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不宣而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5077字

    “我是百分之九。”徐子棋也及时表态了,“没有一个公平的制度,公司的发展就会受到私人感情因素的制约,同时我建议,鉴于妙妙对公司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应该让妙妙也成为公司的股东。”

    “好。”何方远见范记安和徐子棋的推辞不是虚伪的客气,而是真心实意,他也就不再坚持,当即拍板,“我和祥云的持股比例不变,记安百分之八,子棋百分之九,多出的百分之三归付锐和妙妙所有。付锐百分之二,妙妙百分之一。”

    付锐经常出差在外,不常在公司,但何方远却没有忘了付锐在公司创业初期立下的汗马功劳,也没有忘记他对他的许诺,决定奖励付锐百分之二的股份。

    “太好了。”妙妙一下跳了起来,伸手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谢谢叔叔,谢谢范哥,谢谢徐哥。”

    都以为妙妙的胜利姿势是为了她得到的百分之一的股份,却无人注意到,她是伸给二楼角落中一个独自品茶的人。

    “对了叔叔,如果我增资的话,能不能增持股份?”妙妙眨了眨眼睛,既俏皮又可爱。

    “可以呀。”何方远以为妙妙是说笑,“你想增资多少?”

    “500万。”妙妙伸出了右手,五根手指在何方远的眼前晃动,“你算算,500万得算多少股份?”

    范记安和徐子棋面面相觑,不是吧,妙妙一出手就是500万,如果她真有500万,何必苦哈哈地先是当一个平台模特,然后又来拍一部没有多少报酬的网络剧。

    何方远微微一怔,笑了:“你不是在开玩笑?”

    妙妙也怔了一下,随即也摇头笑了:“就是在开玩笑,我哪里有500万?”

    “哈哈。”范记安和徐子棋一起哈哈大笑。

    “呵呵。”何方远也笑了,不过他在笑容的背后,却起了一丝疑心,妙妙刚才的表情,分明不是在开玩笑,她是很有底气地叫出了500万。他不是怀疑妙妙是不是能拿出500万,而是总觉得妙妙似乎隐藏了什么秘密。

    “哎呀,又有重磅新闻出来了。”付瓜瓜突然惊叫一声,将手中的surface推到何方远面前,“何哥,你看这个新闻对我们公司的前景,是不是一个利好消息?”

    何方远接过surface一看,是一则关于千方最新动态的新闻,标题是——千方“直达号”:向着芝麻开门和企鹅,不宣而战!

    标题很有冲击力,内容有没有冲击力和干货,需要进一步阅读,何方远拿过surface,在浓浓暖意的夕阳之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在企鹅正准备发力影视业的前夕,在芝麻开门即将上市的前夜,千方突然发布了未来的设想,确实如文章标题所说,是向芝麻开门和企鹅的不宣而战。

    “在昨天举办的”千方世界“上,千方亮出了它的最新底牌:又一根伸向传统产业的橄榄枝,李颜红称之为‘直达号’,很明显,这是千方直接侵入企鹅和芝麻开门主权领土的一次蓄谋已久的远征。很多人都曾猜想过千方向芝麻开门和企鹅不宣而战的一天,终于来了。

    三巨头虽然被认为是三足鼎立,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相比芝麻开门和企鹅的张扬和疯狂扩张,千方是稍显落寞的,尽管千方在现金流、移动化、市场份额之上都保持着安全且优异的水准,但在面对芝麻开门和企鹅扩张地盘和并购大战的如火如荼,千方一直趋向于保守,没有主动参战,这是不争的事实。用一句老生常谈的话说就是,创始人的风格,决定了当今的格局。

    在芝麻开门和企鹅”边打边想“的互联网生态战争中,缺席很久的千方终于加入,”想了才打“,既是千方姗姗来战的理由,也是千方对未来生态圈解决方案显得细致入微的原因。总而言之,由于位于北京千方加入了战局,才让位于南方的芝麻开门和企鹅的大战接上了北方的战火,南北会师之后,战局才真正变得既激烈又微妙了。”

    “直达号”到底是什么,何方远看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但他却知道,不用想,所谓的直达号,肯定是千方精心准备多时酝酿已久的一记重拳。

    旨在向企鹅和芝麻开门展现力量并且炫耀肌肉,同时,也是显示存在。虽然千方是三巨头之中最低调最保守的一个,但实际上三巨头之中千方的现金流最充足。

    通俗地讲,就是千方最有钱,而且钱多得还花不完。

    具体直达号是一个什么存在,何方远饶有兴趣地继续向下看新闻。

    “不必过分神化的直达号——在PC时代,搜索是一种答案需求——2007年,千方的Slogan改为”千方一下,你就知道,堪称点睛之笔,从此奠定了千方的品牌基调——所以搜索结果是文件式的列表排列,专注场景下的用户可以耐心挑选最符合自己预期的答案,也正是因此,千方建立了被称为流量阀门的独特优势,千方可以决定这个阀门朝哪个方向开、开多大一条缝、放出去多少流量……在将这种权力与商业结合之后,千方就和Google一样,成为可以对每一个词汇开展变现的互联网巨头。由此,也奠定了千方现金量充足的基础。

    但现在到了移动时代,搜索变成一种抵达需求,需要的是一点就直达。操作拓展性远不如PC的智能手机,搜索时一个长长的列表,不提流量让用户承受不起,就是操作也十分不便,不改变的话,都会造成用户的流失。所以,千方躺着挣钱的流量经济遭到挫折,再加上千方客户端浏览器地位下滑,搜索入口被分散到了一个个的App里,千方的思想转变合乎潮流并且十分情理——让用户所搜即所得,即千方一下,你就得到,是为直达!

    直达号必须感谢Twitter和新浪微博培养出的用户习惯——对@这一字符的理解——通过手机千方,只要输入@+品牌关键词,就可以直接抵达该品牌的迷你主页,省却了所有中间步骤,让用户的体验直达感受。必须承认,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自我革命!“

    在高铁飞速发展的今天,在智能手机迅速普通的现在,千方的直达号是抢占移动端市场的利器,也是千方跟随时代潮流及时转变思路的必要转变,何方远暗暗点头,千方虽然保守,但步伐依然迈得稳健却坚定,并且从未停止。有理由相信,从直达号的问世可以得出结论,在不久之后三巨头针对影视行业至高点的大战之中,千方就算依然落后于企鹅和芝麻开门布局,也会有后来者居上的可能。

    何方远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新闻。

    “在千方公布直达号产品之前,企鹅刚刚宣布了名为‘微信智慧生活’的全行业解决方案,欲将‘公众帐号+微信支付’的搭配扩展到更多传统行业,就在同一天,芝麻开门则上线了‘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同样是通过扫码+服务窗的组合向线下商户提供水电煤式的服务设施。而当千方也引入搜索+直达号这一模式,意味着三巨头之间在新的领域的交手,正式全面上场,大战,一触即发。

    由于三巨头各自的模式,不管是叫直达号也好,还是微信智慧生活或是支付宝钱包开发平台也罢,都是由线上直达线下的模式,三巨头只提供联系的桥梁,最终达到实际应用,还必须落地,那么扶持对应的传统产业转型、让落地得以顺利实现,并以它们为‘代理人’打响的战争,正在决定三巨头的未来空间。

    三巨头的代理人战争,从现在开始以及在相当长的将来,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每一条街道上。

    千方直达号、微信公众帐号、支付宝”服务窗“,开始低眉顺眼,都开始讨好传统商户,含情脉脉地推销自己并且承诺包君满意,市场竞争永远是使各方都会受益的一剂良药,在未来,对于三巨头而言,谁笼络到的线下传统商家的代理人规模最大,谁就能够获得战争中的军力优势。

    那么换了你,你会将移动时代的官网,托管到哪一家的标准体系当中?企鹅、千方还是芝麻开门?”

    这一句话很有冲击力,一下就让何方远屏住了呼吸,是呀,等他的大道至简成功之后,他到底会选择哪一家呢?企鹅、千方还是芝麻开门?

    先不管选择哪一家了,先看完新闻再说。

    “三巨头的在拉拢传统商户的手段由,各有不同。和微信公众帐号和支付宝钱包相比,千方的直达号优势更大,这也是千方信誓旦旦要用直达号一扫千方在移动互联市场的被动的信心所在。因为不管是微信帐号还是支付包钱包,都需要扫码,企鹅和芝麻开门虽然不缺用户,但是缺少流量的基础,所以在衔接用户与商家的时候,必须依赖双方的主动接触,比如说商家只有将印有二维码的东西送到用户面前,而用户又能够保证自己随时可以掏出手机扫码。在互联网时代,多哪怕一个环节,也会将百分之三十的潜在用户挡在门外。

    直达号不需要这个环节,千方可以主动获得用户提交的需求,无论用户提交的是‘最近的快餐厅’还是‘@万达广场’之类的精准需求,千方都能第一时间告诉客户路径最短的目标内容,而在这个过程里,商家是守株待兔的角色。

    扫码是一个阵营,直达又是另一个阵营,已经是标准体系之争。谁最终控制了体系的标准,谁就是最大的收益者,也是最终的赢家。

    不能说直达号的开通会让芝麻开门和企鹅感到颤抖,但显而易见的是,千方入局之后,芝麻开门和企鹅注定不会平静。”

    千方对自己优势的把握,确实既精确又到位,看完了新闻,何方远暗暗佩服李颜红在沉稳保守的性格之中,又有一剑封喉的高明,必须承认,直达号概念的提出,确实会对芝麻开门和企鹅的布局,带来巨大的压力。

    甚至是致命的挑战。

    如果说直达号的出现,对大道至简的未来有什么影响的话,至少在目前何方远还不敢轻易得出一个结论,但可以预见的是,直达号的出现,必然会对目前三巨头之间的交手,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直达号未来的前景真如千方所期望的美好,那么凭借直达号重新改写三巨头的排名,也不是没有可能。

    忽然之间,何方远心中的天平向千方倾斜了几分,如果《逆袭》和千方合作,因为孔祥云的关系,可以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同时,如果再在直达号上重点推广的话,还可以第一时间占领手机端的市场。

    “我看看,我看看。”见何方远看完之后,半天没有说话,范记安就知道肯定是触动了何方远的大事件,他拿过surface急不可耐地看了起来。

    徐子棋和常辛儿也加入了。

    妙妙却对新闻没什么兴趣,她站了起来:“我随便走走,一会儿就回来,叔叔,你别乱跑,要不我回来找不到你,我会害怕的。”

    何方远笑着摆了摆手,他多大的人了还会乱跑?妙妙不乱跑就谢天谢地了。

    范记安几人的心思全在新闻之上,何方远也在思索未来的前景,谁也没有注意到妙妙说是随便走走,却绕了一个弯,悄悄上了二楼,来到了二楼的一个角落,坐在了一个戴着大大的墨镜的女孩前面。

    “嗨,我就不明白了,都互联网时代了,怎么还会有地下工作者?我一直在想,如果互联网时代提前几十年,当年的地下工作者肯定全得失业。你想呀,卫星定位、手机定位等等,你还想偷偷摸摸地搞什么地下工作,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发现。”妙妙才一坐下,就机关枪一样说了一大气话,“蓝姐姐,你可害惨我了,我跟着叔叔,不但被他指挥得团团转,还要听从他的安排拍片,大热的天拍戏,热得我差点没中暑。还好我身体素质好,又坚强,总算挺了过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要是让我爸知道了,他非得心疼死不可。”

    “妙妙,谢谢你当我的卧底。”坐在妙妙对面的女孩,尽管戴了一副遮住半边脸庞的墨镜,却掩饰不住她的清丽和脱俗,她双手捧了一大杯奶茶,嘻嘻一笑,“虽然你受了苦,但我觉得你比以前成熟多了,也多了优雅的味道,经历就是财富,加油,你一定可以脱胎换骨,远超连叔叔对你的期望。”

    “哼,我才不是为了让他对我高看一眼,我就是想磨练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不依靠别人的寄生虫。一个人只有自强不息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我不但要让爸爸对我刮目相看,我还要让全世界都欣赏我的才华。”妙妙一脸自得之色,笑得很开心很灿烂,“蓝姐姐,《逆袭》剧里有一个角色特别适合你演,如果你出演,肯定比现在这个演员演得好。”

    蓝妺对演戏不感兴趣,她只对何方远本人和他的事业有兴趣:“现在大道至简的财务状况怎么样?还需不需要资金?”

    妙妙歪头想了想:“上次的300万好像解了燃眉之急,现在《逆袭》进入后期制作了,最大的开支应该就是宣传费用了,不过由于是网络剧的原因,再加上叔叔想和千方或是企鹅合作,宣传费用可能也不需要多少,总之一句话,在我的陪伴下,叔叔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马上就会迎来春天了。”

    蓝妺微有失落之意:“可惜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我不能陪在他的身边。”

    “有我在,就相当于有你在了。”妙妙见蓝妺神情落寞,就劝导她,“蓝姐姐,你也别不开心了,你和叔叔的爱情,也算经历过考验了,我相信你们总有一天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他还有资金上面的压力,你记得告诉我,我来想办法。”蓝妺希望何方远的事业可以顺利,从商业的出发点考虑,她也希望她可以注资到大道至简,甚至控股,但从个人感情的因素出发,她更希望何方远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腾飞,这样何方远以后在爸爸面前,就可以昂首挺胸了。

    男人就应该有自强不息自力更生的斗志,尽管蓝妺也不希望何方远过于劳累,一开始她也不理解何方远的选择,现在她慢慢也认同了何方远所走的道路,并且希望何方远越走越远。

    当然了,万一何方远遇到了过不去的难关,她会在背后暗中帮助何方远,希望可以助何方远一臂之力。她不能如孔祥云一样可以和何方远并肩作战,但至少她可以安慰自己说,她一直和何方远在一起,从未离去。

    “不要了,如果叔叔有资金上面的压力,我想办法帮他解决就是了,就不用麻烦你了。”妙妙喝了一口奶茶,“蓝姐姐,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了叔叔,你会不会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