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商业策略运作的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7本章字数:4980字

    黄海权衡了一下力量的对比,又深思了一下范记安刚才话里话外的杀意,再联想到公司和妙妙之间确实有没有解决的报酬支付问题,不管是法律途径还是私下解决,他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说范记安是明目张胆地挑衅,是无耻无赖加不要命的玩法,那么何方远就是温文尔雅软硬通吃的手法,今天的一局,怕是讨不了好了。

    黄海一阵懊恼,怎么就轻信了顾南的这个傻逼的话,以为可以将何方远一军,结果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丫的,亏大了。

    “来,为了我们都不当傻逼,第二杯酒,干了。”何方远再次举杯,“我敬顾董、黄总和赵董。”

    三人酒量有限,本不想再喝,但何方远的言外之意是,谁不喝酒谁就是装腔作势的傻逼,几人无奈,只好再次举起了酒杯。

    第二杯酒之后,何方远不等几人有缓冲的余地,第三次举起了酒杯:“来,第三杯酒,事不过三,我只敬三杯酒。三杯酒后,言归正传。”

    事不过三?顾南心中一跳,何方远是想暗示什么,他下意识看了黄海一眼,见黄海对他怒目而视,心想完了,再一次栽在何方远手中了,妈的,怎么这么倒霉,总是弄不死何方远,何方远也太他妈的幸运了。

    顾南悄然朝黄海使了一个眼色,又朝黄海伸出了三根手指,暗示黄海,300万他出了。今天的事情是因他而起,黄海输得理屈词穷,连最后耍横的一招也被范记安的两瓶白酒堵死了路,那么除了他认赔之外,难道还真要黄海出钱赔给何方远?

    开玩笑,真让黄海出钱,他和黄海之间的交情就全交待了。

    “喝。”顾南什么都顾不上了,再输一局的羞愧感以及无地自容的耻辱让他很想借酒浇愁,一口喝干杯中酒,“不就是300万吗?小意思,我出。”

    说完,拿出支票,飞快地写了300万的数额,又签了字,一扬手交给何方远:“何方远,你他妈的就是我的命中克星,我告诉你,我不服,以后我一定得还回来。”

    见顾南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何方远就知道借酒浇愁愁更愁,心里憋闷,平常酒量再大,也是一喝就醉。他才不会谦虚,伸手接过支票,呵呵一笑:“谢了表哥,在大道至简正需要资金之际,你的300万是雪中送炭,大道至简全体上下,会铭记你的好人好事。”

    “表哥?何方远,顾南什么时候成你表哥了?”对于顾南和何方远之间有深深的过节一事,黄海本来没有丝毫怀疑,他在顾南的怂恿下向何方远出手,也是因为顾南许以重利,并且会在他的事业上对他鼎力相助,却没想到,今天的一局,局势一变再变,到最后,变成了顾南向何方远递上300万现金支票的结局,并且……何方远还叫顾南表哥。

    这……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你还不知道吗,黄总?表哥没对你说?”何方远呵呵一笑,有意表现他和顾南的亲切,“我的未婚妻蓝妺是顾南的表妹,我不叫他表哥叫他什么?表哥对我的事业一向很支持,这不,正缺钱的时候送我300万,他就是这样一个雪中送炭的好人。”

    “顾董……”黄海对顾南投去了质疑的目光,他真不知道顾南和何方远还有蓝妺这一层关系。

    “蓝妺和何方远已经分手了,我和他没关系。”顾南连忙解释,万一黄海对他的误会越来越深,他就里外不是人了,“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就凭他,蓝妺会嫁他?他是什么身份,蓝妺又是什么身份?”

    “蓝妺嫁不嫁我,你说了不算,蓝妺说了才算,蓝伯伯说了也算。”何方远有意诱导顾南,“我刚见了蓝伯伯一面,蓝伯伯说,一年后,不管我是成功还是失败,蓝妺都会嫁给我。表哥,你说上次蓝妺的电话怎么会是一个外国人接到,而且他还自称是蓝妺的男友?我一直想不明白,后来想明白了,肯定是蓝妺换号码了,对不对?”

    顾南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再加上现在谈话的节奏已经完全被何方远掌握,他乱了阵脚,慌乱之中说出了真相:“你怎么知道蓝妺换了号码?”

    何方远会心地笑了:“蓝妺告诉我说,她不要的号码你要了,然后你让一个外国人假装她的男友,故意挑拨我和她的关系……”

    “你……”顾南一下站了起来,“你全知道了?不可能,蓝妺原来的号码扔了,我是捡来的,她不可能知道我拿她扔掉的号码做了什么……”

    话没说完,顾南才知道上了何方远的当,被何方远诈出了真相,他恼羞成怒:“何方远,你真无耻。”

    “我无耻?你故意离间我和蓝妺的关系,你就不无耻了?”何方远冷冷一笑,“告诉你顾南,不管你怎么费尽心机,你这个表哥是当定了。我早晚会娶了蓝妺,哈哈,到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的事情再提起来,肯定就是一段佳话了。”

    “顾董,闹了半天,原来我们是被你当成猴耍了。”黄海和赵合怒了,摔门而走,“以后再见面,别说你认识我们。”

    “黄总、赵董……”顾南追了出去,想要拦下二人,“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骗你们的意思……”

    只可惜二人快步如飞,不想再听顾南的任何解释。

    “一桌子好菜,不吃可惜了,来吧,哥几个,下筷子。”顾南三人一走,房间中只剩下了何方远几人,捡了300万便宜的何方远心情大好,招呼范记安和徐子棋吃饭,“多吃点,别客气,顾董是这里的常客,他请客肯定已经签单了,所以放心吃,最后肯定不用我们埋单。”

    “何哥,我立了大功一件,怎么奖我?”范记安恢复了犯贱的本性,嘻嘻一笑,“空手套来300万,正好解了燃眉之急,我是大道至简的大功臣。”

    “好,记你大功一件。”何方远十分开心,今天的收获确实不小,值得庆祝,而且范记安功不可没。

    直到几人吃饱喝足,顾南也没有再回来。几人走的时候,果然服务员告知顾南已经结账了,何方远不由感慨,顾南还真有绅士风度,都翻脸了,还不忘买单。不过一想也是,对于顾南这样的面子大过天的富二代来说,请客不买单相当于打了自己的脸,他才不会让别人说他穷得连一顿饭也请不起。

    回去的路上,何方远一时高兴,亲自送范记安和徐子棋回家。先送了徐子棋,然后又送范记安,快到范记安住处的时候,范记安酒意上涌,让何方远靠边停车,他要吐一吐。

    何方远无奈,只好由他,谁让范记安今天是天大的大功臣呢。范记安很不文明很没公德地吐在了路边的花丛中,他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开脱:“虽然呕吐物里面有点酒,但大部分是肥料,也算为鲜花增加营养了。都说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才有营养,我的呕吐物比牛粪干净多了,也有营养多了,是不是?何哥,你说以后鲜花都插在我的呕吐物上该有多好。”

    何方远一阵反胃,真想下车踹范记安两脚:“赶紧上车,别恶心人了。再不上车,一会儿戴红领巾的老太太就来找你麻烦了,轻则罚款,重则骂你一个狗血喷头。”

    “我才不怕大妈,她们一来,我就放《最炫民族风》,她们立马就跳广场舞了,哈哈……”范记安一阵大笑,笑到一半,忽然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前方,似乎见到了什么让人惊诧的怪事,“何、何、何哥……”

    “又怎么了?”何方远以为范记安是在发酒疯,虽然他也知道范记安酒品还算不错,喝醉后不会骂街或是裸奔,但偶尔发发酒疯也是正常现象,“赶紧上车,时间不早了。”

    “不是何哥,刚才过去一个女孩,美女,好像是梅荏苒……”范记安用手一指远处,远处人流如织,哪里有半点梅荏苒的影子,“她旁边还有一个外国男人,他们还很亲密的样子。”

    “你看错了吧?”何方远不相信范记安的话,“荏苒不是一个喜欢外国男人的女孩。”

    “谁知道呢,人是会变的,何哥。”范记安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妈妈不在了,爸爸不爱她,她爱的人又无法在一起,爱她的人她又不喜欢,梅荏苒的人生变故,我们旁观者,体会不到她的悲怆。算了,我原谅她以后所有背经离道的行为,她的人生已经完全乱了章法,她想忘记过去想活得自由快乐,是她的权利。”

    范记安醉后也能说出这样一番富有哲理的话?何方远在惊讶之余,不免也对梅荏苒的命运浮沉感慨万千,也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更不知道刚才范记安看到的人是不是她。就算真的是她,就算她找了一个外国男友,他也不再怪她什么,只要她快乐就好。

    次日,兴众方面对于企鹅有意全盘收购兴众的新闻予以否认,并声称将会向造谣方发送律师函,摆出了要和虚假新闻斗争到底的姿态。

    何方远听到兴众方面的反应后,摇头笑了笑,发送律师函是一个很好的回应手法,表面上是坚决否认,其实进一步制造了新闻热度。

    只不过据何方远观察,对于兴众方面的过激反应,并没有太多的后续新闻消息报道,似乎都对兴众一次又一次被收购的消息麻木了。也是,第一次狼来了,大家会惊慌会信以为真,第二次,也许还会相信几分,等到了第三次的时候,就司空见惯,不以为然了。

    果然,两天后又一则关于兴众被收购的新闻再次甚嚣尘上,尽管收购金额再次上扬,甚至翻倍到了惊人的100亿美元,而且收购方还是世界知名的金融巨头,但消息还是没有引起多大波澜,就如一朵小浪花刚刚跃出水面,就消失不见了。

    不但没有引起业内多少轰动,就连最喜欢发布各类收购消息的财经网站,也没有重点推出。和企鹅有意收购兴众的消息都上了头条大不相同的是,之后的收购消息,基本上没有引起关注。

    也说明有关兴众的任何消息,已经引不起外界的兴奋度了。

    不过何方远还是对这则消息精读了一遍,因为在他看来,前面的芝麻开门和企鹅有意收购兴众的消息,只是烟雾弹,而最后释放的这则消息,才是乔国界真正的意图所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乔国界也是商业策略运作的高手,所有一系列的动作,都是为了兴众最终可以卖一个高价。何方远从中也学会了许多商战之术,对他今后的成长,大有帮助。

    当然了,外门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何方远看到的不仅仅是商业包装策略,还有步步为营的资本运作。他现在还不知道的是,他从乔国界的运作手法之中学到的知识,为他以后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新闻的标题是——默多克竞购兴众:开价100亿美金!

    鲁伯特·默多克,美国着名的新闻和媒体经营者,是全球庞大传媒帝国新闻集团的主要股东,董事长兼行政总裁。以股票市值来计算,新闻集团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国媒体集团,亦称为“默多克的传媒帝国”。

    “从年初开始的竞购兴众局面不但没有因为企鹅的加入而消停,反而有了愈演愈烈之势。有消息人士独家透露,真正已经和兴众在洽谈的买家来自海外,新闻集团、空行或是迪斯尼入围的可能性极大,目前已经谈到了实质阶段,深入的阶段超出了外界的想象,据称,最高的一家对兴众的估值已近100亿美金!

    消息人士透露,由于兴众旗下多家企业均存在着VIE架构,并且从兴众多次海外融资的历史上看(从最早地向软银融资、以及最近兴众文学向空行融资),比起国内三巨头的收购传闻,海外公司收购的说法才更为合理。但问题的关键仍全部取决于兴众乔国界的态度。最近,芝麻开门和企鹅等国内互联网公司也对兴众连抛橄榄枝,有意收购。但有人分析,三巨头虽然庞大,但最大股东持股都没有超过10%,兴众是100%私有,现金就有200亿,完全是乔国界一个人的帝国,乔国界未必肯卖。”

    “接近事实真相的该消息灵通人士说,不久前,默多克曾经在下江秘密和乔国界约见。据在场人员回忆,默多克当时主要向乔国界了解了中国的文化娱乐市场的情况,双方还就在兴众游戏的IP和兴众文学的版权方面进行合作进行了深入地探讨,相谈甚欢。虽然现场没有直接谈到资本层面的合作,但是由此建立的良好的私人关系,很可能会促使双方后续聊一些更深入的话题。

    当然了,除了默多克之外,空行也很有希望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空行是兴众多年来的资本业界的合作伙伴。兴众上市、私有化、兴众游戏的上市等,多次资本运作的背后都有空行的身影。而不久空行注资1.1美元投资兴众文学,更是有了先入为主的优势。而现任兴众总裁兼兴众文学董事长的李丛林,也是出身空行,并且是乔国界的多年好友。

    同时,兴众和迪斯尼的渊源也颇为深厚。兴众一直说自己要做网络迪斯尼。迪斯尼的前总裁,也曾经被乔国界收入麾下,开发位于浦东500亩的土地,实现兴众网络迪斯尼走到线下的梦想。”

    “虽然默多克是传媒大亨,但是在互联网行业,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的收购也不乏败笔,2011年,新闻集团6年前5.8亿美金收购的Myspace以3500万美金贱卖。这可能也会促使默多克改变观察互联网企业的眼光。

    而兴众的问题全部来自执行团队对乔国界的过度依赖,虽然这个问题很难彻底解决,毕竟兴众是乔国界一个人的王国,但现在貌似情况有所好转。现在兴众集团自有资产已经超过500亿元,现金储备200亿。盈利能力也变强,年盈利有近30亿。继兴众游戏之后,兴众文学也成为了新的现金牛,已经盈利数年。兴众VC投资的企业据说很快就有几家要上市,而兴众地产持有物业的价值也已经50亿。乔国界亲自操刀在海内外运作的几个人民币和美元基金,赢利能力都高于同行水平。兴众集团目前已经形成文化、金融、地产三大板块,比前些年的状况已经好很多。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外界风传乔国界不想玩了,要打包出售兴众,到底是真是假,还得打一个问号。资深人士分析,乔国界的兴众帝国依然是优良资产,乔国界可能并不想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