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人生有时就是两难的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6本章字数:5105字

    何方远没办法了,一脸为难,他见孔祥云目光清澈蓝妺目光单纯,二人都充满了期待,不由心中喟叹一声,是不是每个男人都会因为情深而误一个美人?

    “好吧……”何方远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尽管工作之后,在关于未来的规划上,他一向自己做主,但在婚姻大事上,必须充分尊重父母的意见,“我也不是非要拖着不说个清楚,主要也是现在我的心思都放到了工作上,我的真实想法是,等有一天我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时,我才有资格向我喜欢的女孩求婚。”

    何方远的话,还是没有明确地说出他喜欢谁,蓝妺和孔祥云都微露失望之色。

    “古人说,成家立业,成家在前立业在后,你先结婚后事业也没什么。”何父又发话了,“如果你一辈子事业成功不了,就一辈子不结婚了?没有这个道理。”

    何方远见实在躲避不了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在祥云没有出现之前,我和蓝妺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在祥云出现后,我和蓝妺又进一步加深了感情。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

    “不要说了,方远,不要太为难自己了。”孔祥云打断了何方远的话,她淡淡一笑,拢了拢头发,“有人生活在过去,比如我,有人生活在现在,比如方远,也有人生活在未来,比如蓝妺。生活在过去的人,总以为过去的事情会决定现在的事情。生活在现在的人,把握当下,既不被过去的事情影响,又不被未来的事情左右。生活在未来的人,不关心过去不在意现在,只追求未来。相比之下,生活在现在的人,是摇摆在现实主义和完美主义之间的矛盾者。生活在过去的人,是一个可悲的固执的现实主义。生活在未来的人,是一个永远充满乐观的完美主义者。”

    何父何母一时没明白孔祥云的一篇长篇大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何方远和蓝妺却领会了孔祥云的意思,蓝妺心中一阵感动:“祥云姐,谢谢你,让你受委屈了。”

    孔祥云却大方地一笑:“不用谢我,我也没受委屈,何方远以后也许会在感情上属于你,但我不会放弃和他在事业上的合作,蓝妺,我要明确地告诉你一件事情,在关乎何方远未来事业发展的问题上,我不会向你妥协半分,我会坚持让他走我设想的道路。”

    蓝妺愣了一愣,也欣慰地笑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不提感情上的因素,我认为方远还是和我合作,才更有前景。”

    “好,既然你这么说,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最后方远会选择哪个方向。”孔祥云伸手和蓝妺握手,“对不起蓝妺,你还是没有我了解方远。”

    蓝妺也不甘示弱:“不好意思祥云姐,过去的何方远和现在的何方远,已经改变了许多,你以他的过去来判断他的现在,很容易犯错。”

    “是吗?”孔祥云自信地一笑,“以现在来判断未来,也会犯错。”

    何父何母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表面上儿子选择了蓝妺,但实际上,隐患还在,冲突也没有完全化解,但他们又不好再说什么了,总不能让儿子在感情上选择蓝妺的同时,在事业上也选择蓝妺吧?何况他们一向不干涉儿子在事业上的决定。

    晚饭由何母主厨,孔祥云和蓝妺打下手。一进厨房,何母就暗暗摇头,儿子应该在事业上选择蓝妺,在感情上选择孔祥云,因为孔祥云手脚勤快,一看就是一个里里外外一把能手的贤妻良母。而蓝妺明显没有干过什么家务,虽然不能说是笨手笨脚,但还是能看出来平常很少下厨房。

    其实以何方远的眼光来看,蓝妺算是白富美中比较有内涵而且还会干家务的少数优秀者,上次她也为他做过一次饭,味道也算可以。不过以何母身为女人的挑剔眼光来看,蓝妺在厨艺上还处于初级阶段。

    好在何母也不是一个特别挑剔之人,又一想,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活法,也许以后蓝妺也会进步,又也许以后家中会请保姆,总之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儿子明确地选择了一个,她就不说什么了。

    蓝妺在自己家中进厨房时,也没有这么小心翼翼,在何家,她处处小心,唯恐让何母对她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更怕碰倒瓶子或是摔坏一只碗。做一顿饭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对她来说却如同一天一样漫长,好在一切顺利,平安过关了。

    何家有三间正房三间偏房,正房中有何方远的房间,晚上休息的时候,就安排蓝妺和孔祥云住在一偏房。本来安排的是一人一间,孔祥云主动提出和蓝妺共住一间,蓝妺也没拒绝。

    蓝妺知道,孔祥云是有话要和她说。

    县城的夜晚格外安静,又是冬天,外面没有虫鸣鸟叫,除了寂静就是寂静。蓝妺平生第一次睡在炕上,觉得十分新鲜,除了炕太硬硌得后背不舒服之外,大红的被褥、墙上的年画以及古色古香的家具,一切都让她大感兴奋和好奇。

    房间正中有一个大炕,炕很大,并排睡下三四个人都没有问题,蓝妺和孔祥云同炕而眠。一向有洁癖的她,也不知道是因为在何方远家中的缘故,还是因为初战告捷的兴奋,她没有丝毫不适,反倒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火炕真是热……”蓝妺知道孔祥云没有睡着,她没话找话,想听听孔祥云还有什么话要和她说。

    “蓝妹妹……”孔祥云刚才一直闭着眼睛,她不是假寐,而是在想事情,“你不请自来,一个人来到方远家,是不是就是为了当着方远爸妈的面,逼他表态?”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蓝妺矢口否认,倒不是她故意撒谎,而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更多的是想和何方远进一步加深关系,而不是真的想逼何方远什么,“方远不是一个喜欢被人逼迫的人,你知道这一点,我也知道。我只想到他长大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也好对他有更深的了解。”

    “你应该不知道方远的家,是……范记安告诉你的吧?”孔祥云猜到了事情背后有范记安的影子。

    “嗯。”蓝妺天生不会撒谎,她很老实并且善良地出卖了范记安,“范记安也是出于好心,你别怪他。”

    “我才不会怪他,呵呵。”孔祥云轻笑一声,索性披着被子坐了起来,“来,坐着好说话,古人说,促膝谈心,我们今天也学学古人。”

    蓝妺也坐了起来,和孔祥云面对面,由于火炕的缘故,她的脸庞红红的,好像抹了一层红云一般,很是好看。

    “其实不管是我还是你,争来争去,却都忘了一个最可怜的女孩……”孔祥云平常一向是活泼开朗的性格,忽然就感慨了,“蓝妹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刘薇薇的阻拦,或许何方远现在和梅荏苒已经结婚了。”

    “他们之间……是可惜了。”蓝妺对梅荏苒没太多的感情,虽然她还和梅荏苒共事过一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她对孔祥云的好感远大于对梅荏苒,“这事儿,不怪方远,怪只怪梅荏苒不够坚强。如果她再坚强一些,能够顶住家庭的压力,她和方远已经幸福地在一起了。”

    “我想问你,蓝妹妹,你爸妈知道你来方远家吗?你爸妈完全同意你和方远的事情吗?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方远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立化总经理,而且他还有可能孤注一掷跳出立化走一条全新的道路,万一他失败了,他有可能一无所有,在他什么都不是的结局之后,你爸妈还会同意你嫁给他吗?”

    “爸妈不知道我来方远家,我骗了他们,告诉他们,我要去北京一趟。”蓝妺的声音低落了几分,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你说的问题,我何尝没有想过?所以我才想让方远在事业上也和我合作,继续走互联网版权产业之路,哪怕三五年后他失败了,他也赚到了钱,赢得了业内的名声,同时……也娶了我。”

    孔祥云点了点头,她能充分理解蓝妺的想法,作为职业经理人,何方远如果和蓝成器合作开办一家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三五年后,就算赔得一塌糊涂,三五时间里,何方远只凭年薪也可以收入几千万以上。而且三五年的时间,确实足够何方远娶了蓝妺了。同时,也让何方远更加奠定了他在业界的地位。就算失败了,他也不愁再找到下家,以不低于300万的年薪继续他的职业经理人生涯。

    赔钱的只是资方,又不会是他。

    对何方远来说,这个选择,是旱涝保收的选择,是最稳妥的选择,寻常路虽然走起来没有什么创意和新意,但胜在安全,而且他还可以利用这三五年时间娶妻生子,完成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相对来说,她为何方远所出的主意,则是一条充满了风险的荆棘之路。当然了,风险越大,挑战越大,同时收获就越大。如果何方远成功了,将会一跃由职业经理人的高度上升到坐拥亿万财富的资方高度,从此奠定在影视业的江湖地位,如果机遇到了,说不定他还可以成为新的行业的新贵,再如果他的能力够大机遇够好,成为如三巨头一样的开山级人物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失败了,何方远也许会因此失去蓝妺,失去蓝成器这样一个有雄厚实力的老丈人,再失去上升的渠道,从此被失败打倒,一蹶不振,永远失去了东山再起的机遇。

    人生有时就是两难的选择,何方远现在明显向她的建议倾斜的立场,让她很是感激。因为她知道何方远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要拿出多大的勇气付出多大的决心,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人可以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而去争取需要努力拼搏也未必可以到手的利益。

    就如一个人的面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前方十公里处有100万的收益,而且道路广阔,没有任何陷阱。另一条路前方一公里处有1000万甚至是一个亿的收益,但道路充满了各种未知的凶险,而且道路漆黑一片,没有路灯,更主要的是,前方一公里处的1000万或是一个亿的收益,也许存在,也许还不存在。

    一百个人里面,有九十九个会选择第一条路。何方远却偏偏是唯一的百分之一,选择了另一条路。孔祥云除了敬佩何方远的勇气之外,更对何方远多了感激,因为她为何方远提供的道路,也是她的梦想。只是她一个人实现不了她的梦想,需要一个合作伙伴,何方远是她视线范围之内最优秀也是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人不能太贪心,既然何方远肯放弃容易到手的利益而选择和她一路风雨同行,她不能既要何方远的才干,又要何方远的爱情,如果不管何方远是成功还是失败,蓝妺都对他痴情不变,那么就让何方远娶了蓝妺,也算是多了一条退路。万一何方远和她联合创业失败,至少何方远的背后还着着一个财大气粗的老丈人蓝成器。

    只是问题是,如果何方远不走蓝成器安排的道路,蓝成器肯让蓝妺嫁给何方远吗?

    “蓝妹妹,我想告诉你一个必须接受的现实。”孔祥云抓住了蓝妺的手,蓝妺的小手柔软而温暖,是一双没有经历过岁月的风霜和风雨的洗礼的完美之手,也不知道她的手能不能抓住她的幸福,“方远应该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不会再回头了,他不会再和蓝伯伯合作了。如果你确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依然深爱何方远,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有,都要坚定地和他在一起,那么我会祝福你和他一辈子幸福。如果你做不到,我劝你现在就放手,省得以后痛苦。”

    “他真的拿定主意了?”蓝妺不肯放弃她的坚持,“元旦后,我想让他和爸爸好好谈一谈,也许他会改变主意接受爸爸的安排,也许爸爸会改变主意,支持他新的创意。不管是哪一种,我现在都不会放弃改变他的努力。”

    孔祥云无奈地摇了摇头:“做任何事情,都要以最坏的打算去做最大的努力,蓝妹妹,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何方远不管怎样都不和蓝伯伯合作了,而蓝伯伯觉得何方远失去了价值,并且没有了未来,他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我不会和梅荏苒一样屈服家庭的压力,我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他!”蓝妺挥了挥拳拳,似乎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一样,“幸福要抓在自己手中才稳妥。”

    “我有一个建议,你要不要听?”孔祥云心中长叹一声,她是多么希望蓝妺能有一丝的犹豫,这样,她就会继续守候在何方远身边,随时替补上阵,成为何方远的港湾,偏偏蓝妺十分坚决,她只能选择在感情上远离何方远了。同时她也相信,她成全何方远和蓝妺的爱情,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何方远或是对蓝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嗯,要听。”

    “元旦后回到下江,你就和方远领了结婚证。”孔祥云忍住眼泪,努力在笑,“省得夜长梦多。这样一来,方远就算违背了蓝伯伯的意愿,蓝伯伯不想让你嫁给方远,他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这样呀……”蓝妺的脸红了一红,有了片刻的犹豫,“我只是很喜欢他很爱他,但还没有想过要和他结婚,我总觉得结婚是天大的事情,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很突然。”

    孔祥云转身躺下,泪水夺眶而出:“我只是一个建议,听不听由你。睡吧,我困了。”

    蓝妺也躺下了,过了一会儿,她轻轻推了推孔祥云的肩膀:“谢谢你祥云姐,我永远记住你的好,永远。”

    永远有多远?谁也承诺不了永远。也许很快,蓝妺就会忘记今天的事情,在时间的长河中,一件件事情就如一朵朵跃出水面的浪花,只一瞬就消失了,谁会记得曾经哪一朵浪花让自己心动过?算了,就让她和何方远的初恋如一朵浪花湮灭在回忆之中吧,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在以后的某一天,蓝妺对何方远说起今天的事情,何方远听了之后会怅然若失。

    次日一早,孔祥云睁开眼睛,见蓝妺已经起床收拾停当,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她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才几点就起来了?这么早。”

    “我习惯了早起。”蓝妺笑了笑,“要不要一起出去跑步?”

    “好呀。”孔祥云迅速起床,洗漱完毕,陪蓝妺一起出了家门。

    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新,又是冬天,清冷的微风吹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蓝妺和孔祥云沿何家门口的小路跑步,二人亮丽的俏影和优美的身姿,成为县城早晨最动人的风景。

    “祥云姐,我想了一晚上,想好了。”蓝妺一边跑,一边擦额头的汗珠,“等回到下江,我就瞒着家里和方远领了结婚证。当然前提是,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