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决定权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022字

    如果非要让何方远承认他心中的天平更向谁倾斜,他会说是蓝妺。但在他和蓝成器的合作告吹而且前途未卜之际,他不敢对蓝妺有太多的奢想,相信如果他功不成名不就,蓝成器再大器,也不会同意蓝妺嫁他。

    何况还有一个对他更有成见的陈容。

    “孔祥云?”何母惊呆了,“小时候和方远一起长大的孔祥云?她不是出国了吗?以前听方远说,他和孔祥云早就失去联系了。”

    “孔祥云又联系上了方远,不但联系上了,关系还很密切,主要是她不但了解方远,她还想和方远在事业上合作……”蓝妺不好意思说孔祥云的坏话,主要也是在她看来,孔祥云虽然是想从她身边抢走何方远,但她人并不坏,“不瞒伯父伯母,她现在应该正和方远一起,在回家的路上,估计不出一个小时,他们就会到了。”

    “这,这,这闹得是哪一出呀?”何父不知道是该庆幸儿子不但不用他操心婚姻大事,而且还有两个女孩争他,还是该为何方远被两个女孩抢来抢去而头疼,“祥云是个好丫头,以前要不是她家搬走了,她早就成了何家的媳妇了。现在她又回来了,回来得却不是时候,对不对?方远已经有了你,小妺呀,你是不是想让伯父伯母支持你?”

    何父问得直接,蓝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很喜欢方远,不想他被别人抢走。可是祥云姐和方远青梅竹马,而且她又和你们认识,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你们肯定更喜欢她多一些。”

    何母总算看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想了想,朝何父使了一个眼色,何父会意,转身出门:“你们先聊着,我去烧壶水泡茶。”

    何父一走,何母拉着蓝妺的手坐在炕头:“孩子呀,你也好,祥云也好,都是好孩子,伯父伯母对你们都没有远近亲疏的分别,最后你们谁会方远在一起,还得让方远自己拿主意。来,和说说你和方远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又有什么故事……”

    “我们的认识,既偶然,又有必然……”说到自己和何方远的相识,蓝妺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想起了她和何方远在江边的初见,然后是在立化的相识,再到她和何方远慢慢接触之后,被何方远的百折不挠奋发向上的精神所折服,再到几次出差引发的意乱情迷的事件之后,她慢慢喜欢上了他,再到今天,她对他爱得不能自拔,一件件,一桩桩,往事如昨,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眼前。

    “……”听完蓝妺讲述她和儿子的认识过程以及相恋经历,何母的眼神之中既有光彩闪动,又有一丝无奈,她听了出来,蓝妺的家境何止是富裕,完全可以用大富之家形容,儿子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和千金小姐出身的蓝妺,在家世上相差了太多,“孩子,我说一句话,你别多想,老一辈留下的传统向来是高门嫁女低门娶妇,方远和你门不当户不对呀。”

    “没有,没有了伯母,现在都是新时代,早就不讲究门当户对了。再说,我爸我妈也很喜欢方远,对他一点儿也没有偏见。还有,方远以后也是做大事的人,他不是富二代,但他以后一定会是富二代的爸爸。”蓝妺最怕的就是何母嫌弃她出身太好,门槛太高,一听何母果然说了这话,忙不迭解释一番。

    “富二代的爸爸?什么意思?”何母一下没反应过来。

    蓝妺又脸红了,小声说道:“就是说,他一定会成功,会赚大钱。他成功了,就是富一代,他的孩子不就是富二代了?现在每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都以当富一代为荣,富一代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成功!”

    何母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她微微一笑:“孩子,我和你说一句心里话,祥云从小在我的眼皮底下长大,她是什么样的孩子,我清楚得很。如果说方远选择了她,我没意见,更不会反对。但你就不同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以前怎么样,是什么性格,又做过什么,我都不知道,如果只凭三言两语就对你下一个结论,既不准确又对你不公平。这样吧,等方远和祥云回来后,你们三个坐在一起,当着我和方远他爸的面,我让他做一个决断,不管他最后和谁在一起,都必须拿出态度来,不能耽误别人的青春。”

    蓝妺点了点头,何母不偏不倚的态度,也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既然已经争取到了最好的结果,那么一切的决定权就交给何方远了。只要何父何母不偏向孔祥云,她相信她的胜算会大过孔祥云。

    “伯父又是什么想法呢?”何母是居中的立志,何父的态度也很关键,蓝妺必须问个清楚,否则她心里没底。

    “我和方远他妈的想法一样,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决定,我不干涉。”蓝妺话音刚落,何父从外面推门进来,笑眯眯地说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不偏不向,成不?”

    “成。”蓝妺开心了,点了点头,“谢谢伯母,谢谢伯父。”

    何父摆了摆手:“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不是别人施舍的。自己不努力,就永远没有成功的可能。”

    忽然,“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何方远和孔祥云重回阔别的家乡,二人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一草一木、一人一狗,都是那么的熟悉,无数记忆重新复苏,在脑海中翻滚。

    何方远不禁大加感慨,他和孔祥云共同的回忆太多了,多到不用深想就可以捡起许许多多的趣事。青梅竹马的童年,两小无猜的少年,以及情窦初开的中学阶段,都因故乡熟悉的景色和曾经一起走过的乡间小路而在眼前一一浮现。

    下车之后,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路。此时无声胜有声,对于拥有共同回忆的初恋男女来说,情话都是多余的,共同的经历是谁也替代不了最真实的情感。

    到了家门口,何方远才开口说话:“也不知道蓝妺知道了你和我一起回家会怎么想?我只告诉她说,我要回家一趟,没有说你和我一起。”

    “蓝妺是好姑娘,但好姑娘太多了,难道你要告诉每一个好姑娘你和我一起回家了?”孔祥云耍赖似的回答了何方远,然后一脚踢开了路上的一粒小石子,又嘻嘻地笑了,“她不知道其实是好事,如果知道了,她不但过不好节,也肯定睡不着觉了。不提蓝妺了,方远,你多少向我透露一下,你想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时间节点?”

    何方远知道孔祥云问的不是他什么时候决定和谁结婚的感情问题,而是在问事业问题,他笑了笑:“总要等芝麻开门成立了芝麻开门文学或是芝麻开门影业,以及企鹅和千方都成立了企鹅文学和千方文学之后再伺机而动……祥云,你觉得三巨头之中,谁会更先一步成立影视部门?”

    “我估计会是芝麻开门,因为芝麻开门在影视方面最落后,不但没有自己的版权渠道,也没有自己的视频网站,但在收购了文化中华和中学传媒之后,芝麻开门在影视上的布局,已经抢先了企鹅和千方一步。”说到三巨头的布局时,孔祥云讲得头头是道,“相比芝麻开门大跃进式的布局,企鹅和千方的布局,就显得稳妥了许多。千方有了爱奇艺,企鹅也有自己的企鹅视频,所以两家都不急于成立影业公司,都还在有条不紊地布局版权源头的工作,对企鹅和千方来说,成立影业公司只是一个形式,磨刀不误砍柴功,先打好基础做好前期工作也不晚。”

    “为什么芝麻开门不从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源头做起,而是要直接收购几家成熟的公司呢?以芝麻开门的实力,完全可以自己打造一家从源头到生产线再到影视成品的公司。”何方远有意考一考孔祥云,既然孔祥云坚定地支持他跳出互联网版权产业的圈子,将目光放到更长远的影视行业之中,那么孔祥云应该心中早有了一个蓝图,他想知道在孔祥云的蓝图中,给他的舞台有多大。

    “芝麻开门没时间了。”孔祥云猜到了何方远对她的考验意图,笑了,“芝麻开门现在大规模的收购,号称买下了半个互联网,看似是漫无目的撒钱,其实不是,马匀是个聪明人,赶在芝麻开门上市前夕收购几家业内领先的公司,花50亿人民币买下,上市后,也许可以带来20亿美元的市值回报,绝对是一笔既合算又大赚特赚的生意。”

    见孔祥云对三巨头的布局十分明了,何方远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芝麻开门不买下兴众文学然后再借上市赚取回报呢?”

    “兴众文学?”孔祥云咯咯地笑了,“方远,你的考题太没创意了,兴众文学有过数次在美国上市失败的经历,马匀还买兴众文学做什么?除非他想让兴众文学成为芝麻开门上市的绊脚石。”

    对呀,孔祥云的话让何方远恍然大悟,以前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如果他早就想通了这一点,就完全可以将芝麻开门排除在兴众文学潜在的收购者之外了。

    再联想到刚刚放出芝麻开门有意打包收购兴众的传闻,何方远更是含蓄地笑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来,马匀对兴众也好兴众文学也罢,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因为在马匀的资本运作中的规划之中,兴众或是兴众文学起不到任何推动作用。

    不过由此也说明,孔祥云对三巨头的了解以及对整个互联网动向的观察,比蓝妺深入了许多。

    也许是和何方远心意相通,孔祥云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所以说,方远,别看我不如蓝妺出身好,也不如蓝妺有钱,但我比她更有眼光,对市场的分析和把握也更透彻,你娶了蓝妺,等于是只娶了一个白富美。但娶了我,却相当于娶了一个贤妻良母外加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哪头轻哪头重,你自己好好计算一下。”

    说话间,二人来到了何家门前。何方远没有回答孔祥云的话,抬头望了望天空,下午的阳光明媚而忧伤,有一种时光静止的假象,他收回了目光,摇头笑了笑,敲响了家门。

    “吱”的一声,门开了,何方远和孔祥云只看了一眼,就同时惊呆了!

    惊呆不是因为门口站着三个人,而是三个人之中,当前一人正是蓝妺。

    蓝妺?怎么可能?她怎么在他的家里?何方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确认眼前站着的是蓝妺无疑,更确认的是,刚才替他们开门的,也是蓝妺。

    “蓝妺,怎么是你?”孔祥云的吃惊不比何方远小,一瞬间她甚至怀疑是何方远故意的安排,还多看了何方远一眼,见何方远的震惊不是假装,她就知道蓝妺的突然出现,是蓝妺自己的决定,“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提前说一声,我们三个一起回来多好,也省得你一个人坐车了。”

    蓝妺还以为她突然出现在何方远和孔祥云面前,会让何方远生气孔祥云难堪,没想到,何方远只是微一震惊,然后又若无其事了,而孔祥云更是态度亲切,丝毫没有对她这个不速之客有任何不满。

    “我、我是突然做出的决定,来不及通知你们了,就自己过来了,方远、祥云,我没有给你们添麻烦吧?”蓝妺也不想在孔祥云面前露怯,落落大方地笑道。

    何父和何母对视一眼,二人心意相通,同时心想,现在的女孩比以前可是大方多了,方远这孩子,没女朋友的时候让人担心,有了女朋友了,却又更让人担心了,真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叔叔、阿姨!”和蓝妺寒暄过后,孔祥云的目光落在了何父何母身上,多年不见,何父何母依然如当年一样慈祥,她心中无比激动,无比温暖,“我回来了。”

    话一说完,就扑入了何母的怀中。

    在小时候,孔祥云不但被何母抱过,还吃过何母的奶,对她来说,何母就和自己的母亲没有区别。

    何父何母也是一时唏嘘,尤其是何母,抱住了孔祥云,泪光闪动:“孩子,好孩子,回来了就好。阿姨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到你了……”

    话未说完,泪水就流了下来。

    孔祥云也是泪雨纷飞:“阿姨,我好想你们呀。出国后,我一直想和你们联系,却联系不上。我找了方远四五年,最后才通过企鹅找到他。如果不是他有习惯用自己名字当企鹅昵称的习惯,也许我真的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们了。”

    蓝妺在一旁也被感动了,眼睛湿润了,心中一时在想,何方远如果不用何方远作他的企鹅昵称,会不会孔祥云永远也找不到他了?唉,人生的缘分真是奇妙,记得有一次她还对何方远说过,谁会傻到用自己的真名当企鹅昵称,真二。何方远却振振有词地说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用真名当昵称,正是他心胸坦荡的体现。

    人生没有假设,蓝妺暗中摇了摇头,说不定没有孔祥云的出现,何方远和她的感情还不会一日千里的发展。只是不知道如果梅荏苒也在场的话,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想到了梅荏苒,蓝妺的思绪又飘远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失去了何方远,她也要和梅荏苒一样,去欧洲一个古老的小镇去旅游去散心,去生活一段时间,借空间和时间上的两重距离来忘掉何方远。

    何家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一下多了三个人,虽是冬天,家中却春光明媚,温暖如春。何父端出了花生和糖果,何母泡了好茶,几人围坐在一起,既熟悉又陌生,既亲热又疏远,气氛在热烈之中,又有一丝复杂难言的默契。

    何父是一个爽快人,开始的热闹过后,他就直接说到了正题:“儿子,蓝妺为什么来家里,刚才她也对我和你妈说过了,不用我多说什么,你肯定也可以想到。人家姑娘大老远过来了,不容易,也很有诚意,你就把话说明白了,别再拖下去了。”

    蓝妺低下了头,手中拿着一粒花生,转来转去。

    “不管是蓝妺还是祥云,在我们眼里,都是好孩子。方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在着爸妈的面儿,这不,蓝妺和祥云都在,你说实话。”何母也直截了当地给何方远施加了压力。

    “爸、妈!”何方远头大了,想挠头,却又觉得不太合适,只好苦笑了一声,“现在不是时候,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个问题。”

    “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是时候?既然都坐在一起了,就当面说个清楚多好。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何父以父权压何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