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要当就当主角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024字

    何方远算是听了出来,不管是范记安的主意还是徐子棋的算计,二人的意思很明显了,是想撮合他和孔祥云了。

    “什么什么?”孔祥云愣住了,然后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地看着何方远,“方远,你和蓝妺分手了?真的假的?”

    何方远和蓝妺的冷战持续了已经两个多月时间了,何方远一直没有告诉孔祥云真相,不是他想隐瞒什么,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到底蓝妺怎么了,或是蓝妺是真想分手还是只想冷战,他现在还不得而知。他想等他和蓝妺面对面之后,确定了他和蓝妺的感情最终结果,再告诉孔祥云也不迟。

    现在的他,一心扑在了事业上,只想在立化站好最后一班岗,可以从容不迫并且有条不紊地从立化全身而退。

    “半真半假。”何方远很清楚徐子棋和范记安故意在孔祥云面前说到他和蓝妺的事情,是别有用意,他狠狠瞪了徐子棋和范记安一眼,“准确地说,蓝妺现在正在和我冷战,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联系上她了,她现在在下江还是不在,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完全不知道。好了,不说她了,说正事。”

    付锐及时站了出来替何方远解围:“何哥,我从立化辞职,还引发陈果强烈的反弹,等子棋和记安辞职的时候,肯定反弹会更激烈,到时如果陈果说什么也不放人,怎么办?”

    付锐很清楚让他打头阵第一个辞职,是何方远有意向乔国界传递一个示好的消息,何方远想从立化全身而退,用一种温柔而不暴力逐步辞职的方式,而不是集体辞职。因为以现在立化的状况,承受不起又一起集体辞职事件的冲击了。

    不过虽然不是集体辞职,最终辞职人数却不少,实际上对立化的冲击力依然不小。付锐隐隐担心的是,万一何方远的示好不被乔国界接受,乔国界一怒之下,非要强行留下何方远,到时何方远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就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身为东风的他迟迟不能从立化脱身,岂非天大的麻烦?

    “本来我是想让子棋和记安在我前面辞职,但想了一想,我改变了主意,我要在子棋和记安前面辞职。”付锐的问题,正是何方远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他也清楚乔国界的为人很感性,喜怒随心,万一乔国界非不放他走,到时就麻烦了。付锐一提,他心中忽然豁然开朗,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不让徐子棋明天一早辞职了。

    “啊?何哥,你怎么又改主意了?我明天一早不用辞职了?”徐子棋吃惊不小,“我辞职信都打好了,正打算明天一早就交给你。”

    让徐子棋和范记安先辞职的最大优势在于何方远就可以直接批准二人的辞职,然后上报陈果就可以了。哪怕陈果不同意,辞职经何方远签字也可以生效。但如果何方远先辞职,留下徐子棋和范记安断后,变数就增大了。

    万一新上任的立化总经理非要为难徐子棋和范记安,二人说不定会在辞职问题上被卡。

    “你先不用辞职了。”何方远胸有成竹地笑了笑,“底牌,必须最后打出来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记安也是,等我辞职之后,你们再辞职。”

    “明白了。”范记安明白了何方远的用意,如果何方远的辞职引发了陈果和乔国界的强烈反弹,甚至被乔国界强行留在立化,那么何方远就有可能以牙还牙,效仿三剑客再次上演一出集体辞职的大戏,再次对兴众文学当头一击。

    “我也明白了。”徐子棋比以前进步了不少,作为技术宅男,他现在可以看清复杂的商战之中的立足点,得益于何方远的言传身教以及范记安的诲人不倦。

    “这么说,我明天回去的话,只能带付锐一起回北京了?”见事情临时有变,孔祥云很坦然地接受了现实,“不过我还是建议,方远,你和乔国界好合好散。”

    “好合好散当然好了,不管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还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情,或是公事上的合作,但往往是,你想好合好散,别人未必愿意。”何方远是有感而发,想起了蓝妺避而不见,既不听他解释,又不当面说个清楚,心中大感无奈,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有时一个眼神就可以领会对方的意图,有时费尽口舌也未必可以赢得对方的信任。

    “这话儿,说得怎么这么意味深长呀?”孔祥云呵呵一笑,“方远,你别回避问题,你得告诉我,你和蓝妺到底怎么了?”

    “一言难尽呀。”何方远夹起一根白菜——水煮白菜——放到了嘴里,“白菜做好了,一样好吃,只要功夫到家就行。祥云,你告诉我,你会做水煮白菜吗?”

    见何方远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孔祥云一拢头发笑了:“水煮白菜当然会做了,怎么了,你想吃?没问题呀,到了北京我天天做给你吃,吃死你。”

    “何哥,别怪我,要怪就怪酒精好了。”范记安猛灌了几口酒,以酒壮怂人胆的气概说道,“祥云姐,我可以告诉你何哥和蓝妹妹爱情故事的来龙去脉,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得告诉我何哥跳出立化后,想干一番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事业?你肯定不会相信,到目前为止,他连他准备干哪一行都还没有告诉我。你肯定更不会相信,我连不知道以后要跟着他干什么,就决定跟着他一条路走到黑了。这是什么样的情怀?这是绝对信任的情怀。”

    孔祥云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按说你这个交换条件很公平,原则上我同意交换。但考虑到方远的感受,我看还是算了,他和蓝妺的故事,早晚会有一个结局。我不急,有足够的耐心等到最后揭开谜底的一刻。”

    “唉,到底是一家人,性格太像了。”范记安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祥云姐,我不问了,反正我相信何哥会带我走上不归路。对了,你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宣布吗?”

    “对,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嘴上这么说,孔祥云怎么可能忘了她今天特意来下江一趟的真正目的呢?只不过她一直在等气氛活跃了再透露,“在即将举办的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千方的副总裁会宣布一个重大消息。”

    “什么重大消息?”范记安支起了耳朵,随即又想通了什么,笑了,“宣布千方文学的正式成立?”

    “答对了一半。”孔祥云认真地说道,“不是正式成立,是会公开千方有成立千方文学的意图。由千方的一个副总裁非正式透露消息,也说明千方对千方文学的重视程度。”

    “消息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何方远早就预料到了千方文学会成立,但具体时间不好说,孔祥云带来的消息,说明千方文学的成立,已经提上了日程,背后应该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基于千方大数据的千方文学成立后,将会以原创小说版权为核心,建立包括动漫、游戏、影视、周边产品在内的完整的产业生态链。千方文学会在坚持正版、健康、绿色运营路线的同时,建立健全版权方经纪人制度,改善版权方的生存现状,改变中国互联网版权产为发展格局,全面推动文学产业繁荣局面的形成……”孔祥云如同小学生背书一样,摇头晃脑地背了一通,然后一吐舌头笑了,“应该是一字不差,我只偷看了几眼发言稿,没敢拍下来,只能靠记忆了。”

    “祥云姐厉害,过目不忘。”范记安虽然支持何方远和蓝妺在一起,但并不表明他不喜欢孔祥云。其实他也很喜欢孔祥云的爽朗和乐观。

    “少拍马屁,没用。”孔祥云瞪了范记安一眼,“你是蓝妺的支持者,就决定了我和你不会成为好朋友。”

    “我……我冤枉呀祥云姐。”范记安想要辩解,却被何方远打断了。

    “别打岔,说正事。”何方远低头微微一想,“从这一段话中可以看出,千方文学的成立,还是为了下游的版权拓展服务,也就是说,千方文学是生产车间,动漫、游戏、影视、周边产品在内的完整的产业生态链才是千方以后主攻的方向,不出意外的话,千方早晚会成立千方影业。在互联网版权作品的拓展中,游戏和影视是大头,千方在游戏上面是薄弱环节,但在影视上面,千方虽然落后了芝麻开门和企鹅一些,但只落后了半步,不是一步。”

    “三巨头中,千方最保守,一般情况下,千方不管在哪个行业上的布局,都会落后芝麻开门和企鹅一步,除了搜索引擎之外。”孔祥云继续说正题,“方远,据你推测,三巨头中,哪一家会最先成立影业公司?”

    “芝麻开门。”何方远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孔祥云的问题。

    “为什么不是企鹅?”

    “企鹅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上的布局最大最深入,围绕着互联网版权产业的发展,企鹅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所以,企鹅并不急着成立影业公司。磨刀不误砍柴功,先把源头的版权产业的水盘活了,不愁下游产业没有资源。为有源头活水来,企鹅的路,走的也是完整的产业生态链之路。和千方和芝麻开门相比,企鹅的路走得最稳。”何方远侃侃而谈,“相比之下,芝麻开门没有源头的互联网版权产业,不是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链,因为急于上市的原因,芝麻开门没有时间从源头做起了,尽快成立芝麻开门影业,是大马哥的当务之急。”

    “有道理,很有道理。”付锐话不多,却总能说到关键点上,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何方远的思路,知道何方远跳出立化之后想要从事什么产业了,“对三巨头来说,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要时间也有时间,因为时间的节点也掌控在他们的手中,对我们来说,要什么没什么,怎么办呢?绕开源头,直取下游,才有可能以最小的代价收获最大的收益。”

    “三巨头,哪一家最后成立影业公司?”范记安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同时,心中一阵狂喜,刚才付锐的话一下点醒了他,让他也摸到了何方远的脉络,心中无比懊恼,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怪不得何哥一直不告诉他下一步的方向,原来是何哥在考验他的眼光。真笨,他怎么就没有往下游产业联想呢?

    “不用想,肯定是千方。”不等何方远回答,孔祥云抢答了,“以李颜红的性格推算,他肯定在文化产业的布局上落后企鹅和芝麻开门。”

    范记安点了点头,心领神会地笑了:“明白了,我总算明白了,何哥一直在等三巨头都成立了影视公司之后的时间节点,但我又不明白了,以李颜红的风格,千方影业的成立,指不定到什么时候,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李颜红可以从容布局,可以等得起,我们等不起呀,何哥。”

    何方远见范记安终于跟上了他的思路,也欣慰地笑了:“谁说一定要等三巨头都成立了影视公司才开始?时间节点说不定很快就到来了。”

    “我可是已经等不及了,跃跃欲试了……”范记安一边摩拳擦掌,一边流露出向往的神情,不过由于他表演的痕迹过重,本来很神圣美好的向往神情却被他演绎成了意淫的表情。

    徐子棋大笑,踢了范记安一脚:“你这一副淫荡加下贱的表情,比最近很红的那个网络剧中的主角还要淫荡下贱一百倍。如果那个剧让你演,火爆程度肯定比现在强一千倍。”

    “你别说,小眼棋,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可以成为主角。”范记安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何哥,你说,我有没有成名的潜力?”

    “有。”何方远哈哈一笑,“我已经为你量身定做了一个剧,主角完全就是你的翻版,只要你一演,你就会大火。”

    “真的啊?”范记安十分配合何方远的话,惊喜的表情夸张而逼真,“等我火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甩了付瓜瓜,然后找一个二线以上的女明星当我的女朋友。”

    “滚蛋,就你这样肮脏龌龊的想法,你永远也成不了明星。”徐子棋被范记安恶心得吃不下饭了。

    春天来了,每个人的心思都活泛了,除了不知人在何处的梅荏苒和不知所踪的蓝妺之外,一切都正朝着最好的方向前进。

    曲终人散之后,付锐先走一步,范记安和徐子棋故意使坏,假装请孔祥云到他们家中去住,一个说,和瓜瓜住在一起,瓜瓜很喜欢祥云姐。另一个说,和辛儿住在一起,辛儿很想念祥云姐。

    最后二人被何方远轰走了:“别闹了,赶紧走,祥云今晚住我家。”

    “有备胎就是好。”范记安和徐子棋挤眉弄眼地同时哈哈一笑,笑完之后,二人唯恐何方远踢他们,一溜烟跑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友情,他们怎么也不会懂。”等二人走后,何方远轻轻一拉孔祥云的胳膊,“不管以后我娶了谁你嫁给谁,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岁月,是谁也替代不了的美好时光。”

    孔祥云甜甜地一笑:“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闺蜜,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打住,打住,我可不是你的男闺蜜,我是你的发小。”一听男闺蜜的说法,何方远顿时起了一身的鸡蛋疙瘩,他最讨厌女性特征显着的男人了,“祥云,前期的工作,基本上都准备就绪了吧?”

    “万事俱备了。”孔祥云温柔地一笑,陪何方远一起上楼,“办公室、办公家具、基层工作人员,等等,都到位了。”

    “辛苦你了。”何方远从决定和孔祥云合作的一刻起,就让孔祥云先着手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尽管他对孔祥云的独立能干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听到孔祥云的进展还是比他预想中要快上不少,他不得不由衷地佩服孔祥云的本事,换了蓝妺,蓝妺不可能这么独挡一面。

    “不辛苦,这点小事,举手之劳。最关键的问题不在前期的事务性工作,而是策划和创意。”进了房间,孔祥云脱了外衣,她比蓝妺稍微丰腴半分,既不显得瘦弱,又不过于丰满,是恰到好处的肉感,“刚才你说让范记安当男主,是真有这个想法,还是随口一说?”

    “真有。”何方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了想又说,“我想过了,公司成立后,第一部剧先从网络剧入手,网络剧审核门槛低,投资小,见效快,如果成功了,可以迅速打出名气打开局面。”

    “你的想法我赞成,但范记安当男主……这事儿靠谱吗?”孔祥云对范记安信心不足,“我总觉得他太贫太油嘴滑舌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有时太犯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