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不走寻常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35字

    “呵呵……”李颜红难得地笑了起来,“深谋远虑?是不是你觉得到了我这个层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看得非常长远?你错了,我确实可以比你看得稍微长远一些,但也远不了太多,因为和我同层次的太多了,他们的想法,我左右不了,所以,我的想法也经常会受到他们想法的影响,会随时在他们的影响下,有所改变。实话告诉你吧,乔国界确实是想卖兴众文学,但他诚意不够,要价太高。”

    原来李颜红已经私下里和乔国界直接接触过了,何方远忽然感到了一股悲凉,他一直想充当中间人的角色,希望周旋在三巨头之间,成为支点人物,从而让自己成为赢家,现在他才发现,在强大的资本力量面前,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一旦有了另外的渠道,他会被双方无情地抛弃,成为可怜的弃子。

    这样看来,也许跳出立化自主创业,才是他的最佳选择。

    “既然李董有另外的渠道和乔董沟通,我今天来,就多余了。”何方远很识趣地提出了告辞,“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和李董合作。”

    “机会不在以后,就在当下。”李颜红不慌不忙地说道,“何方远,我很欣赏你审时度势的眼光和一往无前的勇气,其实在你来北京之前,我已经和乔国界接触过了,就千方收购兴众文学一事,谈了谈,当然了,他想卖,我想买,最终没谈成,肯定只有一个原因——价格问题了。但我还是让孔祥云请你来千方,是想当面告诉你,经过和你的几次接触,以及我对你的暗中观察,我确信你就是我需要的人才,如果你愿意,千方文学成立后,会给你留一个副总裁的位置。”

    一年前,何方远还只是立化的小小副总监,在立化危机之中,他连升三级,从副总监到副总再到总经理,完成了许多职场中人不敢想像的火箭式的飞跃。但立化的总经理一职离兴众文学的副总裁宝座,还有不小的距离。而以何方远目前在立化的处境来看,他没有可能再前进一步升任兴众文学的副总裁了。

    当然实际上何方远也没有想再在兴众文学前进一步的动力。

    应该说,李颜红许诺一个千方文学副总裁的位置——虽然千方文学此时还没有成立,但成立只是早晚的事情——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诱饵,比他现在的位置又前进了一步,但对何方远来说,跳出立化担任千方文学的副总裁,依然是寄人篱下的角色。

    何方远之所以一直想完成管理者收购,或是跳出立化自主创业,要的就是想摆脱别人的掌控,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谁不想将自己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何方远微微一笑:“谢谢李董的抬爱,不过很抱歉,我不会从一个笼子出来再跳进另一个笼子。”

    李颜红愣住了:“什么意思?”

    何方远没有正面回答李颜红的问题,而是含蓄地说道:“从管理者收购到我想成为千方和兴众中间人的角色,李董难道还看不出来我的志向?更何况从性格上来说,我们的性格太相似了。”

    “哪里相似了?”李颜红不解地问道。

    “李董现在的座驾是奔驰S600,听说在奔驰S600之前,李董还有过两辆车,2005年之前是宝马,2005年之后是奥迪A8,也就是说,BBA三大豪车,从宝马到奥迪再到奔驰,李董全部拥有过了,对不对?”何方远一脸淡淡的笑意,问道。

    “没错。”李颜红难得大有耐心和何方远周旋,也是他确实看重何方远的人品和能力,想重用何方远,换了别人,他才没有这份耐心和对方绕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李董从宝马换成奥迪,再从奥迪换成奔驰,德系三大豪车,都尝试了一遍,这就说明李董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不断地追求完美。”何方远微一点头,“而我从副总监到副总再到总经理,职场上的每一个阶段,也分别尝试了一遍,但我还是不安于现状,想要进取,我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的最大特征就是会不断地追求完美,千方文学副总裁的位置,也许算是宝马,或者算是奥迪,但不会是奔驰。”

    何方远用宝马和奥迪来比喻千方文学副总裁的位置,是明确无误地告诉李颜红,他追求完美的脚步不会停止,而且他的理想和志向也不仅限于一个千方文学副总裁的位置,尽管千方文学副总裁的宝座等于是和海山企鹅文学副总裁平起平坐了。

    不过现在的何方远愈加清醒地认识到了一个现实,不管是副总裁甚至是到了总裁、CEO的地位,又能怎样?江武不就曾经是兴众文学的副总裁吗?不一样因为和乔国界理念不和而最终愤而辞职?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才是王道。

    “你想直接开奔驰?”李颜红平常不苟言笑,今天罕见地再一次笑了,他是被何方远很有意思的类比逗笑了,越来越觉得何方远是个难得的人才,在IT圈内,从来不缺循规蹈矩的技术人才,最缺有创意有幽默细胞的管理人才,“没问题,我送你一辆奔驰,而且也许有一天,还会再请你坐千方文学CEO的宝座。”

    好嘛,李颜红下了大手笔,何方远越来越看清局势了,其实从一开始李颜红就没有多少诚意收购兴众文学,或许李颜红真和乔国界私下沟通了一下,他相信,李颜红的报价会比乔国界的心理价位低上太多,从李颜红以2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驰骋中文网就可以得出结论,在千方文学的投入上,李颜红不会付出太多真金白银。

    但李颜红愿意花大力气挖掘人才,作为完美主义者的李颜红,他的理念应该是人才大过一切。

    “谢谢李董的好意。”何方远心意已决,“可惜我不喜欢奔驰,奔驰太舒适太安逸了,没有激情,我还是喜欢宝马更多一些。”

    宝马讲究操控,良好的操控性能让人有驾驶和奔驶的欲望,而奔驰过于舒适的调校以及优良的隔音效果,让人在舒适而安逸的驾驶环境下,多了沉稳而少了激情。

    李颜红见何方远不为所动,只好摇了摇头:“作为三大豪车都尝试过一遍的过来者,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宝马虽然操控好,但减震太硬、座椅不舒服,开时间长了,容易疲劳。奔驰虽然缺少一点激情,但奔驰营造的舒适的驾驶风格,才是最从容淡定的生活。”

    “我还年轻,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不折腾,到老了,就折腾不动了。”何方远从容地一笑,“对了李董,请恕我直言,互联网版权产业是一个需要激情的产业,太舒适太安逸了,会因为激情不足而导致创作的动力不足。还有,也许等我开够了宝马和奥迪之后,我的最后选择也不会是奔驰……”

    李颜红不管是在千方内部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喜欢掌控一切,但现在他却没有察觉的是,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被何方远掌控了谈话的节奏,他愣了一下:“不是奔驰,会是什么?”

    “沃尔沃。”何方远自信地一笑,“奔驰太完美了,不管是舒适性还是安全系数,和奔驰的完美相比,沃尔沃过于强调安全的造车理念,让沃尔沃既不如宝马的操控,又不如奔驰的舒适,但它对安全极致的追求让它获得了世界上最安全的汽车的称号。人生本来就不完美,过于追求完美,反而会自寻烦恼,所以,我不喜欢过于完美的奔驰,却喜欢并不完美的沃尔沃。”

    李颜红沉默了,他低头沉思了片刻,想起了什么,说道:“马化龙也喜欢沃尔沃。”

    何方远听出了李颜红话中的暗指,笑了一笑:“我是欣赏小马哥的为人,但我未必就会和小马哥合作。”

    李颜红见事已至此,伸手和何方远握手:“千方文学的成立还需要一段时间,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让孔祥云联系我。”

    “谢谢。”何方远和李颜红握了握手,没再多停留片刻,转身走出了许多人梦寐以求想要进来却不得其门而入的三巨头之一的办公室。

    出门之后,何方远直接下楼,来到了孔祥云的办公室。

    孔祥云双手抱着一个白瓷茶杯,杯中泡着一杯浓浓的红茶,茶香弥漫,映衬得她的脸庞娇艳如霞。

    “怎么样,有没有收获?”孔祥云笑眯眯地凑了过来,伸手将茶杯递给何方远,“来,先喝口茶败败火,冬天天干物燥,容易阴阳失调。”

    何方远气笑了,他知道孔祥云是故意逗他:“说吧,你既然明知道李颜红全盘收购兴众文学只是虚晃一枪,他的本意是想让我担任兴众文学的副总裁,你还非急巴巴地请我过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还猜不到的话,你也就太笨了。”孔祥云笑嘻嘻地弹了何方远一个脑奔,“方远,说实话,局势发展到现在,你还认为乔国界真的想卖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吗?或者换个角度说,就算乔国界想卖,真的会有人接手吗?”

    也是,何方远的思路忽然又豁然开朗了。之前一直有传言说乔国界不想玩了,想要出售兴众文学,甚至是打包出售整个兴众,他也就一直被这个传言左右了思路,一心认定乔国界真的是想出售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甚至还设想过拆分出售兴众文学的可能,但现在看来,或许真如孔祥云所说,不管乔国界是不是真想出售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问题是,乔国界要出的价格,谁会接手?

    或者是,兴众现在除了兴众文学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一卖的优良资产?而以目前的局势判断,千方接手兴众文学的可能性已经被完全排除,而芝麻开门收购兴众文学的意愿也正在降低,那么兴众文学潜在的收购方就只有一个半了。

    一个是企鹅,另一个是还在犹豫的芝麻开门。也就是说,乔国界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

    “如果乔国界发现兴众或是兴众文学无人接手,或是收购方给出的价格远远低于他的心理价位,他真的不卖了,事情就又回到了起点。”何方远接过了孔祥云的茶杯,却没有喝,而是坐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道,“祥云,你说说看,如果我现在跳出立化,该怎么迈出自主创业的第一步?”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孔祥云狡黠地一笑,“你自主创业,是打算和蓝妺合作,还是和我合作?”

    “和蓝妺合作怎么样,和你合作又怎么样?”何方远早就料到孔祥云会问这个问题。

    “如果你蓝妺合作,你还会走创建一家互联网版权网站的老路,然后用三年时间奠定基础积累版权资源,等到时机成熟时,再延伸到下游的拓展产业,大概还需要两三年时间,我算了一下,如果你和蓝妺合作走自主创业的道路,至少需要五亿以上的投资,并且要五年以上时间才有可能赢利。五年时间,变数很大,不但有可能投资方失去信心,不再追加投资,还有可能你的白富美女友也对你失去耐心,从你的身边飞走,嫁给了别人。”孔祥云详细地为何方远分析得失。

    “去,别添乱,说正事,公是公,私是私,公私不能混为一谈。”何方远呵呵一笑,“只要你不再动不动就拿我和蓝妺开玩笑,我们就还是好朋友。”

    “做贼心虚。”孔祥云才不怕何方远,她可比蓝妺更了解何方远的脾气,“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当然好,但有时公私兼顾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不?”

    “五个亿,五年,确实风险大了一些。”何方远故意不接孔祥云的话,现在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说说如果我和你合作,会怎样?”

    “和我合作的话,最快一年,最晚两年,就可以见到效益。”孔祥云自信地一笑,“不走寻常路,不走老路,我的创意绝对比你的想法更超前一步,而且更有可操作性。”

    何方远兴趣大增:“什么创意,说来听听。”

    “干嘛告诉你?就不。”孔祥云又卖起了关子,“我的创意只和我爱并且也爱我的人分享,我要用来和他共创美好未来。你是谁?你哪位?你贵姓?我宝贵的创意为什么要告诉你一个外人?”

    何方远无奈地笑了,被孔祥云将了一军,他无话可说了,又想起了在孔祥云家中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心想也许等他最终决定走哪一条道路时,他同时也会决定到底和谁在一起。

    “今天不回去了,我明天一早回下江。”何方远转移了话题,“走,陪我转转北京城。”

    “好吧,我带你去香山爬山,也许爬一次山,会让你心胸更开阔一些,也更能让你看清未来的方向。”孔祥云并没有对何方远还在犹豫不决感到失望,和蓝妺相比,她有的是耐心。

    “何方远去了北京?”正当何方远和孔祥云在香山努力爬山的时候,蓝家,蓝成器坐在客厅之中,听蓝妺说到了何方远的举动,他为之一惊,“去做什么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在孔祥云的牵线下,去见李颜红了。”蓝妺坐在蓝成器对面的沙发上,蜷了身子,小意而温存,“爸,如果你坚持你只支持何方远管理者收购的想法,不支持他自主创业的话,那么我会告诉你,你失去了何方远。”

    “怎么讲?”蓝成器还是第一次见到蓝妺一本正经地和他谈论正事,不由好奇心大起,女儿长大了,也会深入浅出地思索问题了,好事,大好事。

    “据我观察,乔国界的算盘落空了。”蓝妺最近也学会了通过现象看本质,从各种财经新闻中发现有用的信息,再经过整理和分析,最终得出了她认为正确的结论,“乔国界想打包出售兴众或是化整为零拆分出售兴众的想法,不会也不可能实现。”

    “为什么呢?”蓝成器饶有兴趣地问道,他很为蓝妺开始独立地思索问题而欣喜。

    “虽然我在兴众文学工作的时间不太长,但以我对乔国界的了解,尽管现在兴众日薄西山,乔国界却不会低价出售,肯定会要一个高得离谱的价格。要价高不怕,问题在于,兴众现在还有什么可卖的?兴众今年一季度的净营收和业务收入都大幅下滑,兴众游戏公司今年一季度净营收同比下滑9.6%,特别是在代表市场主流趋势的手机游戏业务层面,兴众手机游戏一季度收入环比下滑45.8%,同比下滑38.7%……”蓝妺娓娓道来,说起兴众的现状,如数家珍,“游戏是兴众的支柱产业,游戏业务收入的下滑,让兴众失去了现金流。兴众文学是兴众的优良资产,但经过分裂事件之后,兴众文学的核心资产立化中文网元气大伤,再难恢复到鼎盛时期,明眼人谁还看不出来,兴众真的没什么好卖的了,而且就算卖,也只能贱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