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人生之路,有时只需要比别人快上一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300字

    “同时因为兴众游戏整体退市,短期上市可能性较低,目前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兴众游戏如何继续激励核心员工和高管也出现了新的问题,直接发放股权算是重要和最直接的措施。而且最近半年以来,盛传兴众游戏将被整体出售,有传言称芝麻开门或是企鹅都有意收购兴众游戏,在交易前,让核心高管获得一定的股权或是为了保障核心团队在交易中的利益,并为之后置换新公司的股权、稳定高管团队做准备。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兴众此举不以为然,因为八大制作人各自的团队本来就在兴众游戏中持有一定的股权,这一次对外公开高调宣布,不过是为了维护兴众游戏的市场地位,抬高兴众的市值的一种商业手段罢了。就和前一段时间声称拍卖了多少版权一样,不过是旧瓶装旧酒,再拿出来博博眼球制造新闻效应而已。”

    以蓝妺的消息来源渠道,何方远不会怀疑新闻的真实性,从新闻之中透露出来的潜台词可以看出,乔国界迫于形势,正在一改过去财富不和别人分享的做法,而是开始学会了共赢。

    不过联想到在过去的几年里,兴众已经先后有几十名高管离职,几十名高管和八个制作人相比,后者在数量上还是太单薄了,如果兴众留住了离职的几十名高管,早早以资本铸就人才价值的门槛,兴众还会有今天的没落吗?

    何方远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乔国界此举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还是只是为了继续在背后推动兴众或兴众文学的高价卖出,而采取的一次性的补救措施?

    拿起电话,何方远打给了海山。

    “海老大,有一个关于兴众要诞生八位亿万富翁的消息据说要公布了。”海山几人当年是被乔国界许以期权,而期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画饼充饥,是废纸一张。

    “哈哈,乔董真是有魄力,大手笔。”海山哈哈大笑,“以前是送废纸,现在真的送人民币了?这事儿我也听说了,真相是,八个制作人本来就持有兴众游戏的股份,也不是乔董大发善心送给他们的股份,而是他们为自己争取来的。选择在这个节点对外公布,乔董用心良苦呀。”

    “节点?什么节点?”何方远意识到他这个电话打对了,海山似乎有什么内幕消息。

    “很快就有一个消息要公布了,消息可能是事实,更可能是谣言。”海山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乔董的日子不太好过,只能靠许多真真假假的消息来聊以自慰了。乔董很想卖掉兴众,或是单独卖掉兴众文学也可以,但他要价太高,结果芝麻开门和企鹅都不愿意接手了。当然了,国内没有人接手了,也许国外还有人愿意接手,所以,必要的炒作还很有必要。”

    听海山说了半天外围的事情,没说关键的中心事件,何方远呵呵一笑:“我很想知道即将公布的谣言是什么。”

    “告诉你也没什么,准确地说,不是一个谣言,是两个。第一个谣言是企鹅将要全盘收购兴众,在第一个谣言之后,第二个谣言就会马上跟上。第二个谣言是什么,我就先卖一个关子,到时你就知道了。方远,能跳出立化就赶紧跳出来吧,不管你是去自己单干,还是来企鹅文学,我都支持你。”

    “谢谢海老大。”放下海山的电话,何方远心中突然迸发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他拿起电话又打给了李丛林,“李董,我想和乔董见个面。”

    李丛林正在办公室和陈果谈话,突然接到何方远的电话,他一时愣住了:“你要见乔董?有什么事情吗?”

    “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和乔董当面谈一谈。”何方远以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事关兴众最近正在下的一盘大棋。”

    “一盘大棋?什么意思?”李丛林心中一跳,莫非何方远猜到了什么?不可能,只凭猜测,何方远怎么可能猜到兴众从战略高度进行的一系列的布局?何方远只是立化的总经理,他接触不到立化层次以上的商业机密。

    “上市,是为了变现。但如果上不了市,通过出售一部分股权,也可以达到变现的目的。再如果想全盘打包出售全部股权,就和在上市时的路演一样,必须进行一系列的商业包装活动,活动包括制造和多家谈判竞相抬价的气氛、发布各种新闻广泛吸引目光,以达到抬高售价的终极目标。”何方远尽量含蓄地表达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乔国界的真实想法还是想打包或是拆分卖掉兴众,如果国内无人接手,卖给外国人也一样。

    路演是国际上广泛采用的证券发行推广方式,指证券发行商发行证券前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推介活动,是在投资、融资双方充分交流的条件下促进股票成功发行的重要推介、宣传手段,促进投资者与股票发行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以保证股票的顺利发行。

    “……”李丛林心中大跳,何方远到底是长了一双慧眼,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他真的看出了乔国界的真正意图?可是,怎么可能?何方远的层次还很低,他不可能拥有这么高瞻远瞩的眼光。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李丛林不相信也得相信何方远,他足足沉默了有三分钟才艰难地说道:“好,我转告乔董一下。”

    “谢谢李董。”何方远任何时候都不忘了礼貌。

    几分钟,李丛林的电话打了进来:“方远,乔董马上到你的办公室。”

    啊?不是吧?乔国界纡尊降贵,居然亲自来他的办公室了?何方远吃惊不小,忙说:“好,我马上去迎接乔董。”

    刚放下电话,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何方远快步来到门前,拉开门,门口站立的人,赫然正是乔国界。

    “乔董。”何方远恭恭敬敬地问了好,微一弯腰,请乔国界入内。

    乔国界目光淡定,淡定之中,又有一丝愠怒,他径直来到何方远的办公桌前,直接坐在了何方远的办公椅上,以居高临下的口吻俯视何方远,威严地说道:“我亲自来到你的办公室,就足以表明了我的诚意,方远,你还有什么想法,一并说出来吧,我们求同存异。”

    “乔董……”何方远微一沉吟,斟酌了一下语言,“我听说会有两个消息即将公布,不知道真假?”

    “什么消息?”乔国界上下打量何方远几眼,对何方远并不直接接他的话微感不满和惊讶,他以为他现身在何方远的办公室之中,就表明了对何方远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相信何方远会有所触动,不料看上去何方远似乎还是去意已决。

    “第一个谣言是企鹅将要全盘收购兴众,在第一个谣言之后,第二个谣言就会马上跟上。第二个谣言是什么,就不用我说清楚了,乔董肯定心里有数。”何方远淡淡一笑,他心中主意已定,决定这一次一定要和乔国界分一个胜负出来,不能再久拖不决了,“所以,我希望乔董放我离开立化,好合好散,在眼下的节骨眼上,我和立化和平分手,有利于关于兴众抛售各种版本消息的传播,否则,万一哪一家媒体不小心刊登了消息背后的真相,会对兴众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乔国界脸色大变:“何方远,你敢威胁我?”

    何方远的话,虽然声音不大虽然含蓄,但话中隐含的杀机依然咄咄逼人,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乔国界不放他走,乔国界利用各种版本的消息来抬高兴众售价的意图就会被人揭露,会让兴众再次蒙上巨大的阴影,甚至会对兴众的顺利出售和要价带来致命的影响。

    尽管说来,有意收购兴众的买家也不是傻子,也可以从各种漫天飞的版本中分辨出真假,知道消息的背后有人为推动的迹象,在商言商,商战也是兵不厌诈的战争。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何方远以业内资深人士的身份公布宣称所有有关芝麻开门和企鹅有意收购兴众的新闻的背后,完全是兴众自己一手策划的结果,不管真相是不是如此,至少会有一半以上的业内人士相信他的话。在商战之中,涉及到了重大利益之时,都是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的态度。

    如果何方远只是提出要上演一出集体辞职的大戏,乔国界或许还不会过于紧张和愤怒,但何方远却提前知道了即将发布的一则消息,不,是两则,就让他在震惊之余,不由心中一阵慌乱,先不管何方远从何得知了即将公布的消息,只说如果何方远真的孤注一掷坏他好事的话,何方远不用再上演一次集体辞职,只需要以兴众文学的内部人士发布一则声明,杀伤力就比当年三剑客的集体辞职还要厉害不少!

    当年三剑客的集体辞职只是重创了兴众文学的估值,让兴众文学的估值缩水一个多亿美元,但如果何方远非要混淆视听,用新闻当作武器来狙击兴众的商业包装活动的话,也许真能为兴众下一步的大计带来巨大的不可逆转的麻烦。

    乔国界一脸怒气,又想起了上一次在他的办公室之内和何方远的一次对话,他心中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始至终,何方远一直朝着自己既定的方向前进,从来没有停下半分。

    何方远真是一个固执而为了目的不顾一切的可怕的年轻人!

    “我真的不是在威胁乔董,请乔董一定要相信我的真诚。”何方远面对乔国界的冲天一怒,依然保持了足够的镇静,主要也是他和乔国界交手几次了,对乔国界的为人和性格有了直观的了解,“我只是想告诉乔董,合则双赢,斗则两伤,如果早几年来,兴众传出的新闻不是高管离职的新闻,而是一夜之间诞生了几名亿万富豪的新闻,那么今天的兴众即使不能和三巨头并驾齐驱,也不会是现在的困境。我是真心希望兴众可以重铸辉煌。但人各有志,我想走自己想走的道路,还希望我的离开,不会对立化和兴众文学带来任何不好的负面影响。”

    这一番话,何方远说得情真意切,没有丝毫威胁的口吻,也不是讨价还价的口气,而是以情动人的感慨。

    “如果我也用股权而不是期权留你呢?”乔国界怒气稍微平息了几分,主要也是何方远的话合情合理,而且何方远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可以看出他对立化有感情,不想伤害立化的根本。

    “对不起,乔董,我已经答应了朋友要和她一起创业,说出去的话就要兑现,我不能食言。”何方远以守诺来拒绝乔国界的挽留,比口出狂言说是看不上立化的股权更能让人接受。

    “你出去后,真的不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了?”乔国界忽然觉得曾经的雄心壮志在何方远面前是如此的没有价值,一想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并不是谁有钱谁就可以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对知足的人来说,钱多钱少和追求的理想无关。

    “我可以向乔董郑重承诺,我辞职之后,不会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也不会做出任何对立化不利的事情。”何方远向乔国界表明了态度,也强调了他的立场,“当然前提是,我带着美好的回忆从立化离开。”

    何方远的态度始终恭恭敬敬,对乔国界没有半分不敬,也是因为他对乔国界确实心怀敬意,不管乔国界现在如何大不如从前,但乔国界毕竟打造了一个兴众帝国,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乔国界的名字将会永远闪亮,铭刻在历史的石柱之上。

    何方远的话,乔国界听懂了,他心中喟叹一声,和以前被迫或是主动离开的无数高管相比,何方远或许是借鉴了前人的经验教训之故,他不但聪明而成熟,选择离开的时机很巧妙,选择离开的方式也很温和,让他挑不出毛病又无法强行挽留。

    “你走以后,谁会是立化总经理的最佳接任人选?”乔国界的声音不复刚才的威严,多少有了几分落寞之意。

    何方远岂能听不出来乔国界的决心已经动摇,已经开始考虑他走之后的安排,就说明乔国界要放手了,他心中一阵暗喜:“樊铮担任副总还行,担任总经理,大局观还有所欠缺。暂时由陈总兼任立化的总经理,也不错。”

    乔国界点了点头,何方远的想法和他的想法一样,立化除了何方远之外,暂时没有挑大梁的人选,这也是他不想让何方远离开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他也确实想在提升立化和兴众文学价值的这一段时间重用何方远,只可惜,何方远作为第一个正处在上升势头毅然决然离开兴众文学的管理层,他的离开,也为兴众文学以后的用人机制敲响了警钟。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可以重新合作。”乔国界不再多说什么,他也知道多说无益了,何方远别看年轻,心志却比同龄人坚决多了,他和何方远握了握手,“兴众是你的家,欢迎以后常回家看看。”

    何方远压下心中翻腾的喜悦,动情地说道:“谢谢乔董对我的栽培,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兴众成长的岁月,以后有机会,我会经常回来,也愿意在机会合适时,和兴众合作。”

    送走了乔国界,何方远关上门,一个人在房间中静坐了半天,既回忆他在兴众成长的过程,又规划未来的前景。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之所以成长得比同龄人快了许多,不是他比同龄人聪明多少,而是他平常多观察多思索,所以才比别人快了一步。

    人生之路,有时只需要比别人快上一步,也许你就会快上十几几十年,而且还会一直领先到终点。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企鹅收购兴众的新闻,比预计中提前放了出来。

    何方远正要下班回家,忽然见到了新闻,他就又坐回了座位,尽管他早就知道了会有新闻发布,但还是仔细地看完了通篇文章。

    新闻标题很醒目,也很吸引眼球——消息称企鹅全盘收购兴众,十年首富再遇首富!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企鹅有极大可能在今年内完成对兴众的全盘收购,涉及资本预计将为19无线加UC被收购时的总和。2013年8月千方以19亿美元收购19无线,2014年芝麻开门收购UC,涉及资本43亿美元左右。相关人士还对记者透露,企鹅此次收购兴众将有可能是国内互联网发展至今,无数次收购案中所涉金额最为巨大的一次。相比之下,年初谣传的芝麻开门会以3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吃下兴众,在有意以61亿美元全盘收购兴众的财大气粗的企鹅面前,似乎还是小气了一些。

    相关人士还对记者透露,目前主要有企鹅、芝麻开门和完好世界三家在与兴众进行意向洽谈,兴众内部也已初步统一意向,一致选定了企鹅。这一消息原本预计在Q4季度才会对外进行公布,而相关的收购整合工作也将在其公布后展开。

    具体的公布时间,记者认为会在芝麻开门赴纳斯达克IPO之际发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企鹅之举无疑更像是一种挑衅,借兴众之手打击芝麻开门的IPO之行的嚣张气焰,谋夺头条位置。另一方面,企鹅也可以借助兴众在游戏和文学上的多年来累积的用户和背后所附加的价值进一步作大互联网一哥的位置,相信一旦收购成功,未来的互联网格局也将因此产生更加复杂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