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一变再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52字

    空行一旦撤资,会对本来已经亏损的兴众文学造成致命一击。

    何方远就更能理解乔国界急于抛售兴众文学的迫切心思了。

    “空行暂时还没有对赢利有明确的要求,至于兴众文学的亏损问题嘛……”陈果暗暗佩服何方远的眼光,怪不得何方远可以得到各方的赏识,他对兴众文学现状的了解,对整个互联网版权产业的看法,确实超过别人许多。而且他还经常会有一些闪亮点迸现,和他谈话,每次都会大有收获。

    何方远直了直身子,想听听陈果的高见。

    不料陈果话说一半,却又收了回去:“至于兴众文学的亏损问题,李董肯定早有长远规划了,而且以乔董的魄力,也不会让兴众文学一直亏损下去,肯定有补救的办法。好了,不多说了,我该回去了。”

    何方远起身送陈果出门,临到门口,他突兀地问了一句:“陈总,乔董如果真的一心想要卖掉兴众文学,只从三巨头身上下功夫显然不够,据我所知,三巨头都陆续对兴众文学失去了兴趣。”

    陈果愣了一愣,似乎对何方远单刀直入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勉强笑了笑:“谁说乔董要卖掉兴众文学了?也许现在外界盛传的各种小道消息,只是烟雾弹,最后到底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说不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陈果话里有话,望着陈果消失在电梯之中的背影,何方远陷入了沉思之中。

    中午下班时,范记安偷偷摸摸地溜进了何方远的办公室。何方远因为没有胃口,没去吃饭,他也不知是故意表现还是有求于何方远,居然替何方远打了一份饭菜。

    “来,何哥,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帮你打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茄子和烙饼,赶紧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快点,别跟我客气。跟我客气我跟你急!”范记安一脸讨好的笑,笑容如花儿一样怒放。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想请我帮忙。”何方远将饭菜推到一边,他一点儿也没胃口。

    范记安嘿嘿一笑:“我真没有什么事情要请何哥帮忙……这样吧,我还是先向何哥汇报一下工作进展。”

    也别说,范记安犯贱的时候,很惹人烦,让人恨不得踢他一脚打他一拳,但他汇报工作的时候,也是一本正经,有模有样,一个人,该正经的时候,有正形,该放松的时候,有贱样,也算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近来立化的工作没有太大的波动,进入了平稳期。开天的网站虽然已经上线,但互联网版权产业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时间,而且开天的格局比立化更开阔,眼界更高,并不想只和立化争夺PC端的王座。所以,立化的危机感并没有预计中强烈。

    尽管立化周围强敌伺立,立化至少到目前为止,依然保持了PC端第一的市场份额,正是因此,立化上下在开天刚刚成立之初的生死存亡的危机感中跳了出来,现在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秩序。

    当然了,明眼人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不久的未来,立化的隐患依然巨大,立化第一的宝座不保只是时间问题。但谁会想那么长远呢?得过且过当下心安就行了,何况对许多人来说,就算想得长远也没用,决定权又不在自己手中。

    “最近有几个版权方的合同即将到期,但对方对立化几次提出续约的提议含含糊糊,我估计,对方是在等开天方面开价。现在只要是合同到期的版权方,都在观望,都抱定了哪边价格高去哪边的想法,唉,这一次的分裂事件,表面上看是版权方受益了,其实养大了版权方的胃口,照这样下去,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泡沫早晚崩盘……”范记安沉痛地摇了摇头,“不出高价吧,又怕开天出高价挖走。出高价吧,签得越多,赔得越多。也不知道乔董到底是什么想法,能不能向我们多少透露一下?如果真是想卖掉兴众文学,高价签版权方就高价签吧,反正最后风险会转移到收购方手里。如果不想卖的话,就不用非得和开天比谁更能烧钱了。”

    何方远点了点头:“不管卖或不卖,留下版权方都是当务之急。版权方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流失一个少一个。开天方面也会有同样的困惑,不过他们比我们更有优势的是,企鹅财大气粗,不怕烧钱,而且企鹅据说拿出十个亿让开天去烧三五年,没有赢利方面的要求……牛气冲天呀,我们没法比。资本市场的较量,还是资本为王,谁有钱,谁就有大爷。”

    一时何方远又想起了顾南在江边的趾高气扬,不由感慨,人和人之间,公司和公司之间,比来比去归根结底比的还是实力。有钱人可以装穷人,但穷人却装不了有钱人,在实力硬碰硬的碰撞中,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有几个版权方合同快要到期了?”何方远不负责和版权方谈判,买断价格由樊铮一言而定。但樊铮对版权方自身价值的判断,又经验不足,只凭版权方在立化PC端的成绩做为参考,失之偏颇和公正。

    一个只在PC端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的版权方,如果没有其他的版权拓展,比如实体、影视和游戏,那么这个版权方在PC端的收入再高,也顶多就是千字四五百的水平。如果以千字千元以上的价格买断,并且买断字数是600万字,那么几乎可以预见的是,这个版权方会为立化带来300万元的亏损,甚至更多。

    未来是渠道为王的时代,自身作品无法在多个渠道打开市场的版权方,就不是一个优秀的版权方。而樊铮由于从业时间短,并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负责外围工作,在版权拓展方面,是门外汉。而且他对未来版权拓展的发展方向,所知也是相当有限。让他负责和版权方商谈价格,是陈果的决定,说句不客气的话,凭樊铮的眼光,他签下一个版权方就会亏损一个,说不定还是巨额亏损。

    何方远痛心也没有办法,谁让陈果只相信樊铮呢?这些年兴众一直积重难返,一步步从一流的IT公司沦落为二流,最大的原因在于用人不当。

    “五个,其中有三个是在相关类型中有很大影响力的一流版权方。”范记安不无忧虑地说道,“但三个一流版权方的创作方向在渠道拓展上没有优势,三个人虽然在PC端有很大的影响力,在无线端却影响力一般,在实体书市场,销量也是极其一般,至于游戏和影视的拓展,几乎可以说没有。但樊铮就是只认三人在PC端的影响力,开出了溢价三倍的价格,结果三人还嫌少,想要四倍的溢价。我以为樊铮多少会有点商业头脑,不会答应,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我去,照他这么下去,别说兴众文学扛不住了,整个兴众也会被他大手大脚的烧钱玩死。”

    何方远无奈地笑了笑:“你着的哪门子急,花的又不是你的钱。”

    “何哥,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我至少现在还是立化的人,就得为立化着想。”范记安义正辞严地拔高了自己形象,忽然又嬉皮笑脸地笑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了,你知道樊铮为什么肯出溢价四倍的买断价格吗?”

    何方远一愣,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还有隐情?”

    “没错,太对了。”范记安一脸淫荡的笑容,低低的声音说道,“我原以为樊铮为人刻板,长得也是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没想到,他心里也挺阴暗,为人也挺放荡。”

    “你又听到什么说法了?”

    “有版权方私下对我说,想要买断的价格高,就得向樊铮有所表示。”

    “送礼?”

    “不是送一般的礼,何哥,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樊铮好哪一口?”范记安笑得更下贱更淫荡了,“有版权方请樊铮大保健,樊铮就会答应版权方提出的高价,不管是溢价三倍还是四倍。”

    “啊?”何方远也着实吃了一惊,确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樊铮会是这样的人,看来人不可貌相的说法真的没错,“真的假的?大保健?大保健是什么?”

    “啊?”范记安大吃一惊,不认识一样看着何方远,“何哥,你作为一个年轻有为血气方刚的男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是大保健?你是污辱我的智商还是对你自己的演技太自信了,以为你真的可以假扮纯洁善良小郎君?”

    “哈哈……”何方远被范记安的夸张逗乐了,“这事儿不要外传,省得樊铮脸上挂不住,也免得陈果多心,怀疑是我们散发的流言。”

    “可是,眼睁睁看着立化就这么被樊铮的大保健败家了,我心急火燎呀。作为立化人,不能容忍这种无耻行径。”范记安义愤填膺的样子,似乎他真的要为正义而战一样,“一个大保健才多少钱?可是一个大保健却会让立化损失几百甚至上千万,你说如果乔董知道了这件事件,乔董会不会整死樊铮?”

    “算了,不说这事儿了。”何方远知道范记安只是假装正义,他很清楚以范记安的聪明,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向乔国界反应一下此事,乔国界就真会关注并且亲自处理,先不提乔国界相不相信,就算他相信确有此事,也许为了大局,乔国界也会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说说你今天来找我的真正目的吧。”

    说了半天了,何方远很清楚范记安还是没有说到正题。

    “樊铮既然是这样的人,劝他辞职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范记安刚才提到了樊铮的隐私之事,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了引出下面的话题,“他这样的人,以后不可大用呀,何哥。”

    “好吧,是我看错人了,樊铮从备用名单中划掉了。”何方远勇于承认他的失误,谁也不是神仙,不可能看人一看一个准,之前他还有意重点培养樊铮成为他的助力,现在看来,一个小小的大保健就可以让樊铮失去原则,可见此人人品不行,不堪大用。

    “那么何哥你身边可用的人就只剩下我、徐子棋还有付锐了,付锐我上午和他接触了一下,委婉地提出了辞职离开立化的建议。他听了,不置可否,只是问我什么时候辞职。他还说,如果我先辞职,他会毫不犹豫地跟在我的后面辞职。”范记安眨了眨眼睛,开始问到了核心的部分,“何哥,你看我是你最忠实的追随者,事事听你的安排,你说让我跳黄浦江,我绝对不敢跳长江。你说让我现在辞职,我绝对不会等到明天,但是你总不能让我一猜二猜都猜不明白,到底你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

    何方远并不是不想告诉范记安他想投身到影视业之中的设想,主要是怕范记安知道了真相之后,信心不足,影响士气,他伸手拍了拍范记安的肩膀:“记安,你年薪多少钱?”

    “……”范记安翻了翻白眼,“是你的三分之一,怎么了,要救济我一部分,是不是?”

    “笨,听不明白我的意思。”何方远笑了,“我宁愿放弃百万的年薪,也要跳出立化,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才是我的三分之一,你怕什么?到最后就算输了,也是我的损失大,你难道比我还输不起?”

    “何哥,我当然输得起,可是,你总得多少透露一点消息,让我知道我正在朝哪个方向前进成不?”见何方远还是不肯透露半分,范记安不干了,“何哥,你这是对我的不信任呀,我很伤心。”

    何方远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理解范记安的心思,范记安和徐子棋不一样,只要为徐子棋指定一个方向,徐子棋就会埋头前进,不问前方到底有什么风景。范记安却不,他不问个清楚,他会心里没底,主要也是范记安喜欢琢磨事情思索形势。

    “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劝说付锐辞职了,什么时候就告诉你在前方会有什么风景。”何方远还是不说,有时适当制造一点神秘感,反而会更有助于事情的推动。

    “好吧。”范记安很是不满地回敬了何方远一个极度鄙视的眼神,然后他又愤愤不平地说道,“画饼充饥好歹还有一张画中的饼,你现在玩的完全是空中楼阁的手法呀,不走寻常路虽然说起来好听,但走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何哥,真的不走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路了?”

    “不走了。”何方远微微一笑,“以前我还雄心勃勃地觉得互联网版权产业正在兴起,借三巨头的东风,肯定可以有所作为,现在越来越深入了解到了三巨头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之后,我才发现,以前的设想还是太短见了。三巨头的重心并没有放到互联网版权产业之上,所以,我们如果还从源头的互联网版权产业做起,至少还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见到成效,而三五年,三巨头已经一统了天下,哪里还有我们的活路?”

    “唉,何哥,不是我说你,你太善变了。先是喜欢梅荏苒,然后又喜欢上了蓝妺,到现在,又喜欢孔祥云了,人呀,怎么可以这样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呢?”范记安抓住了机会,赶紧讽刺何方远几句,以作为何方远对他保密的报复,“一变再变,总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别扯别的。”何方远懒得再修理范记安了,“不管是和兴众相比,还是和三巨头相比,我们太弱小了,弱小到了经不起三巨头任何一次收购的冲击,但三巨头虽然是巨头,也有巨头的苦恼,就是尾大不掉,而我们却是船小好调头。抢在三巨头布局的必经之路上先占领一个据点,等三巨头布局完毕,在攻城掠地的时候,我们的据点,就是三巨头绕不过的关卡。”

    “明白了,明白了。”范记安多少猜到了何方远的思路,他一向自诩为何方远的狗头军师,对何方远的意图从来都是第一个领会,偏偏在何方远的思路突然拐弯之后,他忽然发现他跟不上何方远的思路了,就让他又急又恼,觉得和何方远的距离突然疏远了许多。

    和何方远距离的疏远让他很不舒服,及时领会何方远的意图才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他在未来何方远组建团队时安身立命的最大资本,如果他不能再第一时间领悟到了何方远的思路,他将会失去他最引以为傲的本事。

    虽然何方远多少透露了几分未来的规划,虽然范记安多少摸到了几分何方远的思路,但范记安还是猜不透何方远的下一步到底要怎么走。三巨头未来的布局太庞大太复杂了,他不可能从中发现何方远想要走的是哪一条路。

    算了,不去想了,范记安又想明白了,与其去费尽心机猜测何方远的布局,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好眼前的事情,以他对何方远的了解以及何方远和他的亲密关系,不管何方远走到哪一步,都不会忘了他。

    何哥如果能赚一个亿,他跟着赚一千万问题不大。何哥如果能赚十个亿,他说不定也能一夜暴富,成为亿万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