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明天的美好是今天努力的延续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4980字

    何方远看到这里,会心地笑了,商业上的策略果然是真真假假,兵不厌诈,市场上看衰兴众的时候,到处是铺天盖地的乔国界不想玩了,想要出售兴众然后养老的消息,当时兴众估值才20多亿,等各方真的以为可以乘机低价吃进兴众并且和乔国界接触之后才发现,乔国界是不是不想玩了暂且不论,他对兴众的要价之高,依然高出外界的预期太多。

    结果兴众的估值就一路上扬,从20亿到35亿,再到61亿,然后一飞冲天,直到今天的100亿——全是美元——如此飞速上涨的市值,比起任何上市都更有戏剧性更有惊心动魄的效果,在兴众市值直逼100亿美元大关时,乔国界反而又不想卖了,是真实想法还是想继续待价而沽,就不得而知。

    不过何方远却从中悟出了一个道理,不管乔国界是不是真心想卖掉兴众,至少乔国界提升兴众形象提高兴众市值鼓舞兴众士气的目的是达到了,下一步不管是继续经营兴众还是卖掉,乔国界都拥有了足够的信心。

    必须说,这一手玩得高明,是商业策略之中的上策,就连他也曾经被乔国界绕了进去,以为乔国界真的想卖掉兴众文学,还想一心完成管理者收购的壮举,现在看来,就算乔国界真心想卖兴众文学,以现在市场对兴众100亿美元的估值,兴众文学单卖的话,也会是一个无法接受的高价,高达10几亿美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止是他,就连李丛林、、蓝成器、梅长河以及顾南等人,也成了乔国界一系列商业运作策略之中的棋子,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反正都不知不觉中充当了替兴众抬高市值的棋子。

    不过还好,何方远并没有充当了棋子之后的不甘和自责,相反,他觉得他比蓝成器、梅长河更早一步看清乔国界的意图,所以他不但放弃了管理者收购的梦想,也直接放弃了继续从事互联网版权产业的设想,原地转身,投身到了一个全新的行业之中,至少他比许多人还快了一步。

    何方远继续向下看新闻,新闻的结尾有一段并不十分精辟的分析,但就他的推测,也大概接近了乔国界的真实想法。

    “乔国界到底想不想卖?从年初芝麻开门出价35亿美金收购兴众、到最近企鹅准备用61亿美金收购兴众,再到海外军团的100亿美金,竞购兴众的队伍在不断的扩充,而估值也一路水涨船高。业内人员指出,乔国界可能并不想卖掉兴众。金融和地产的发展离不开网络迪斯尼,兴众手上最值钱的两样东西用户和版权,都集中在文化(游戏、文学)板块。可以说,这是兴众的核心,价值连城,牵一发动全身。当然,乔国界的真实想法如何,外人无从知晓。是否会采取和海外军团采取先合作的方式,再逐步深入到资本层面,仍然有待观察。目前为止,兴众官方对于和默多克接触一事,和声称要向企鹅收购兴众的造谣方发送律师函不同的是,兴众官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不予评论。”

    关了电脑,何方远揉了揉太阳穴,或许最终出售给海外军团,才是乔国界的真实想法,毕竟和三巨头相比,海外军团更有钱,对国内互联网生态圈的了解,也不如三巨头深入,又有钱又好说服,既然海外军团人傻钱多好忽悠,肯定是最佳人选了。

    三天后。

    李丛林办公室。

    “方远,希望你前程一片光明。”李丛林握了握何方远的手,又拍了拍何方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离开兴众后,有时间常回来看看。乔董也说了,随时欢迎你重回兴众。”

    何方远的辞职申请已经正式获得批准了,从此刻起,他不再是兴众文学的人,也不再担任立化的总经理。作为近年来少有的从兴众和平离开和乔国界友好分手的兴众旗下的高管,他的离开,在立化、兴众文学乃至整个兴众,都引发了不小的议论。

    不少人都以为何方远就算离开,也会是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非要闹一个两败俱伤才行,却没有想到,何方远居然以立化总经理的高位,在现在的用人之际,以一种和平的方式从兴众文学离职,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不过因此也让许多人对兴众重建了信心,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乔国界豪掷8亿股权重奖8名制作人的事件,不少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兴众春风化雨的改变。许多人都期待有一天,兴众会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和创造精神的公司,并且公司上下也不再弥漫一种独裁的氛围。

    业内人士都知道,即使是李颜红和马化龙做出的决策,有时到了中层具体落实阶段,也会被否决,而李颜红和马化龙也会坦然接受现实。但在兴众就不行,兴众上下已经养成了一个先假设乔国界唯一正确的习惯。

    所以兴众恢复活力充满创造精神的开始,要先从乔国界的放权开始。

    “谢谢乔董对我的宽容,谢谢李董对我的关爱,如果有一天我想再回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兴众是我的首选。”何方远的话,发自肺腑,虽然他在兴众和乔国界有过许多不愉快的对话,也对兴众文学现在的状况很不满意,但兴众成就了他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高度,也练就了他在职场商场随机应变的能力,同时,还让他眼界大开,从而将目光投到了三巨头的布局之上。

    也正是在兴众和三巨头或直接或间接的交手,才让他逐步深入研究了三巨头三个创始人各自的为人,也让他和三巨头都有过不同程度的接触,从而奠定了他未来事业的根基。

    “我说的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不管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兴众,兴众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李丛林微有不舍之意,“你的离开,对兴众文学来说,是一大损失。希望你能信守诺言,出去后,不从事和立化直接竞争的工作,不担任和立化直接竞争的公司的高层……”

    “请李董放心,我会遵守竞业禁止的精神,不会做出任何对立化不利的事情。”何方远从立化全身而退,避开了竞业禁止的限制,不必再等一年之后才能重新开始工作,他也知道有时候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好,我相信你。”李丛林点了点头,微有遗憾,“范记安和徐子棋的离开,也是立化的损失。”

    何方远诚恳地说道:“记安和子棋愿意和我一起创业,我个人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希望李董也尊重他们的选择。”

    何方远在他的辞职申请正式批准的同时,也批准了范记安和徐子棋的辞职,但他的签字还需要陈果的批准才能生效。

    李丛林点了点头:“人各有志,不能强留,我理解。”

    “谢谢李董,再见。”何方远见李丛林点头了,就知道陈果也不会强留范记安和徐子棋了,他就再次和李丛林握手,离开了李丛林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范记安和徐子棋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何哥,我们的辞职申请也都批了,现在我们是自由身了,哈哈,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要去北京了。”范记安一脸喜色,丝毫没有离开时的离愁别绪。

    徐子棋也是一脸开心的笑容。

    何方远环顾了一眼自己的办公室,心中微有不舍之意,正要开口说几句什么以纪念他在立化的日子,门一响,立化的许多员工涌了进来。

    “何总,你真的要走了?”

    “何总,你怎么能扔下我们不管呢?”

    “何总,我跟你一起创业一起打天下,好不好?”

    众人都朝何方远投来了热切和期盼的目光。

    何方远迎着众人真诚的目光,十分感动:“谢谢各位同事对我的信任,不管以后我走到哪里,我都会铭记在立化的日子。在此,我也有几句话要留给你们——不管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工作,请记住一点,你们现在的努力工作,都是在为你们自己的明天打基础。所以,不要埋怨,不要懈怠,明天的美好是今天努力的延续。”

    众人鼓掌,为何方远的告别演讲而大声叫好。

    在众人的送行下,何方远离开了立化,到了楼下,见陈果和樊铮也在送行的队伍之中,何方远上前和陈果、樊铮告别。

    “陈总、樊铮,以后常联系。”

    陈果呵呵一笑:“常回来看看,立化欢迎你回来。”

    樊铮的表情有些复杂难言,他一方面为何方远的离开而庆幸,另一方面又为他最终没能跟随何方远一起征战天下而遗憾,不过又一想,谁又知道何方远最后能不能成功呢?还是安稳地呆在立化好了。

    “保重。”樊铮只说了两个字。

    “再见。”何方远也回应了他两个字。

    再次挥手向人群告别,何方远和范记安、徐子棋三人一行,在众人的欢送中告别了立化,和当年三剑客辞职时剑拔弩张的气氛大不相同的是,何方远三人的离去,风和日丽,除了依依不舍,就是互相祝福。

    范记安也暗暗感慨,虽然他恨不得马上展翅飞离立化,不想再在立化多呆片刻,但他也不得不佩服何方远的手腕,在和乔国界经过数次交手之后,终于赢得了乔国界的信任,从兴众全身而退,在兴众的高管辞退史上,何哥当之无愧是独树一帜的高人。

    希望在以后,何哥也可以继续发扬与人为善和气生财的理念,在创业的道路上越来越宽阔。

    何方远几人并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三人走到楼前广场的时候,楼上,乔国界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朝下凝望。身为兴众的帝王,他依然高高在上,但他的目光落在何方远身上之时,久久不肯移开目光,直到何方远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在他阴晴不定的表情之下,仍然隐藏着不为人所知的内心,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怎么样,何哥,晚上庆祝一下?”走到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范记安兴高采烈地提议,“叫上瓜瓜、辛儿,我们来一次大聚会。”

    “我看还是算了吧。”徐子棋摇了摇头,忧心忡忡,“跳出了立化虽然是好事,但现在我们前途未卜,哪里有心情庆祝?再说何哥现在还是单身一人,就不要再刺激他了。他和蓝妺虽然有一年之约,但谁知道一年之后又是什么情景?人心易变,还是抓住眼前的机会才是正经。要我说,今晚各回各家,收拾心情和行李,明天一早,直飞北京。”

    “小眼棋说得对。”何方远接过徐子棋的话,“感情可以先珍藏一段时间再开启,事业不能有断档期,明天一早,北京欢迎我们。”

    “事业不能有断档期,我也赞成,但一码归一码,人再拼命,饭总是要吃的,是吧?”范记安不是很满意,“不就是一起吃个饭的事情,至于这么上纲上线?”

    何方远哈哈一笑:“晚上回去还要收拾东西,就不吃饭了,要庆祝,到了北京再庆祝不是更好?”

    “也对。”范记安想通了,“现在下江不是大本营了,从此以后,北京才是我们的根据地。北京人多,风光也好。”

    回到住处,何方远环顾即将离开的家——虽然只是租来的房子,不能称之为家——心中多少有几分不舍,想起曾经梅荏苒、常辛儿以及蓝妺都在这里留下过欢声笑语,而现在,物是人非,梅荏苒芳踪杳杳,蓝妺避而不见,而他离开之后,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回来一趟,心中难免多了怀念和失落。

    何方远决定,他要留一把钥匙放在门口的脚垫下,蓝妺知道他有在脚垫下藏一把钥匙的习惯,如果有一天蓝妺愿意见他了,希望蓝妺再来这里的时候,还可以从脚垫下翻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等他。

    翌日一早,何方远、范记安和徐子棋三人一起登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就此告别了下江,踏上了全新的征程。

    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后,前来接机的除了孔祥云之外,还有妙妙。

    六月的北京,花团锦簇,已经有了初夏的气象,各穿了一身长裙的孔祥云和妙妙,一个如七彩祥云光彩照人,一个如茉莉花开,妙不可言。

    “总算来了。”孔祥云笑盈盈地迎上了何方远一行,“还赶得上开机仪式。开机仪式没有你参加,我心里不踏实,毕竟第一部剧,事关公司的生死。付锐出差了,他向你问好。”

    付锐来到北京之后,各种出差工作都由他一人承担了,算是出了大力,何方远点了点头,又自信地笑了笑:“本来我也信心不足,不过在经历了一件事情之后我忽然发现,原来有人甘当活雷锋,在我们事业的最艰难时期,非要雪中送炭为我们注资,我就又恢复了信心。”

    “什么什么?”孔祥云一脸惊喜,“我正上愁资金问题呢,虽然是网络剧,烧钱的速度也比预想中快多了,现在马上资金不足了,本来妙妙说,她可以拿出一笔钱来投资,我没同意,想等你拿主意……没想到,你解决资金问题了?”

    妙妙有钱?何方远下意识看了妙妙一眼,见妙妙甜甜的笑容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含蓄,他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了妙妙的突然出现,以及妙妙在下江的豪宅,再加上妙妙签约公司之后为公司带来的意外收入,他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

    “300万,应该够支撑一段时间了。”何方远将300万的现金支票交给孔祥云,几人上了车,是一辆可以坐下七八个人的商务车,“这笔钱,说来还得感谢妙妙。”

    “感谢我?我又没有做什么。”妙妙歪着头笑了笑,“叔叔,你这一次来北京,就不回下江了吧?我看了剧本了,戏里有一个角色特别适合你演,如果你演,肯定可以大火。”

    何方远呵呵一笑:“我可不会演戏……这笔300万的资金,是黄海公司赔偿给你的违约费用,因为你和公司签约时,附加了由公司全权负责你的合同纠纷,所以这笔费用暂时由公司支配。不过公司也不会亏待你,会在别的方面对你补偿。”

    “哇哦,真的呀?真的从黄扒皮身上扒来了300万?我想都不敢想。你们不知道,黄扒皮简直就是现代的严监生中国的葛朗台,抠门死了,我们不少姐妹都被他算计了,最后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妙妙说话时的表情既夸张又可爱,“谢谢你呀叔叔,能从黄海身上搜刮出来300万,简直是奇迹,太了不起了。这笔钱,完全由公司支配也可以,但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