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心态淡然,思路才超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084字

    “说明了什么问题?”乔国界目光中微有冷峻的眼神闪动,微微流露出不满之意。

    何方远并不在意乔国界的不满,都现在了,乔国界还想掩饰兴众文学财务危急的现状,就没意思了,他淡淡一笑:“说明了兴众文学现在缺钱了。”

    乔国界脸色微微一变:“信口开河!兴众文学的财务状况良好,怎么会缺钱?你又接触不到高层,你知道什么?”

    “何方远,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乱说,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咳咳……”陈果咳嗽一声,忙提醒何方远不要僭越。

    何方远恭敬地说道:“如果不是乔董问起,我才不敢乱说话。”

    乔国界挥了挥手:“言者无罪嘛,继续说下去。假设你说的兴众文学缺钱的结论成立,那么你说说看,兴众文学成立版权中心以来几个动作幅度不小的变现举措,会带来什么影响?”

    版权中心成立以来,最大的几次举措是一次高调对外宣布的游戏版权拍卖——其实私下早已卖出了,之所以高调宣布以拍卖的形式对外公开,也是为了造势,是为了向竞争对手施压,同时也是为自己赚赚吆喝——还有几个动作幅度不大的举措是卖出了几部当红作品的实体版权。

    何方远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版权销售的谈判——实际上也不归他管,兴众文学直接拿走了立化所有作品的版权交易权,他身为立化的总经理,无权过问——但对几次版权交易的过程和价位,心中有数。

    本来何方远已经决定离开立化了,他现在对立化的各项政策的制定以及杀鸡取卵式的发展思路,很不赞成,但既然乔国界当面问起了,他不表达一下他的看法,也对不起他身为立化总经理的职责。

    “几次变现举措,表现上看,收到了一定效果,也算造成了一定影响,但从长远看,几次变现都有一个共同点——杀鸡取卵。”何方远直言不讳,当着兴众最有权势的三人之面,说出了自己心中真实的看法,“比如说某个当红作品的实体版权,签下了几十万的首印,从变现的角度考虑,版权方和兴众文学,确实赚到了,但从市场和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是毁掉了这名版权方的市场。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实体书销量很差,差到了销量不足一万册的地步,出版方赔了个血本无归。以后,出版方再签这名版权方的作品时,肯定会考虑再三,甚至会直接不再考虑。”

    何方远说得是实情,最近兴众文学签出了几部作品的实体版权,要价都很高,虽然最后还是卖出去了,但从长远看,过高的要价会让许多有可能成为畅销书的版权作品胎死腹中,也会让许多市场前景一般但售价过高的作品因为成本原因被出版方腰斩。如此一来,会让兴众文学的形象一落千丈,导致外界不愿意再购买兴众文学旗下作品的版权。

    “还有,一些作品的游戏版权,卖出了不错的价格,从一百万到上千万不等。现在手游市场刚刚兴起,到底以后是泡沫还是会有持续的良性发展,还不得而知。短时间内,兴众文学和版权方是得了实惠,但也有可能会造成版权方的人心浮动,都不再关注作品本身的质量,一心去写适合改变手游的作品,长此以往,对整个行业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说完了?”陈果很不高兴地瞪了何方远一眼,“何方远,你层次太低,没有高瞻远瞩的眼光可以理解,但不要想当然地乱说行不行?”

    “好吧,我不说了。”何方远识趣地闭了嘴,不管是身为一家商业帝国的帝王,还是一个国家的帝王,都不愿意听逆耳的忠言,都喜欢听好话假话和奉承话,可惜的是,好话假话和奉承话虽然听上去舒坦,却改变不了困境。

    “以后,兴众文学也可以更名为兴众影业。”乔国界站了起来,面朝窗外,迎着阳光而立,“方远的话,也有一定道理,杀鸡取卵,虽然可以缓解一下燃眉之急,但鸡没了,以后蛋也不会有了。如果要经营好兴众文学,想打造娱乐文化产业的生态链,就要有长远发展的眼光。方远,你有时间写一份关于兴众文学未来发展规划的建议书给我。”

    陈果惊得目瞪口呆!

    乔国界的话毫不掩饰他对何方远的欣赏和重用,十分了解乔国界的陈果一下就听出了乔国界的暗示,如果何方远的建议书触动了乔国界,达到了乔国界的满意,下一步何方远取代他的位置成为兴众文学的CEO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何方远现在才是立化的总经理,一个立化的总经理哪里有资格向乔国界提交关于兴众文学的未来发展规划的建议书?但乔国界就是随心所欲的性格,他欣赏一个人的时候,会不惜一切代价重用此人。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转眼翻脸,将其扫地出门。

    之前何方远受到了乔董的冷落,还以为何方远的冷板凳会一直坐下去,没想到,几句话过后,他又重新入了乔董之眼,陈果心中砰砰乱跳,如果真的何方远当上了兴众文学的CEO,他将何去何从?

    李丛林心中也是微有震惊,他也没想到乔国界的态度说变就变,竟然有意再一次重用何方远了。不过也可以理解乔国界的迫切心情,以前是一心想要卖掉兴众文学,现在既然卖不掉了,还想重新打造兴众文学成为兴众影业,那么好人就得靠边站了,需要能人和明白人披挂上阵冲锋在前。

    不过……李丛林暗暗摇头,确实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乔国界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多少,冲动的时候,过于冲动,无情的时候,又过于无情。如果乔国界能平和中庸一些,也许现在的兴众会更有活力更有前景。

    企业和人一样,创业和年轻时,需要冲动和激情,打下了江山建立了帝国或是人到中年需要守成时,就需要平和和中庸之道了。

    平和和中庸不是随波逐流,也不是碌碌无为,而是以淡然的心态来应对事态的发展。只有心态淡然了,思路才能超然。思路超然了,做出的决定才会不偏激。

    何方远又该怎么回答乔国界呢?李丛林充满期待并且饶有兴趣看向了何方远,看何方远在面对乔国界对他重新赏识并且有意重用的诱惑时,又会是怎样的表现。

    陈果更是十分紧张地看向了何方远,心想何方远如果真的一口答应下来,他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何方远越过他和李丛林直接向乔国界汇报,他不能接受何方远一步迈到他的头上的升迁!

    何方远只沉默了小片刻,不动声色地从身上拿出了一个信封,不过信封并没有递出去,而是拿在了手中,他恭敬而不失坚定地说道:“正好乔董在,李董和陈总也在,我就不用逐级上报了……乔董,很抱歉我要辜负您的信任了,我决定辞职。”

    何方远声音不大,却如一声惊雷,直接在乔国界、李丛林和陈果的耳边炸响。

    什么?何方远要辞职?正在用人之际,他要撂挑子?乔国界的第一反应是愤怒,何方远太嚣张太狂妄了,他对他如此器重,让他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立化的总经理,让他的职业经理人之路比别人提前十年达到了第一个高峰,他还想提拔他担任兴众文学的副总裁甚至是CEO,却没想到,何方远居然要辞职。

    而且还是当着他和李丛林、陈果的面儿,在拒绝了他释放的善意之后!

    乔国界险些失控,如果不是李丛林和陈果在场,他说不定会当场质问何方远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上一次的对话?又或者是因为何方远要跳槽到了企鹅或是千方、芝麻开门?

    还好,乔国界盛怒之余,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怒气,他没有说话,退后一步,一脸阴沉地坐回了椅子上。

    李丛林心中的震惊虽然没有乔国界强烈,因为他早已知道何方远想要离开立化,却还是十分不解何方远为什么要当着乔国界和陈果的面提出来。事缓则圆,何方远太操之过急了,他难道不知道惹怒了乔国界,乔国界真要强行留何方远在立化,至少也可以耽误何方远一年以上的时间吗?

    年轻人呀,到底年轻,年轻就容易气盛,气盛就容易冲动,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很容易犯错。

    李丛林无奈加遗憾之余,却也没有开口何方远,因为何方远的直接上司是陈果。有陈果在场,他不便多说什么。

    陈果一脸惊愕:“方远,你,你,你要辞职?为什么?”

    “我想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何方远从容不迫地回答了陈果,他也知道他的举动颇为冒险,一着不慎,有可能满盘皆输,但也有可能一举成功,风险多大,收益就有多大,他愿意试一试。

    “你是不是找到下家了?”陈果情急之下,问出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不过后悔也没用,索性就问到底了,“是企鹅、千方还是芝麻开门?”

    “都不是。”何方远察言观色间,见乔国界和李丛林一个愤怒一个平静,基本上在他的预料之内,他就更加坚定了要继续推动事态发展的想法,“辞职后,我不会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

    乔国界眼皮微微一动,何方远的话是在暗示他会规避竞业禁止条例的规定,他心中的怒气稍微平息了几分,还好何方远不是去开天,如果何方远从立化辞职然后加盟开天,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

    “方远,你在立化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陈果见乔国界和李丛林都不说话,他猜不透乔国界和李丛林的心思,虽然他很想让何方远立马滚蛋,但还是耐着性子要劝说何方远留下,“年轻人做事情不要冲动,要想好前因后果再做决定。你在立化是总经理,还这么年轻,以后肯定还会大有前途,现在跳出立化,等于是前功尽弃了。”

    “谢谢陈总,真的很抱歉,辞职,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何方远没有退让半步,依然坚持,主要是他想听听李丛林和乔国界怎么说,陈果留他,不是真心。

    “方远,你……”陈果还想再说什么,李丛林向前一步,制止了陈果的话,他终于开口了。

    “方远,你不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是想自己创业,还是去哪一家公司高就?”李丛林知道他必须出面了,陈果和何方远再对话下去,只是不停地在原地打转,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我打算自己创业。”何方远老老实实地说出了实话,“也许是我不太安分,又也许是我不想总被别人左右人生,所以我想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这一番话说得很透彻了,言外之意就是不管在兴众文学升到了什么职务,还是难逃为人打工的命运,不管是兴众的总裁还是兴众文学的CEO,都逃不过黯然收场的下场。

    一句话说得李丛林感同身受,他本来还想再多问何方远几句什么,却又忽然觉得无话可问了,就将球踢到了乔国界的脚下:“乔董……”

    乔国界脸色阴沉,并不理会李丛林的示意,他愣了片刻,转身就走:“兴众文学正处在关键时期,谁也不别想在这个时候添乱。”

    很显然,乔国界直接而不留余地地拒绝了何方远的辞职。

    乔国界一走,陈果也没再停留,眼神复杂地看了何方远一眼,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摇了摇头,也转身走了。

    “方远,你这又是何必呢?”李丛林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明知道当面挑战乔董的权威,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你还非要顶上,这样一来,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其实我早就想通了,不管我怎样以委婉的方式提出辞职,都不会让乔董满意,与其这样,还不如迎难而来,也许还有一分胜算。”在李丛林面前,何方远既不如在乔国界面前拘谨而刻板,又不如在陈果面前假装而从容,而是多了一份随意。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李丛林坐回到了座位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何方远一眼,“方过,你离开立化后,真的是想自己创业,不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了?”

    “是,我刚才说的是实话。”

    “想不想听我一句劝?”

    “嗯。”何方远诚恳地点头。

    “先不要急着自己创业,先在立化打好基础,等几年后你从兴众文学CEO的位置上再跳槽的话,你的身价就会提升许多,这样,可以为自己多留一个职业经理人的退路。一年300万的年薪,对大部分人来说,也算是高薪了。”李丛林一是真心出于关怀何方远的出发点,二是现在兴众文学改变了发展方向,兴众文学也确实需要何方远这样的人才。

    而且他还清楚一点,何方远辞职,不会是他一个人辞职,他至少还会带走几个立化的中层,此举,会对立化造成不小的冲击。

    “李董,您不要再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改变主意了。您也看了出来,付锐先辞职,然后我才辞职,再然后,还会再有几个人陆续辞职,之所以这样做,是最大限度地降低辞职事件的影响,避免立化和兴众文学再遭受一次集体辞职事件的负面冲击。”刚才乔国界和陈果在场,何方远不方便说出他的更深层考虑,现在面对李丛林,他没再隐瞒他的深藏不露的意图。

    李丛林吃了一惊,随后又无奈地笑了:“你这番话如果刚才对乔董说了,他肯定会大发雷霆。”

    “丑话说到前头其实是好事……”何方远也笑了,笑得很自信,“等事情真正发生了再挽回,就已经悔之莫及了。我不想再让立化受到冲击,也不想和兴众文学不欢而散,所以,我希望好合好散。当然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乔董再不高兴,再想留我,我也有办法离开。”

    何方远的话,不是发狠在说,也不是咬牙在说,而是很云淡风轻地说,却还是让李丛林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是的,在他的眼中后生晚辈无根无底无权无势的何方远,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居然让久经职场的他感受到了寒意!

    尽管不愿意承认何方远话中隐含的威胁之意并非是大话,而是何方远确实可以做出让兴众文学颜面扫地并且再次遭受冲击的集体辞职大事,但李丛林心中还是很不舒服,毕竟和他相比,何方远不管是资历还是资本,都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分裂事件,何方远连进入他的视线之内的资格都没有。

    但现在,何方远不但可以直接在管理者收购计划上和他讨价还价,而且在辞职问题上,居然已经有了和乔国界叫板的实力,何方远成长速度之快,崛起的态势之猛,让他在震惊之余,未免心中大起提防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