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密集交手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5016字

    “不会。”蓝妺云淡风轻地笑了,一点儿也没有担忧,“你喜欢他,我不意外,但我知道的是,他不会喜欢你。”

    “为什么呀?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儿魅力?我长得又不难看,凭什么叔叔就不会喜欢我?”妙妙噘起了嘴,一脸的不服气,“蓝姐姐,你不要太自信了。”

    “不是我太自信了,而是我太了解方远了,他不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蓝妺展颜一笑,笑容展现出自信的光彩,“如果他不爱我,他不会和爸爸定下一年的赌约。他既然和爸爸有了赌约,就肯定不会食言。妙妙,你现在天天见他和孔祥云在一起,你觉得他和孔祥云除了工作之外,有感情上的发展吗?”

    妙妙摇了摇头:“没有。”

    “他和孔祥云没有再旧情复燃,你说他会和你再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吗?肯定不会。”蓝妺坚信自己的判断。

    “可是……”妙妙被蓝妺的自信打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可是叔叔为什么不会喜欢我呢?”

    “因为,他是何方远。”蓝妺还没有回答妙妙的话,突然,妙妙的身后意外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话音一落,她就出现在了蓝妺和妙妙的面前,“蓝妺,我可以坐下吗?”

    “啊?”蓝妺大吃一惊,“梅荏苒……”

    “是我。”梅荏苒淡淡一笑,自顾自地坐在了妙妙的旁边,“我说几句话就走。”

    “你是谁?”妙妙不认识梅荏苒,不过她却被梅荏苒素雅的相貌吸引了,“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就像一朵向阳花。”

    “谢谢。”梅荏苒冲妙妙点了点头,“我叫梅荏苒,是何方远的前同事,也是他的前女友。”

    “前女友?”妙妙张大了嘴巴,又看了看蓝妺,“啊,蓝姐姐,原来你撬了梅姐姐的墙角?”

    “不是,你别误会蓝妺,我和何方远分手,是我的个人原因,和蓝妺无关。”梅荏苒冲蓝妺笑了笑,她比以前稍微清瘦了几分,不过精神倒是不错,显然已经走出了过去的阴影,“蓝妺,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方远最爱的人还是你,请你一定珍惜他的情义。我也祝福你们天长地久。你比我更有勇气挑战来自家庭的压力,和你相比,我太软弱太无力了,你最终赢得了方远,是你自己应得的幸福,真的,希望你以后用一生的时间来收留方远的爱。”

    “谢谢你荏苒。”蓝妺感动了,“你现在在做什么?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到我爸的公司工作。”

    “不用了,我现在很好,正在周游世界,另外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认识了一个志同道合的驴友,他是加拿大人,也许有一天我会嫁给他。”梅荏苒站了起来,一拢头发,挥手向蓝妺告别,“记住我的微信号,等你和方远结婚的时候,一定告诉我,我要出席你们的婚礼,当面送上我的祝福。”

    “等等。”蓝妺叫住了梅荏苒,“方远就在楼下,你……你不想见见他?”

    “不用了,相见不如怀念,或者是,不相见也不怀念。”梅荏苒摆了摆手,云淡风轻地笑道,“我只需要远远地看他一眼就够了。”

    话一说完,飘然而去,只留下一个窈窕的背影。

    虽然近在咫尺,但楼上发生的一切,楼下几人一无所知。看完了新闻之后,范记安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哈哈一笑说道:“好消息,好消息呀何哥,三巨头的大战,越来越激烈了。你来说说,照这样下去,三巨头的战火什么时候会烧到影视上?”

    “应该也快了。”何方远也舒展了一下筋骨,“其实直达号的布局,不是针对某一个特定行业的布局,而是针对全部行业的布局,直达号是一个网,会网住所有的线下行业,包括影视。既然千方选在芝麻开门上市前夕公布直达号,明显有要向芝麻开门和企鹅叫板的意思,那么企鹅肯定也会积极回应,芝麻开门是顾不上了,现在对芝麻开门来说,天大地大,上市最大。如果不出我的意外,在芝麻开门上市之前,企鹅的互动娱乐战略会再落一枚棋子——影视。”

    “说来说去,到底我们的第一部网络剧花落谁家?”徐子棋问道。

    “你倾向哪一家?”范记安反问徐子棋。

    “千方。”徐子棋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千方优势更大,资源更多,而且在搜索的优势上更大。再加上祥云姐的关系,千方是不二的选择。你肯定是赞同企鹅了,是吧记安?”

    “你错了,我也倾向于千方。现在只有一个人还有犹豫不决,就是何哥。”范记安嘿嘿一笑,“何哥在感情上因为三剑客的原因,更向企鹅靠拢,但现在和企鹅沟通的渠道不畅通,否则何哥早就拍板要把《逆袭》放到企鹅视频上了。”

    范记安说的是实话,正说中了何方远的心事,何方远确实在感情因素上更倾向于企鹅,同时他个人认为企鹅的互动娱乐包括影视,更有发展前景,而且步子也会迈得更大,但在他尝试和企鹅视频方面沟通了几次之后,对方虽然有意向,但给出的条件不是很好,又没有表现出强烈地进一步深谈的兴趣,就让他左右为难。

    以目前的势头来看,千方由于有搜索方面的优势,在互联网视频之上,优势比较明显。但也不排除企鹅后来者居上的可能,主要也是何方远更看好企鹅在影视之上的前景,他等不及千方在影视方面再扮演跟随者的角色了。

    千方在每一个行业上的布局总是慢上半拍甚至一拍,但现在是时不我待的互联网时代,千方还有足够的时间,何方远却没有,所以尽管和企鹅沟通的渠道不是那么畅通,何方远还是想等上一等试上一试,愿意和企鹅深度合作。

    “我也看好和企鹅视频的合作。”妙妙的声音从范记安身后响起,她路过范记安身后的时候,一拍范记安的肩膀,“企鹅有魄力,也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企鹅合作,会比和千方合作,更有前景,我坚定地支持叔叔。”

    范记安翻了翻白眼,很是不满妙妙拍他的肩膀,他嘿嘿一笑说道:“既然现在是股东大会,虽然何哥是董事长,但也得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到底是和企鹅还是千方合作,投票决定吧。”

    “我拥有控股权,可以直接拍板决定。”何方远耍赖了,哈哈一笑,“不要投票了,这样吧,打个赌……”

    “什么赌?赌注又是什么?我最喜欢打赌了。”范记安立刻摩拳擦掌了。

    “如果企鹅在芝麻开门上市之前宣布成立了企鹅影业,《逆袭》就选择首发在企鹅视频,如果没有,就首发千方视频。”何方远抛出了赌局,“怎么样,现在离芝麻开门上市也没多久了,相信企鹅应该快有动作了。”

    “行吧,没问题,赌就赌。问题是,如果输了,输什么?”范记安还惦记他的surface3,上次和徐子棋打赌,到现在还没有分出输赢,所以他就又打起了何方远的主意,“如果企鹅影业在芝麻开门上市之前没有宣布成立,何哥,你不但得和千方合作,还得输我一台surface3,怎么样?surface3正好也快上市了。当然了,如果我输了,我送你一台surface3,怎么样?”

    “一言为定。”何方远哈哈大笑,“你既然这么喜欢surface3,赶紧自己买一台得了,总等着别人送,这也太被动了,人生一被动,心情就沉重呀。”

    “自己买多没高度,别人送才有风度,不买,坚决不能自己买,等别人送。”范记安嘿嘿直笑,搓了搓手,“子棋还欠我一台surface3,如果我再赢了何哥,就有两台了,哈哈,人生多幸福。”

    “现在虽然何哥没有明确要娶谁,但也不是说一定会娶蓝妺,在何哥和蓝妺大婚之前,我就不算输,所以,我不欠你surface3,至少现在不欠。”徐子棋哼了一声,很不服气,“你先别急着下结论,说不定我最后赢了你,何哥也赢了你,这样,你不是拥有两台surface3,而是欠了两台surface3,就是人生多痛苦了。”

    “不可能!我不可能两个赌局全输,我人品没那么差。”范记安硬撑着为自己打气。

    徐子棋小眼一眯,得意地笑了:“据说积累人品最好的方法就是买单,来,记安,赶紧的,别客气,把单买了。”

    众人哈哈大笑。

    妙妙也笑,不过她笑得有些神不守舍,她望了远处,见蓝妺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心想要不要告诉叔叔梅荏苒来过了?

    还是不要了,如果告诉叔叔梅荏苒来过了,在他的追问下,她说不定一不小就会说漏嘴,说到了蓝妺,然后再问下去,也许她又忍不住说出了全部真相,到时可就不好玩了。

    好吧,先不说了,这样才好玩,妙妙又偷偷地笑了。

    何方远一行几人刚回到公司,孔祥云就回来了,她最近忙得脚不离地,明显瘦了几分,一进门就喊口渴。

    “范记安,快给我倒一杯凉白开。”

    “来了,祥云姐。”范记安麻利地送上一杯水,“给祥云姐请安了,祥云姐吉祥。”

    “一边儿去,少贫。”孔祥云嫣然一笑,接过水很不淑女地一饮而尽,“你们喝了一下午茶,我是谈了一下判,不公平,太不公平,方远,回头让妙妙当我助理算了,我一个人有时还真是应付不过来。”

    “好呀好呀,我没问题。”妙妙最近闲得发慌,一听就跳了起来。

    何方远没接孔祥云的话,直接问到了问题的关键:“谈得怎样?”

    “当然好了,我出马,肯定手到擒来。”孔祥云坐在了何方远的椅子上,拿起何方远的笔转动了几下,“只要我们认可千方给出的条件,只要何总一点头,就可以签约了。”

    “什么条件?”何方远心思动摇了,与其去无望地等候企鹅方面的积极回应,还不如先拿到眼前的利益,以现在公司的财力,别说可以有资本开发一部新剧了,就连正常的运转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万一等来等去,最后还是没有等来企鹅方面的积极回应,而千方给出的优厚条件也过期不候了,不就是两头踩空了?一瞬间,何方远甚至要做出决定了。

    “条件还不错,搜索引擎重点推荐、流量导入、广告支持,据乐观估计,如果前五集的效果达到了预期的话,就可以完全收回成本,然后后十集就全是收益了。千方方面的要求是,独家一年。”孔祥云将笔递给了何方远,暗示何方远赶紧签字拍板,“你还犹豫什么?这么好的条件是我通过艰难的谈判才争取到的,别人想也别想。也就是我在千方有人情加分,否则搜索引擎重点推荐的条件,非得独家两年才行。”

    “独家一年还是太长了,如果是半年的话,我就不会犹豫了。”何方远接了笔,又放了回去,“我的意见是,再等等,企鹅方面一直没有明确答复,我相信以企鹅的眼光,不会对《逆袭》不感兴趣。”

    孔祥云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还要等多久?再等下去,公司就没钱维持了。”

    “至少再坚持半年没问题。”何方远微微一笑,拿出了两张银行卡,“里面一共70万,只维持日常的运转,别说半年了,估计一年也问题不大。”

    “是问题不大,主要是我们这些人不但只干活不拿工资……”范记安痛苦地摇了摇头,“而且还自掏腰包为公司筹钱,这得是多么伟大的奉献精神。”

    孔祥云听出了什么,拿起了银行卡看了看:“范记安和徐子棋也入股了?好事呀,好事,我的股份又被稀释了吧?好吧,既然方远你还是想再等等看,我就答复千方,让对方再容我们考虑一段时间。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到时候如果企鹅方面不给好条件,千方这边也黄了,别怪我就行。”

    “不怪你,绝对不怪你。如果真的失败了,要怪也得怪乔国界。”何方远见孔祥云无条件支持他的决定,心中大慰,也有几分感动,毕竟这是一件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盘皆输,现在大道至简还是一家弱不禁风的小公司,和千方、企鹅根本没有平等对话的资格,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激发千方和企鹅对《逆袭》的竞价。

    只有《逆袭》成功了,千方和企鹅才会看好大道至简的发展前景,才会愿意为大道至简出高价。

    “关乔国界什么事?”范记安不解地问道。

    “我是在学他的商业策略,如果不成功,不怪他怪谁?”何方远哈哈一笑,“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也怪不了他,他在包装炒作兴众期望卖出高价的策略之上,也没有获得想要的成功。虽然现在兴众在炒作中,售价已经高达100亿美元,但有价无市也是没用。”

    “何哥,我严重怀疑你在这件事情上有私心……”范记安眼睛一转,犯贱的毛病又发作了,“你其实不是在等企鹅的积极回应,而是想拖死大道至简,这样等一年期到期后,你就可以让蓝成器全盘收购了大道至简,然后你又可以娶了蓝妺,人财两得……”

    “滚远点儿!”何方远笑骂,“大道至简成功了,我也是人财两得,为什么非要坐等失败?犯贱,赶紧去订明天去深圳的机票,你和我一起去深圳,求见小马哥,最后试试运气。”

    “这个主意好,马上订票。”范记安乐了,“不过我估计你见不到小马哥,小马哥不是谁想见就可以见到的,就当是深圳一日游也行。”

    范记安话太多,就连徐子棋也听不下去了,他一把推开范记安:“行了,别耍嘴皮子功夫了,如果你机会站在小马哥面前,犯贱,请一定管好你的嘴。”

    何方远想去深圳求见小马哥,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有想法,现在基本上和千方谈妥了,时机成熟了,他决定试上一试,不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飞机降落在宝安机场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何方远和范记安出了机场,坐上了去市区的大巴。上车后,何方远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上网查看新闻。

    一则突如其来的消息映入了眼帘,顿时让何方远为之一惊,超级土豪的组合这么快就成立了,比他预期中要快了不少,看来,三巨头之间的战争随着芝麻开门的即将上市,以及各自布局的展开,而进入了密集交手期。

    超级土豪是一个三方组合,分别是企鹅、千方和万达,三家联手成立了一家电商公司,简称企千万。而三家公司联合成立的公司又是电商公司,不用想,目标所指之处,赫然是芝麻开门的大马哥。

    于是,就有人称之为企千万赛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