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最后的决战领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5088字

    其五,中国供应商欺诈,芝麻开门深陷诚信危机,马匀挥泪斩高管,时间,2011年,原因,管理不善,结局,高管辞职,舍车保帅。

    芝麻开门发现B2B公司中,中国供应商签约客户有欺诈现象,更严重的是,有迹象表明,为了利润,公司内部有直销团队默许、协助此类现象发生。马匀通过知情人获知,央视“315”晚会主题包含芝麻开门假货,马匀立刻开展自查,并拿出170万美元对2249名受害者进行赔偿。同年2月,马匀发邮件自曝家丑,将所有事件公之于众。以上事件,马匀有管理之过,但经历阵痛,还是挽回了部分公司形象。

    随后芝麻开门B2B公司CEO引咎辞职,此人曾被马匀游说6年才加入芝麻开门。面对这份辞呈,马匀只能挥泪选择批准。

    其六,推“来往”未达目的,狙击微信失利,时间,2013年,原因,盲目跟风、高管分歧,结局,来往失宠,芝麻开门另谋出路。

    为应对和压制如日中天的微信,2013年9月,芝麻开门推社交APP“来往”,马匀信心十足,称要火烧南极,打到企鹅家里去。结果一个月后,来往用户增长不力,仅仅为100万。马匀亲自动员,给员工下硬指标,若能拉来100个外部用户,便奖励红包。但即使如此,依然没有市场,别说打败微信了,连推广的最初阶段都一败涂地。

    不过话又说回来,尽管马匀在收购和扩张的道路上,有过许多次失败的经历,但芝麻开门一路走到今天,成为电商的巨无霸,其中和马匀英明决策以及个人魄力不无关系,小败不要紧,只要有大胜弥补就可以了。

    何方远相信,随着芝麻开门在美国的成功上市,但国内外互联网都将受到芝麻开门上市的冲击,而且很多行业和领域都将会随之发生一系列的变化。

    尤其是影视行业。

    而芝麻开门投资失败的案件之中,不乏有狙击企鹅的投资,三巨头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是体现在一次又一次的收购案之上,同样,企鹅无数次失败的投资案例之中,也有针对芝麻开门的布局。

    企鹅名下有一家企鹅基金,成立以来,一共投资了200多项目,涉及金额超百亿元,其中大部分项目并没有对外公布。

    马化龙的低调与企鹅的霸气让外界对企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先复制然后成功的案例神化了,但实际上马化龙也有难言之痛,电商、搜索和O2O的投资,让企鹅折戟沉沙。

    从投资结构看,企鹅的布局有章可循,首先是夯实自己的根基——游戏上步步为营,布局从国内到海外,从端游、页游到社交游戏全覆盖。其次是在游戏之外,发力电商。但在电商的投资之上,企鹅在经历了易迅和拍拍的失利之后,开始投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的京东,总算弥补了企鹅在电商上的不足。

    实际上,在互联网版权产业和影视行业,企鹅不用追赶芝麻开门,完全可以走在芝麻开门前面,尤其是影视产业,虽然芝麻开门最行成立芝麻开门影业,但企鹅有了企鹅文学作为依靠,有了互联网版权产业的源头,在影视上面的发展前景,明显要比没有源头的芝麻开门更有便利条件。

    相比之下,性格最保守脚步最谨慎的千方,在投资之上失败的例子最少,千方投资最大的失利,和企鹅一样,也是电商。也就是说,电商领域是企鹅和千方共同并且永远的痛。

    但和企鹅又投资京东并不放弃电商梦不一样的是,千方曾经一度要放弃电商梦想了,在李颜红看来,电商领域已非常成熟,也并非千方优势所在的领域。

    那么在未来千方和芝麻开门站在同一起点并且一决高下,甚至有可能改写三巨头名次的最后领域,就是影视领域了。

    三巨头分别在不同的领域,相互短暂交手数次,并没有分出最后的胜负,通过研究三巨头投资和收购失败的案例,何方远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他愈加坚信他走对了一步,他目前从事的行业,是未来三巨头为了争夺天下第一宝座必争的领域。如果他可以按照既定的计划,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大道至简的布局,成功策划一两个影视剧的话,那么他一举成功的梦想,很有可能会在三巨头在影视领域的大战之时,得以顺利实现。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炎热的夏季正式来临了。

    伴随着盛夏的到来,大道到简成立以来的第一部网络剧《逆袭》的拍摄,也接近了尾声。总体来说,进展还算顺利,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尽到了应尽的职责,就连何方远的客串也得到了导演的认可,更让妙妙对他赞不绝口,称赞他是少见的天生具有表演天赋的大叔。

    何方远无语了,在他看来,既然到了大叔的境界,经历过了人生的沉淀,大叔的演技自然而然就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直接在镜头面前展现人生最真实的一面就行了,还用表演吗?

    《逆袭》杀青,意味着经过不懈的努力,大道至简的第一部作品就要推向市场了,也意味着精心制作的答卷是好是坏,要经过市场的考验才会最终有一个分数出来。分数的高低,关系到大道至简的生死存亡!

    下午,何方远忙里偷闲,约上范记安、徐子棋、付瓜瓜、常辛儿以及妙妙到北京798艺术区喝茶——付瓜瓜在范记安来北京之后不久,就辞了下江的工作来到了北京,常辛儿还没有辞职,打算过一段时间看情况再说,不过常辛儿倒是常来北京,下江离北京虽然不近,有飞机和高铁,交通很便捷。

    孔祥云没有一起去,她去和千方方面接触,商谈《逆袭》首发的事宜。最近一段时间,为了《逆袭》到底是首发在企鹅还是千方,孔祥云费心费力,累得都瘦了。

    何方远心疼孔祥云的奔波劳累,却没有办法替她,在北京他没有人脉,而且具体事务一直由孔祥云一手操作,他插不上手。至于到底是首发千方还是企鹅,他心中也没有拿定主意,主要也是他还没有确定最后是和企鹅还是千方合作。

    基本上芝麻开门已经被他排除在外了,在他未来的规划中,大道至简应该没有和芝麻开门合作的可能,因为,芝麻开门已经成立了影业公司,大道至简对芝麻开门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一行六人,开了两辆车直奔798艺术区而去。何方远亲自开车,他的车上坐着范记安和徐子棋、妙妙,后面的车由付瓜瓜驾驶,只坐了常辛儿一人。

    到了798艺术区,找了一家安静的茶馆,在下午的斜阳的照射下,何方远挑了门口的位置,坐在了余晖之中。

    “何哥,前期工作总算告一个段落了,下一步才是关键的一局,《逆袭》能不能一炮走红,关系到大道至简以后的长远,我怎么总是觉得心里没底呢?”分别落座之后,范记安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忧心忡忡地说道,“我总感觉赌得有点太大了,而且又是唯一的赌局,一旦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忽然无比地想念蓝妺,蓝妹妹,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们想念你,何哥想念你,我和徐子棋、付瓜瓜、常辛儿以及妙妙都想念你……想念你呀,想念你。”

    “别,别扯上我,我没见过蓝妺,不认识她,才不会想念她。”妙妙忙撇清了自己,她喝一小口茶,抿了抿嘴,悄悄一笑,“叔叔,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输了,你怎么办才好?”

    “范记安想念蓝妺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吧,妙妙?”何方远虽然心中也是没底,谁不敢保证第一部网络剧就一炮打红,但他比范记安镇静多了。

    “不知道呀,难道是他也喜欢上了蓝妺?”妙妙故意捣乱,笑眯眯看向了范记安。

    范记安吓了一跳:“妙妙你可千万别害我,自从认识了瓜瓜后,在我的眼中,全世界中有瓜瓜一个女人,就连你近在咫尺,我对你也不会有任何想法,当你不存在一样,何况远在天边的蓝妺了?我想念蓝妺是想说,万一我们失败了,希望何哥可以牺牲色相,转身去找蓝妺,继续和蓝妺合作,积极主动地投身到互联网版权产业的事业中去,也算是一个旱涝保收的退路。”

    “真没出息,失败了就让何哥牺牲色相,为什么你不去牺牲?”徐子棋狠狠地鄙视了范记安一眼,“好马不吃回头草,再说就算第一部剧失败了,还可以打造第二部,为什么不能从哪里摔倒再从哪里爬起呢?范记安,别让哥鄙视你。”

    “啧啧,小眼棋,你刚才的一番话还真是掷地有声呀,可惜的是,你没有看清现实。”范记安痛心地摇了摇头,“《逆袭》一部剧就把公司的全部资金消耗得一干二净,哪里还有资本打造第二部?你也不想想,从下江到北京,现在有两个多月了吧,我们连一分钱工资都没有发过,就连何哥和祥云姐,也是事事自掏腰包……”

    “行了范记安,别犯贱了,现在是背水一战的关键时刻,你别说丧气话。你和徐子棋是何哥的合伙人,合伙人是什么意思明白吧?不明白的话去看电影《中国合伙人》就明白了。既然是合伙人了,你还想要什么工资?不让你掏钱补贴公司就不错了。”付瓜瓜不留情面地打击了范记安,“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太鼠目寸光了,如果不是跟了何哥,你注定成不了大事。”

    “你你你……”范记安被付瓜瓜呛得说不出话来,“我不是在说丧气话,是在提醒何哥真有的必要考虑一下蓝妺的资金了,如果第一部剧真的打不开局面,再筹划第二部的话,融资是必不可少的手段。你真当我对公司失去信心了?我是那么短见的人吗?”

    “你就是。别不承认。”付瓜瓜白了范记安一眼,然后对何方远说道,“何哥,今天都聚在了一起,大家就齐心协力,为了公司的发展都有力有力有钱出钱,我提议,现在就开一个大道至简史上的遵义会议,敲定一下每一个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大道至简成立后,大致确定了股权构成,何方远持股百分之六十,孔祥云持股百分之三十,范记安和徐子棋各持股百分之五。本来何方远也答应付锐持股,不过还没有落实。不管是付锐还是范记安和徐子棋,都没有出资。

    付瓜瓜这么一提,范记安第一个响应:“我既然持股百分之五,按照比例,我也应该出资才对。瓜瓜,我们存款一共有多少?”

    徐子棋一听要向外掏钱,稍微迟疑了片刻,常辛儿很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轻轻打了他一拳说道:“子棋持股百分之五,也会按比例出资。如果出资超过持股比例的话,是不是可以增持股份?”

    见常辛儿比徐子棋大气而且有远见,何方远欣慰地笑了,徐子棋的优点是老实诚恳,缺点是太老实太诚恳,过于胆小了,谨慎不是错,但谨小慎微就是错了。

    “可以,不过增持之后的股份最多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何方远笑了笑,“增持不增持,你们自己决定。现在增持,投入最小,以后的收益最大,就和当年企鹅创业时的五名创始人一样,十几万元就可以持有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份。当然了,也可能打了水漂,最后血本无归。原始股收益是大,同样,风险也大。”

    “增持,必须增持。”付瓜瓜不等常辛儿说话,“啪”的一声拍了一张银行卡,“这是我和范记安的全部家当,加在一起也有三十多万,全部投入到公司,何哥,持股比例能不能到百分之十?”

    何方远还没有开口,妙妙先说话了:“三十多万顶多就是百分之三左右,就算加上之前的百分之五,也就是百分之八。瓜姐,你要百分之十,有点贪心了哟。”

    付瓜瓜大方地摆了摆手:“我就是随口一说,没有细算,该多少是多少,账要算到明处。”

    “你呢,辛儿姐,有多少?”妙妙当仁不让地替何方远当起了财务主管。

    “我们有四十万。”常辛儿也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都入股了,我相信方远和祥云姐一定会成功。就算不成功,大不了从头再来。人生之中,总有一两次关键的选择机会,错过了,也许会后悔一辈子。我们没有赶上第一第二和第三次互联网浪潮,现在互联网视频就是互联网第四次浪潮,赶上了如果再错过,就太没眼光太没魄力了。一个人20岁时没钱,可以安慰自己说是出身不好,不是富二代。30岁时没钱,可以说是机遇不到。如果到了40岁的时候还没钱,就是自身问题了。”

    “辛儿,全部家当都入股了,我连娶你的钱都没有了……”徐子棋一脸苦笑,“真要输了,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至少你还有我。”常辛儿甜甜地一笑,“不管你有钱还是没钱,也不管你生病还是健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不离不弃。”

    徐子棋一下激动了:“辛儿,有你这句话,就是赔上身家性命,我也不怕。”

    “哇,太感人了,太浪漫了,太有爱了。”妙妙也感动了,双手托腮,“叔叔,你有没有想过,蓝妺也会为了你而不顾一切。”

    何方远摇了摇头,淡淡一笑:“也许吧,不过就算蓝妺会,我也不会让她为了我而不顾一切。”

    “为什么,难道你不爱她?”妙妙说话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朝二楼的某一个角落扫了一眼,又迅速收回了目光。

    几人都沉浸在对未来的赌注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妙妙的异常,就连和妙妙对面而坐的何方远也没有察觉。何方远愣了一愣:“不是不爱她,而是不想让她为我牺牲太多。世界上有两种人最幸福,一种是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一种是陪女人过富日子的男人。蓝妺从小的生活太优越了,她过不了普通人的清苦生活,我既然爱她,就不能让她因为我的爱而受屈。”

    “看何哥的爱多深沉,范记安,你要向何哥学习的地方还很多。”付瓜瓜感慨万千,“知道我为什么信任何哥吗?一个深情的男人,绝对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何方远会心地一笑,“今天祥云不在,不过我可以替她作主,现在重新分配一下大道至简的股份比例,我持股百分之五十五,祥云持股百分之二十五,记安持股百分之十,子棋持股百分之十。”

    “何哥,这……我不能接受。”范记安平常经常犯贱,今天却十分激动,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了,“我,我,我先谢谢何哥的好意,但我不能接受这个条件,一家公司必须要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我坚持要求百分之八的持股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