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碰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4867字

    本来消息几天前就开始有风声传出,何方远还以为还会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正式公布,没想到,在千方刚刚公布了直达号向芝麻开门和企鹅不宣而战之后,千方却又和企鹅联合,再加上一个房地产企业万达,成立了一个强强联手的超级土豪电商公司,本来只是芝麻开门、企鹅和千方的三巨头大战,突然之间又加入了一个万达,戏,就更有得好看了。

    没错,或许有人不会相信,和IT业风马牛不相及的万达、一直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万达,怎么就和企鹅、千方并列或者说搞到一起,但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消息却是正式公布了。

    消息是——万达今天与千方、企鹅共同宣布成立电商公司,全力发展O2O电商业务。据了解,三家公司对万达电商的首期投资额高达50亿人民币,其中万达持股70%,企鹅和千方各持股15%。

    而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显示,中国最新富豪排行榜的名次有变,现在排名第一的是马匀,第二是马化龙,第三是李颜红,第四是万达的掌门人王健林。排名后四的马化龙、李颜红和王健林,名下公司分别是企鹅、千方和万达,合在一起不是企千万又是什么?

    而企千万的联合,成立的是一家电商——万达电商,而且投资高达50亿人民币。联想到目前电商的龙头老大正是马匀,排名后四的三家联合起来成立一家和排名第一的马匀的核心资产相同的电商公司,尽管企千万三家都对此举是否针对马匀讳莫如深,但谁都知道企千万的枪口所指之处,必然是高居第一宝座的马匀。

    早晚,企千万想要在电商市场站稳脚步,必然要和马匀有正面一战,企千万赛马,就此拉开了巨大的帷幕。

    好吧,何方远开始琢磨了,本着爱护被人联手欺负的马匀的角度出发,超级电商公司的成立,真的会是马匀的末日吗?他对马匀一向大有好感,并且认定马匀的芝麻开门会比企鹅和千方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曾经企鹅拍拍没有动摇芝麻开门的根基,千方商城没有触动马匀的神经,现在企鹅和千方不但破天荒地联手了,还拉上了地产行业的王者万达,如此重量级组合,来势汹汹,明显是要将马匀拉下电商宝座的架势。

    马匀还有招架之力还手之功吗?

    先不说马匀到底是末日来临,还是会安然无事,先说说企千万联合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

    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此前在上半年工作报告中透露,未来将把集团所有的网上资源交给电商公司。他要求万达电商研发一种便捷的“一卡通”,可以在全国万达广场、酒店、度假区消费,购房通用,能够消费还能有折扣、积分、抽奖、增值服务等。

    他还表示,万达电商的核心工作是用3年左右时间找到盈利模式,即使不盈利,也要让我看到盈利方向。谈及投资方,王健林表示,“除了确定投资方外,还有很多企业排队,愿意出高价参股,但我们决定先把万达电商做起来再说。”

    万达电商既然拉上了企鹅和千方,摆出了志在必得的态势,必然会有几大杀手锏,否则失败了,不管是万达还是企鹅或是千方,面儿上都过不去。

    那么说,马匀的末日真的来临了吗?也未必。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芝麻开门就已经入股了泰银,成为了泰银的二股东。最近几个月,芝麻开门一直在密谋筹划一家O2O开放平台,也就是说,芝麻开门手中已经拥有了回应企千万挑战的筹码,而芝麻开门跟泰银因为股份上的利益是真正的一家人,一家人办事,更容易达成共识,更容易一个声音说话,比起松散的企千万组合,显然有威力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芝麻开门和泰银的合作更多布局在商超、百货零售,而万达拥有的不仅仅是商超,还有商业地产、酒店、度假村和影院,覆盖范围更广,再如果企千万的组合可以将O2O模式探索出来,对于芝麻开门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为生活服务类一直是芝麻开门的软肋。

    不管怎样,超级土豪公司企千万的成立,意味在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线下公司加入到三巨头的大战之中,对大道至简来说,也算是一个利好消息,企千万的成立,说明企鹅和千方对线下公司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了。

    “何哥,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的眼光了。”范记安看完了新闻,由衷的感慨,“不是拍马屁,是真话心。你看最近三巨头之间的交手多密集,早晚会在影视行业也上演一场争夺大战,说不定会超过当时对立化的争夺战。”

    “我估计比对立化的争夺战激烈多了。”何方远点了点头,对范记安的奉承没有任何回应,“在三剑客分裂立化之前,芝麻开门、千方和企鹅都对立化开过价,而且价格不算低,但乔董当时要价太高,超出了市值预期太多,结果一个个潜在的买家都被乔董推开了,最后才造成了立化分裂的局面。如果当时乔董要价不那么高,立化肯定会卖给三巨头其中的一家。”

    “我明白了,总算明白了。”范记安嘻嘻哈哈地笑了,“何哥,敢情你是想将大道至简做出成绩,然后转手卖给企鹅、千方或是芝麻开门的其中一家呀。高,实在是高。我猜猜,何哥,你想卖多少钱,两千万还是一个亿?”

    何方远含蓄地一笑:“到底能卖多少钱,我说了不算,千方说了也不算,最后还得市场说了算。但现在影视业的市场还不成熟,也就是说,价格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造成意外惊喜。”

    “明白,明白。”范记安笑得很灿烂,心花怒放,“投资几百万,一转手卖出几千万甚至是一个亿,几十上百倍的回报,何哥,还是你厉害呀。要是还干互联网版权产业这一行,表面上有几个亿的投资,很风光,其实还是在为别人打工。但在大道至简就不同了,虽是小公司,却是自己的公司,转手一卖,也是自己的钱。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大道至简卖了后,我们怎么办?不可能拿着一笔钱就退休养养老吧?再说这点钱也不够一辈子花的呀?”

    “想太多了吧你?”何方远笑了笑,又一本正经地说道,“在没有卖出公司之前,不,在没有和小马哥面谈之前,一切都是浮云。”

    说话间,汽车驶入了深圳市区。

    下了车,何方远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打给了海山。

    “方远,我只能帮你引荐到董事长办公室,至于小马哥是不是见你,我也无能为力了。”海山实话实说,在何方远面前,他向来有一说一,“所以你能不能成功地求见小马哥,只能看你自己的运气了。祝你好运。”

    “谢谢海老大。”何方远真心感谢海山,海山确实帮了他的大忙,有过上一次在他和蓝妺跟在小马哥身后演讲的经历,他相信只要他的名字传到了小马哥的耳中,小马哥就会见他一面。

    放下海山电话,何方远就打到了马化龙的董事长办公室,接电话的正是海山的联络人高红超。

    高红超是董事长办公室的副主任,她和海山的关系不错,接到何方远的电话,她很客气地说道:“方远,你先别急,等一下Pony来公司的时候,我会含蓄地向他提一下,你等我电话。”

    “好,谢谢红超。”何方远没有称呼高红超职务,而是直呼其名,因为之前海山向他透露过高红超为人直爽,说话直来直去最好。

    小马哥是外界对马化龙的戏称,企鹅内部都称呼马化龙为Pony。

    既然要等高红超电话,现在就无事可做了,范记安提议:“就在企鹅总部附近转上一转,等高红超电话一到,我们马上就能上楼。”

    “守株待兔?不行,守株待兔不是我的风格。”何方远想起了之前和孔祥云讨论过三巨头的座驾问题,心中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走,去企鹅总部的地下停车场。”

    “干什么?”范记安瞪大了眼睛,吓了一跳,“要偷车?何哥,偷车这种工作,既没有技术含量,又没有前途,你可千万别误入歧途呀!”

    “一边儿去。”何方远踢了范记安一脚,“要偷也是你去偷,我顶多管放风。”

    “天地良心,我是偷车的人吗?要偷也得偷飞机。”范记安翻了翻白眼,一边贱笑,一边跟随何方远来到了企鹅总部,然后绕过保安,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企鹅总部的地下停车场和大部分地下停车场没什么区别,放眼望去,全是各式汽车,范记安挠了挠头:“有两个麻烦,一是我们不知道小马哥的专车是哪一辆,二是不知道小马哥的专属车位在哪里,就算小马哥的车现在下来,我们也不认识。”

    “直接在入口等就行了。”何方远神秘地笑了笑,“小马哥的专车一出现,我就会知道。”

    “你怎么可能知道?”范记安不信。

    “天机不可泄露。”何方远呵呵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双手抱肩,靠在了停车场入口的一根柱子上,闭目养神。

    “得,服了,大老远从北京跑来深圳,却躲在企鹅的地下停车场睡觉,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也会是一段佳话……”范记安一边一说,一边索性拿出一本书放在地上,坐了下来,“我坐着睡觉,总比你站着睡觉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驶入地下停车场的汽车无数,范记安数了数,足足有几十辆之多,何方远却好像真的睡觉了,没有任何反应,他见天色渐渐黑了,心中焦急,推了推何方远:“何哥,天都黑了,又没电话打来,又没见到小马哥,没准这一次真的白来了。”

    何方远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一扫正驶入停车场的一辆车,面露喜色:“记安,来了,能不能让小马哥从车上下来,就全看你了。”

    “来了,真来了?”范记安一时惊喜,抬头一看,一辆沃尔沃S80缓缓驶入了停车场,他不由一脸沮丧,“沃尔沃?怎么可能?小马哥怎么会坐沃尔沃?以他的身家,最少也得是千万以上的豪车才配他的身份。”

    “这就是你错了,互联网新贵和传统商人不一样,他们追求个性,不太讲究品牌和奢华。沃尔沃新款XC90即将上市,起价80多万,听说李颜红也预订了一台限量版。”何方远说话间,一把抓住了范记安的胳膊,用力朝前一推,“记安,关键时刻,拿出你犯贱的本色,为大道至简碰一个价值不菲的瓷。”

    “啊?碰瓷呀,碰瓷我可不会,何哥你别害我……”范记安一边说,一边借何方远推他一把的力道,顺势朝前一扑,摔倒在了S80的必经之路,不管是摔倒的姿势还是夸张的表情,都十分到位,显示出高超的炉火纯青的碰瓷艺术。

    对,如果说一般人碰瓷就是很没技术含量的诈骗,而范记安的碰瓷显然已经上升到了表演艺术的高度。

    由于是地下停车场,驶入的车辆速度都不快,范记安突然摔倒,S80迅速刹车,尽管速度不快,但由于范记安表演得太过投入,距离过近,S80踩死了刹车,才堪堪在距离范记安两米之外停住。

    范记安吓出了一身冷汗,躺在地上还幽怨地回敬了何方远一个我为公司出生入死你得还我荣华富贵的眼神,何方远悄然一笑,没理他,目光落在了车窗之上。

    车窗贴了很深的膜,看不清里面坐的是谁,不过何方远坚信他的判断没错,车内的人,必是小马哥无疑。

    S80停下之后,或许是受了惊吓,过了一会儿司机才从车上下来,他跑到范记安面前,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着?”

    “哎呦!”范记安在地上躺了半天,正在计算他这一摔何方远会怎么请他吃大餐,想了半天才见到司机下来,不由怒了,“你以为你爹是李刚呀,撞人了还不赶紧看看撞死没有,万一真的撞死了人,你爹是金刚也不管用。”

    “是,是,是我不对。”司机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长相很面善,打扮很绅士,谈吐很有礼貌,“先生,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钢筋铁骨,别说你开的是沃尔沃,就是坦克,也撞不坏我。”范记安翻身坐了地来,拍了拍身上了土,“这样吧,你向我道歉,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对不起,先生,请您原谅我的冒失。”司机不愧为企鹅的司机,很有修养,朝范记安深鞠一躬,“如果您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请拨打我的电话。”

    说话间,司机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范记安却不接名片,朝车里望了一眼:“不对吧,只有你道歉,车内的人连车也不下,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不行,车里的人都得下来给我道歉,否则,这事儿没完。”

    司机一脸为难:“这……先生,这是我的过错,和别人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如果车撞了我,坐在车上的人的体重也增加了车的重量,等于是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撞了我。”论狡辩范记安自称第二,通常情况下没人敢在他面前自称第一,“虽然没撞住我,但如果车上没有人,刹车距离肯定会缩短很多。正是因为车上的人太重了,导致刹车距离过长,车头距离我的脑袋过近,才让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何方远忍不住了,一步迈了出来,来到司机面前:“你好,我叫何方远,他叫范记安,我们从北京来,有一件关系到企鹅和芝麻开门、千方到底谁是未来互联网王者的论点要和小马哥谈一谈,希望小马哥可以当面听听我的想法。还有,我曾经是立化中文网的总经理,现在跳出了立化,上次在黄浦江边上,曾经和小马哥有过半面之缘……”

    何方远话未说完,S80的左后门被打开了,一人从车上下来,他一头浓发,戴一副金丝眼镜,笑得很温和很友好:“何方远是吧?我知道你,到我的办公室等我,我等下上去。”

    不是别人,正是让无数人向往并且想见他一面而不得其门而入的三巨头之一的马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