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万万没想到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19字

    就有人认为何方远是服软了是妥协了,是为了保住饭碗不得不由以前的激进改成了绝对服从,就连顾南也一度认为,何方远锐气已失进取全无,成了一个地道的职业经理人了。

    当然也有明白人如李丛林和梅长河者,二人都对何方远的表现冷眼旁观,猜测何方远如此低调和墨守成规,肯定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的到来,到底是什么机会,二人也猜不到。

    其实不只李丛林和梅长河猜不到何方远在等待一个什么机会,就连何方远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等待什么,不过他心里清楚的一点是,他确实是在等一个契机,但到底这个可以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契机是什么,或者说,是由兴众文学内部引发,还是由外部的三巨头之一引爆,他也不敢肯定。他只知道的是,他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一个关键时刻的到来。

    何方远的改变在樊铮和付锐看来,相当于何方远彻底失败的标志,同时二人也隐隐听到了风声,尽管乔国界有抛售兴众或是兴众文学的迹象,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公司有接手的兴趣,也就是说,兴众的大船暂时不会改变航向,也不会城头变换大王旗,兴众还会是乔董一个人的帝国,再加上何方远似乎对于跳出立化兴趣不大,二人也就慢慢熄了跟随何方远的心思。还是个人前途重要,谁也不愿意将赌注下到一个没有前景的人的身上。

    更何况二人对何方远又远不如范记安和徐子棋对何方远有感情因素在内。

    “其实,樊铮、付锐和我保持了距离,是好事。”何方远却不如范记安和徐子棋一样对攀铮和付锐愤愤不平,相反,他不但理解并且尊重二人的选择,同时也认为二人的做法有利于他的下一步布局,“等他们提出辞职的时候,就不会有人认为是我在背后推动了。”

    “什么?樊铮和付锐要辞职?怎么可能?”范记安又震惊了,“何哥,你到底在打一个什么样的如意算盘,或者说,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提前透露一点给我们,也好让我们吃一颗定心丸,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跟着你,最后说不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今天和你们坐在一起,就是要和你们好好说说我的计划,你们非要捣乱,非要说感情上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今天不说了。”何方远欲擒故纵,故意吊几人胃口。

    “何哥,不,何总,你这样就不地道了,我可是你的狗头军师,你瞒谁都不应该瞒我呀。”范记安急了,忙不迭地说道:“快告诉我你的布局,何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徐子棋。”

    徐子棋被范记安的犯贱气笑了:“范记安,什么时候你能有何哥一半的聪明再加上有我一半的稳重,你就有了大将之风。”

    “一边儿去,你那不叫稳重,叫肥胖过度。”范记安对徐子棋讥笑一声,正要继续加大嘲讽力度,忽然眼睛直了。

    “何、何哥……外面的人是、是、是谁?”范记安的目光透过窗户落在了远处的江边,江边人流如织,人流中,有两个人并肩而行,穿梭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之中,毫不起眼。

    何方远没有说话,他比范记安更先一步看到江边的二人,尽管离得远,尽管此时已是黄昏,光线不好,他还是一眼看清了江边漫步的二人。

    二人随意漫步的悠闲姿态,以及既客气又有几分热切的对话表情,让何方远大吃一惊!

    因为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乔国界和……小马哥!

    如果仅仅是乔国界在江边漫步,尽管知道乔国界一向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何方远也许只会微微吃惊乔国界有如此闲情雅致,却不会过于吃惊。但偏偏和乔国界一起漫步的人竟是企鹅帝国的缔造者小马哥,就不由他震惊莫名了。

    震惊的不仅仅是乔国界和小马哥轻松而悠闲的漫步姿态,犹如多年的好友一般——向来视小马哥为平生最大对手的乔哥为了商业利益和小马哥摒弃前嫌握手言和倒也没有什么,从来就是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还有在一个月的沉寂之后,在何方远认为千方、芝麻开门和企鹅都不会接手兴众或是兴众文学之时,万万没有想到,小马哥曲径通幽,居然亲自跑来下江和乔国界在江边漫步了。

    以乔国界的深居简出和小马哥的日理万机,二人绝对都没有可以忙里偷闲到黄浦江边散步的悠闲,那么二人在江边的漫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二人在某个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上,达成了初步共识。

    乔哥和小马哥会有什么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除了兴众或是兴众文学的归属之外,再无其他!难道说,和传闻中一样,小马哥真的有意豪掷数十亿美元全盘买下兴众?

    如果不是为了买下兴众或是兴众文学,下江还有什么值得小马哥亲自到此一游的亮点?何方远心中的震惊久久无法平息,眼前真实发生的一切提醒了他一个必须面对的事实——如果企鹅真的买下了整个兴众或者哪怕只是单独吃下兴众文学,对业内造成的震撼,绝对不亚于一场地震。同时,对他重新规划的下一步,也会带来致命的不可逆转的影响。

    “啊?”徐子棋顺着范记安的目光望去,也发现了乔哥和小马哥的身影,顿时目瞪口呆,“不是吧?我没看错吧?乔哥真和捅了他两刀的小马哥握手言和了?天啊,在资本力量面前,即使强大如乔哥者,也得忘记过去的耻辱,和曾经撬了自己墙角的人谈笑风生。”

    徐子棋想的是个人恩怨,范记安脑子迅速一转,想的却是长远大计:“何哥,乔哥和小马哥在江边散步,讨论的肯定不是人生和爱情,而是生意……啊,是不是小马哥真要全盘接手兴众了?”

    “谁知道呢?”何方远愣了愣神儿,脑中迅速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用手一指范记安,“赶紧上网查一下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突发的重大消息。”

    “马上。”范记安从包中拿出微软的平板电脑surface pro2,上了网,刚打开网页,一则消息就跳了出来——传芝麻开门收购兴众,五大业务打包35亿美元!

    “果然有新闻了,何哥太厉害了,快看,传言芝麻开门要打包收购兴众了。”范记安掩饰不住一脸的兴奋,将surface pro2推到几人面前。

    何方远俯身一看,新闻首发在微信的几大公众号中,然后迅速蔓延开来,在网上形成了一股强劲的风声。

    关于芝麻开门收购兴众的传闻,条理很清晰,显然是出自高人之手:“兴众五大业务打包出售,收购价约35亿美元。据业内消息人士透露,乔国界正打算将兴众游戏、闪7、兴众云、兴众文学、智安市场这五大业务打包一并出售给芝麻开门,交易已经进行到了比较细节的部分,收购价约在32到35亿美元之间。

    消息人士表示,一但上述交易完成,兴众游戏、闪7、兴众文学都将交由此前芝麻开门从企鹅挖角过来的芝麻开门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李春村管理,分析称,兴众帝国即使诸多诟病,仍称得上豪门贵族。

    业内分析称,即使今天人们对兴众有再多诟病,也改变不了兴众游戏还是有底蕴的豪门贵族这一事实。作为传统端游公司的兴众的经验、用户、IP、资源,在手游市场过了拼时机、到了拼实力的今天,将会开始展露威力。

    无论是从业务的层面,还是提升上市后投资者期待的层面,相较于芝麻开门投资组合里许多杂七杂八的公司,兴众游戏确实是一块优质资产。”

    传闻的背后,再次强调了传闻的真实性:“针对以上传言,芝麻开门方面在接受媒体连线时予以了明确的否认。兴众总裁办相关人士则回答称,目前内部并未得到这样的消息,我们不予评论。有业内人士表示,今日关于兴众打包业务出售给芝麻开门的消息,不排除是故意制造的一枚烟雾弹,意在为潜在相关交易中的一方造势,也有可能是兴众为了抬高自我价值的有意吹风。”

    “何哥,你怎么看?”范记安不亏为范记安,从最初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之后,看出了传闻背后的推手的真实意图,嘿嘿一笑,“谁说乔董不想卖兴众了?乔董只是一心想卖一个高价罢了。现在放出烟雾弹,制造兴众还十分抢手的假象,要的就是一直对芝麻开门无比提防的企鹅动心,这不,前脚才放出烟雾弹,后脚小马哥就来下江和乔董在江边漫步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当然不是巧合,何方远深知商业策略上的虚虚实实的手法。最近一个月的沉寂,确实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是在沉寂在酝酿新一轮较量——心理较量和商业手法谁高谁低的较量。芝麻开门以3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兴众的传闻,是真是假暂且不论,但消息的透露方肯定不是芝麻开门,而是兴众。

    近一个月来,何方远一直在沉默,他是在冷静地等待局势的破局,因为他虽然不再一心想完成管理者收购,也不再想跳出立化自主创业,但他重新规划的全新之路,和乔国界最终是卖是留兴众文学有着直接的干系,所以他始终在暗中观察乔国界的一举一动,想要知道乔国界最终会怎样处置兴众文学或是兴众帝国。

    以他的推测,乔国界确实真心想卖掉兴众或兴众文学,只要有人出价合适,不管是单独购买兴众文学或是打包买走整个兴众,他都不会拒绝。但乔国界的性格一向自视过高,即使是抛售兴众或兴众文学,他也不愿意贱卖,想卖一个合理的高价。

    巨头之间的商业并购,上下出入十亿甚至十几亿美元的溢价,是常事。就拿千方收购19无线来说,19亿美元的高价,几乎比19无线1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多出一倍有余。在乔国界的心目中,兴众文学虽然受到了立化分裂的重创,但根基还在,并且拥有十几年积累的版权资源,是一座取之不尽的宝藏,放眼国内,依然是独一无二的地位,卖一个高价,也情有可原。

    而兴众虽然已经没落,但在乔董的心中,仍然是“有底蕴的豪门贵族”,对,从刚才的新闻中何方远完全摸清了乔国界对兴众的定位——和其他新兴的互联网公司相比,曾经身为国内第一的兴众,底蕴还在,精神还在,贵族的气节还在。

    “乔董从来没有放弃过卖出兴众的努力,何哥,我们到底是等乔董卖出兴众之后,再玩管理者收购的游戏,还是跳出兴众自主创业呢?”范记安的思路又落到了自身的前途之上,“最近一段时间,你太低沉了,低沉得让人怀疑你失去了斗志。”

    “记安,帮我演两出戏。”何方远笑了,“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一个人单身了这么多年,都快30岁了,不是才遇到瓜瓜?机会该来的时候,就会来了,只要你时刻做好准备就行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范记安一脸要办坏事的兴奋,“演什么戏?我最喜欢演坏人,什么地主恶霸、流氓无赖、富二代官二代,我手到擒来。”

    “第一场戏是你最近一个月内,劝樊铮和付锐辞职……”何方远见范记安兴奋莫名,嘿嘿一笑,抛出了第一个难题。

    “啊?”范记安惊呆了,“这个,这个,为什么要劝樊铮和付锐辞职?这个难题有点难度,我怕完不成任务。主要是没理由说服他们呀?”

    “为什么劝他们辞职,用什么理由说服他们,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何方远才不理会范记安的一脸为难,笑道,“第二场戏是你现在马上跟我下楼,出现在乔董和小马哥面前,然后……”

    范记安立马又兴奋了:“这个好玩,这个戏有挑战性,我喜欢。”

    “演戏?演戏不叫我怎么能行?”范记安话音刚落,蓝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紧赶慢赶才赶来,没错过最精彩的部分吧?”

    范记安一脸沮丧:“你没错过最精彩的部分,而是正好赶上最精彩的部分,我说蓝妹妹,你就不能晚到一会儿?你一来,肯定会抢了我的角色,你也知道,何哥太重色轻友了。”

    “一边儿去。”何方远踢了范记安一脚,看向了蓝妺,“乔董和小马哥在江边散步,我想……”

    不等何方远说完,蓝妺就会心地笑了:“我知道,你想找人和你演戏,然后假装无意中出现在乔董和小马哥眼前,是不是?除了我,谁会是你的最佳配角?别忘了上次在北京,是谁帮你打通了和大马哥的对话?”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蓝妺话一说完,脸上就飞起了两朵红云。

    范记安眼尖,注意到了蓝妺的异常,他就敏感地抓住了节点:“蓝妹妹,你和何哥的北京之行,有没有发生什么擦枪走火的意外事件,或是发生什么意乱情迷的旖旎事件?”

    “发生你个大头鬼。”蓝妺脸又红了,她效仿何方远,抬腿踢了范记安一脚,“象嘴里吐不出狗牙,你就不能多想一些正事?天天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怎么啦了我?亏我还坚定地支持你嫁给何哥,蓝妹妹,你不能这么对我。”范记安连连叫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位置岌岌可危,听我一句劝,早一天生米做成熟饭,早一天安全。否则等什么时候何哥结婚了,新娘却不是你,后悔都晚了。”

    “不听你胡说了。”蓝妺白了范记安一眼,也不知是听了进去还是没听进去,反正她的神态又恢复了自然,伸手一拉何方远,“方远,走,去会一会小马哥。我也想见识一下小马哥的风采……”

    等蓝妺和何方远的身影消失在了电梯之中,范记安深刻地摇了摇头:“我说什么来着?重色轻友!何哥什么都好,就是在女人的问题上太优柔寡断了,从梅荏苒到孔祥云再到现在的蓝妺,哪一个都处过一段时间,结果哪一个都没有推倒,你说他还是男人嘛?”

    “哧……”付瓜瓜被范记安的愤愤不平逗乐了,“敢情说了半天,你不是怪何哥没有选择其中一个,而是怪他一个也没有上床,是不是?如果何哥是你说的那种人,辛儿也难保了。”

    徐子棋吓得赶紧抱住了常辛儿的肩膀:“别,别,何哥的事情千万别和辛儿扯在一起,他和梅荏苒是恋爱,和孔祥云是初恋,和蓝妺是爱情,和辛儿什么都没有,是不是辛儿?”

    常辛儿幸福地笑了:“方远是一个好男人,他没有和梅荏苒三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发生点什么,正是他对女人尊重的绅士风度。当年他和我,连手都没有拉过……”

    “古董呀。”范记安沉重地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他,一定会全部拿下梅荏苒、孔祥云和蓝妺三个人,至于以后到底娶哪一个先不管,反正先到手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