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与其绕行,不如直达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022字

    “何哥,刚才你怎么没有和小马哥握手交流呀?我们看了半天,就看见你和蓝妺跟在小马哥身后半天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到最后,小马哥看也没有多看你一眼,到底是什么情况呀?”电话刚一接通,不等何方远开口,范记安就立刻发表了他强烈的不满。

    范记安的不满是有原因的,包括他在内的几个人,不管是徐子棋、付瓜瓜还是常辛儿,都满怀希望,想要欣赏一出何方远力战小马哥的大戏,结果看了半天,只看了一出波澜不惊的哑剧,让几人看得着急上火,深为何方远的出师不利而担心。

    还以为何方远先抑后扬,到最后关头会和小马哥有正面接触直接交手,没想到,一直等小马哥转身离去,何方远都没有和小马哥有过一个照面,这……这也太失败了。几人站在窗前傻子一样向下面观望了半天,却只看到了这样一个结果,不免都心中有气。

    “什么什么情况?”何方远还不知道几人都在为他担心,担心过度,就都变成了火气,他轻描淡写地笑道,“我是告诉你一声,我和蓝妺刚才的表演很成功,收到了预期效果,还有,我们不回去了,你们想散就散了吧。”

    “什么什么?”范记安的贱劲又上来了,他瞪着眼睛站在窗前,此时天色渐黑,在暮色中已经看不清何方远的表情了,“何哥,你现在是和蓝妺去她家过夜,还是去开房,我都不管,我只想问你一句,刚才你们跟在小马哥后面半天,当了半天跟屁虫,到底有没有收获?”

    “收获当然有,而且还不小。有时,成功不一定惊天动地,还有一种是无声中见惊雷的成功。”何方远直接忽略了范记安对他和蓝妺的编排,话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你赶紧进行下一步,等樊铮和付锐辞职之后,就轮到你辞职了,事情最好悄无声息地进行,不要宣扬。”

    “啊?我也要辞职?为什么呀?何哥,你到底演的是哪一出,给我透个底,成不?喂?喂?”见何方远挂了电话,范记安气呼呼扬手扔了手机,“男人啊,重色轻友是你的天性。”

    苹果5S被范记安扔到了沙发上,又弹了起来,摔到了地上。

    “哎哎,范记安,干什么摔手机?”付瓜瓜怒了,捡起了手机,“你快挨收拾了。”

    徐子棋咧嘴一笑,落井下石:“瓜瓜,你还是不太了解范记安,范记安的最大优点就是一犯贱就想换手机,这不苹果6明年就要上市了,他现在摔苹果5,是为了明年换苹果6做好准备。”

    范记安苦着脸:“小眼棋,你能不能别编排我?我什么为了换新手机非要摔了旧手机不可?我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吗?你以为都跟何哥一样,喜新不厌旧,三任女友全部不放手,不对,是两任,梅荏苒已经出局了……”

    “行了,别在背后说何哥坏话了,何哥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殚精竭虑,已经够累了,你们还这样编排他,你们还是他的哥们吗?”常辛儿看不下去了,出面阻止范记安,“你们现在要做的是,一,紧跟何哥的步伐,二,坚决执行何哥的指示,完成他交待的任务。”

    “遵命,常总。”范记安很犯贱地朝常辛儿敬了一个礼,嘻嘻一笑,“我不是怀疑何哥能力,我只是质疑他的自控力。不过也好,他现在反正和蓝妺在一起,真要和蓝妺成了好事,我就赢了。”

    “真没出息。”常辛儿见范记安又落到了赌注上面,鄙夷地白了他一眼,“鼠目寸光,不就是一台surface3吗?撑死了一万多块,能是什么大事儿?何哥现在谋划的是大手笔,我相信,他对未来的前景规划,会比原先设想的自主创业还要更有前途。”

    “方远,你真的决定完全放弃管理者收购了?也不打算和我一起创办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了?你对未来新的前景的规划,真的会比原先设想的自主创业还要更有前途?”蓝妺走了没几步,又自然地挽住了何方远的胳膊,她将轻轻靠在何方远的肩膀上,目光微有几分迷茫,“我怎么总觉得你好像要离我远去了?”

    “傻丫头。”何方远笑着轻轻敲了敲蓝妺的脑袋,又下意识裹紧了上衣,毕竟还是冬天,夜风还是有几分深深的凉意,“为什么总要把公事和私事混为一谈呢?”

    “好吧,不混为一谈了。”蓝妺又笑了,似乎她刚才的忧郁只是昙花一现,聪明的女孩都知道男人不喜欢太忧郁太固执的女孩,适当的忧郁是气质,过多的忧郁就是有病了,“你真的觉得向影视发展有前途?”

    “嗯,很有前途。”何方远虽然还没有向范记安等人透露他新的设想,但刚才和小马哥一番对话,让蓝妺听出了他的想法,“三巨头都会进军影视业,以我推测,未来国内的影视公司,都将会为三巨头打工,将会全部沦落为三巨头的附庸或是子公司。既然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渠道拓展,其中最有前景的就是影视业,为什么我们还要从源头做起,再绕一个大弯,最后还是要向影视靠拢?与其绕行,不如直达。”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又没有从事过影视行业,鲁莽地杀进去,会不会一头摔倒,摔一个头破血流呀?”蓝妺既是在劝说何方远,又是想向何方远说明一件事情,“我正在努力说服爸爸不再强求你管理者收购,希望他改变主意,支持你自主创业,现在他的态度刚刚有了一点松动,如果我告诉他,你的自主创业不是创办一家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而是要成立一家影视公司,他肯定毫不犹豫不会向你投资一分钱。”

    “先不说投资的事情了,我再为你分析一下三巨头的性格和他们未来布局的相通点,好不好?”何方远嘿嘿一笑,顾左右而言他了。

    “说吧说吧,你怎么说,我怎么听。可是我听了不算,说服我容易,说服我爸难,得我爸点头了才有资金。”蓝妺无奈地笑了笑,“你不是想借孔祥云的资金和孔祥云合作影视公司吧?”

    何方远没有回答蓝妺的问题,而是将他一直以来思索的一个问题说了出来,蓝妺有幸成了他的第一个听众。

    性格即命运是一句老话,但事实证明,许多时候一个人的所作所为,确实又和性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就是说,许多人做出的决定,或渺小,或重大,都在性格的影响之下,脱离不了性格的掌控,即使是如三巨头一样的重量级人物,也是一样。

    从近期看,芝麻开门又陆续投资了文化中华、泰银集团、生恒电子、中学传媒等,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两年中芝麻开门体系相继通过投资和并购花费掉的资金已超了80亿美元,不仅被喻为买下半个互联网,更被夸张形容为要买下整个世界。三巨头之中,围绕着芝麻开门生态圈的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已经初具雏形,马匀的布局,是在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互联网之网。

    马匀的野心很多,不但想在未来要做影业,而且还想做一个虚拟的商业社会甚至是商业政府。一旦马匀完成商业社会和商业政府的布局,马匀的芝麻开门帝国将会成为无敌的存在。

    和芝麻开门的疯狂布局一样的是,企鹅的布局也近乎疯狂,而且也很土豪。围绕微信和企鹅为中心,企鹅采取的方式是能买就买,疾风骤雨挥金如土式的并购速度,让整个互联网圈和投资界都为之汗颜。马化龙的布局,由点到面,四处开花。

    相比芝麻开门和企鹅的疯狂,千方明显落后了许多,或许和李颜红过于保守谨慎的性格有关,除在移动端和电商的布局上落后于芝麻开门和企鹅之外,千方在各个行业的出手速度,明显慢了芝麻开门和企鹅半拍。以至于有人认为,未来的三巨头之争,或许会变成马匀和马化龙的两马之争。

    从有意收购兴众一事上也可以看出三巨头性格上的差异带来的行事风格上的不同,李颜红对兴众从未表现出过浓的兴趣,对兴众文学也是如此。而先是传出大马哥有意收购兴众文学后又传出他有意收购整个兴众,由此可见他天马行空的想法以及疯狂的布局。

    小马哥的行事风格也同样让人叹为观止,谁能想到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小马哥会突然出现在下江,和乔国界在江边散步,商谈收购兴众大事?

    孔祥云说得对,李颜红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行事风格过于谨慎并且步子太小,何方远和李颜红终究不是一路人,但他到底是借助大马哥的力量一飞冲天,还是借助小马哥的气势直上九霄?

    尽管何方远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但到底最后怎样实现价值最大化,到底是再和大马哥喝茶论道,还是和小马哥继续下一次江边对话,他还没有拿定主意。

    “我不看好你的前景。”蓝妺虽然听了进去何方远对三巨头的分析,也知道何方远背后下了很多功夫,但她还是不认为何方远的计划可行,“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跳出立化,自主创业,创办一家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

    “这么说,我们达不成共识了?”何方远笑眯眯地说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你家作客,我想当面和蓝伯伯谈谈。”

    “不需要!”蓝妺拒绝了何方远的提议,“爸爸现在没兴趣和你谈,而且你也没有资本和他讨价还价了。方远,如果还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你是业内既有资历又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不二人选,但如果从事别的行业,对不起,在资方眼中,你的价值会大打折扣。”

    何方远见蓝妺态度坚决,知道蓝妺对他失望了,但他不能因为蓝妺的失望而改变主意,而且他一直坚信,这一次的决定,会是他的最终决定。

    时局在变,形势在变,人在潮流之中,就应该有审时度势的眼光和一变再变的勇气。改变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许多人都愿意继续从事熟悉的行业,不愿意挑战全新的领域。但不挑战一下自己,又怎能知道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如果当年李颜红在加利福尼亚一直安逸地生活下去,不试图改变现状,不回国创建千方,他现在也许还是一个在国外生活的小人物。

    如果大马哥当年安稳地在国有单位工作,不思进取,小富则安,不放弃铁饭碗而投身到一个陌生的领域之中创业,他现在也不会是芝麻开门帝国的创始人。

    再如果小马哥当年不是突发奇想,邀请几个志同道合一起创建企鹅,那么现在的小马哥,或许只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副处级以上领导,大腹便便饱食终日而无所事事。

    经历过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何方远深刻地认识到了一点,在三巨头呼风唤雨的今天,在弱肉强食的互联网业界,遵循的其实一直是强者为王的丛林法则。他几次改变对未来的规划,不是他善变,而是面对形势改变时,他只能顺应潮流,毕竟,不管是三巨头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中国互联网未来格局的惊人实力,还是乔国界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可以改变无数人命运的影响力,与之相比,他还是无比渺小。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一变再变的何方远终于长大并且成熟了,也总算看清了方向确定了最终目标,而且他告诫自己说,这一次,他不会再改变主意,一定要一条路走到黑。

    因为他相信他认准的行业是未来的潮流,是三巨头都争相进军的朝阳产业,在三巨头正在开始布局源头产业时,他直接进军了终端产业,会有怎样激动人心的前景?

    “你的话也有道理。”何方远先是肯定了蓝妺的话,又委婉地说道,“蓝妺,我想和你说清一件事情,我和你的感情,和蓝伯伯是不是投资无关。”

    “我知道……”蓝妺也相信何方远不是一个事事和利益绑在一起的人,何况是爱情,但她还是不太放心,“可是如果你和孔祥云合作了,你会天天和她在一起,你们本来就有过一段过去,再天天在一起的话,肯定旧情复燃,到时我就会被你抛到了脑后。”

    何方远含蓄地笑了:“蓝妺,你说如果我跳出立化后,自主创业失败了,你爸和你妈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蓝妺一下愣住了,她还真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愣神了片刻,她忽然恼了,用力一推何方远,“何方远,我恨你!”

    恨就恨吧,因爱成恨的事情太多了,可是恨他也犯不着推他,推他也没什么,但问题是,他身边就是滚滚的黄浦江!

    何方远没有防备之下被蓝妺推了一把,身子朝后一仰,就要跌落到黄浦江中。

    虽然何方远会游泳,但现在是冬天,天寒地冻,掉进江里可不好玩,不但不好玩,而且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他会游泳,但是在奔流不息的黄浦江中,怕是也难以保命,毕竟他不是游泳高手。

    “啊!”蓝妺只是下意识随手一推何方远,没想到用力过大,也没有多想,竟然要将何方远推落到了江水之中,她顿时花容失色,身子向前一扑,伸手去抓何方远,想拉何方远一把。

    眼见她的手就要和何方远的手抓在一起之时,千钧一发之际,何方远手一偏,躲过了蓝妺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拉住蓝妺,以他下坠的速度和力度,蓝妺不但救不了他,还会被他也拖进滚滚的江水之中。

    与其两个人一起坠落,还不如他一个人落水。

    “不要,方远!”蓝妺猜到了何方远的意图,惊呼一声,身子再次朝前一扑,做好了随时跳入水中的准备。

    正在此时,一个人影不早不晚及时赶到了,他身子一闪就挡在了何方远的身后,随后双手平推,推在了何方远的后背之上,何方远堪堪站稳了身形,在距离江水只有半米之遥时,总算止住了下坠之势。

    好险!何方远出了一身冷汗。

    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人,一脸怒容,眼神中满是不屑和居高临下的轻视,不是别人,正是顾南。

    没想到,关键时刻顾南还救了他一把,何方远不管顾南对他的轻蔑,点头朝顾南表示了感谢:“谢谢你顾南。刚才要不是你,我就掉江里了。真的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了你,哼。”顾南对何方远不假颜色,“我是为了蓝妺。如果不挡你一下,你掉江里是变成王八还是死鱼,我才不关心,我是怕蓝妺一时犯傻也跳进去,万一她因为你丢了命,就太不值了。你是什么货色,她又是什么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