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两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的战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5058字

    好了,她的任务完成了,妙妙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一头扑倒在了床上,舒展了四肢,将整个人深深地埋在了床上,不停地告诫自己——我是在演戏,是在替蓝姐姐测试叔叔,我对叔叔没感觉,一定不要喜欢上他,一定不!

    何方远并不知道妙妙刚才对他的表白,只是一次精心安排的测试,他下楼之后,就将妙妙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只当妙妙刚才的举动是一个小女孩的好奇,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的心思全被即将到来的创业充满了。

    除此之外,他想的更多的是三巨头的布局和交手,兴众文学也好,兴众也罢,正在逐渐离他远去,终将成为过去式。

    如果说立化是他的起点,助他起飞,但一个人不能永远停留在起点,只有展翅高飞,飞向更广阔的天空,才有开创一个全新世界的可能。

    机遇有时需要等待,有时也需要自己亲自创造。

    正想得入神时,何方远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前方十几米开外走来一人,他一脸从容,步履坚定,不是别人,正在许久不见的蓝成器!

    怎么会是蓝成器?居然会是蓝成器!何方远一时失神,他原本想再登蓝家之门,亲口向蓝成器求证蓝妺到底去了哪里,却一直没有成行,没想到,今天送妙妙回家,却有了无心插柳的收获。

    “蓝伯伯。”何方远恭敬地问了好,“这么巧?”

    “是呀,这么巧,我路过帝王国际办事,却遇到了你,怎么,你也来帝王国际办事?”蓝成器不动声色,赞许的目光暗中打量何方远几眼,见一段时间没见,何方远虽然稍微清瘦了几分,精神状态却是不错,不由暗暗点头,为了顺应局势的一变再变,何方远百折不挠,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确实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年轻人。

    每一个成功者都会有一两个优秀的品质,成功不是偶然,成功都来源于内心的强大和坚韧不拔。

    “我送一个朋友回家。”一直以为他见到蓝成器会有千言万语说起,不料见面之后,何方远才发现,许多话却又无从说出口,他勉强一笑,“谢谢蓝伯伯以前对我的肯定和信任,很抱歉让蓝伯伯失望了。一周之内,我就会从立化辞职了,辞职之后,我会离开下江。如果蓝伯伯以后去北京,可以找我。”

    “要去北京了?”蓝成器虽然知道何方远不会再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却不是很清楚他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更不知道他要去北京发展,不由一愣,“以后就会长在北京了?很少再来下江了吧?”

    “是的。”

    “方远,你别嫌我多嘴,我还是想再多说一句,你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多年,如果还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你的起点会很高,虽然比不上三剑客在业内的影响力,但在三巨头的眼中,也有一定的分量。根据我的观察,千方和芝麻开门早晚都会成立文学公司,就算你不自主创业,你也大可以等千方或是芝麻开门成立千方文学或芝麻开门文学时,再离开立化,这样,你至少可以跳槽到千方或是芝麻开门,最少也是副总裁起步,总好过你现在的选择。”

    蓝成器还是理解不了何方远的冒险之举,在他看来,何方远此举不仅冒失,而且还赌上他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如果失败了,他刚刚起步的职业经理人生涯也会中断。何方远面前有两条前程似锦的道路可以选择,一是跳出立化,自主创业,创办一家互联网版权产业网站,不管以后是成功还是失败,何方远都可以继续积攒在互联网版权产业之上的资历。二是继续留在立化,等时机成熟时,跳槽到千方文学或是芝麻开门文学,以副总裁甚至是总裁的级别冲击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新的高峰。

    但何方远放着两条安稳而光明的道路不走,非走一条艰难坎坷的小路,也不知道何方远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以为他有高人一等的眼光,可以抢先一步走在别人面前,站在一个全新行业的至高点?

    年轻人有梦想有冲劲是好事,但梦想过头了就是幻想冲劲过猛了就是冲动。

    “谢谢蓝伯伯的提醒,我现在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前期工作,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趁年轻,趁还有机会,我想拼搏一次。就算一败涂地,我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何方远并不是不屑于向蓝成器解释清楚他的预见和设想,只不过见到蓝成器之后,他忽然发现,他和蓝成器之间还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

    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有时就是虽然面对面,却有着无比遥远的距离,不管他的选择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后果,是不是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可,又有什么必要呢?就连蓝妺也离他而去,他又何必非要说服蓝成器相信他的选择就是最正确的选择?何况他又不需要蓝成器的资金。

    就让时间证明一切吧。

    “好吧,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蓝成器知道不管他怎么努力,何方远都不会回头了,他心中微有遗憾和愠怒,“方远,如果你失败了,你将会一无所有,你真的想拿你的一切去赌一把?”

    “我记得蓝伯伯说过,人生是一个赌场,商场也是,你进来了,即使非常不想赌,有时也身不由己非得赌上一把不可……”何方远想起了他在蓝家中蓝成器讲过的赌场的故事,心想当时他不想赌,蓝成器却想让他赌,现在他想赌了,蓝成器却又在劝他不要赌,人生就是此一时彼一时的游戏,他呵呵一笑,“趁我现在还输得起,赌上一把,以后输不起的时候,回忆起来,也算人生无憾了。”

    “如果你真想赌一把的话,我也和你赌一把,怎么样?”蓝成器又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得很含蓄很意味深长。

    “赌什么?”站在初夏的阳光之下,阳光已经颇有威力,照得周身上下暖意融融,何方远感觉到后背的汗水已经流了出来。向左一步之外就是阴凉地,但蓝成器也同样晒在阳光之下,蓝成器不肯迈进阴凉地避免被阳光暴晒,他难道还不如蓝成器身强体壮?

    “你认为你的公司,多长时间可以赢利?”蓝成器也是被晒得后背流汗,却不肯躲进阴凉地,也是他认为现在他和何方远的对赌,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

    是两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的战争。

    “一年。”何方远微一思索,就说出了一年的期限,其实是不是真在一年时间就可以赢利,他心里没底。

    “好,我给你一年时间。”蓝成器瞬间下定了决心,为了女儿的幸福,他愿意再等上一年,“一年后,如果你的公司赢利了,不管多少,算你赢了。如果一年后,你的公司没有赢利,就算你输了。”

    “赢了和输了,各有什么后果?”何方远很好奇蓝成器想和他赌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会入股你的公司,并且会派人进驻公司,担任公司的高层管理,你保留控股权。”蓝成器说出了他的条件,“如果你输了,我会全盘收购你的公司,你失去控股权,到时你的未来不由你做主,我会派人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你只能担任副总裁,从此,你为我打工一辈子。”

    这个赌注从表面上看,不管输赢,何方远似乎都损失不大,赢了,获得融资,公司的发展会进入良性循环。输了,公司易人,他虽然失去了公司,却保住了工作,不至于无饭可吃。但仔细一想的话,却并非如此。赢了,蓝成器捡一个现成的赢利公司投资,是只赚不赔的生意。输了,以极低的价钱买下一个不赢利的公司,重新整合之后,也许还可以走向正规。最主要的是,蓝成器在买下公司的同时,还买死了何方远的未来。

    不管怎么算,蓝成器都不会吃亏。

    等等,何方远却没有太多地计算蓝成器的精明算盘打得是如何之响,他的关注点落在了蓝成器不管输赢都会派人进驻公司的关键点,这个筹码才是这个赌局的点睛之笔——这个人是谁?

    “蓝伯伯会派谁进驻公司?”何方远想到问道。

    蓝成器欣慰地笑了,何方远闻弦歌而知雅意,听出了他的赌局之中最关键的一个部分,好,很好,他果然没有看错人,他郑重其事地吐出了两个字:“蓝妺!”

    何方远也心领神会地笑了,点了点头:“赌了。”

    “不许反悔。”蓝成器伸手和何方远握手,“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何方远紧紧握住了蓝成器的手,“绝不反悔。”

    回去的路上,何方远车开得很慢,一边听着舒缓的音乐,一边回味刚才和蓝成器的偶遇——或许不是偶遇,而是一次人为的故意——虽然他不明白蓝成器为什么要用一年的时间来考验他的能力和耐心,为什么现在不让蓝妺和他在一起,但他想明白了一点,就是蓝妺并没有离他而去,之前的和外国男友度假的闹剧,恐怕有假。

    一年后,如果他成功了,蓝成器允许蓝妺以资方代表的身份进驻公司,等于是说,蓝成器会认可他主蓝妺辅的格局。但如果他失败了,蓝妺以董事长的身份控股公司,相当是说,蓝妺为主他为辅,他以后要唯蓝成器马首是瞻,从此听从蓝成器的安排。

    两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蓝成器都同意蓝妺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能忍耐一年的分离。

    一年的分离何方远可以忍耐,但何方远却不想失败之后再受蓝成器的控制,尽管他也理解蓝成器的想法,在蓝成器的眼中,他还是小字辈,经验不足并且格局不够,有蓝成器坐镇指挥,他才不会犯错。但现在是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三巨头仅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创造了传统公司上百年时间才能创造的财富,时代的发展催生了全新的财富观念,未来,将是创意为王抢占先机者胜利的时代。

    也是赢家通吃的时代。

    第二天一上班,范记安和徐子棋都迫不及待地提交了辞职信,何方远二话不说签字同意,但并没有上交给陈果,他要等他的辞职正式批准之后再上交。

    中午,孔祥云打来电话,说是妙妙已经到了北京,一切顺利,让何方远不用挂念。何方远告诉孔祥云,他和范记安、徐子棋也会在周末去北京。

    下午3点,李丛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方远,昨天的新闻你看了没有?有什么想法?”李丛林不是考何方远,他是希望何方远看到新闻之后,对兴众不断攀升的售价有所触动,希望何方远能改变主意,留下来。

    “我衷心祝愿兴众的路越走越宽。”何方远去意已决,就算现在兴众以高价卖出,新的资方许以重诺留他,他也不会动心。

    “……好吧。”李丛林知道多说无益了,只好说道,“你的辞职申请,会在一周内批准,方远,作为近年来第一个以温和方式和兴众和平分手的高管,我祝愿你以后的道路越走越宽阔。”

    “谢谢李董。”

    “很可惜呀,方远,我们没能合作成功。”李丛林见事已至此,心中还是大有遗憾,“我很欣赏你的能力,希望有机会可以和你一起打江山,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对李丛林,何方远好感多过敬畏,他也非常敬重李丛林的为人,可以和乔国界合作这么长时间不被乔国界厌烦,李丛林不仅是个人能力出众,为人处世的本事也非同一般,有太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

    “我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在李董的领导下工作。”何方远的话也是真心话,如果再多给他两年时间,他会从李丛林身上再学到更多,李丛林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是行业中的佼佼者。

    如果何方远决心走职业经理人之路的话,他确实想多跟李丛林一段时间,如李丛林一样的顶级职业经理人,放眼国内也找不到几个。只不过,人生际遇就是有聚有散,既然他选择了和李丛林不一样的发展之路,就只能放弃一头了。

    下班后,何方远约上范记安、徐子棋一起聚餐,聚餐不是目的,商量事件才是本意,才发动汽车,一抬头,车前站了一人,挡住了去路。

    范记安怒了,气势汹汹地推开车门下车,上去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找不自在是不是?信不信我收拾你一顿?”

    对方不慌不忙地推开了范记安的手,冷笑一声:“别动不动就暴露你粗鲁无礼缺少教养的本性,打人谁不会,连狗都会!能克制自己动粗欲望的人,才是文明人。”

    他不再理会范记安,冲车内的何方远喊道:“何方远,我请你吃饭,你就这么对待一个诚意十足的朋友?”

    顾南要请他吃饭?何方远想了想,笑着下了车:“顾董要请我吃饭,什么由头?”

    顾南无谓地笑了笑:“就当是为你送行吧,好歹在立化认识一场,你要离开了,我送你一程,也算是尽了朋友之谊了。不过呢,你不当我是朋友就算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何方远也不好拒绝了,随即上了车:“顾董带路,我在后面跟着。”

    “好。”顾南扭脸过去,去开他的车,在背对何方远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跟在顾南的车的后面,范记安很是不解地问道:“何哥,顾南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干嘛还跟他吃饭?指不定他又有什么坏心思。顾南这人,太阴险了,几次都没有在你面前讨了好去,你要走了,他肯定是想找回面子。”

    “就是,顾南摆的肯定是鸿门宴,何哥,前面路口调头,我们不去了。”徐子棋坐在车后,连续眨动了几下小眼睛,“对顾南这种人,不用讲什么道义。”

    “管他是鸿门宴还是王的盛宴,大胆去赴宴。”何方远打定了主意,不管顾南摆下了什么宴席,他都要赴宴,既然和乔国界都可以好合好散,和顾南也算有过一段交往,况且顾南还是蓝妺的表哥,也要好合好散才对。

    “好……吧。”徐子棋无奈地翻了翻小眼,又摇了摇头,“何哥,我可事先声明,万一出现了不可控的事件,我可能帮不了你太多。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说什么呢你,徐子棋,你的意思是,万一打了起来,你只管自保不管何哥了?你真窝囊。”范记安对徐子棋未战先怯场表示了严重的鄙视,“你这个熊样,以后怎么能担当大任呢?唉,真是白瞎了你的一身肥肉。”

    “范记安,你不要人身攻击!”徐子棋怒了,“我不是不想帮何哥,我是怕到时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我只求能够自保不拖累何哥就行了。你有本事,你到时保护何哥,我敬佩你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