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时间不等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64字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蓝成器其实也看了出来兴众目前的现况,他正是基于兴众举步维艰的窘迫,才寄希望于乔国界审时度势急于出手,才好可以以较低的价格接手立化中文网,但蓝妺的话又提醒了他,“乔国界肯定不会贱卖,还想卖一个高价,这样一来,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了。买家是想压价,乔国界又不肯让步,僵持时间久了,就会让买方失去耐心。”

    “还有一点,爸,有能力吃进并且对兴众文学和整个兴众感兴趣的公司,目前为止只有三巨头了,您说,三巨头中,还有哪一家会真的不惜血本买下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蓝妺侧躺在沙发上,慵懒的样子,似乎要睡着一样,不过她和蓝成器的对话,却又是让人兴奋的话题。

    蓝成器沉吟不语,根据他从各方汇总得到的消息显示,千方对于吃进兴众文学兴趣不大,更不用提整个兴众了,对千方来说,兴众旗下也就是兴众文学还有几分价值,但千方发展的重心似乎不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之上,尽管千方也有意成立千方文学。

    芝麻开门对兴众应该也兴趣不大,或许会对兴众文学有一定的兴趣,但芝麻开门收购了文化中华之后,再收购兴众文学,就有了多余之嫌,那么唯一大有兴趣又有实力并且不惜血本收购兴众文学或兴众的,就只有企鹅一家了:“兴众最有价值的资产依然在游戏和文学,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却是,今年上半年游戏业务已经占据了51%的国内游戏市场的公司是企鹅,也就是说,兴众游戏和国内其他所有的游戏公司加在一起来也才占49%的市场份额,还比不了一个企鹅,至于兴众本身,游戏已经而排不进市场前五了,对于企鹅来说,花不菲的价钱买下兴众游戏只能算是鸡肋……”

    “对呀,兴众游戏对企鹅来说是鸡肋,兴众文学现在对于已经拥有了开天中文网并且即将成立企鹅文学的企鹅来说,不一样是鸡肋吗?”蓝妺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兴众文学的核心资产是立化,立化经过分裂之后,管理人员走了四分之三,版权方走了三分之二,现在的兴众文学,今非昔比,更何况立化分裂出来的管理人员和版权方都归到了开天也就是未来的企鹅文学旗下,企鹅又有什么必要再花大价钱买下兴众文学呢?挖走了兴众文学最核心资产的核心资源之后,企鹅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这么一分析,兴众还真卖不出去了?”蓝成器呵呵一笑,“既然兴众或是兴众文学卖不出去,我再只要求何方远完成管理者收购,就是强人所难了,是不是?小妺,你是不是想让我改变主意,不再坚持何方远必须完成管理者收购,转而支持他跳出立化自主创业?”

    蓝妺嘻嘻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蓝成器的问题:“也许传出企鹅还想收购兴众文学的消息,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企鹅更感兴趣的是兴众文学的版权资源,在游戏IP开启天价模式的时代,一次性买下积累了无数版权作品的版权富矿兴众文学,再逐步挖掘成为游戏,说不定是一笔非常不错的生意。但如果说企鹅想买下整个兴众,可能性还是不大,唯一能解释企鹅内心欲望的是,企鹅希望通过收购兴众,让其他公司无法收购,阻止其他公司整合兴众的游戏资源,避免出现另一个向企鹅挑战的游戏公司的出现。因为人人都知道兴众游戏的衰落是兴众自己的管理模式所致。如果兴众被企鹅的竞争对手比如芝麻开门拿去,以芝麻开门的实力,只要完成兴众游戏与文学的内部整合,就具备了再次挑战企鹅游戏市场一家独大的能力。”

    蓝成器几乎要拍案而起了:“小妺,你太有见地了,你不要告诉我,刚才你的一番话都是你自己想到的。如果真是你自己得出的结论,我会说,你真的已经长大了。”

    蓝妺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爸爸,让你失望了,刚才我的一番高深高明并且一针见血的见解,是剽窃了何方远的思路。”

    “啊?”蓝成器吃惊不小,“这么说,何方远已经得出了兴众出售最后会是不了了之的结果的结论?岂不是说,他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后路?”

    “不怕告诉你,爸,如果你觉得何方远真的一直义无反顾地走在管理者收购一条路上,你就大错特错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孤注一掷,他一直在两条腿走路。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何方远不是你认为的完美主义者,他其实是一个摇摆在完美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的中间派,或者说是矛盾性格。”蓝妺轻轻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一声,“也不怪他会有矛盾性格,他既无资源又无资金,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不但要看准方向,还要留意脚下,一不小心摔倒的话,就有可能一败涂地。”

    “……”蓝成器沉默了,他站了起来,在客厅中来回走了几步,意味深长地看了蓝妺一眼,“小妺,你是想劝我改变主意,主动提出支持何方远自主创业?我问你,你在和何方远的合作中,是不是掺杂了太多的私人情感?”

    蓝妺脸微微一红,既没承认又没否认,说道:“相处久了,肯定会有感情的因素在内。我只是想提醒爸爸一个事实,何方远现在有退路了,如果你不及时调整战略的话,你会失去最后一次和何方远合作的机会。而我,也会失去他的爱情……”

    “其实,我也不想失去和何方远合作的机会,你和何方远的感情,我也赞成,只是……”蓝成器一时犹豫,毕竟做出投资数亿并且三五年之内没有回报的决定,不是那么容易,“我再考虑一下。”

    “还要考虑多久呀?”蓝妺表面上淡定,其实内心很是焦虑,何方远去北京是不是能和李颜红达成共识敲定合作暂且不论,只说他和孔祥云进一步走近,就让她多了紧迫感,谁也不想让到手的幸福溜走,但幸福是不是溜走,决定权又不在她手中,“爸,时间不等人呀。”

    蓝成器岂能不知蓝妺的焦虑是什么,他微微一笑:“你和何方远的感情再重要,也不能拿几亿的投资当赌注,事缓则圆,现在的何方远,也许正想等我改变主意主动找他,他好大提条件。”

    “如果蓝成器改变了主意,主动对你说,他愿意拿出三五个亿的资金助你自主创业,你会怎么选择?”在香山之巅,孔祥云一擦头上的汗水,对身边同样一头汗水并且气喘吁吁的何方远说道,“你会不会立刻调头驶向蓝成器的方向?”

    何方远没有说话,极目四望,冬天的北京城一片萧索,但在萧索之中,却又蕴含了即将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笑了一笑:“实话告诉你,祥云,不管是事业上的下一步还是感情上的最终归宿,我都还没有想好。别怪我优柔寡断,每个人在面对人生的重大转折时,都会有瞻前顾后的困惑。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蓝成器就算改变了主意,愿意拿出三五亿的资金让我和蓝妺创业,我也不会接下了。”

    “为什么?”孔祥云并没有因何方远说他还没有决定到底和谁在一起而感到沮丧,相反,她隐隐有欣喜之意,因为直觉告诉她,这一次的北京之行,何方远的想法改变了许多。

    “我不打算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了……”何方远在爬山的时候,想了很多,从立化的分裂到开天的成立,再到千方收购驰骋,以及即将成立的企鹅文学和千方文学,甚至是以后有可能成立的芝麻开门文学,三巨头争取跳入了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池子之中,三头巨象的涌入,让本来不大的池子更显得拥挤不堪了,其他的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或是公司,就只能在夹缝中生存了。

    “也是,论实力,蓝成器远远比不上三巨头的其中之一,论渠道,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在三巨头都盯上了互联网版权产业金矿的今天,再想从三巨头的手中争夺市场分一杯羹,难度太大了。”孔祥云斜靠在一块石头上,北风吹乱了她的长发,让她飘然有出尘之意,不过有出尘之意的她关注的却是尘俗中事,“蓝成器也是对重新上马一个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信心不足,所以才只让你完成管理者收购,现在管理者收购的前景一片黯淡,方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哈哈……”何方远哈哈一笑,举目四望,在香山之顶,大半个北京城尽收眼底,他意气风发地笑道,“祥云,我知道你的心思,管理者收购没戏了,自主创业也没有前景了,我现在就相当于站在了悬崖边上,前面没路可走,只能原路下山了。”

    “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什么时候再来北京找我,我有一个助你一飞冲天的计划,当然了,前提是,你得和我合作。”孔祥云又含蓄地提醒了何方远一次。

    “我知道了。”何方远拉长了声调,心领神会地笑了。

    次日一早,何方远告别孔祥云,飞回了下江。住在孔祥云家中一晚,他还以为会发生什么意外事件,结果一晚上他睡得香甜,孔祥云也睡得安稳,二人相安无事,谁也没有对谁有不轨行为。

    不过何方远心里清楚得很,这一次的北京之行,孔祥云巧手推动,在他心中种下了几粒有望长成参天大树的种子,一粒是事业,一粒是爱情,还有一粒是久远的友情。人生在世,谁能逃得过事业、爱情和友情的缠结?

    虽然何方远没有明确答复孔祥云,但实际上,何方远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只不过他还在等最后一个时机的到来。

    最后一个时机是什么?是企鹅文学的成立。如果企鹅文学成立之后,兴众文学还没有卖出的迹象,那么就几乎可以断定,兴众文学不会卖掉了。

    回到下江后,何方远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先回到了家中,他想先休息一下。

    中午先舒服地睡了一大觉,醒来后,习惯性地打开电脑,上网查看新闻收发邮件。刚打开企鹅,一条消息跳了出来。

    “方远,我在哥德堡,在你最喜欢的汽车沃尔沃的总部参观。流连在沃尔沃的发展史中,我深深地感到了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的高度,从发明安全带到无偿放弃专利以提供任何一家汽车公司可以免费使用,挽救了全球数百万的人生命,再到发明三元催化器,为净化空气减轻污染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样,沃尔沃也放弃了专利……我希望你能和沃尔沃一样,始终坚持社会责任感,成就一番了不起的事业。”

    是梅荏苒的留言。

    梅荏苒的留言时间是昨天,现在她已经不在线了。何方远感慨良久,没想到在梅荏苒和他断绝联系许久之后,她的第一次说话居然是有关沃尔沃的发展史。是梅荏苒长大了,还是她和他之间终究有了隔阂,有些话不再方便明说,非要拐弯抹角地暗示?

    以前何方远曾经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对梅荏苒说过一句话:“等我在下江赚到了一辆房子,不需要太大,100平方米足够,再有了一辆汽车,不需要多好,沃尔沃XC60就行,我就娶了你,怎么样?”

    当时梅荏苒愣了一愣,然后笑得十分开心:“为什么是沃尔沃而不是宝马?”

    何方远的回答是:“宝马太张扬了,沃尔沃低调又安全,符合你邻家小妹式的优雅而从容的风格。”

    摇了摇头,驱散了脑中的胡思乱想,何方远没有回复梅荏苒,而是关了电脑,下楼了。

    到了立化,何方远穿过办公区,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房门,一抬头愣住了,他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人,正一脸淡然笑意等他。

    不是别人,正在梅长河。

    如果说是李丛林甚至是顾南在等他,何方远也不至于十分惊讶,但偏偏是梅长河,就不由他不心中大跳了——怕是又出了什么变故。

    果然,梅长河一见何方远进来,起身迎接:“方远,我不经你允许就进了你的办公室,你不会怪我吧?呵呵,是我让范记安打开了你的办公室的大门,他看在荏苒的面子上,不好意思拒绝我的要求。”

    原来是范记安多事,何方远知道范记安对梅荏苒一向关心,不管是蓝妺还是孔祥云,在他的心目中都不如梅荏苒亲近。所以梅荏苒的爸爸梅长河让范记安打开他办公室的门,范记安才敢胆大包天连向他请示一声都没有就照办了。

    回头可得好好批评范记安一番,让他记住一个原则——公私分明。

    “当然不会怪梅伯伯了……”何方远淡淡一笑,“不知道梅伯伯有什么指教?”

    称呼梅长河为梅伯伯而不是梅董,也算是何方远为梅长河留了几分情面,他同时也是在暗示梅长河,公是公,私是私,公私最好不要混为一谈。

    梅长河自然听懂了何方远的暗示,也明白何方远对他闯入他的办公室的做法微有不满,不由呵呵一笑:“方远,我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走进了你的办公室,所以才采用了不得已的办法。昨天你谈到一半就不辞而别,李董和顾南对你很不满意。”

    “昨天是我失礼了,我会向李董道歉。”何方远只提李丛林不提顾南,明显是将顾南排除在他的合作对象范围之外的节奏。

    “李董倒没有太生你的气,他和我一样,对你到底想要怎样很感兴趣。”梅长河来到门前,轻轻关上了房门,慢慢切入了正题,“听说你去北京是和李颜红见面了?怎么样,有没有收获?”

    不简单呀,消息够灵通,他才和李颜红见了一面,梅长河居然就知道了,可见梅长河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何方远微微摇了摇头:“一无所获。”

    梅长河虽然知道何方远是和李颜红见了一面,但何方远和李颜红的谈话内容,他当然不会知道,就继续追问:“李颜红是不是想全盘收购兴众文学?”

    梅长河是真不知道李颜红已经和乔国界谈崩了,还是故意假装?何方远的目光在梅长河的脸上停留了三秒钟,见梅长河一脸平静,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也就不再费心去猜测梅长河的心思,而是如实地说道:“李颜红是有这个意思,但乔董要价太高,吓走了李颜红。”

    真相,永远具有动人心魄的威力。何方远此话一出,梅长河为之一惊:“你的意思是说,李颜红不会接手兴众文学了?”

    “梅伯伯,如果你是李颜红,你会接手兴众文学吗?”何方远反问了梅长河一句,又笑了笑,“李颜红对未来规划的重心不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上,他收购驰骋中文网只花了2亿人民币,很明显,他不想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上投入大手笔。乔董接二连三的释放出想要出售兴众文学的消息,却又不肯在价格上有丝毫让步,让许多想乘机捡便宜的买家大失所望,不出所料,兴众文学是卖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