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谁会是下一个三巨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118字

    “想走?没那么容易。点了火不管救火就想走人,顾南,你也太没有担当了。不许走,今天我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叮咚别看长得弱不禁风,但当她站在顾南面前,抱肩而立双眼圆睁倒也气势凌人,让顾南不敢再迈出一步。

    “顾南,你刚才说了半天叔叔的坏话,现在是不是也该说说你了。”妙妙也挺身而出,来到了顾南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眼就对何方远很有好感,尤其是在何方远忍受顾南的羞辱时,在沉默中忍耐,具备了一个男人最难得的沉静品质,让她大为叹服。

    “我、我,我有什么好说的?”顾南慌乱之中,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们都太傻了,上何方远和范记安的当了,范记安和何方远是一伙的,刚才他的话都是假话,你们智商太低了,连他的假话鬼话都相信……”

    “够了,顾南!”付瓜瓜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一扬手,一个耳光就干脆利索地落在了顾南的脸上,“你还有脸说,顾南,你刚才对妙妙说你是真心的,你是不是忘了,几个月前,你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几个月前的几个月前,你还对冒冒也说过爱她一生一世。也不知道你对多少女孩说过同样的话,当然了,你真正想娶的人只有一个,可惜的是,你最想娶的女孩她最喜欢的人却是何方远!顾南,你真虚伪,也真可怜!”

    顾南一下被打蒙了,捂着脸愣在当场:“你,你,付瓜瓜,你敢打我?”

    “不但瓜瓜打你,我也要打你!”顾南话才说完,从他身边又冲出一人,一扬手又打了他一个结实的耳光,“让你记住,以后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见一个爱一个是你浑蛋,见一个骗一个是你无耻!”

    “你……”顾南被打得原地转了一个转,刚才付瓜瓜打的是左脸,这一个耳光打在了右脸上,左右脸都有了五个红红的手印,“你他妈的是谁,为什么打我?”

    “我是谁?你这么快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就忘了我了?我是你口口声声说要爱一生一世的冒冒呀?”一个身材高挑,腿长腰细并且妖艳、高傲的女子现身在众人面前,她圆眼怒睁,“你敢说你不认识我?”

    “冒冒?怎么是你?”顾南惊叫失声,“你不是出国了吗?”

    “我是出国了,不过我实在放不下你这个人渣,所以我特意回国,就是为了赏你一个耳光。”冒冒一扬手,作势欲打,吓得顾南一缩脖子,丑态毕露。

    “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

    “好呀顾南,原来你是一个这么无耻的人,奇怪了,你骗了女孩子无数,在感情上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真爱和忠诚,却偏偏还诋毁叔叔在感情上的形象,顾南,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呀?”妙妙更开心了,用手指着顾南的鼻子,一脸嘲笑的表情,“明明自己是乌鸦,却嘲笑别人黑,你怎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呢?”

    顾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可惜的是,地上没有缝。他又想溜之大吉,更可惜的是,周围的人群把他围得水泄不通,想跑都跑不掉。本想当众羞辱何方远一番,没想到,真应一句话——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闹到最后,他却自取其辱了。

    “你们都是一群笨蛋!”顾南恼羞成怒,冲人群大喊,“你们是一群乡巴佬,你们是一群穷光蛋,你们加在一起也没我有钱,你们穷横什么?”

    如果顾南识趣,此时认错并且低声下气地求饶,也许人群还放他一马。结果他却气急败坏之下,非要和所有人为敌,就是不明智了,就是惹了众怒。

    人群之中冲出来一个十分另类的女孩,她长得倒是十分端庄,就是打扮很新潮,染了黄头发不说,还穿了件镂空的露背装。

    “你有钱?你穷得只剩下钱了吧?告诉你,比别的,我还真不敢和你比,但比有钱,顾南,你还真不是对手。”另类女孩一扬手甩出一张银行卡,“来,拿出你的卡,比比谁的里面余额多。如果你的银行卡比我的余额多,我认输,叫你大爷。如果你的没我的多,你认输,叫我姑奶奶,敢不敢比?”

    顾南被震住了,不过又一想,他出入下江上流社会多年,平常见多了豪门权贵,比他有钱的是不少,但今天的聚会是一个层次不高的聚会,他就不信这里的阿猫阿狗会比他还有钱,好吧,让穷鬼见识一下世面,知道什么才叫有钱。

    拿出了银行卡,顾南一脸鄙夷的神情,甩在了另类女孩的卡上,然后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按下了免提键。

    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出乎何方远的意外,本来是顾南和他的个人恩怨,结果由于顾南平常惹下的情债太多,再加上又引发了众怒,就成了顾南以一人之力挑战所有人了,何方远暗暗摇头,顾南太不聪明了,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从做人来说,叫不知天高地厚,从做事来说,叫不会团结群众。

    永远记住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同时,群众的力量是惊人的。

    顾南的话筒中传出了清晰的声音:“您的当前余额为987万元……”

    周围人群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完了,肯定完了,从另类女孩的另类打扮来看,虽然她的衣服很新潮,但显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牌,她的卡上能有几十万就不少了,但绝对不会有几百万!

    不少人都无比担心地看向了另类女孩,谁随身携带的银行卡中会有近千万的余额,怪不得顾南刚才敢口出狂言,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大部分人卡上的余额不过几万元,几百个人加在一起,也许还真没有顾南一人的钱多。

    另类女孩脸色平静,看不出来是惊讶还是不以为然,她也如法炮制地查询了余额,片刻之后,播报的声音清晰地响起:“您的当前余额为……”

    人群都屏住了呼吸,如果输了,另类女孩叫顾南是大爷还是小事,等于是在场所有人都输给了顾南,都被顾南用钱狠狠地打了耳光。

    不少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千万,千万不要输给顾南。

    “988万元……”

    余额报完之后,周围人群鸦雀无声,陷入了吓人的寂静之中,过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声叫道:“多了一万块,赢了,哇,太好了。”

    人群地如梦方醒一般,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

    “赢了。”

    “赢得好险,只多了一万块。”

    “多一百块也是赢。”

    “对,赶紧认输,叫姑奶奶。”

    顾南脸色煞白:“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比我多了一万块,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另类女孩哈哈一笑:“不科学?多你一块也是多,愿赌服输,来,叫姑奶奶。不过你不叫也没关系,从此以后,你顾南的大名就会传遍下江的圈子,都会知道你是一个玩不起输不起的乡巴佬。”

    “我不是乡巴佬!”顾南怒吼一声,拿起了银行卡,狠狠地瞪了另类女孩一眼,“姑奶奶!这下你满意了吧?”

    又朝何方远投去了怨恨的眼神:“何方远,今天算你走过运,不过下一次再遇到我,如果你还是一个穷光蛋,我就会永远看不起你!”

    说完,他分开人群,灰溜溜地溜走了。

    “胜利,耶!”人群一片欢呼。

    “豆豆,你怎么这么有钱?”

    “哇,豆豆原来是白富美,以前真的看走眼了。”

    被称为豆豆的另类女孩吐了吐舌头,狡黠地对人群笑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千万别告诉顾南,其实我没钱,刚才我耍了他。”

    何方远却没有震惊豆豆的有钱,因为他刚才注意到了,豆豆拨出的不是电话银行查询号码,而是打开了一个模拟软件。

    果然,豆豆继续说道:“其实我的卡上就一万块,我用软件设置了一个数字,不管顾南的卡上有多少钱,我一打开软件,报出的余额永远比他多一块块……哈哈,他骗了这么多女孩,让他上当受骗一次,也让他长个教训。”

    “哈哈。”人群再一次爆发出会心的笑声,相信如果让顾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可惜的是,没有人会告诉他真相,因为他刚才的狂妄得罪了每一个人。

    “叔叔,既然你是被顾南污蔑了,你刚才为什么不当场反驳他,非要让他说你坏话?”妙妙不理解刚才何方远的表现,她愤愤不平地说道,“如果不是范记安替你解围,你的形象还真被他毁了。”

    “是呀,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就是,不能让顾南这样的小人阴谋得逞。”

    人群纷纷表示了不解。

    何方远本不想当众说出心里话,但见众人都朝他投来疑问加不解的目光,又见妙妙一脸天真加好奇,忽然间觉得有时心量大一些,不再纠结内心的纠缠,也许是好事,就蓦然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蓝妺一直觉得我不够爱她,其实不是,我很爱她。对她的爱中,既有真心的爱意,又有对她不惜和爸妈决绝也要嫁我的感动,但正是因为我太爱她,才在不能确保给她一个幸福美满的未来之前,我不敢娶她。如果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过惯了苦日子倒也没有什么,我不想她从小生活优越,嫁给我后,却过起了穷日子。正是因为爱她爱得深沉,我才不想在别人面前谈论她,不管是对她的赞美还是对她的诋毁,我只想把她珍藏在我的内心深处,不以岁月的流失而褪色,不因距离的遥远而黯淡。在我的心中,她永远是一个充满了阳光、快乐的女孩,不管她在哪里,我都希望她不因我的任何不好而不快乐……”

    何方远的话说完之后,场中一片寂静,没有一人开口说话,都被何方远的深情告白打动了,尤其是妙妙和叮咚,都眼含热泪,感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付瓜瓜也眼睛湿润了,她愣了一会儿,忽然一拳打在范记安的肩膀上:“范记安,等你什么时候说出了和何哥一样动人的爱情宣言,我才会嫁给你。”

    范记安苦了脸:“得,我本来是帮何哥,结果却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何哥,你干嘛说这么一篇高水平的爱情宣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会甜言蜜语了?”

    “叔叔,你是世界上最深情的男人。”妙妙擦干了眼泪,似乎下定了莫大的决心,“你不要怕,如果蓝妺真的不要你了,我要你。”

    何方远从悲情中清醒过来,被妙妙的举动逗笑了:“妙妙,以后也许我还真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但不会是感情方面。”

    “好吧……”妙妙的情绪立刻低落了,“叔叔,除了感情方面,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地方?”

    “让范记安和瓜瓜和你说吧。”何方远已经无心再在此地过多停留了,他朝众人点头示意,分开人群就离开了。

    自始至终何方远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房间中的角落之中,在人群之外,有一个女孩一直盯着他,片刻也没有移开目光。等他说出他的一番爱情告白之后,她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开心和幸福的泪水。

    等何方远走后许久,她才站了起来,暗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方远,不知道你的耐心还有多久,你能再坚持几个月呢?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我们最后能不能在一起,全在你的耐心有多长了。”

    如果让何方远看到她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何方远遍寻不见的蓝妺。

    本来何方远还遗憾今天参加了聚会而没有去蓝家,从聚会出来后,还有时间去蓝家一趟,他却改变了主意,觉得再去蓝家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与其去蓝家自取其辱,还不如先做好自己,等有一天他强大了,有了足够的实力之时,别说蓝成器和陈容了,就是整个世界也会在意他的尊严了。

    独自一人回到家中,何方远泡了一杯茶,没有开灯,安静地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想起他从小和孔祥云在一起时的欢乐时光,想起他纯真的初恋,想起他和孔祥云分开之后的彷徨,再到他上了大学之后重新开始的生活。

    再到大学毕业之后走向了社会,一步步磨灭了大学时代的幼稚,慢慢变得成熟起来。如果说在立化分裂事件之前,他一直想按部就班地走一条职业经理人之路,他的终极梦想是达到打工皇帝唐俊的高度的话,那么立化的分裂事件让他敏锐地意识到,在资本力量面前,任何一个职业经理人都难逃棋子的命运。再进一步说,在潮流面前,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也都难逃时代浪潮的冲击,只要稍后落后时代几步,就会被时代无情地抛弃。

    尤其是现在这个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

    何方远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三次浪潮,每一次浪潮都诞生了一大批亿万富翁,而他恰逢其时,正赶上第四次互联网浪潮的潮起之时,在浪潮的高潮来临之前先占领一个有力的位置,登上一个哪怕不是最高的至高点,等浪潮全面来临时,他就算不是傲立潮头的弄潮儿,至少也可以保证不被浪潮淹没。

    想了也不知道多久,喝了三杯茶后,何方远脑中忽然又闪过了一个更闪亮的念头——谁会是下一个三巨头呢?

    在三巨头还在如日中天风头正盛风光一时无两的时候讨论谁会是三巨头的替代者,似乎很不合时宜。也是,时至今日,在即时通讯方面,谁能撬动企鹅和微信的地位?在搜索引擎的一亩三分地,谁可以挖得了千方的墙角?在电子商务的领域,谁又能打败一统天下的芝麻开门?

    真的想不出来谁会有这样让人刮目相看的本事,也想象不到如日中天的三巨头为什么会被后来者替代。

    但话又说回来,替代三巨头,成为下一时代的互联网王者,并非一定要在三巨头的专属和优势领域和三巨头过招。打败对手的方法有很多,有正面狙击,有侧面围剿,也有前后夹击或是分别包抄,不管用哪一种方法,只要打败了三巨头并且取代了三巨头的王者地位,就是了不起的成功。

    问题是,谁会是下一个三巨头呢?

    或许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或许是一个颇有创意的新兴网站。马匀曾说过,这个社会做什么最赚钱?就是做政府,可惜的是在现实社会中企业要做政府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做虚拟政府。

    三巨头的成功,可以看成是三步走的成功之路,虚拟商业、虚拟社会和虚拟政府。到目前为止,不管是企鹅、千方还是芝麻开门,都刚刚完成虚拟商业的布局,开始迈进了虚拟社会的第二阶段。如果等三巨头完成了虚拟社会的整体布局,开始迈进了虚拟政府的阶段,那么在国内,就几乎不会再有一家公司可以取代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