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资本市场的运作也是心理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27字

    以何方远的看法,如果早早打通了支付宝的支付通道,到今天,立化的市场份额应该还可以至少上升四五个百分点。封闭的策略,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封堵对手,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封死了自己的路,况且和芝麻开门的支付宝相比,立化不管是实力还是影响力,都不是同一个数量级上的对手。封闭的直接后果就是杀敌一千,自伤两千。

    “外部的大环境,我们左右不了。内部的小环境,才是我们工作的重点。”陈果接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又问,“方远,对立化的前景,你有什么看法?不要有什么顾忌,大胆说,我刚才也说了,我们是私人谈话,不是公事,你就当是一次茶余饭后的闲聊,别有心理负担。”

    原来陈果一上来就说找他有私事,是为了让他说实话说真话,陈果太矫情了,就算他不强调他和何方远的对话是闲聊,何方远也会实话实说,而且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因为何方远既然决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不会在立化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惟命是从的好人角色,他希望在他的任期之内,能为立化留下一些什么。

    在其位谋其政,是每一个有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的职业经理人必备的素质。

    “陈总,我先引用一段网上对立化最近一系列举措的评价,如果网上的评论有过激之处,您不要生气。”何方远从桌上拿过微软surface平板电脑,打开网页,将其中的一段评论指给了陈果。

    评论一共分为六点,每一点都直接命中兴众文学或是立化的要害,可谓一针见血。何方远当时看到这个评论后,先是愣了半天,虽然心中闪过一丝愠怒,但怒气过后,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确实击中了兴众文学的痛处。

    有痛处,就是有短处,有短处,就是有不足。

    “自从立化分裂之后,为了挽回影响,避免更大的动荡和损失,立化以及兴众文学采取了一系列的反制手段。这些手段到底收效如何,或者说,有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下面,我一一列举兴众文学和立化所下的几步臭棋。一,乔国界为了力挺马大勉,曾经说过一句话——空中书城是兴众文学的根本,是兴众文学未来的希望。结果呢?2013年,空中书城先裁员后解散。二,马大勉上任说,信誓旦旦地宣称——我们会推出六大举措,我们会推出大数据系统,让版权方的收入翻倍。结果呢?话音未落,马大勉先是被送进医院,后从兴众文学辞职。”

    只看了开头部分,尽管事先有何方远的提醒,陈果的脸色还是为之大变!可恶,太可恶了,什么人这是,在网上口无遮拦地胡说八道,这人绝对是开天粉立化黑,专业黑立化的五毛党。

    何方远注意到了陈果脸色的变化,暗暗一笑,既然从事的是互联网事业,就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平台,谁都可以在上面发表言论,尽管也确实有些言论带有明显的攻击倾向,但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出发点来欣赏,才是可取的态度。

    “陈总,要不……不看了?”何方远怕陈果会失态,就想关了电脑。

    “不,让我看完。”陈果几个呼吸之间,脸色又恢复了正常,“说得对的地方,是对我们的促进。说得不对的地方,也是对我们的鞭策,为什么不看?”

    “陈总雅量。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何方远呵呵一笑,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马屁。

    陈果脸色又舒坦了几分,继续浏览帖子了。

    “三,兴众文学某高管的豪言壮语——我们投资10亿人民币成立编剧公司,要打造中国最大的编剧平台。结果呢?编剧公司2013年底,裁员倒闭。四,在引进了空行1.1亿美元的融资之后,兴众文学某高层对外宣称——此次融资获得的1.1亿美金,将全部重点用于提高版权方待遇、强化内容。结果呢?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1.1亿美元的融资均已用于归还集团债务。五,立化编辑部大声宣布——200亿!200亿!200亿立化币(2亿人民币)将全部发放给所有版权方,让全体版权方的稿酬翻番三倍以上!结果呢?结果所谓的200亿立化币连一个水花也没有激起就不见了,成了今年互联网业界最大的笑话和泡沫。”

    还好,陈果的脸色没有再次出现变化,而是一脸平静,何方远暗暗点头,好歹陈果也是兴众文学的老人了,从事互联网工作多年,见多了网上此起彼伏的硝烟,再历练不出养气功夫,也太没城府了。

    “六,立化编辑部高调声称——我们宣布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动作,收入不再按照比例分成,而是百分之百全部回馈给旗下的版权方。结果呢?结果就是设置了一个高高的门槛,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版权方拿不到最后的百分之三十的收入,更气人的是,在大动作开始后,向来是五五分成的无线稿费,被史无前例地悄然克扣了25%,用于补充运营费用……以上六点,一家之言,如有不对之处,敬请海涵。如果兴众文学和立化有人不服,欢迎和我辩论,随时恭候。”

    发帖人的真实身份,自然无从考证了,但帖子所罗列的六点,不但句句切中要害,而且还直陈了兴众文学以及立化的全部失误,无一遗漏也无一夸大其词。

    “会不会是立化或是兴众文学的内部人士干的?”见陈果看完了帖子,脸色还算平静,没有失态的迹象,何方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当然,他也不是想在陈果面前为自己撇清干系,“如果不是内部人士,谁会对兴众文学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

    “不用内部人士,只要是圈内的人,只要关注了立化的分裂事件,再多少注意分裂事件之后兴众文学采取的一系列举措,就会得出上面的结论。”陈果叹气一声,“不得不说,这个帖子虽然偏激了一些,但说得大部分是事实。我也有同样的忧虑,所以我才来和你聊聊,方远,你说立化再这样下去,会不会真的没落了?”

    陈果到底是真对立化没有信心了,还是故意来试探他?何方远不敢确定陈果的真实想法,毕竟陈果是乔国界信任的好人之一。

    对了……何方远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八成陈果是来故意试他一试,陈果的背后,可能是乔国界的授意。乔国界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兴众文学是兴众最后的优质资产,而立化又有兴众文学的核心资产,所以立化在分裂事件之后任何一项举措的出台,背后都会得到乔国界的首肯,立化现在面临的困境,乔国界一清二楚——既是想挽救立化,又想让立化重新回到业内第一的宝座之上,如此,才能更好地抬高立化市值。

    立化的市值决定了兴众文学的市值,兴众文学的市值又决定了兴众的卖价,说到底,立化的未来,关系到整个兴众的未来,也关系到打包出售兴众或是单独出售兴众文学的最终价格。

    乔国界虽然是兴众唯一的帝王,但他对立化的了解也仅限于资本市场的运作,远不如何方远作为在立化成长成来的一代经理人对立化的管理模式以及市场前景预期判断准确,那么乔国界想通过陈果来听听他对立化前景的预期,也在情理之中。

    这么说,乔国界还是想一心卖掉兴众文学或是整个兴众了?是不是可以说,立化的前景越好,乔国界的信心就越足,要价就会越高?何方远心中有底了。

    “立化目前还是国内互联网版权产业市场的第一,市场份额依然高居百分之六十以上,如果现在说没落,为时尚早。”何方远主意既定,决定有一说一,“但立化现在面临的挑战也很严峻,先不提三巨头对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虎视眈眈,只说现在形势的改变,由PC端向无线端市场的过渡,会是下一轮互联网浪潮的重新洗牌。而恰恰在无线端,是立化的最薄弱之处。如果立化赶上无线端兴起的大潮,几年之后走向没落,也不是没有可能。”

    “除了无线端的劣势之外,你认为立化的不足还有哪些?”无线端的不足,陈果早已心知肚明,他想知道更多立化的短板,以便及时弥补,避免木桶效应在立化的身上上演。

    木桶效应是指一只木桶想盛满水,必须每块木板都一样平齐且无破损,如果这只桶的木板中有一块不齐或者某块木板下面有破洞,这只桶就无法盛满水。是说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木桶效应也通常称之为短板效应。

    “资金不足是立化目前最大的不足。”何方远现在愈加肯定了陈果前来和他所谓闲聊的真正目的,就是想知道他对立化前景的真实看法,好吧,既然乔国界如此看重他的意见,但不好意思直接当面问他,而是由陈果代劳,那他就将他的真实看法告诉陈果,由陈果转述给乔国界,也算他不辜负了乔国界对他的信任以及对得起他的百万年薪。

    “资金不足?是指哪方面?”陈果继续追问。

    “兴众现在是不缺资金,但作为兴众的全资子公司,立化很缺资金。本来立化一年的利润在一个亿左右,但经过分裂事件之后,立化为了留住几个顶尖的版权方,开出了天价的买断价格。结果就导致了所有版权方的身价倍增,几乎每一个留在立化的版权方,都溢价三倍以上买断,甚至有溢价十倍的特例。陈总,光是买断版权方的支出,应该不少于三亿元吧?等于是说立化三年的利润全部扔了进去。”

    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待问题,何方远当然知道立化高价买断版权方的背后,是因为花费3000万留下一个版权方,在转手卖出的时候,可以要价一个亿甚至是3个亿,是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至于版权方以后的长远发展,卖掉兴众文学之后,就和兴众无关了,在乔国界眼中,所有的版权方只不过是可以提高兴众文学售价的筹码而已。

    一个筹码的未来和长远发展,向来不在资本力量善良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高价留住版权方,固然可以提升兴众文学的形象提高兴众文学的价值,但相应的,也会拖累兴众文学的利润,让兴众文学从一个绩优股迅速坠落成为垃圾股。从资本的角度考虑,如果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兴众文学可以从容脱手,那么高价买断版权方的后续费用,就是收购一方的开支了。

    因为虽然为版权方开出了极高的价格,但由于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连载性,是每月按照字数的多少付费,不需要一次性付清,比如说5000万的买断费用,或许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才会陆续支付,中间会有一个很长的时间差。如果在一年之内卖出了兴众文学,兴众只需要支付高价买断版权方一年之内的买断费用,后续费用,不会再花兴众的一分钱。

    虽然算盘打得很精明,但问题是,谁也不是傻子,谁都会精确地算账。兴众文学为版权方开出的买断价格,是高出市场价数倍的溢价买断,也就是说,是赔本买卖,据何方远统计,兴众文学买断的版权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巨额亏损。换句话说,现在兴众文学为了留住版权方所采取的高价买断政策,导致兴众文学成为一个巨额亏损的公司。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问题,兴众文学为版权方开出的高价,收购方未必承认兴众文学开出的价格符合市场预期,这样的话,兴众文学想把3000万价格买断的版权方卖成一个亿甚至是三个亿的美好想法,不好实现,除非……除非兴众文学十分抢手,有几家收购方争相哄抢,由哄抢而造成了不理智的出价,最终引发了兴众文学溢价数倍卖出。

    就如之前千方收购19无线一样,估值10亿美元的19无线最终被千方溢价一倍以19亿美元收购,其中芝麻开门和250对19无线的哄抢是造成了19无线溢价的最大推手。以兴众文学在业内的独一无二的地位判断,如果芝麻开门和企鹅争相收购的话,兴众文学为了留住版权方付出了几个亿,不但不算什么,而且还可以成倍地收回。

    资本市场的运作其实有时也是心理战,刚刚释放的关于芝麻开门有意打包收购兴众的消息,就是十分明显的商战策略,是商业战术中常见的一种。

    到目前为止,虽然不断传出有资方对兴众或是兴众文学感兴趣的消息,但据何方远推测,还没有一个消息真正进入到实质的操作阶段,虽然以他的级别接触不到兴众文学层次的商业机密,但根据各方消息的综合,再有他和李颜红的对话以及听到的小马哥和乔国界的谈话,可以得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结论——兴众或者是兴众文学想要哄抬价格的战术,没有奏效。

    没有奏效的原因是什么,何方远也大概可以推测出来,一是千方的退出,让三巨头之争变成了两巨头之争,竞拍的人一少,价格就相应地缩水。二是芝麻开门的兴趣从浓厚迅速降低成为意兴阑珊,导致兴众或是兴众文学由高高在上跌落尘埃,成为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明日黄花。三是乔国界对兴众或是兴众文学期望过高,要价过高,导致芝麻开门和企鹅,犹豫不定。

    “虽然高价挽留版权方是为了保证兴众文学的可持续发展,但由于溢价太多,同时,开天方面为了挖人,也是溢价数倍买断版权方,如此一来,造成了互联网版权产业一派虚假繁荣的景象,泡沫很大很多,版权方是得了实惠了,但泡沫过后却发现整个市场一片狼藉,怎么样?还有,兴众文学可以承受几年以上的亏损?三年?五年?现在兴众文学引进融资了,投资方又能多大的耐心?”何方远的担忧不无道理,收入的迅速提高让许多版权方以为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春天已经到来,其实不是,从立化高价买断的版权作品大部分赔得一塌糊涂就可以看出,互联网版权产业市场因为企鹅的杀入,进入了第一个泡沫阶段。

    到最后,泡沫是破碎还是越吹越大,就不得而知了。从资本的角度考虑,在泡沫膨胀的阶段将兴众文学卖出,可以收到收益最大化的效果。至于最后泡沫破灭在谁的手中,就不在乔国界的考虑之内了。就资本运作的手法而言,何方远其实挺佩服乔国界的策略。

    但策略再高明,最后换不到真金白银也是无用。现在的兴众文学,不再是乔国界一个人的帝国,因为有了空行的注资,持股百分之二十的空行,在兴众文学有很大的发言权。而且作为资方,空行会对兴众文学的赢利有一定的要求,如果赢利达不到预期,空行说不定会撤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