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资本铸就人才价值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188字

    那么逆向思维就是,如果有哪一家互联网公司,抢在三巨头之前完成虚拟社会的布局,甚至一步达到虚拟政府的高度,那么取代三巨头成为国内最顶级的互联网公司,就不在话下了。

    会是他吗?何方远暗暗一笑,摇了摇头,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主要也是他没有那么多的资本和人脉,在国内,想做大做强,做成一个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大公司大集团,除了有必要的资本之外,还必须有政界的人脉。现在的他,还处在初级的资本积累阶段,还没有和政界打通关系。

    再者以他对未来的规划,也未必非要超越三巨头才是成功,三巨头毕竟是国内最顶尖的三家公司,除非他们自身出现问题,否则想要颠覆三巨头,基本上可能性为零。

    从三巨头,他又想到了梅荏苒、孔祥云和蓝妺,现在梅荏苒已经远去,或许以后不会再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也未可知,而蓝妺也有可能和梅荏苒一样,在时光荏苒中,一去不复返。人生,分别容易相见难,茫茫人海,擦肩而过或是素不相识的人太多了,认识的人,毕竟只是极少数。

    还是不去多想了,不管蓝妺是不是再一次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他都会按照他的设想,坚定地向前迈进,继续和孔祥云完成共同的梦想。

    或许如孔祥云一样意志坚定并且可以将感情和事业分别对待的女子,才可以走得更远,现在何方远更加肯定了他的决定,和孔祥云合作事业,绝对是无比正确的一步。

    第二天一早,范记安就打来了电话。

    “何哥,等不及到公司再告诉你了,我已经和妙妙谈好了,由她出演女二号。”范记安的声音透露着小小的兴奋,兴奋之中,又有一丝不安,“不过我很担心瓜瓜的反应,她不想我演激情戏……”

    “别想好事了你,我们的戏里,没有激情戏,走的是清纯路线,你就放宽心好了,你在戏里,也是猥琐加滑稽的形象,不是什么多情帅哥和痴情男人,所以,你也别胡思乱想了,直接本色出演就出彩了。”何方远毫不客气打击了范记安不切实际的意淫,“还有,你好好对待妙妙,她是一个好女孩。”

    “妙妙是你的备胎,我可不敢乱打主意。”范记安又犯贱了,嘿嘿一笑,“何哥,你的辞职到底什么时候会批准呀?不会一直拖到猴年马月吧?”

    “不会。”何方远心里没底,不过表面上还要自己给自己打气,“乔国界是聪明人,强留一个心不在立化的人担任立化的总经理,他也怕会对立化的发展不利。不过他需要一个台阶下……”

    “台阶?台阶在哪里呀?”范记安现在很想立刻跳出立化,积极投身到演艺的未来事业中去。

    台阶其实是一个契机,是局面大开之时,但究竟何时局面大开,何方远也说不清楚,毕竟局面大开事关三巨头的布局,他跟不上三巨头的思路。

    “先不说了,等我到公司再说。”放下电话,何方远收拾完毕,一路来到了公司。

    在近一段时间内,立化上下依然如故,尽管有关兴众或是兴众文学要被卖掉的风声一直没有消停,但众人并没有人心惶惶。也是经历了太多风浪之后,许多人也看开了,随便吧,不管公司在谁的名下,是姓乔还是姓大马小马或是姓李,反正都一样。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层和高层,又不关普通员工什么事情。

    不过今天一早,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一股异乎寻常的风声,说是何方远可能要从立化辞职。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在立化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众人对于何方远的去留,都十分在意,不但放眼整个立化,何方远是最有资历也是最懂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资深人士,而且何方远对所有人都很好,大多数立化员工感受不到陈果和李丛林的存在,他们只知道立化有何方远在,立化就会稳如泰山。立化没有了何方远,立化就失去了中流砥柱。

    一听到何方远也有可能离开立化,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员工无心工作了。何总要是离开了立化,他们怎么办?他们是跟随何总一起辞职,还是继续留下立化?主要是稍微有些眼力的员工都担心没有了何方远的立化,以后会不会还可以良性发展?毕竟和何方远相比,别人差不多都是外行。

    就有人想,是不是可以跟随何总一起辞职,效仿三剑客当初的集体辞职,再在立化上演一次惊天动地的事件?更有人心想,如果何总和千方或是芝麻开门谈好了合作条件,他们跟随何总一起跳槽到千方或是芝麻开门,应该会比在兴众文学更有前途吧?

    当然,也有一些人愿意留在立化,不愿意去冒险,对何方远是不是辞职,持事不关己的态度。

    于是,消息在别有用心的人的散播之后,在部分人想要跟随何方远重新去征战天下的雄心的渲染下,慢慢就在立化形成了一股潜流。

    何方远才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接起一听,是陈果来电。

    “方远,来我办公室一趟。”陈果的声音有几分不快,“马上。”

    “好的。”何方远没有故意拖延时间,而是第一时间来到了陈果的办公室,面子上的工作必须做到位,只要他还在立化一天,他就是陈果的手下。

    “陈总。”推开陈果办公室的门,见陈果一脸铁青坐在办公桌后面,何方远恭恭敬敬地问道,“有什么吩咐?”

    “方远……”陈果很是不满地打量了何方远一眼,“有关你想要辞职的风声,是你放出去的吧?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这么做,是想逼乔董妥协,还是想怎么着?”

    何方远顿时愣住了:“陈总,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我放出的风声?我现在保密还来不及呢,根据您对我的了解,您觉得我是有意制造混乱的人吗?我才不会采取什么不太正当的手段向乔董示威,我相信乔董有足够的判断力,也相信乔董相信我的诚意,会让我走。毕竟,我不会和三剑客一样来一起辞职集体的轰动事件然后再从事和立化相同的行业,更不会重金挖立化的版权方。我只是想走自己的路,乔董肯定知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道理。”

    何方远说了一番长篇大论,大概意思陈果也听懂了,虽然表面上何方远否认了放风是他的所作所为,但暗中,何方远还是暗示,他虽然没有放风,但如果乔国界还不放他走,也许他就会真的放风并且再制造一次集体辞职的轰动事件了。

    陈果脸色又阴了几分:“方远,非要辞职不行吗?”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如果我不是主动辞职,是乔董要让我走,我向乔董恳求,乔董,我非得走不可吗?陈果,您说乔董会因为我的恳求而收回成命吗?”何方远反问陈果,他相信被乔国界扫地出门的众多高管中,有很多心有不甘者,只可惜,他们的恳求或是哀求,都不会换来乔国界的回心转意。

    乔国界可以随意赶走他不喜欢的管理层,为什么管理层就不能想离开就离开呢?恋爱双方还有反悔和退出的权力,职场上也应该有。哪怕乔国界再是帝王,又能如何?他不能强行让不愿意为他服务的人听命于他。

    陈果被何方远的话呛得哑口无言,他无力地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我再和乔董沟通一样。我希望在我和乔董沟通期间,方远,你不要再多事。”

    “我会一直安心工作,直到我的辞职正式生效时为止。”何方远淡定地回应了陈果。

    回到办公室,何方远心绪微有激动,放风的做法虽然稍有冒险,但现在看来算是走对了一步,至少风声一起,陈果慌神,乔国界也会有所触动,估计就连李丛林,也会有所动作。

    才这么一想,李丛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方远,这个做法欠妥。”李丛林微有愠怒,刚才他接到了乔国界的电话,乔国界很是气愤地告诉他,何方远太狂妄了,他才知道,原来何方远在立化内部放风了,“乔董不是一个喜欢被人威胁的人,你这么做,会让事情更加复杂化。”

    何方远见李丛林并没有让他去办公室面谈,而是只在电话中商谈此事,他就知道,李丛林是有意和他保持距离了,他不慌不忙地说道:“李董,出什么事情了?我工作上哪里出现了失误?”

    李丛林见何方远故意装傻,很生气地说道:“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方远,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断了,握着被李丛林挂断的电话,何方远心中闪过一丝无奈,但在无奈之余,却并没有惊慌。乔国界生气了,陈果惊慌了,李丛林恼怒了,正好说明他的计策奏效了。

    不能再无限期地干等下去了,也许乔国界压根就是想拖他一年半载,又也许乔国界想放他走,但一时半会儿却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人选,但不管是哪一种理由,他都想尽快离开立化。尽管他对立化很有感情,但现在,立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立化,他也不再是以前的何方远了。在他被陈果闲置和架空之后,他对立化的影响力已经急剧下降,而现在,乔国界虽然明显流露出对他的重用之意,但他还是没有版权交易和与版权方谈判的实权,就算乔国界表面上再赏识他重用他,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何况他也清楚一个事实,以乔国界现在对兴众文学和立化的重视程度,肯定事无巨细事事经手,陈果作为兴众文学的CEO还没有多少可以决定立化发展方向的权力,他一个小小的立化总经理,更是有名无实,下,受到陈果的制约,中,受到李丛林的左右,上,受到乔国界的钳制,他除了惟命是从,什么都做不了。

    惟命是从的最终结果就是,成功了,是陈果、李丛林的功劳,是乔国界的决策英明而高明,失败了,乔国界、李丛林和陈果都没有过错,他一个人背黑锅。

    算了,谁愿意背黑锅谁背去,反正他不想玩了。

    中午下班后,何方远到食堂吃饭,刚坐下,范记安和徐子棋一左一右坐在了两侧。

    “何哥,这风虽然放得不错,对下是效果也达到了,但在上面,好像没有收到预期效果……怎么办呢?”范记安微微皱了眉头,“我有点担心会引发乔国界的强烈反弹,谁不知道乔国界乔董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一个人?”

    “不管是谁,眼睛里都揉不下沙子。”何方远并没有范记安的担忧,他依然自信满满,“乔董想拿我的职业生涯当筹码,但相应的,他也要付出立化的管理一片混乱的代价,哪头轻哪头重,他心里也有数。”

    “话是这么说,何哥,毕竟相比之下,我们处于弱势呀。”徐子棋习惯性地一推眼镜,又吃了一口米饭,“就怕他一方面架空你,一方面又不放你走,这样就麻烦了。实在不行,我们三个一起集体辞职算了,我和记安算了一下,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还可以拉上七八个人一起辞职,一共十来个人的辞职,也算是集体辞职事件了,虽然不能和三剑客的集体辞职事件相比,也是一个不小的轰动事件了,相信乔董不想再让兴众文学成为负面的焦点新闻。”

    “还是不要了。”何方远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万一假戏真做了,到时我们无法安置七八个跟随我们一起辞职的员工,不是害了他们吗?我们不比三剑客有一个实力雄厚的资方,我们没有钱,也不需要这么多人手,所以大规模集体辞职事件还是不要上演了,其实我一直希望和乔董和平分手。大规模辞职事件,只是用来和对方谈判的筹码,但却不是真正可以下注的筹码。”

    “那怎么办呢?”范记安摇了摇头,“现在前期工作基本上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要进入拍摄阶段了,我现在人还在立化,拍片的时候,总请假也不是事儿。何哥,赶紧想个办法,就算你现在离不开立化,也要让我和子棋离开才行。我们出去后,可以紧锣密鼓地推动我们大计的进度。”

    “好,让我再想想。”何方远也理解范记安的迫切心情,他揉了揉太阳穴,摇头笑了,“如果蓝妺在就好了,她可以帮上忙。”

    “她可以帮上什么忙?”范记安不太理解何方远的思路,“虽然我支持蓝妺和你在一起,但是何哥,蓝妺消失了这么久也没有音讯,我现在已经不支持她了,所以,你也别再提她了,她对你的事业不会有正面帮助,只会帮倒忙。”

    蓝妺在最支持她的范记安心中已经一落千丈,大不如以前了,何方远心中一阵无奈和失落,尽管他很想相信蓝妺的逃避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但有时造成的误解时间长了,就不好消解了。

    下午一上班,何方远刚打开QQ,一条消息就跳了出来。

    居然是蓝妺。

    何方远过于吃惊之下,居然一下站了起来,惊叫出声:“蓝妺,你在哪里?”

    然后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蓝妺发的是QQ消息,不是电话,而且蓝妺已经是离线状态了,显然是发了消息之后就下线了。

    何方远大失所望,坐回了座位之后,才注意到蓝妺发来的消息是一则新闻,新闻不算长,是一则和兴众有关的新闻。除了新闻之后,没有任何只言片语解释她的消失以及她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摇了摇头,何方远只好将心思落在了新闻之上。

    “一夜之间,兴众游戏将会诞生八位亿万富豪——据可靠人士透露,兴众董事长乔国界近日一次性送给游戏公司八大制作人均1亿元的股权,作为人才激励的最新方案,该方案内部已经正式宣布,近两周内即正式签约。而这次激励和常规操作中的期权有非常大的区别,因为是股权,所以不存在行权的成本价,所谓期权泡汤的情况就不会发生,而且因为一次性免费授予,所以也不存在分四年才能全部获取的情况,可以说,在签约获得股权之日起就拥有了包括投票和分红等权益。而授予巨额股权同时,制作人和团队原有的上市公司期权和激励提成计划均保持不变。”

    “在内部会议上乔国界表示,很高兴你们成为和我一样的股东,成为合伙人,成为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这是对核心人才过去工作的奖励,感谢他们多年的贡献,这个奖励只看过去表现,不需要对未来业绩作任何承诺保证。分析人士指出,乔国界之所以如此大方,究其原因,是目前正值手游创业潮大环境下,热钱众多,对于端游上市公司而言,身居要职的制作人往往很容易拿到外部的投资,而外部投资基金重点挖角的就是这些核心骨干、促动其出走创业,核心制作人一旦出走、往往会带走一批人员跟随出走,此前兴众文学已发生过惨痛的集体跳槽案例,对上市公司而言,在手游的冲击下,如何让这些骨干耐得住创业的诱惑、保住自己的一片江山,是一个严峻的问题,高股权激励是一个重要也是非常必须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