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人生需要储备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081字

    何方远一番演讲说完,小马哥的脚步终于慢了下来,而且微微侧了耳朵,明显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呼……何方远暗中长出了一口气,幸亏他的北京之行在孔祥云的影响下,在李颜红的推动下,迅速转变了思路,才让他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内,理清了脉络并且重新规划了前景,让他抛弃了一心扑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之上的保守想法,决定开拓一条全新的创业之路。

    也正是有了一个月的谋划和筹备,何方远才对国内正在释放巨大威力的影视产业做了系统的研究,完善了知识储备,才让他今天有机会得以在小马哥的面前——不对,是背后——阐述他对三巨头进军影视业的看法。

    相信已经拥有了开天中文网并且即将成立企鹅文学的小马哥,不会再对任何有关互联版权产业有关的事情感兴趣,况且以小马哥的高度,以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规模和市值收益,远远入不了他的法眼。

    2013年互联网版权产业市场的规模才40多亿,到2015年有望突破70亿,70亿人民币也就是相当于10多亿美元,连实体书的市场也比不上,更何况直逼300亿的电影票房了。而且300亿的票房仅仅是指电影市场,如果再加上电视剧和网络剧市场,有可能会是一个千亿规模的庞大市场。

    “所以呢?所以关于芝麻开门想要收购兴众文学的传闻,肯定是空穴来风了?”蓝妺见何方远的计划奏效了,心中总算舒了一口气,暗想何方远到底是一个怪才还是一个鬼才,他怎么总能知道三巨头眼下最感兴趣的话题?当然她不知道的是,一个月前在何方远刚到北京之时,他和孔祥云有过一番关于完美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对话,在对话中,让何方远更深一步的了解了三巨头各自的为人。

    人性即商性,一个人再高高在上,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他首先也是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惯性,而且还很难突破惯性。所以研究清楚每一个大人物的个性和喜好,知道他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知道他最感兴趣的话题是什么,那么想要接近他,只要有相遇的机会,哪怕只是偶遇,只要把握住了时机,也有可能成功地进入他的视线。

    何方远现在不但对三巨头每个人的性格都有过详细而系统的研究,同时,也对企鹅、千方和芝麻开门各自的布局,也有过深入地推测,尽管他的推测未必正确,但他相信,他大概也摸到了三巨头的脉络。

    “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也许芝麻开门真的有意收购兴众文学,但依我看,不管是芝麻开门还是企鹅,收购兴众文学对他们的布局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何方远终于说出了他认为最能打动小马哥的话,“三巨头中,千方最保守,但千方也最持重,千方第一个退出对兴众文学的收购,就说明千方在收购了驰骋中文网之后,对互联网版权产业的兴趣只是到积累版权为止,并不热衷于继续培育互联网版权产业市场的发展壮大,我认为,千方的做法最明智。”

    此话一出,小马哥顿时停下了脚步,虽然还没有回身直视何方远,但他掩饰不住地倾听的姿态彻底暴露了他的好奇和兴趣。

    何方远和蓝妺也停下了脚步,二人手拉手站在河边,离小马哥十几米的距离,就如一对在江边漫步的情侣随意赏景聊天一样。而小马哥也没有表露身份,也假装只是江边一个普通的游客。

    “兴众文学还是在乔董手中才能价值最大化,不管被谁买了去,都只会沦落为最源头的版权提供渠道,而不会有更大的发展。”蓝妺见小马哥和她并肩而立,距离不远,摆出了聆听的姿态,她心中大喜,思路也越来越顺畅了,“我觉得芝麻开门也会放弃对兴众文学的收购,有消息说,芝麻开门要打包收购整个兴众,这个传闻太离谱了,芝麻开门未来的布局不是游戏,也不是互联网版权产业,而是影视,收购兴众对芝麻开门来说,是包袱而不是资源。”

    “我想不用多久,就会有企鹅要打包收购整个兴众的新闻出来。”何方远意味深长地笑了,“而且我相信在传闻中,企鹅打包收购兴众的价格会比芝麻开门的35亿美元又高出一大截,最少40亿美元起。”

    “你的意思是,是兴众自己在炒作在自我抬高价格了?”

    “是呀,虽然我是兴众人,但我还是要实事求是地说,乔董确实是想卖掉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了,但又想卖一个高价,怎么办?商战和战争一样,兵不厌诈,多放烟雾弹、多炒作,制造兴众买家众多有人争抢的新闻,才会逐步抬高兴众的售价。在商言商,乔董的做法无可厚非。但如果我是三巨头之一,我肯定不会上当。”何方远偷偷看了小马哥一眼,见小马哥还站立原地不动,目光落在滚滚的黄浦江的江水之上,似乎在思索什么重大的人生命题,其实他知道,小马哥是在听他演讲。

    “你又不是三巨头,你怎么知道三巨头的想法?”蓝妺知道最关键的部分就要来了,就问了出来。

    “我当然不是三巨头,但我除了没有和小马哥接触过之外,和李颜红、马匀都有过会谈,甚至和李颜红还有过两次会谈,其中有一次还是正面交手。还有,我又是兴众文学的员工,所以,谁也没有我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站在兴众的立场上,真实地分析三巨头的真正想法。”

    “哎呀,你到底是在吹牛还是在骗人?我读书不多,你可不要骗我。”蓝妺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当然,更多的是为了演得逼真,让小马哥不起疑心。

    “哈哈,你读书不多?别开玩笑了。”何方远很为蓝妺的入戏而高兴,不知道为什么,和蓝妺在一起,总能让他演什么像什么,难道说有蓝妺在场他才有表演欲,摇头驱散了内心不安分的想法,他继续最关键部分的话题,“千方、企鹅和芝麻开门虽然立足点不同,千方是搜索、企鹅是社交而芝麻开门是电商,但三巨头发展到今天,千方不再专注于搜索,企鹅不再专情于社交,而芝麻开门也不再专一于电商,现在的三巨头,都在为将来布局一个可以良性循环的生态圈,也就是说,未来的三巨头之争,是生态圈之争。”

    何方远只顾投入地演讲了,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一番话说出之后,小马哥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很明显,他的话终于触动了小马哥。

    “但拓展渠道多布局,并不代表每一个行业都要涉足,有些行业,浅尝辄止就行,不一定非要深入。其实我完全可以理解李颜红的思路,他只花了两亿收购了驰骋中文网,再加来原有的一些资源,完全就可以成立千方文学了。千方文学成立后,就会成为未来的千方影业的版权基地。同样,芝麻开门收购了文化中华以及数家传媒集团,也是为了未来的芝麻开门影业打下了基础。而企鹅成立了开天中文网,并且在不久之后也将成立企鹅文学,也是在为将来的企鹅影业奠定根基。”何方远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是到了结束演讲的时候了,见好就收也很考验一个人的眼力和控局能力,“所以说,其实三巨头到目前为止,都已经完成了成立影业的布局,收购不收购兴众或是兴众文学,对三巨头的未来来说,起不到决定性的影响。我估计,千方和芝麻开门已经彻底放弃了对兴众或兴众文学的收购,企鹅早晚也会放弃。”

    “你为什么不看好企鹅对兴众的收购呢?”蓝妺听了出来何方远要总结发言了,最后的落脚点还得落到企鹅身上,毕竟身边的人是三巨头之中的小马哥,“我倒觉得,现在也只有企鹅有实力也有兴趣收购兴众了。”

    “许多人认为企鹅收购兴众,逻辑上很完美,理由可以罗列十几条,我只说其中最让人听上去信服的五条,第一,在芝麻开门即将赴美上市的前夕,企鹅突然收购了兴众,是为了从战略上狙击芝麻开门的上市,是想给芝麻开门的泛娱乐战略致命一击。第二,收购兴众,是为企鹅减少了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因为企鹅一直视芝麻开门为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一直有传言说芝麻开门对兴众的兴趣最大,与其让芝麻开门将兴众纳入旗下,充实了芝麻开门的实力,还不如企鹅自己收购,完全堵死芝麻开门收购兴众之路。”

    何方远侃侃而谈,小马哥在一旁一脸淡然笑意,细心聆听。二人一个假装不知道正主小马哥就在身边,一个假装没有在听何方远的高谈阔论,应该说,二人都是演技不错的演员。

    “第三,企鹅端游市场份额正在下降,在游戏领域的话语权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也在变弱,收购兴众很明显地巩固了自己的游戏霸主地位。第四,兴众有视频、文学、游戏,这些都和企鹅的泛娱乐战略互补。企鹅收购之后,经过简单的整合就会焕发全新的活力了。第五,企鹅游戏的增长现在正处于一个瓶颈阶段,而且现在企鹅的股价也已经很稳定,上升的势头不大。出于资本增值的考虑,花个200多亿元收购兴众,打造一个超级娱乐帝国,等于是又有了新的增长点,也可以向市场讲故事了,估计股份又得大幅上涨一阵子。股份上涨带来的收益完全可以弥补收购兴众的支出,或者因此企鹅市值突破2000亿美金不在话下,这样算下来,这笔交易不是很划算,而是非常划算。”

    “是呀,听上去理由很充分,逻辑很完美,但你为什么非要说企鹅早晚也会放弃对兴众的收购?”蓝妺的问题,也正是小马哥想要问出的问题。当然了,小马哥不会真的开口问何方远,他必须保持应有的神秘感和距离感。

    “只需要三个理由就完全要驳倒企鹅必须收购兴众的五个完美理由……”何方远知道此时是他在小马哥心目中树立的最关键时刻,有时候决定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目中的分量,往往只需要一两句话,所以,他不能出现一丝差错,稳定了一下心神,他再次理顺了思路,很认真地说道,“第一,巩固游戏,兴众不是企鹅的菜,更不是企鹅的救命稻草。企鹅客户端网络游戏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50%,目前其市场份额仍然还在增长中,其他几大游戏巨头已经企鹅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企鹅客户端网络游戏收入下降,并不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有竞争力的对手,而是整个市场出现了疲软。”

    “第二,狙击芝麻开门,兴众根本帮不了企鹅的忙。不,应该说从正面帮不了什么忙,还有可能帮倒忙。利用兴众狙击芝麻开门不但是一个荒唐的理由,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可笑的理由。芝麻开门的核心商业模式是广告,企鹅的核心商业模式是游戏,随着企鹅的进一步扩张,广告也会成为企鹅的核心商业模式之一。但芝麻开门和企鹅的差异性依然会相当明显,一个是基于电商平台,一个是基于社交网络。收购兴众,改变不了企鹅社交网络的基因,而且芝麻开门想要进军娱乐业,企鹅收不收购兴众,都无法阻止。”

    “第三,也是最后一个理由,有人说兴众旗下的游戏企鹅看不上眼,总可以看得上兴众文学吧?不错,兴众文学确实是兴众旗下最优质的资产了,但自从企鹅挖走了兴众文学的核心资产立化中文网的管理层和版权方资源之后,企鹅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制造版权作品了,何必再花大价钱购买兴众文学呢?更何况经过分裂事件之后,兴众文学由于高价买断的原因,成了一个大大的包袱,现在买兴众文学,太不划算了。”何方远微微一笑,做了总结性发言,“以我的判断,企鹅收购兴众哪怕是兴众文学,会是一笔不划算甚至是得不偿失的生意,更何况比我目光更长远看问题更透彻的小马哥了?”

    “听你说得头头是道,我还真信了你的邪。”蓝妺咯咯一笑,眼睛的余光一扫,见小马哥微微一笑,随后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去,她就知道,今天的表演到此结束了,“别装了,小马哥走了,从头到尾,他没有多看你一眼,也没有和你有一个眼神的交流,更没有问你的名字,方远,你今天的表演,是不是失败了?”

    “怎么会?”何方远自得地笑了,“如果失败的话,小马哥应该提前十分钟就离开了。他一直在旁边听了我十分钟的演讲,放眼国内,有谁的演讲可以吸引小马哥十分钟以上?蓝妺,你就知足吧。可以让堂堂的小马哥专程停留十分钟以上的戏,都是好戏大戏。”

    “这么说,小马哥听了进去?”蓝妺欣慰地笑了,“总算不辱使命,又帮你完成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心要阻止小马哥对兴众或是兴众文学的收购?如果小马哥真的收购了兴众或是兴众文学,不是有利于你的管理者收购?”

    “我已经放弃了管理者收购的思路,今后所做的一切,不再围绕管理者收购的目的展开了。”何方远伸手抚摸了一下蓝妺的头发,十分自然而娴熟的亲昵动作,显示出他和蓝妺之间越来越亲密的关系,“既然不想管理者收购,那么从大局出发,从为了兴众文学未来的长远打算,兴众文学还是留在乔董手中,更有前景。如果企鹅收购了兴众文学,再整合了开天中文网,那么互联网版权行业将会重回以前兴众文学一家独大的局面。任何时候,一家独大都不利于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我还是希望即将成立的企鹅文学和兴众文学开展良性竞争,这样,互联网版权产业才能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

    “哟,原来你还心胸广阔志存高远,还这么有大局观。”蓝妺取笑何方远。

    “那当然了,干一行爱一行,既然从事了互联网版权产业,就要一心为这个产业的未来着想。尽管我人微言轻,但能出一分力就多出一分力,也算是对得起几年的热爱了。再说了,互联网版权产业健康而有序的蓬勃发展,也有利于未来的影视业。”

    “方远……”蓝妺背起双手,掂起脚尖,沿着江边朝前方走去,她仰起小脸,一脸幸福和甜蜜,“陪我走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何方远虽然没有闻香识女人的本事,但和蓝妺熟了,见蓝妺春心萌动春意昂然,就猜到了她想说些什么。但明知道蓝妺的情意,他不能逃避只能面对。

    “好吧,不过我先打一个电话告诉范记安他们一声,说我们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