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一个奇迹的诞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5073字

    范记安一夜未睡,依然兴奋得没有丝毫睡意,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奇迹的诞生,一点点看着《逆袭》的播放次数如潮水般上涨,直到突破一亿大关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数字不会骗人,他的第一个念头,我去,一个成立了半年的公司,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用几个月的时间创立了一个亿的产值,换了以前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是时时刻刻都会创造奇迹的时代。

    他的第二个念头是,我X,真是亏大了,当时要是多投入10万,现在就是100万了,升值10倍。问题是,现在芝麻开门上市的效应还没有完全显示出威力,等芝麻开门成功上市之后,《逆袭》的播放次数不一定会达到一个什么惊人的数字。

    而一旦芝麻开门上市之后,如果股价大涨,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逆袭》还会成为热议的话题,也就是说,芝麻开门的东风,还可以再借一两个月甚至几个月。

    天啊,到时《逆袭》真的上演了惊天的逆袭,创造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

    范记安的第三个念头是,何哥太牛叉了,这一步真是走对了,如果从事的是互联网版权产业事业,现在还在艰难的创业阶段,也不知道还有几年才能看到曙光,但现在曙光已经照耀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果然是大道至简,成就大事的方法往往很简单,真正的高手,从来不是靠积累致富,而是靠资本运作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

    如果说马匀在美国打了一场上市大战,那么借马匀的东风,何哥在国内也打了一场小规模的商战,现在芝麻开门上市的开盘价还没有出来,何哥的战争已经获胜了。

    “淡定,淡定。”由于已经知道了结果,何方远平静地笑道,“胜利,才刚刚开始,先不要庆贺了,你们都去睡觉吧。好好睡上一大觉,等芝麻开门上市成功之后,再庆贺我们的胜利也不迟。”

    “芝麻开门的成功上市,和庆贺我们的胜利,又有什么关系?”范记安被何方远的跳跃思维弄迷糊了。

    “芝麻开门成功上市后,会一夜之间造就无数名千万富翁,然后我们可以根据这个话题,修改我们的部分剧情,来制造话题。”何方远哈哈一笑,说出了他的又一伏笔,“你忘了在《逆袭》拍摄过程中,我曾经在中途修改过剧本,额外增加了几集内容,当时你还嫌我乱花钱,不知道节省……”

    “啊……”范记安一下想了起来,顿时跳了起来,“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增加的内容是主人公和萧佐去求见大马哥,没有成功,结果主人公被几名记者误认为是大马哥,要采访他。主人公将错就错,假装大马哥发表了对芝麻开门上市之后的预测。我当时没想那么长远,觉得这个情节太无厘头了,现在一想,我去,太他娘的有创意了。”

    “有创意就有创意,说什么脏话。”何方远哈哈一笑,“去睡吧,睡醒之后联系企鹅视频方面,加快播放进度,赶在芝麻开门上市之后,播放出来。”

    “何哥……”范记安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I服了YOU。”

    原以为结束了和范记安的电话,可以清静一会儿,何方远才打开电脑,想要亲眼见证一下奇迹时刻,不料还没有打开网页,电话又响了。

    “方远,我听身边的人都在热议《逆袭》,又听说《逆袭》的策划制作公司是大道至简,而大道至简的创始人是何方远,我才知道,原来是你创造了奇迹,不,应该说,原来还是你创造了奇迹。”

    原来是梅长河,何方远眼前顿时浮现出梅荏苒清秀的邻家小妹的面容,不由暗暗叹息一声,曾以为他会和梅荏苒一起打一片江山,没想到到最后,却是和孔祥云。

    “没想到惊动了梅伯伯,呵呵,梅伯伯过奖了,我只是顺应了潮流而已。”

    “古往今来,每一个顺应潮流的人,都是英雄豪杰。”梅长河无限感慨,“方远,我很遗憾没能和你合作,更遗憾你和荏苒的事情。”

    人生就是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单行道,过去的事情,真的无法再重回了,挂断了梅长河的电话,何方远的心情莫名沉重了几分。

    网页打开了,《逆袭》的播放次数上升的势头减缓了不少,主要是现在都将注意力投到了芝麻开门的开盘之上,不过即使如此,《逆袭》的播放次数也突破了一亿一千万人次。何方远关了电脑,准备也关了手机,想一个人静一静,不料叮咚一声,收到了一条短信。

    发信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为你自豪!”

    会是谁呢?是梅荏苒还是蓝妺?何方远愣了一会儿,摇头笑了笑,然后关了手机,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几个小时后,芝麻开门在美国成功上市,IPO发行价68美元,而当天开盘价达到92.7美元,对应市值2285亿美元,芝麻开门成为仅次于苹果、谷歌和微软的全球第四大高科技公司以及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也是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马匀的个人财富也高达220亿美元,成为中国首富。同时,有上万名持有芝麻开门的芝麻开门员工,人均财富达到了2000多万人民币,等于是芝麻开门的上市,不但让马匀的财富比去年一举增加5倍并且成功问鼎中国首富的宝座,并且还批量制造了一万多名千万富翁!

    芝麻开门的成功,不但轰动了中国,也轰动了整个世界。

    一时之间,芝麻开门不仅仅成为互联网的热潮,也成为所有媒体的热潮,在铺天盖地几乎席卷一切视线的热潮之中,《逆袭》的光芒被彻底掩盖了。

    但谁都清楚一个事实,《逆袭》正在沉默中等待一个机会的来临,等芝麻开门上市的热潮退潮之后,关于芝麻开门其他的话题,会成为新的热点,而在所有的热点之中,《逆袭》是唯一的以网络剧形式呈现的亮点。

    果然,在沉寂了大概一周之后,不少媒体在热炒芝麻开门上市的前后种种轶闻和边角料到了炒无可炒的地步之时,忽然有人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发现了《逆袭》的存在,于是,新一轮的热点就落在了《逆袭》身上,无数话题无数讨论无数曝光,让《逆袭》第一次成为热点的主角。

    两亿!

    三亿!

    《逆袭》的播放次数一次又一次刷新了纪录,成为网络剧史上最成功的一部,同时,大道至简及其创始人何方远,也被敏感的新闻媒体挖掘出来,再深入调查之后赫然发现,何方远居然是上一次立化分裂事件的主角,于是,媒体似乎找到了又一个新闻热点,蜂拥而上,想要采访何方远。

    何方远却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低调得如同一个久经商场的老者,躲避所有的闪光灯和话筒,藏身在所有媒体都找不到的角落。

    媒体找不到何方远本人,就只好采访何方远身边的人,孔祥云、范记安和徐子棋都成了采访对象。孔祥云还好,该说的话才说,不该说的话,一句也不说。徐子棋也是,面对镜头时微有腼腆和害羞,只有范记安,颇有人来疯的架势,记者越多,他越兴奋,话也越多,大嘴巴说出了许多轶事趣事。

    何方远的名字,在继马匀之后,一时之间成为媒体的宠儿,被许多媒体放大夸大,称他为下一个创造奇迹的人物,更有媒体声称,若干年后如果中国会有一个超越芝麻开门的巨头,那么这个巨头的背后,肯定有何方远的影子。

    对于媒体各种捕风捉影或是夸大其词的报道,何方远一律不予回应,此时的他,既没有在加勒比海度假,也没有享受爱情和悠闲惬意的生活,而是躲在北京的一家公寓里,接一个人的电话。

    谁的电话?

    乔国界。

    “马化龙开的是什么条件?”乔国界亲自打电话给何方远,是想收购何方远的公司,不过当他得知何方远和马化龙有对赌协议时,就知道怕是抢不过财大气粗的企鹅了,但他还是想知道马化龙到底为何方远开出了什么条件。

    “3亿现金,百分之百收购,另外我和孔祥云分别担任企鹅影业的副总裁,同时我还兼任大道至简的CEO。”何方远只是简单一说,范记安和徐子棋也各有安排,他没有对乔国界提及。

    马化龙还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横扫一切的气势,乔国界暗叹一声,知道他是没有机会让何方远回归兴众了,不过他不能让马化龙太容易就得手了,总要出一些难题才行,也算何方远和他相识一场,他送何方远一程:“这样方远,我出4亿收购大道至简,其余条件和企鹅一样。”

    何方远清楚以兴众的实力,拿出4亿不是问题,问题是,兴众现在没有影视公司,他就知道乔国界是想送他一个顺水人情,就真诚地说道:“谢谢乔董。”

    “不谢。”乔国界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然后他又拿起电话,拨通了李丛林的号码,“丛林,放风出去,兴众有意百分之百收购大道至简,出价4亿。再打一副感情牌,说是何方远和兴众有感情基础,对于兴众抛出的橄榄枝,何方远动心了。”

    李丛林跟了乔国界多年,立刻就听出了乔国界的言外之意,当即说道:“好的,马上办。”

    第二天,关于兴众有意收购大道至简的消息,就充斥了互联网的各个页面。消息除了透露了兴众的收购报价之外,还强调了何方远和兴众的渊源。

    “方远,进入第二阶段了?”见到消息后,孔祥云喜不自禁,她款款来到何方远面前,坐在了何方远的办公桌上,“李颜红对大道至简也很感兴趣,不过他的报价低了一点,要不要造造势?”

    何方远会心地一笑:“你说呢?”

    “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孔祥云笑盈盈地问道,伸出了五根手指在何方远面前晃了一晃,“是不是这个数?”

    “多多益善。”何方远嘿嘿一笑,倒不是他贪心,大道至简的火爆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期,随行就市,售价水涨船高也是常事。

    “要我说,如果能到一把手,就卖了吧。”孔祥云敲了何方远的脑袋一下,“以你持股百分之五十五计算,你将会拥有2.75亿现金!”

    何方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2.75亿,得数坏多少台点钞机呀。”

    “土鳖。”孔祥云哈哈一笑。

    一天后,又一则消息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千方也加入到了竞价大道至简的队伍之中,千方开价4.5亿。

    各方的竞相出价,不但抬高了大道至简的估值,也让《逆袭》进一步走红,很快,《逆袭》就突破了四亿大关。

    创造了历史!

    金秋的北京,是北京最美的季节,秋高气爽,天高云淡,何方远一行数人,在后海游玩。在美女如织的人群之中,范记安不顾付瓜瓜在场,眼睛不停地扫描各种美女。

    徐子棋比范记安老实多了,只陪着常辛儿小声说话,二人已经约定元旦结婚了,现在进入了实质性操作阶段,现在的他,眼里只有常辛儿一个人。

    人逢喜事精神爽,徐子棋现在也是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了,身为一个草根,一跃成为千万富翁的感觉实在是爽,而且还不是纸上富贵,一旦大道至简卖出,就是实打实的现金。

    孔祥云也是喜笑颜开,金秋是收获的季节,大道至简的成功,让她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让她看到了更美好的未来,更让她庆幸当初选择和何方远合作,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一行数人走累了,准备划船,一共7个人,要两条船,范记安、付瓜瓜和徐子棋、常辛儿一条船,何方远、孔祥云和妙妙一条船,范记安四人先行一步,划船走了,何方远让孔祥云和妙妙先上船,等二人坐稳之后,刚要上船时,然后后面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请问,船上还有位置吗?”

    这声音那么陌生又这么熟悉,何方远一下愣在了当场,没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发现背后的人不是他期待中的人,会大失所望。

    “我有一张船票,不知道是不是过期了……”声音再次响起,随后,一只手落在了何方远的肩膀之上。

    船上的孔祥云和妙妙都惊呆了。

    何方远缓缓地回头,身后,站着一个一身蓝色风衣、亭亭玉立犹如一朵蓝莲花的女孩,她粉嫩的脸上,三分不甘三分委屈四分喜悦。

    不是蓝妺又能是谁!

    数月不见,蓝妺清瘦了几分,让她本来多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的标准身材,微显苗条。脸颊之上的清秀之中,增添了少许的憔悴之意。曾经欢喜跳跃的眼神,此时也是多了雾朦朦的一层水汽。表情宜喜宜嗔,嘴唇颤动,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方远……”努力了半晌,蓝妺终于喊出了何方远的名字,一语双泪流,除了两行热泪之外,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蓝妺……”何方远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和蓝妺见面,他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心一把把蓝妺抱入怀中,又怕太唐突了,就未免有几分不知所措。

    妙妙从船上跳了下来,来到了蓝妺的身后,二话不说一把将蓝妺推入了何方远的怀中:“有人说,一醉解千愁,要我说,一抱解相思。不管经历了多少分离,不管经受了多少思念,抱一抱吧,一抱,就又两情相悦了。”

    被妙妙一推,蓝妺顺势扑入了何方远的怀中,喜极而泣:“方远,方远……”

    “小妺……”何方远的眼圈也红了,紧紧抱住了蓝妺,“让你受委屈了。”

    好男人就应当先承受应该承受的苦难和责任,而不是怪罪女人。何方远知道,蓝妺和他分开,非她本愿,她也没有办法,所以他不会对她有丝毫的埋怨。

    “对不起,方远,在你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让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压力,我很没用。”蓝妺的泪水汹涌而出,打湿了何方远的衣服。

    “没有啦,姐姐,你是没在陪在叔叔身边,可是不是有我呢吗?在我在叔叔身边,就相当于你在他身边了。再说叔叔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他从来没有怪你半分。”妙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又笑。

    “好了,不要哭了,久别重逢是好事,来,蓝妹妹,快上来。”孔祥云招呼蓝妺上船,尽管她心中酸溜溜地很不好受,但想起蓝妺受到的委屈遭受的压力比她大多了,而且在何方远还不名一文时,蓝妺对他不离不弃,这是真爱呀,她也就释然了。

    蓝妺从手中拿出一张船票,怯生生地说道:“船票过期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上船?”