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聚会上的意外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4992字

    不过……在心中的怒气刚刚升起之时,李丛林又迅速调整了情绪,控股了怒气的进一步蔓延,毕竟何方远针对的不是他,他犯不着因为公事而在私交上得罪何方远,他在兴众不会当一辈子总裁,也不会在兴众文学当十几年的董事长,早晚他也会离开兴众,以后山高水长,也许他和何方远还有再次重逢甚至是联手合作的时候。

    这么一想,李丛林的神色又缓和了下来:“这样吧,方远,我再和乔董沟通一下,你也别急,慢慢来,好合好散才是长久之道。”

    “谢谢李董。”何方远要的就是希望李丛林替他在乔国界面前周旋一下,他也清楚一点,他和乔国界,很难再有单独会面的机会了。

    一周后。

    春天已经深了,天气热了起来,夏天的脚步近了。何方远也知道许多事情急不得,反正现在孔祥云和付锐正在北京有条不紊地开展前期工作,他的辞职信也已经正式递交到了陈果手中,至于什么时候乔国界点头批准,就看时机了。

    他有耐心,乔国界也有耐心,比来比去,就看最后谁在耐心之中,更有回旋的智慧了。

    “何哥,今天有一个聚会,想请你参加。你一定得去,要不我就没面子了。”下班的时候,何方远刚和樊铮交待完工作,想要出门的时候,范记安进来了。

    樊铮最近沉稳了许多,也许是听到了何方远辞职的风声之后,觉得何方远不再是他的敌对方,又也许是为了故意表现出沉稳有度的一面,也好得到乔国界的赏识,好在何方远的辞职生效之后,他顺势接任总经理之位,总之不管出于什么考虑,他一段时间来的表现让人无可挑剔。

    何况何方远也没想挑剔樊铮什么,樊铮受限于眼光和能力,注定只能充当守成的将军,而不是一个掌控大局可以指挥若定的帅才。

    “什么聚会?”何方远现在没心思参加聚会,蓝妺还是没有消息,他实在没有耐心了,想下班后亲自去蓝家一趟,所以对于范记安的聚会兴趣不大,“不是什么重要聚会,我就不去了。”

    “不行呀,何哥,你一定得去。”范记安开始耍赖了,耍赖是他的特长,“你要是不去,我的人可就丢大了。我拍着胸膛说,你一定会到,我向人家打了包票了都……”

    何方远无奈:“你就不能事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嘿嘿,嘿嘿。”范记安一阵贱笑,“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聚会,就是一群年轻人凑在一起热闹热闹,最主要的是,据说聚会上单身美女一把抓,何哥,我是为你好,你现在正处于感情的断档期,适当地放纵,不,放松一下,找一个美女玩一次一夜情,不,聊一夜天,也有益于身心健康,是不是?”

    “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何方远笑骂,他大概猜到了几分,付瓜瓜一直没有固定工作,要么走穴当模特,要么混在各个剧组之中,跑个龙套或是演一个三句台词都不到的配角,虽然不入流,但她也有自己的圈子。肯定是付瓜付所在的所谓的演艺圈举行的聚会,范记安想带他去,也是想让他在众多三四流的模特和女明星中间猎猎艳。

    可惜的是,他还真不是猎艳的性格,不过既然范记安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不去也不好,不去,范记安会在付瓜瓜面子很没面子。

    也不知道范记安打的是什么算盘,没叫上徐子棋,估计也是因为徐子棋太听常辛儿话的缘故,他怕徐子棋参加美女如云的聚会会惹得常辛儿醋海翻波,然后连带对他也没有了好印象。

    聚会地点在一处不算高档的公寓。

    夜色初上,流光溢彩,夜色中的下江,由于天气转暖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和女人暧昧的香水味道。急不可耐的姑娘们争先恐后地换上了裙装,你追我赶地裸露出了白生生的大腿,在夜色中划过一道道魅惑的弧线。

    站在公寓下面,范记安目光贪婪地停留在来往的姑娘的大腿之上,不无感慨地说道:“男人就是傻,干嘛非要结婚?一结婚就被人管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大街上各式各样的白腿擦肩而过,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之中,真的是心如刀绞呀。不结婚多好,不结婚,满城看尽大白腿,一夜赏遍下江花。”

    “瓜瓜听到你这一番高论,她肯定免费赠送你一个大耳刮子。”何方远笑道,“不要感慨了,大白腿再多,都是别人的菜,你碗中有你自己的菜就行了,不要贪得无厌。贪心不足的后果就是徒增烦恼罢了。”

    “哟,何哥,你这话说得好像大彻大悟了似的,是不是还在想着蓝妺?”范记安不再观赏美女了,和何方远一起上楼,“蓝妺对你的伤害可真够深的,她也真够狠心的,居然一连两三个月没有消息,我算了是服了。以前没看出来,觉得她是一个温婉可人的姑娘,现在才知道,有时女人比男人狠心多了。”

    其实不是有时女人比男人狠心多了,而是大部分时候女人都会比男人狠心。男人往往会被女人柔顺的外表欺骗,实际上,男人有时会因为被爱而爱,但女人却不会。女人只会在意自己的感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大部分女人很少因为被爱而爱。

    到了楼上,有一间面积约150平米的公寓,分为楼上楼下两层,合在一起足有200多平米。何方远和范记安赶到的时候,房间中已经挤满了人,有奇装异服的另类小年轻,有一头黄毛红毛青毛紫毛的怪异小青年,也有全身都是纹身嘴唇上穿了一个钢环的怪物,何方远吓了一跳,我去,这是什么人的聚会,怎么妖魔鬼怪全出来了,是聊斋还是水浒?

    范记安看了出来何方远眼中的厌恶,一拉何方远:“何哥,看事情不能只看一方面,虽然这些人有点牛鬼蛇神的意思,但楼上风景独好。走,上楼。”

    穿过人群,随范记安上楼,何方远有点后悔他意志不够坚定,被范记安拉来了。这样的聚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纯粹浪费时间。他不想对一些年轻人奇装异服或是自残身体的癖好指责什么,但也不想和他们接触,更不想认识他们。

    但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能转身就走,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跟随范记安一起上楼。

    楼上和楼下的面积不对等,只有五六十平米的样子,不过五六十平米的大厅也不算小了,大厅中间摆了几组沙发,沙发的周围是酒柜,酒柜的旁边还有厨房,厨房中有人正在烧烤什么。

    沙发上坐着七八个人,一色的全是肤白貌美的女孩,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最大也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而且个个衣着暴露,其中还有几人浓妆艳抹。

    范记安拽着何方远来到沙发上,找一个空隙坐下。何方远的旁边是一个短发短裙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女孩,她戴了一副大大的无框眼镜,萌萌的样子,和梅荏苒倒有几分神似。

    “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何方远刚坐下,娃娃脸就一拉他的胳膊,嗲声嗲气地问了他一句。

    叔叔?何方远摸了摸脸,不是吧,他还不到30岁,只比她大了三五岁,就当叔叔了?这便宜叔叔当得也太容易了,好吧,既然有人愿意自降一辈当侄女,他又何必谦虚呢?就呵呵一笑:“我叫何方远,你叫什么名字……大侄女?”

    “哎呀,大侄女太难听了,我叫妙妙。”妙妙扭动了几下腰肢,用力一推何方远,“何叔叔,你好坏呀,沾我便宜。”

    何方远迷惑了:“我哪里沾你便宜了?明明是你先叫我叔叔,我才喊你侄女的。其实我也不愿意非要大你一辈,在古代,侄女见了叔叔是要磕头的。”

    妙妙噘了嘴:“你好无趣呀,怎么这么老古董,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叫叔叔吗?叫你叔叔,只是一种称呼,并不是说你就非比我大上一辈了,我叫我的前男友也叫叔叔,虽然他比我才大一岁。”

    “何哥,你先聊着,我去去就来。”范记安一拉何方远,小声说道,“等一会儿瓜瓜到了,你就说我去楼下了,别告诉她我在猎艳。”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瓜瓜你想背着她偷腥。”何方远故意说得很大声,一语即出,语惊四座,众人的目光如箭一样射向了范记安。

    范记安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一脸尴尬:“何哥,你这不是害我吗?”

    “叔叔,你太有正义感了,我喜欢。”妙妙高兴地挥舞着手臂,又抱住了何方远的胳膊,“你告诉我,男人是不是都有偷腥的基因?有人说,想让男人不偷腥,比想让女人不买包还要难上一百倍。”

    “应该说,大多数男人有偷腥的基因,也有一小部分男人,不热衷于偷腥。不过话又说回来,男人偷腥和女人爱化妆爱暴露爱买包买鞋是一样的原因,都是欲求不足的表现。”

    “男人偷腥是男人坏,女人爱化妆爱暴露是女人爱美,两件事情不是一码事儿,叔叔,你的类比不正确。”妙妙摆出一副要和何方远辩论的姿态。

    不简单,还会说类比的名词,何方远笑了:“怎么不是一码事儿?压根就是一码事。女人化妆是为了漂亮,暴露是为了性感,漂亮和性感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男人欣赏。可是女人又不知道,男人欣赏女人的美,不会只是单纯的欣赏,而是会带着欲望去欣赏,正是由于女人不断地追求漂亮和性感,才导致男人控制不住欲望,然后男人才会不断地去偷腥……”

    “好哇,叔叔,你太坏了,绕来绕去,把男人偷腥的本能怪罪到女人身上,色不迷人人自迷,女人爱漂亮是天性,是为了取悦自己,又不是为了取悦男人。漂亮就像钱一样,钱本身没有善恶,但用在不同的人手中,就有了善恶的分别。”妙妙倒也伶牙俐齿,反驳何方远,“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是吧?要怪,只能怪男人太色欲了,也怪男人太见异思迁了。”

    行呀,没想到在这样的聚会上,还能遇到一个能说会道的女孩,何方远顿时对妙妙高看了一眼,上下打量了妙妙几眼:“妙妙,你做什么工作的?”

    “怎么了?调查我呀?不告诉你。”妙妙俏皮地一笑,“你先告诉我你做什么工作的,我才会考虑要不要告诉你我的来历。”

    “我是制片人。”何方远不是吹牛,也不是说假话,他现在确实算是半个制片人的角色,“我正在物色一个女主角,你很合适,要不要试一试镜?”

    “骗人。”妙妙直接奉送了何方远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才不信你的话,现在什么制片人呀、导演呀、星探呀,太多了,大多数都是骗子,要的就是骗财骗色,尤其是想骗我这样单纯的小女孩。叔叔,你的演技真的不行,刚才你自称是制片人的时候,你的眼睛转来转去,明显底气不足。鬼才相信你是制片人,你也就是一个IT从业者,而且充其量是一个技术宅男……”

    我去,何方远无语了,妙妙的眼光也太毒了,居然看出了他是IT从业者,虽然技术宅男的结论不正确,但能看出他从事的行业,也不简单。正要再解释几句什么,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妙妙,你怎么躲在这里了?让我一顿好找。别闹了,别藏了,跟我回家。”

    声音在身后响起,何方远不用回头也听了出来,不是别人,正在顾南。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碰头,还真是怪事,怎么他偶尔放纵,不,放松一下参加一个不知什么性质的聚会,居然也能遇到顾南,下江这么大,顾南怎么就不能离他远一点?

    碰到就碰到吧,就连他和聊天的妙妙竟然也认识顾南,世界有时小得真跟一个客厅一样,抬头没见到,低头的时候却还是见到了。

    真是邪门了,何方远坐着没动,没回头看身后的顾南。

    “我不。”妙妙断然拒绝了顾南,“你不是好人,我不和你做朋友了,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儿。”

    “不要孩子气,妙妙,我怎么不是好人了?我是天大的好人,谁不知道我是下江翩翩顾公子?赶紧跟我走,这是乱哄哄的,不适合你。”顾南一边说,一边从何方远身后伸出手来,要拉妙妙,“我对你是真心的,妙妙,你跟了我,我保证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放开我。”妙妙被顾南抓住了胳膊,用力挣脱,却挣不开,情急之下,她伸手一拉何方远,“叔叔救我。”

    何方远不是怕顾南,而是不知道顾南和妙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不方便插手,见妙妙是真心不想跟顾南走,顾南还真想逼迫妙妙,他就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顾南的胳膊,挡在了顾南和妙妙之间:“放开她,顾南,不要强人所难。”

    顾南冷不防被何方远一推,身子一晃,后退一步,险些没有摔倒,顿时大怒,定睛一看,推他的人竟是何方远,更是怒不可遏了:“何方远,怎么又是你?你他妈的阴魂不散,总来坏我的好事,你能不能从我眼前滚开?”

    “不好意思,顾公子,好像我比你先到,是你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不是我出现在了你的面前,所以要滚蛋的人应该是你,而不是我。”何方远一脸笑意,针锋相对地应战顾南,“妙妙不愿意跟你走,你非要拉她走,你是什么居心?对妙妙来说,你才是他妈的阴魂不散吧?”

    何方远将顾南的话全部还给了他,顿时惹得周围众人一阵哄笑,其中还有一两个女孩尖细地叫道:“叔叔,好样的,干掉他!”

    顾南被人嘲笑,更加恼羞成怒了,向前一步揪住了何方远的衣领,气势汹汹地嚷道:“何方远,信不信我收拾你?”

    何方远既不还手也不惊慌,双手摊开,轻描淡写地笑道:“不信。要动手你早就动手了,还用先喊上一通?告诉你一句老话,咬人的狗不露齿,汪汪叫的狗,不咬人。”

    “哈哈……”又是一阵哄笑,都听了出来何方远是在暗骂顾南是狗,人人都被何方远得意而不张狂的洒脱吸引了,又被他损人不带脏字的风度折服了,纷纷为他叫好。

    “好样的,叔叔。”

    “加油,叔叔。”

    “我爱你,叔叔。”

    支持可以,爱就算了,何方远冲人群挥了挥手,风度十足。他很清楚顾南色厉内荏的本质,因为他和顾南冲突过数次,顾南从来没有动过手。况且以顾南的小身板,还真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