当李颜红和乔国界中间人的角色,从而实现他的大计,才仅仅不到一天时间,李颜红就变卦了,身为堂堂的三巨头之一,李颜红也太善变了吧?

    不对,李颜红不是太善变,而是出现了某种他左右不了的变故,否则以李颜红的为人,他轻易不会做出某个决定,一旦做出,也不会随便改变,何方远想通此节,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恢复了应有的淡定:“这么说,李董是有意组建千方文学了?现在千方在PC端有驰骋中文网,在客户端有19猫猫看书以及千方书城客户端,成立千方文学的时机,也确实成熟了。”

    在千方收购驰骋中文网之前,千方曾经以19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19无线,引起了业界的轩然大波。收购19无线,19亿美元的价格堪称中国互联网收购案的天价,业内分析千方甘愿溢价数倍也要收购19无线的原因有三点,一是19无线移动互联网生态链的自身价值,二是千方收购19无线的迫切性,用金钱换时间——移动互联网对千方来说是关乎未来的重中之重。在移动互联网的构建方面,移动搜索方面,千方最为擅长,在移动生态和应用分发方面,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构建起来的,收购无疑是一个以金钱换时间的选择。并且,留给千方的时间已经不多。

    三是250网络公司和芝麻开门搅局的抬价效应。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企鹅和250都曾参与到对19无线的收购案中。企鹅曾经与19无线接洽过,不过,因种种原因最后放弃了。而芝麻开门自始至终都在洽购19无线的行列中,并且是积极的抬价者,由此也抬高了19无线的估价,最终让千方下了血本。

    当时的收购虽然轰动一时,何方远虽然也有过关注,但一是他离千方的距离太远,对业内高达19亿美元的收购,只能远远的惊叹并且看热闹,并没有深思千方不惜重金收购19无线有多么长远的布局。二是当时他正深陷立化自身的危机之中,没有将目光投向千方的大手笔收购之上。

    但现在,当他再次和李颜红面对面时,忽然灵光一闪,想通了在收购之中千方深埋的一个伏笔,至此他才恍然大悟,巨头果然是巨头,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深藏不露的长远布局。

    19无线除了可以弥补千方在无线端布局的薄弱之外,19无线的旗下还有19猫猫看书。猫猫看书有高达一亿多的装机量,在无线客户端市场,占据了不小的市场份额,比起立化中文网自己的客户端,可谓强大多了。千方在PC端拥有了驰骋中文网,在客户端有了猫猫看书,再加上千方自己的千方书城客户端,千方在互联网版权产业市场的布局,已经初显端倪!

    “成立千方文学?”李颜红轻轻摇了摇头,“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何方远,你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想接手兴众文学,甚至还想过想你充当中间人和乔国界谈判,现在又改变了主意?”

    何方远也摇了摇头:“我当然不知道李董深谋远虑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